庚子年开年的第一局:世界在摇摆

2020-02-14 10:14

摩西依照神的吩咐,将手杖伸向地面,随后,东风在埃及遍地肆虐。次日早晨,大量蝗虫随着东风侵入埃及境内。

            -------《出埃及记》

 

当苏莱曼尼从专车窗户里看到美国无人机朝他发射过来的导弹时,他一定以为自己会霸占2020年世界头条好长一段时间。

 

苏莱曼尼1月2号早上从伊朗德黑兰飞抵叙利亚大马士革(特朗普此时在白宫批准了干掉苏莱曼尼的计划),下飞机后便乘车前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在那里见到了黎巴嫩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接着在傍晚返回大马士革,乘坐晚上10点28分的飞机前往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我查了下从大马士革到贝鲁特的距离,83公里,一位中国女游客走过这段路,花了大约两个多小时,来回就是5个小时,他傍晚回到大马士革,也就是说跟哈桑.纳斯鲁拉会谈了大约三到四个小时,就赶紧出发往机场赶。

 

看得出来,苏莱曼尼当天真的很忙。

 

到达巴格达国际机场是午夜0点32分,以色列情报部门早就查到了他具体乘坐的鞑靼之翼航空客机,并将情报递交给了美方,美国情报人员在飞机降落后,在机场确认了飞机的具体位置,美军全面戒备,等待苏莱曼尼走出机场。

 

苏莱曼尼在出机场后受到了伊拉克什叶派人民动员组织老大穆罕迪斯的欢迎,两人上了一辆装甲汽车,准备离开机场。

 

纳斯鲁拉和穆罕迪斯其实都可以算苏莱曼尼的小弟,苏莱曼尼是中东地区的情报之王,伊朗西线主要策划执行人,黎巴嫩和伊拉克这两个组织都受到苏莱曼尼的控制。

 

当时特朗普就在白宫远程监控,前方执行任务的美军不断向他报告现场情况,苏莱曼尼走进装甲车后,无人机锁定了目标,军官从一分钟开始倒数,中间特朗普可以喊停,但特朗普一直不为所动,数到最后一秒,特朗普还是没有说话,军官便下达了攻击命令。

 

美军出动的是静音型M-9“死神”无人机,采用了新的发动机和螺旋桨技术,在夜空中飞行声音也很小,地面上的人很难发觉,苏莱曼尼坐在隔音更好的装甲汽车里,更加难以发现头顶有无人机。等美国军官发射了4枚“地狱火”空对地导弹后,苏莱曼尼最多能从车窗看到导弹疾冲而来的火光,导弹弹头装有6片刀锋,在击中汽车爆炸后,刀锋以每分钟旋转几百次的速率砍向车中乘客,苏莱曼尼和穆罕迪斯惨死在车中,手脚和身形被砍断,面部被炸得难以辨认。(源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和《防务新闻》)

 

美国特种兵在两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进行清理,见到车队十人均已死亡,苏莱曼尼双手双脚被炸飞,只剩半具躯干在车外燃烧,美国特种兵只好将他的躯干拖出来灭火,在现场也只搜到一本诗集、手枪和突击步枪,还有苏莱曼尼戴着巨大红宝石戒指的一截手臂。最后通过DNA对比,确认其已经死亡。

 

苏莱曼尼的死震惊了全球媒体,为2020新年开启了惊悚的第一篇,全球迅速进入紧张状态,伊朗方面声称美国使用恐怖行动杀死了他们合法武装的最高将领,美军则称杀死了一名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在苏莱曼尼死后伊朗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不过1月7日在他家乡克尔曼市数百万人参加了送葬,混乱的组织使现场发生了踩踏事件,造成50多人死亡,213人受伤。

 

伊朗方面虽然表现得情绪激动,高层却还是十分冷静的,他们计划在1月8日凌晨用导弹攻击美军在伊拉克的基地,却故意将袭击方案告诉了基地里的伊拉克人,伊拉克人赶紧转告给了美国军方,以致于这场导弹表演秀没有造成一名美军死亡。但不幸的是,当天早上由于伊朗军方自己过于紧张,将一架刚刚从德黑兰起飞6分钟,爬升到2400米高空的乌克兰波音737客机击落,飞机坠毁在霍梅尼机场附近,机上167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无一生还。

 

伊朗方面起先百般抵赖,说是飞机引擎着火,后来网络大量有人发布自己拍到的视频,显示是导弹击中了飞机,而且美国的防空系统也识别到了导弹型号,到11号伊朗终于掩饰不住,伊朗航空航天部队司令哈吉扎德承认是伊朗军队误射了乌克兰客机,当时客机被导弹系统操作员误认为是巡航导弹,操作员本应该向上级汇报,但通讯出现了问题,而操作员只有十秒钟作出决定,情急下他发射导弹,将客机击落。哈吉扎德说愿负全部责任,得知飞机被击落后想死的心都有。


我曾经夸奖过伊朗在中东地区有着优秀的军事、行政执行效率,这次踩踏事件跟误击客机都反应了伊朗的高效只是中东其他国家的衬托,伊朗只所以显得强,是因为其他国家实在太弱。

 

这架飞机上有63人为加拿大籍,因为加拿大跟伊朗从2012年断交,他们须经乌克兰基辅转飞,但这些加拿大人其实有很多都是伊朗裔,伊朗富裕人群很喜欢移民加拿大,一共有30万人留在了那里,加拿大2月11日为此索赔10亿美元,伊朗外长扎里夫认为要价太高,站不住脚。

 

苏莱曼尼这样的中东重要政治人士死亡,引发的踩踏、袭美、坠机都是其死亡的连锁反应,造成200多人因为苏莱曼尼的死而在后续事件中丧生,余波震荡了一个月,美伊双方因为国力问题,其实都没有真正大战一场的决心,美国的国债和伊朗被制裁后实力大减的财政问题使双方隔空对骂了好一阵子,事件逐渐冷却,全世界长长舒了口气时,蝗灾与病毒来了。

 

蝗灾自也门来,2019年中,也门出现大量沙漠蝗虫,粮农组织就对东非国家发出警告,但大家也没放心上,2019年10月中旬,台风袭击也门,带去几场暴雨,当时恰逢蝗虫们下虫卵,土地温暖湿润,给了虫卵们最好的温床。

 

雨停后,虫卵孵化,又生长了一个月,可以飞行的蝗虫趁着季风浩浩荡荡飞过红海,杀向东非。

 

2020年初,3600亿只蝗虫袭击东非,仅每平方公里的蝗虫就达1.5亿只,一天要吃掉3.5万人的粮食。

 

12月它们出现在肯尼亚时,便摧毁了当地数万公顷农田,肯尼亚农业部官员说,“一个蝗虫群就能达到长60公里,宽40公里,蝗虫对环境的影响是毁灭性的,只要6到8小时,就能吃光一个农场。”


我们中国的蝗虫一年只繁殖一代,北方的蝗虫可以繁殖两代,但沙漠蝗虫生存能力特别强,一年能繁殖2-5代,是蝗虫里最危险的品种,他们每次产下100个虫卵,两周就可以孵化,沙漠蝗虫边吃边生,飞过红海后又在东非产卵,生下小崽子又以一天150公里的速度侵袭各个国家,肯尼亚、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苏丹、吉布提都有受到影响,南苏丹和乌干达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爆发点。

 

蝗虫们除了向西进攻东非,还向东进攻伊朗、印度、巴基斯坦,它们经阿富汗喀布尔河谷,沿喀布尔河东进巴基斯坦,也经开伯尔山口(就是我们以前分析印度的文章讲过无数次的那个山口)到达波特瓦尔高地,从这里分两路,一路沿印度到达古吉拉特邦,另一路东进恒河平原,去往阿萨姆邦。印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已经被入侵,37万公顷土地的农作物正被蝗虫吞食,巴基斯坦今年预计将有40%的农作物会被蝗虫吃掉。

 

相信下半年,在巴基斯坦倾尽全力调集医疗物资支援中国后,中国将投桃报李,保住巴基斯坦的粮食安全。

 

伊朗南部沿海地区的春季暴雨,更为蝗虫的繁殖创造了有利条件,蝗虫将在东非、红海地区、西亚国家吃光它们能看到的所有农作物,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算,到2020年6月,蝗虫数量将扩大500倍,当2020年步入到年中时,世界有可能在部分国家爆发饥荒。

 

幸运的是,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脉、横断山这三片高山隔断了蝗灾向中国蔓延的可能,蝗灾大概率会停留在印度。

 

拿小本本记下来,凡是在疫情中不愿帮中国,还趁机落井下石的,2020年6月份要是发生大饥荒,我们走着瞧。

 

如果说这次蝗灾跟苏莱曼尼也有关系,大家肯定不相信。

 

还真有关系。

 

也门之所以成为蝗灾起源地,是因为2018年发生水患时,也门治理不利,给了沙漠蝗虫爆发的起点,到了2019年,也门大旱之后带来暴雨,更滋长了蝗虫的生长。而这些年也门之所以治理国家不力,是因为他们在打内战。

 

整个也门分成两派,一派是黑凤凰支持的政府军,代表逊尼派的利益,另一派是苏莱曼尼支持的胡塞武装,代表什叶派的利益。正是因为内战连连,才导致自然灾害无人过问。

 

天灾勾连着人祸,人祸又连带着天灾。

 

就在苏莱曼尼被无人机导弹炸得粉身碎骨的当天,中国武汉卫健委通报了44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并说未见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并且,武汉医生李文亮就在此时,因为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微信群说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不要去华南海鲜市场,被传唤签下了一份训诫书。

 

武汉起先的反应太迟钝了,中国迎来了一场影响巨大的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感染,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据《第一财经》按时间线统计,早在12月1日,《柳叶刀》就有一篇论文提到了一例新冠病毒患者,8日,武汉卫健委通报中首例新冠肺炎病例,25日武汉第五医院吕小红主任听说两家医院有医护感染,30日,8名医生通过微信群传播不明肺炎相关信息,当中就包括李文亮。

 

整整一个月,不明肺炎开始在武汉人群中悄悄传播,这时候如果及时进行控制,新冠肺炎不会像今天这样捅出一个天大的篓子,但武汉政府错过了这一个月的时间。

 

1月2日大批清洁工进入华南海鲜市场消毒,这件事开始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全国各大电视台播报了这起新闻,新闻稿里隐隐有一点紧张的氛围,但1月6日至1月10日,武汉召开两会,武汉卫健委只在5号通报了59例不明原因的肺炎,这期间就没有再通报疫情,好像这件事因为消了次毒就消失了一样。

 

武汉市两会闭幕的那天,李文亮出现感染症状。

 

1月11至18日,湖北省两会召开,卫健委只在11号通报41例新冠肺炎确诊,称1月3号后无感染病人,12至17号武汉卫健委都称无新增确诊,在18号通报有4例确诊,并在14号称尚未发现人传人感染,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1月18日,苏莱曼尼之死对世界的影响已进入尾声,谁都想不到,武汉成为了下一个世界焦点。

 

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还举办了万家宴,当天武汉协和医院有9名护士确诊,第二天又有3名医护人员确诊,第三天又有5名医护人员被感染,钟南山此时也确认此次肺炎可以人传人。

 

新增确诊病例在急速增加,这时候相关人员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1月23日上午十点,武汉宣布“封城”。

 

武汉就此炸了。

 

从12月1日《柳叶刀》第一篇论文开始算,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武汉错过了50天左右的时间。

 

具有强烈传播性的新冠肺炎开始大面积地在武汉感染,被感染人群带着病毒向全国、全世界开始蔓延。

 

2月7日凌晨,李文亮医生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到这篇文章发稿时为此,根据官方数据,新冠肺炎累计有63741人确诊,8030人重症,1487人死亡,6897人治愈。官方数据死亡的1478人里,湖北就占到了1426人,其中武汉最为惨烈,有1124人病亡,湖北其他市死亡302人。其他各省里,死亡人数最多的黑龙江仅有11例,河南10例,其他各省大致都只有2-3例。

 

这是湖北省,更是武汉市的哀歌,多少人的生命,死于看不见的官僚主义。

 

这次疫情的规模和影响,造成的死亡人数,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2003年的SARS。

 

1月21日上午,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乘机到达武汉,面对《财新网》的采访,他说:

 

“当地卫生防护根本没有升级,我当时就想,这都要战争状态了,怎么还没拉警报啊。”

 

他还说:

 

“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管轶于22日下午乘飞机离开武汉,23日他接受《财新网》采访后,在微博上遭到了无数人嘲笑,有人开始抹黑他的资格,怀疑他的人生,并说他吃人血馒头,我也说了几句怀疑他的话,写这篇文章时,我再次重读了《财新网》对他的采访,在这里,我要向管轶先生说一句:

 

对不起。

 

根据官方数据,中国大陆非典期间共有5327人感染,349人死亡,到此文发稿时的数据,基本符合管轶的预测。

 

天灾勾连着人祸,人祸又连带着天灾。

 

只有面对现实,尊重现实,不自欺欺人,才能解决问题。

 

武汉封城后,中国展开了一次浩大的全国动员。

 

为避免疫情的传播,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守在自己家里度过了有史以来最漫长的春节假期,至今还有很多人没有放完假,中国做出了断臂求生的举动,宁肯忍痛中国经济短期下行,也要将疫情控制住。

 

到发稿时为止,除湖北省外,各省的确诊人数已经在逐日下降,2月3日到12日,每天的确诊人数是890例、731例、707例、696例、558例、509例、444例、381例、377例、312例,在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成后,全国也已经调集了2万名医护人员,组成180支医疗队奔赴湖北,军队系统也增援了2600名医护赶赴武汉。

 

以中国现在动员全国的行政效率,疫情肯定是能战胜的,1998年的洪水,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汶川我们都过来了,这次磨难,我们也一定可以战胜。


 

庚子年开篇第一局里,其实也零星夹杂着一些好消息。

 

第一件好消息是沙特于2020年1月27日,也就是武汉封城的第四天,前沙特阿拉伯司法部长兼穆斯林世界联盟秘书长卡里萨.伊萨宣布,沙特将会停止资助和影响所有国外的穆斯林清真寺,原来听命于沙特的外国清真寺会和所在国家的主管部门进行协调,建立各地方行政委员员会实施过渡和托管。

 

沙特从1982年起,一共花费了750亿美元传播瓦哈比派,沙特用这些钱在全世界建了200座YSL大学,210个YSL中心,数千座清真寺,其中在非洲建了184座清真寺,在亚洲建了3766座清真寺,在欧洲建了28座清真寺,他们也非常热衷于在中国资助建经文学校和清真寺,沙特在援建清真寺时,趁机大力推广瓦哈比主义,关于瓦哈比派的危害性,我在《黑凤凰:小萨勒曼传》里写得很清楚了,这里就不详聊,这个教派是非常奇葩的,2014年,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甚至颁布法律,称无神论者都是恐怖分子,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

 

这次沙特因为财力衰退,放弃资助和影响全球其他清真寺,会让全世界太平不少,算是还全世界一个清静。

 

第二件好消息来自菲律宾,2020年2月11日,杜特尔杜让外长洛钦向美驻菲大使发出终止《访问部队协议》的外交照会,正式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这项协议将在美方收到通知180天后正式失效。

 

《访问部队协议》是1998年美菲两国签署的,协议规定菲律宾同意美国军队与本国军队举行联合军演、允许美军舰停靠菲律宾港口、并同意让美国军队上岸访问,这条协议跟1951年的《共同防御条约》、2014年的《加强防务合作协议》并称为美菲三大“铁甲同盟”条约,对菲律宾和美国的关系有着重大作用,这三项条约中,《访问部队协议》最为重要,这个协议失效,其它两项意义不大。

 

表面上,杜特尔特是报复美国不给菲律宾参议员签证,说这名参议员“侵犯人权”(这个理由,一看就是杜特尔特的小弟),实际上,菲律宾一直以来是极度亲美的国家,他们甚至多次提议要求加入美国成为美国的一个州,都被美国多次嫌弃不要,现在菲律宾居然反过来完全不顾美国的感受停止《共同防御条约》,可见已经完全不把美国放在心上了。美国在东南亚退一步,我们就进一步,菲律宾的当众打脸,说明美国对全球的控制确实是在慢慢衰退,而中国将慢慢接手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

 

亚洲地区的新话事人,正在冉冉升起当中。

 

第三件好消息,则是日本政府与民间对中国态度的亲善。有中国人最近在日本北海道旅游时,说没有受到任何来自疫区的歧视,日本人还十分贴心给他全程照顾,日本艺人还集体唱起中国国歌,大街上也在游行为武汉打气。

 

这种亲善度让中国人觉得十分不适应,怎么突然就这么亲热了?这总得有个过度期吧,手都没牵就想强吻?

 

我曾在《安倍晋三传》里曾经聊过,安倍第一次做首相,就是因为太过亲近中国被拉下台,日本好几任首相只要太亲近中国,都会出事,这次日本以这样亲密的姿态对待中国,虽然没有钢铁直男俄罗斯那样扔下援助物资二话不说掉头就走的气魄,明显还是边捐边秀的节奏,但敢这样秀,其实是很需要勇气的,这至少说明:一,去年在成都的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议谈得很愉快,东亚自贸区有望。二,以日本人只认强者的尿性,这是默认中国东亚江湖大哥的地位,也显示日本人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退走,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中日之间,难得将再回到蜜月期,上一次中日这么亲蜜,感觉是好遥远的事情了。


不过,如果你不自强,日本也不可能再走近你,要自救者,必先自强。

 

最后还有个两个不怎么重要的好消息,一个是澳大利亚烧了200多天的大火,终于在东部地区下了几场倾盆大雨后渐渐要熄灭了,这场1990年以来最大的急时雨,终于止住了澳大利亚的熊熊火焰。另一个是,英国终于正式脱欧了,该死的闹剧终于收场了。

 

庚子年开年的第一局,有苏莱曼尼、东非蝗灾、武汉疫情、沙特洗手、澳洲大火、英国脱欧,也有日菲渐渐亲近,这世界有失去亲人的泪光,也有战胜病魔后的欣喜,有蝗虫袭后的饥荒,也有脱欧后疲惫的满足,庚子年的开篇即将过去,中国的疫情也到了决胜阶段,但后面必定有更加艰难的情况在准备考验全球各国,相信2020年各国债务大爆发引发的动荡、美国大选、蝗灾过去带来的饥荒,将是后面各国重点要过的坎。

 

但一个强大的民族,是不会屈服于这些痛苦的,我们会像《出埃及记》里的摩西,劈开红海,杀出一条生路。

 

它强任它强,清风拂山冈。

 

它横任它横,明月照大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