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疫情 暴露中国基层治理困境

2020-02-13 11:39

此次大规模疫情爆发,暴露出中国很多问题,其中很值得关注的是基层公务人员在防疫过程中,表现出的种种粗暴、乱作为、不作为和缺乏人性化管理能力的乱象。必须承认,中国在与病毒防御、对抗过程中,所暴露出被人们广为诟病的问题,大多数都是由基层公务员引起的。

在疫情刚开始,武汉市、区卫健委的反应即明显不到位。据《湖北日报》报道,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最早在12月27日,将疫情上报医院,医院又立即上报给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两天后,认识到情况严重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再向武汉市卫健委的疾控处报告了情况。

当时,张继先就已经判断“这个病可能有传染性”,并带头做好隔离、防护,成功保护了该院医生,没有人被病毒感染。但遗憾的是,江汉区疾控中心和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似乎没有重视疫情报告,没有在全区、全市范围内迅速采取应有的隔离、防护措施,结果就是一个月后导致武汉疫情大爆发。

疫情爆发后,1月23日武汉封城,由于基层官员应对不到位,各种混乱开始集中显现。武汉各医院物资严重短缺,显然武汉各区卫健委没有做好疫情防御的基本准备。当中国各地捐赠物资汇集湖北、武汉红十字会时,红十字会又展现了其不作为、乱作为的作风,导致物资积压在红十字会,或流向特定医院、特定机关,而奋斗在疫情最前线的重点医院却无法获得充足的物资支援。

基层官僚主义的受害者不止医院,更有无数感染病毒的武汉市民。据媒体报道,由于武汉疫情大规模爆发,医院资源有限,很多病人无法入院治疗,被迫在家自我隔离。加上武汉公共交通停运,病人如何到医院就医也成为不少人面临的难题。

此时,本应有基层公务员为在家隔离的病人提供周到的服务,保障他们的生活,建立病人与医院的顺畅就医机制,让危重病人可以及时入院治疗。但事实上,很多病人不知如何就医,打电话给医院,医院让他们找社区,打电话找社区,社区干部又让他们找医院,其中的混乱让无数病人遭受身体与心理的双重煎熬。有些人在失望中,走到生命的终点。

随着疫情向湖北全省和中国全国蔓延,地方基层的防疫又出现各种荒腔走板的乱象。特别是在远离城市文明的农村,地方乡镇农村干部的粗暴作风展现了中国基层治理更落后的一面。在防疫第一的政治高压下,不少乡村不仅封村,还想出了雷人的口号,如“带病回乡、不孝儿郎,传染爹娘,丧尽天良”,“今年上门、明年上坟”等。

有的地方做的更绝,用大货车、挖掘机等大型车辆堵路,有的地方砌墙或搬来大石头作为路障,有的甚至故意把道路挖断,直接让交通瘫痪。所有这一切确实阻断了人流,有利于防控疫情,但这种做法的后坐力太大,过于简单粗暴,难免伤及自身。

除此之外,其他让人错愕的基层乱象还有很多。其中最让人不解的,是湖北武汉之外疫情发展最快的黄冈市,其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对于记者的提问竟然“一问三不知”。另外,1月29日,黄冈市红安县华家河镇鄢家村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患者鄢小文的大儿子鄢成,在该镇集中观测点房间内确认死亡。据了解16岁的鄢成是脑瘫患者,生活无法自理,这应该是一起责任事故。

还有一则新闻同样令人惊讶,一位湖北货车司机在高速公路上“流浪”多天,只因防疫思维下湖北车牌寸步难行,各种服务区不让进、高速路口不让下,迫使司机只能在高速上“流浪”。以上种种乱象,凸显了中国的基层治理困境。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