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预警疫情的武汉8名造谣人,竟然全是医生

2020-02-01 07:52

因“造谣”被训诫、著名的“武汉八人”,都在医学界。

目前已知至少四人是现役医生,“谣言”首发地是医师们的讨论群。

近日受访曝光而声名大噪的八人之一,武汉医生李文亮,自己和父母都已被感染,正在奋斗中。

2020年1月31日,李文亮更新了个人微博。

全文:

大家好,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

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

消息发出后,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并签了训诫书。

之后我一直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1月10号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

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后来住进了I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

经过治疗最近又进行一次检测,我的核酸显示为阴性了,但目前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

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

在病房里,我也看到很多网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的心情也会轻松一些,谢谢大家的支持。

在此我想特别澄清,我没有被吊销执照,请大家放心,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这个春节,一堆纷繁复杂的信息扑面而来——不断上升的数字、封城、假期延长、世界卫生组织将疫情列为PHEIC……

有时候让我们承受大面积冲击波的,并不是核弹,而是一枚小小的病毒。

而这个冲击波产生的根源,可能就是源于我们阻止了一只蝴蝶煽动的一次翅膀——因为本来这只蝴蝶煽动的那一次翅膀,是有可能把病毒打走的。

而这只蝴蝶,就是医生李文亮,以及他的七个同行者。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大学同学微信群中发了一段“华南海鲜水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文字。

而发出这段话之后,李文亮也在群里发消息强调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发完这段话之后,李文亮还在后面附上了相关视频和“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

筛查结果中显示: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

李文亮对《新京报》记者说,发出这些信息的原因,主要是想提醒群内人员加强防范。

李文亮在群里发出的这些话,客观来说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并不大。

然而,李文亮最终还是被训诫了。

与李文亮情况一致的,还有其他7名市民。

这些市民分别来自三个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都是医学交流群。

而这七位市民中,又含四名医生,目前了解到这四位医生中的三位,分别是李文亮、刘文、谢琳卡。

而就在李文亮被训诫后,疫情爆发。随后训诫机构给出的解释之一是:“确诊了7例SARS”是一些市民未经核实的信息,所以才对他们实行了训诫。

对此有人打了个比方:

山上出现了老虎,有好心人为了提醒村民注意防范,便私下对其他村民说“山上有只棕色大虎,近期最好不要上山”。这话说出去后,他就被训诫了。

然而经过调查发现,上山真的有老虎。

于是训诫者给出的理由是“山上的老虎不是棕色的,而是橙色的,所以这几个人说的就是未经核实的信息”……

有点黑色幽默。

其实我也理解训诫者的苦衷。他们或许也是想不让村民过度恐慌,不想让社会秩序失控,不想让村民觉得自己失职而已。

但是面对专业人士,训诫者其实更需谨慎核实,才能显示出自己的专业性。因为只有以专业还击专业,才能对得起自己的专业。

训诫事件与疫情事件发生后,中疾控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面对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访问时称:“这八个人是可敬的”。

而最高法也称:对危害性不大的信息应持宽容态度。如果当初我们能因此提高警惕,这可能是一件幸事

然而更令人感到黑色幽默的是,就在李文亮医生提醒大家注意防范被训诫后,群里被提醒的人们大都没得病,而李文亮医生自己却先染病了。

染病后的李文亮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说:

“诫书签了倒是对工作没有什么实质影响,1月10号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

“我估计是在给之前那位患者诊治的时候,通过飞沫传染的,因为患者9号发热前我并没有防护。”

“至于为什么诊断报告上写的是检出SARS冠状病毒,我估计是因为毕竟这次是一种新型病毒,当时数据库里只有SARS最符合这种情况。

李文亮还对南都记者说:

“自己目前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

“在病房里,我也看到很多网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的心情也会轻松一些,谢谢大家的支持。”

“等我病好了我就会上一线,现在疫情还在扩散,我不想当逃兵。

“等我病好了我就会上一线,现在疫情还在扩散,我不想当逃兵”这句话,或许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医者仁心”吧。

世界吻我以痛,我报世界以歌。

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

罗曼罗兰说的,应该就是李文亮这样的人了。

李文亮没有错,训诫者或许也没有错。他们都是一线人士,没有必要去为难他们。

但是我总是觉得,我们都欠李文亮医生以及他的七个同行者们一个道歉。

因为如果我们不理解他们事先的善意提醒,不愿意看到这些善意的专业者的专业提醒的话,那麽我相信我们今后的生活中,一定会还有更多的坑在等着我们。

以下是中国财经媒体《财新网》对李文亮的专访。

财新记者:你现在状况如何?

李文亮:我在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规范接受治疗,是一个四人间的隔离病房,目前只住了两个人,能用手机和外界保持联系。

平时由医生和护士照顾我,每天护士都会帮忙擦脸、擦身体。

我今天(30日)听医生说我的核酸测试结果已经转阴了,但是这是咽拭子的结果,我觉得代表不了肺泡。

肺功能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只是还有些呼吸困难,一直需要高流量吸氧,还吃不下太多东西。

财新记者:公众很关心你在群聊里发“确诊7例SARS”的事,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文亮:我是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发的,当时还强调了不要外传,主要是想提醒临床工作的同学注意防护。

因为我也是和同事交流知道的这事,虽然当时病例还没这么多,但是怕会爆发,疫情会扩散流行开,因为这个病毒和SARS很像。

财新记者:你是指像SARS那样会“人传人”?

李文亮:明显存在人传人。

1月8日左右,我自己就收治了这类病患。

当时我们眼科有一位患者以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入院,当天食欲不佳,但体温正常。

刚开始我们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后来她青光眼眼压正常了,第二天还是食欲不好,中午发热了,查肺部CT提示是“病毒性肺炎”,其他的各项指标都符合不明原因肺炎的标准。

当天晚上照顾她的家属也发热了,她的另外一个女儿也发热,这是明显的人传人。

我们就立刻上报到医务处和院感办公室了,请了院内专家组会诊,会诊后建议患者在我科隔离治疗。

三天后,我们又给他做了复查CT,结果还是“病毒性肺炎”,而且范围扩大,病情加重了,接着患者就转到呼吸内科隔离病房,之后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财新记者:既然当时已经出现“人传人”的情况,为什么确诊的病例那麽少?

李文亮:当时确诊估计有难度,试剂盒还没出来。

不过没有试剂盒可以送检做核酸检测,只不过更麻烦耗时,具体流程我也不清楚。

当时我们医院专家组对前面这个病患会诊时,也说他们无法决定做不做检测。

当时临床的确诊基本是通过排除其他病因的方式进行,比如CT具体表现,常规治疗无效,白细胞不高,淋巴细胞降低,这些都是参考指标。

财新记者:你自己感染也和这名患者有关吗?

李文亮:最开始病人没有发热,我大意了没有做防护。

结果病人转走当天,我就开始咳嗽,第二天开始发热,这时候我就开始戴N95口罩进行防护了。

1月12日,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高度怀疑是新冠病毒肺炎就住院了。

同科室的同事在我之后一两天也出现了感染的情况,父母在我之后三四天也相继出现症状住院了。

后来我病情经历了一次恶化,现在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

财新记者:这些治疗措施都要自己花钱吗?

李文亮:免疫球蛋白是自费买的,有的是药店送过来,有的是同学帮忙买的。

到现在花了五六万元,还不知道能不能报销。

有企业搞了针对医务人员感染的救助计划,本来准备申请,但是核酸结果阴性,估计就不行了。

财新记者:你刚才提到在群里曾强调过不要截图传出去,但还是传播出去了,你怎么想的?

李文亮:当天晚上,微信上就很多人拿截图问我。而且他们截图不大全,原本在“确诊7例SARS”之后,我又强调了这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但这些网传的截图没有。

看到这些我感觉要倒楣了,可能会被处罚。

因为这是敏感信息,又在开“两会”的敏感时刻。

我之前很生气,截图还不打码。现在看得淡一些,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为了提醒家人朋友。

财新记者:那这之后你被处罚了吗?

李文亮:就是这个截图传出去那天夜里(12月31日)凌晨一点半,武汉卫健委连夜开会,我主要是被我们医院领导叫过去询问情况。

天亮上班后,我又被医院监察科给约谈了,还是问我情况,问消息来源,问事情经过和是否认识到错误。

后边我也没想到警察会找我。

1月3日,他们打电话叫我去派出所签《训诫书》,以前也没和警察打过交道,我当时也很担心,不签的话怕不能脱身,我去了走完流程就签字走了。

这事我也没给家里人说,当时压力比较大,担心医院处罚,影响以后工作晋升之类的。

后来我一个同学知道了,帮忙介绍了记者,我直接跟记者说了这些情况。

财新记者:警方第一次通报是在1月1日,称当时已传唤八名造谣人员,而你是在1月3日被叫去派出所的?这是不是说你是这八人之外被处理的人?

李文亮:这个就不清楚了,我不能确定,你说的也有可能,我现在只想早日康复。

财新记者:警方给你的《训诫书》上写的是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实言论,当时还有人觉得你造谣,你怎么看?

李文亮:我觉得不算造谣,因为报告写得清清楚楚是SARS。而且我只是想提醒同学注意,并不想引起恐慌。

(李文亮在群聊时还上传了一张检测报告单,其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中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有SARS冠状病毒、铜绿假单细胞、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编者注)。

财新记者:既然不认为是造谣,那你想过以后会不会走司法途径来要个说法?

李文亮:没有,司法途径恐怕很麻烦,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烦,我很怕麻烦。

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麽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

另外再就是有人说我被吊销执照是不真实的,要澄清!

财新记者:1月28日,最高法院在公号发了一篇武汉八名“造谣者”处罚是否得当的评论文章。你可能是这八人之外的人,当时你看到后有什么想法?

李文亮: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后,我心里放松了许多,不太担心医院的处理了。

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意利用公权力过分干预。

我还是认同最高法院的文章,应该具体甄别。(是不是那八人之一)不会太关注,因为网络传播最广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条就是我发出去被截图的。

财新记者:1月29日,武汉警方回应了对八名“造谣者”的处理,其中并没有提到你所受到的训诫,你怎么看?

李文亮:警方的回复我只能看看,发表不了看法,没有意义。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那八人中的。

财新记者:有人把你称为这次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的“预警者”、“吹哨人”,你认为呢?

李文亮:不敢当,我只是得知消息,提醒同学,当时没想那麽多。

财新记者:之后有什么打算?

李文亮:康复以后我还是要上一线的,现在疫情还在扩散,不想当逃兵。

财新记者:家人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李文亮:我妻子在外地的娘家,武汉封城回不来。

父母应该近期可以出院,暂时找不到人帮忙,他们平时身体不错,出院后应该可以自己照顾。我跟他们通话听起来状态都不错,可以自己活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