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协议”:新中东和平计划的由来

2020-02-06 16:10

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了解决巴以问题的“世纪协议”,协议承认了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控制权,将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被犹太人定居点蚕食的领土归给以色列,因为“和平协议不能让任何人舍弃家园、流离失所”,并建议以色列将境内与埃及交界的内格夫沙漠中划出同等大小的领土给巴勒斯坦作为交换。这是美国政府历史上第一次承认以色列对所有现有犹太定居点的合法控制权,也是第一次没有征求巴勒斯坦意见的情况下公布协议。 

此外,协议还规定巴以地区领空归以色列所有,巴勒斯坦只有取缔宗教恐怖组织、取消中小学课本中仇视犹太人的内容、开发媒体自由等条件,以色列和国际社会(其实是西方社会)才会承认巴勒斯坦建国的合法性——这实际上断了巴勒斯坦短期内建国的梦想,要知道,就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诸如沙特、埃及、约旦等阿拉伯国家,新闻自由还只是黄粱一梦,而这却成了巴勒斯坦建国的前提!最后,如川普的一贯作风,协议给巴勒斯坦人开了一票贷款、投资和经济援助条款,甚至规划在被肢解的支离破碎的巴勒斯坦领土间修建地下通道以便交通,地产大亨的味道扑面而来。

字面上看,这份协议有点把巴勒斯坦人踩在地上用他们的脸擦地板的意思。不过埃及、巴林、阿联酋、沙特等国纷纷出席协议发布会,并在会后支持美国“改善巴以和平的积极举措”。而伊朗、黎巴嫩、土耳其等国则表示反对。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刚上任的总司令高尼在协议公布后次日,直接给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的领导人打电话,扬言“伊朗已经做好准备挫败世纪协议”。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为了更好的探讨巴勒斯坦今天的处境、分析各国对世纪协议立场不同的原因,我们有必要回顾下历史,看看巴勒斯坦是怎样一步步丢掉领土,得罪各方盟友,沦落到今天的地步的。

20世纪初,奥斯曼帝国帝国西隅地中海沿岸,生活着大量巴勒斯坦人和少量犹太人,在犹太人眼里,巴勒斯坦一词来自犹太希伯来语词“菲力斯丁”,意为“入侵者”,而自己已然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三千年,才是天经地义合法居民,虽然大多数同胞因战乱和贸易已流散到世界各地。

奥斯曼帝国因在一战中站错队被胜者肢解成为一个民族国家。犹太人作为帝国居民,建立犹太国的内容进入了旨在规划地中海东岸领土划分的《贝尔福尔宣言》中。当然,巴勒斯坦被作为阿拉伯语民族的一支,也将获得自己的领土,而且是大片领土——当时的犹太人主要集中在今日特拉维夫、海法等少量地区,如果巴勒斯坦人这个时候接受国际协定,那么将拥有今日巴以地区85%的土地。

可是,以阿敏-侯赛尼为代表的偏执的巴勒斯坦政治宗教精英阶层拒绝接受宣言,并散布谣言称犹太人要摧毁阿克萨清真寺重建犹太教堂,引发数十起针对犹太平民的屠杀惨案。巴勒斯坦第一次失去了建国的机会。

尽管阿拉伯人仇犹行动不断,与欧洲的反犹浪潮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大量欧洲犹太人依然迁往巴勒斯坦地区投靠同胞寻求庇护,希特勒的屠犹政策更加剧了这一趋势。

回归故土的犹太人为了获得生存空间,变卖在欧洲的家产,从阿拉伯人收入重金收购土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从巴勒斯坦的惨痛中经历汲取教训,禁止外国人购买土地),建起了一座座定居点和农村合作社。这些犹太人大多来自欧洲文化精英阶层,他们利用先进的农业知识技术,将被阿拉伯人弃售的荒山枯谷改造成了挂满柑橘和橄榄的绿林。这进一步引发了阿拉伯人的嫉恨,针对犹太人暴力持续升级,而犹太人也慢慢组建了自己的武装。

期间,代管巴勒斯坦地区的英国多次提出分治方案。犹太人接受了方案,阿拉伯人不仅拒绝了方案,而且其宗教领导人阿敏-侯赛尼转而与纳粹德国结盟,发动阿拉伯人武装暴乱,企图赶走英国人,与德国配合屠杀当地犹太人。巴勒斯坦第二次失去了建国的机会。

1947年领土划

二战结束,奥斯维辛解放,纳粹屠犹惨剧大白于天下,帮助犹太人建立自己国家不仅是大国间的政治共识,也是道德义务。考虑到屠犹事件后,五百万犹太人离开欧洲回归故土,于1947年联大巴以分治决议中双方领土各占50%,耶路撒冷圣地、犹大、撒玛利亚、伯利恒等历史上和《圣经》中的犹太名城被划给了巴勒斯坦。对刚经历劫难的犹太人来说,有土地扎根就是有生存的希望,以本-古里安为首的务实派很快说服摩西达杨等强硬派,接受了决议并积极筹划建国。巴勒斯坦人则不出意外地再次决绝,而且在以色列建国次日伙同埃及、约旦、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发动武装侵略,却遭到惨败,不仅丢失成片土地,而且大量民众被迫迁往邻国,沦为难民。停战协议后,根据国际社会给双方划的“绿线”,巴勒斯坦的土地又减少了10%,而且引狼入室,约旦以保护巴勒斯坦安全为由接管了约旦河西岸巴方领土。

1948年领土划分

欧洲人拿巴勒斯坦人的领土借花献佛抚慰自己因二战排犹而沉重的良心,此举比较缺德。但在这个大国说了算的世界,巴勒斯坦人认不清形势,仍然梦想着把整个巴勒斯坦地区据为己有,最终第三次失去了建国机会。

此后,冷战期间,巴勒斯坦站在苏联阵营一边抱埃及大腿,指望阿拉伯国家为自己撑腰,不料美梦被第三次中东战争击碎。1967年埃及、约旦、叙利亚密谋袭击遭以色列,后者提前获得情报对三国展开先发制人打击,并取得碾压性胜利,埃及丢了西奈半岛,叙利亚丢了戈兰高地,约旦把代管的耶路撒冷拱手让给以色列。这场战争引发的连锁反应成为巴勒斯坦人的恶梦:

首先,阿拉伯世界战场失利颜面尽失,转而迫害本国犹太人以求报复。原本定居在摩洛哥、也门、伊拉克大量“东方犹太人”被迫迁往以色列。与以色列建国时来自欧洲的世俗进步的西方犹太人不同,这些东方犹太人非常保守传统,在他们眼里,被划给巴勒斯坦的撒玛利亚、伯利恒等地,是《旧约》中上帝应许给犹太人的土地,必须由犹太人掌管。而以色列军界在第三次中东战争收复圣城后产生了扩张领土的野心。二者一拍即合,开始在巴勒斯坦领土上修建非法犹太定居点,整个以色列政坛也由建国后的左翼转向右翼;

其次,巴勒斯坦人眼看兄弟国家能力废柴指望不上,便自己组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开展武装斗争。然而其所有武装力量的基地都在以色列邻国,只能借兄弟国家的地盘跟以色列缠斗,坑惨了诸多阿拉伯国家。先是约旦政府为避免卷入与以色列军事冲突,阻止境内巴解袭击以色列,不想巴解反客为主想推翻约旦政权,幸而计划败露,19709月约旦派大军镇压,杀死近4000巴解成员,巴解领导层经叙利亚逃亡黎巴嫩,事件史称“黑九月”,而巴勒斯坦对事件的报复,竟然是在慕尼黑奥运会上绑架杀害以色列运动员。到了黎巴嫩,巴解仍不消停,以黎巴嫩南部为基地,偷袭以色列北部村庄残杀犹太妇孺,在贝鲁特建立国中之国,在世俗国家执行宗教教法,最后以色列在1982年发动对黎巴嫩战争将巴解组织驱逐到突尼斯。在巴勒斯坦占领期间,黎巴嫩南部民众为对抗巴勒斯坦人袭扰,成立了武装组织,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后,在刚成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扶持下,又把占领黎巴嫩南部领土的以色列作为打击对象,演变成了今天的真主党组织,潘多拉盒子打开,昔日“东方小巴黎”沦为人间地狱。

而以色列这边,虽有巴勒斯坦人袭扰,定居点建设却没停下,巴勒斯坦的领土一步步被蚕食了约4%

到了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巴解组织没了靠山,又背着恐怖分子的头衔宛如丧家犬无人收留,不得不于1993年签署奥斯陆协议,承认了以色列存在的合法性,换取以方允许巴解组织返回巴勒斯坦领土成立自治政府。可惜,还没等谈判进入到建国议题,以色列总理拉宾被右翼极端主义刺杀,而巴勒斯坦加沙地带伊斯兰极端组织哈马斯、杰哈德趁势而起,他们拒绝承认犹太人生存权,连续发动人肉炸弹袭击,和平进程停滞。

到了2000年,克林顿即将离任,试图留下一笔政治遗产,于是把以色列总理巴拉克和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叫到一起,举行戴维营和谈及一系列后续谈判。克林顿说服以色列交出80% 1967年中东战争后占领的巴方领土,也就是将约旦河西岸95%的领土交给巴方,另外再从沙漠地区腾出3%的领土作为置换交给巴方,也就是说,巴勒斯坦建国领土只比1948年联合国决议少了2%(基本上是耶路撒冷地区),而且巴勒斯坦难民回归问题也将纳入讨论。这样的方案,在当时美国和西方占主导地位的国际环境中,几乎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是,阿拉法特居然拒----了!巴勒斯坦第四次与建国大业失之交臂!

而后的故事大家都清楚了,以色列右翼政府上台,巴解组织对加沙的控制权被哈马斯等极端组织夺走,双方陷入暴力循环,而且每次对抗都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搞自杀爆炸,我修隔离墙,你发导弹火箭弹,我开发铁穹防空系统,再顺便炸死你几个领导人,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给了以色列口实,以报复之名修建定居点蚕食巴方领土。巴方领土越来越少,巴解组织遭到政治边缘化失去了国际谈判的话语权,甚至放弃了诸如承认以色列为犹太国家这种之前已经达成的共识,建国梦渐行渐远,巴以和平愈加遥遥无期。

巴勒斯坦领土丧失过程

纵观百年来巴勒斯坦丧失和以色列领土扩张历程,其实就是两种常见的投资人心态。以色列像一个保守的投资者,根据自己实力,房子不管多乱多破,先买一套住着,再想办法挣钱换套大的,即不冒进,也不放弃赚钱的机会;巴勒斯坦则像投资股市的失败者,被套了一笔后不赶紧割肉止损、赶紧答应建国条件免得领土进一步减少,反而进一步投钱跟入,盼着哪天来个涨停赢个衣钵满满,不料遇到长期熊市,屡入屡亏,陷入怪圈:因为对土地分配不满不签协议建国---不建国以色列就可以继续修定居点蚕食领土---因领土被蚕食不答应新的建国和平协议,结果现在赔的连底裤都快没了。国际政治和理财一样,得利的永远是理智务实者。

当然,巴勒斯坦沦落到如此境地,刨去看待历史和现实的心态以及政治意愿问题,还有统治阶层的利益作祟。在约旦河西岸巴解组织这边,在没有建国的情况下,外部援助资金通过以色列(注:由于以色列除去定居点外,出于安全原因还实际控制着大量西岸城市,涉及这些城市的税收和国际援助要由以色列交给巴勒斯坦中央政府进行再分配)交到自己手上,自己可以随意支配,有钱就可以收买政治支持进而巩固特权,一旦正式建国,被纳入到国际金融体系,每一笔钱的来历和用途都必须透明,自己就没戏唱了。加沙地带也是一样,只不过哈马斯、杰哈德这些宗教极端组织的金主改成了卡塔尔、伊朗而已。此外,加沙地带的极端组织在资金、武器上都受制于外部势力——隶属穆斯林兄弟会的哈马斯80%的收入来自穆兄会大财主卡塔尔、武器由伊朗提供,而杰哈德已经成为伊朗的地区代理人——已经无法从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角度行事,他们抓住一切机会挑衅以色列,破坏和平谈判。要知道,当年以色列给叙利亚开出了归还戈兰高地换取和平的条件,叙利亚在伊朗的压力下没有接受(如今美国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叙利亚肠子都悔青了吧),堂堂地区国家都不能摆脱伊朗摆布,何况一个加沙地带的武装组织!

所以,特朗普政府制定和平方案时,根本就没搭理巴勒斯坦方面的意见,因为他知道,根据历史经验,不管开出多么诱人的条件,只要不交出耶路撒冷,不拆掉所有犹太定居点(这相当于要铁杆盟友以色列政治自杀),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是不会答应的。而巴勒斯坦即使答应了,也无法控制加沙地带武装组织的破坏活动来确保和平协议得以实施。所以在川普看来,干脆不再搭理巴勒斯坦,先承认以色列对犹太定居点的控制权,造个既成事实,要是你巴勒斯坦再不认同,我当然还是会坚持两国协议,但我也不阻拦以色列建新定居点,最后不过是你巴勒斯坦国领土可能只剩下约旦河西岸某栋楼的一个办公室。

《世纪协议》本来去年以色列大选后就可以公布的,可以大选选了两次都选出了悬置议会,没能让川普的铁哥们内塔内亚胡拿到议会多数连任总理去落实协议。再过一个多月以色列将再次举行议会选举,在内塔尼亚胡深陷受贿丑闻的情况下,同属右翼但立场偏中间的蓝白联盟主席、前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甘兹极有可能胜选。川普1月把甘茨和内塔尼亚胡同时邀请到白宫商讨《世纪协议》,二人均表示一旦当选立即推动议会批准协议并付诸执行,唯一的变数是以色列右翼联盟中的极右翼可能反对协议,因为他们不想给巴勒斯坦一寸土地,而中右翼只有争取到极右翼支持才能获得议会绝对多数进行组阁。

各个地区对巴以问题立场:蓝色只承认以色列,红色只承认巴勒斯坦,灰色两者都承认。

这次沙特等海湾国家通过出席世纪协议发布会,给川普赏脸捧场,固然有统治者个人利益考量,——比如小萨勒曼与川普私交甚密,说不好还被川普拿着什么个人把柄------更多的是跟大环境有关:中东地区的主要矛盾变了。

2015年伊朗核协议后,伊朗借售卖石油获得的收入扩张地区势力,制定了颠覆埃及、阿联酋、沙特、巴林等亲美阿拉伯政权的中长期计划,甚至喊出由伊朗接管麦加圣地的口号。这可吓坏了海湾富豪们。如果以色列建定居点只是小偷小摸,伊朗这可是敞明了要项上人头,土豪们赶紧跟以色列和好,紧靠美国爸爸共同对付伊朗。2015年后,以色列与海湾国家关系迅速改善,总理内塔尼亚胡甚至访问了阿曼,更有传言称沙特王储小萨勒曼曾秘访特拉维夫。再加上历史上巴勒斯坦历史上谁帮它谁倒霉的猪队友履历,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渐渐从阿拉伯媒体上消失。

而反对世纪协议的黎巴嫩,并不是多么爱巴勒斯坦,而是本国境内仍然有大量巴勒斯坦难民占着国家公共资源,可世纪协议恰恰剥夺了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权,眼看这几十万口穷光蛋就要砸自己手里了,所以自然不能答应。至于叙利亚、伊拉克受伊朗势力高度介入的国家,肯定也是强烈反对世纪协议。

当然阿拉伯联盟作为阿拉伯世界一致对外的声音,不好在《世纪协议》问题上搞内部矛盾公开化,便通过了反对世纪协议的决议,但决议对各成员国没有约束力。这不,笔者在写稿时,就传来消息说,阿盟成员国苏丹准备与以色列启动邦交正常化程序。

土耳其支持巴勒斯坦,则更多是给国内看。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的统治最近十年渐渐露出宗教本色,向穆兄会体系靠拢,从卡塔尔获得经济援助,并为后者提供政治和军事支持。此外,土耳其身份地位尴尬,属于逊尼派却不是阿拉伯人,身为非阿拉伯人却没有什叶派伊朗的地区宗教号召力,向民众许诺复兴奥斯曼帝国辉煌的埃尔多安政府只好通过积极介入巴勒斯坦问题,避免自己在中东地区边缘化。可本质上土耳其在经济、科技甚至军事上与以色列联系甚密,嘴上喊着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可以色列驻土使馆照开,跟犹太人生意照做,偶尔还以北约成员国身份跟以色列参加个联合军演什么的。我想起2010年游访伊斯坦布尔期间,土以关系因以色列袭击援助巴勒斯坦救援船打死土耳其志愿者而紧张时,一位当地以色列女企业家对我说的话:土耳其对以色列的依赖度大于我们对他们的依赖。

现在巴勒斯坦,尤其是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唯一能抱的新大腿恐怕就是伊朗了。伊朗的反以立场,如果给一个浪漫点的解释,就是什叶派信仰中,只有在穆斯林占领耶路撒冷、推翻世界各地对穆斯林压迫时,隐遁的伊玛目马赫迪才能现身,让世界进入末日审判,所以,消灭以色列是迎来永恒世界的第一步(有趣的是,川普的大票仓美国福音派基督徒认为,只有重建历史上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犹太王国,基督才能降临世间进行末日审判);如果给个现实点的解释,是因为美国时刻在威胁伊朗政权,伊朗又没能耐跟美国硬刚,只好通过威胁美国小兄弟以色列阻吓美国任何妄动。然而这也只是在巴以之间维持个力量平衡,却无法阻止以色列建立新的定居点进一步侵蚀巴勒斯坦领土。

伊朗民众并没有政府那么高的觉悟,美国经济制裁已经让他们喘不过气,政府却把大把金钱撒向巴勒斯坦人,民众对巴勒斯坦的怨气已经达到顶点。我在伊朗见过喜欢中国讨厌美国的人,也见过喜欢美国讨厌中国的人,却没见过一个不讨厌巴勒斯坦的人。如果伊朗政权有什么三长两短,民众冲击的第一个境外机构可能是巴勒斯坦使馆。

也许巴勒斯坦(尤其是加沙地带的武装组织)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接受世纪协议承认以色列作为犹太国家的合法性,让犹太人过上歌舞升平的生活,慢慢腐化——其实腐化已经开始了,特拉维夫早已成为群魔乱舞的中东性都——而后巴人靠子宫圣战多生孩子,渐渐改变人口结构,最终夺回巴以地区的控制权。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