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手记:台海或陷危机

2020-01-14 13:41

2020年1月11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在此前几天,我就到了台北。

1月9日晚,韩国瑜在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举行造势晚会,据说现场非常热闹,涌入了近百万人,但很遗憾,因为要和香港、北京等连线开会,未能到现场一睹盛况。

1月10日晚,蔡英文在同一地点举行造势晚会,因为临近选举,很多人要赶回户籍地投票,所以人数要少于韩国瑜。由于当晚要组织三地开会,安排第二天的工作,也未能到现场。

但两个造势现场是什么样子,我们通过视频直播,以及对之前选举的体验,也能大致了解。

1、不一样的选战现场

2018年的台湾“九合一”,以及2016年的总统大选,我都曾身临现场,对台湾的选战造势有过切身认知。

老实说,选战现场虽然热闹,但两党候选人充满激情但一听就知道是信口开河的选举承诺、主持人已经精疲力竭当仍卖力嘶哑地吼喊、以及伴随着“某某某冻蒜”的巨大音乐轰鸣与摇滚音乐,对我这个更喜欢安静的人来说,真是一个忍受力的挑战。

然而现场民众却激昂情绪,几乎在每一个选举现场,都有人被主持人感(hu)染(you)到热泪盈眶。我熟悉的台湾朋友,都戏称之为四年一次的嘉年华会,会把选战当成表演来看。

在两党选举现场,令人印象尤其深刻的是两种不同的旗帜海洋:在民进党的场子,是民进党的绿色台独旗子;在国民党的场子,则是人们熟知的“中华民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子,很多大陆民众第一次台湾,看到这个旗子,都有恍若走进历史之感。

在其它实施选举制度的国家或地区,这种情况很少出现。

其它地方的选战造势,多以经济与社会政策为分野,但是在台湾,政治似乎永远是选举主轴。它既折射出了两岸之间的独特历史与现实关系,也折射出台湾社会的政治撕裂,以及国民两党的意识形态与选举策略。

在选举中,国民党会将自己包装成“中华民国”的捍卫者形象,反对“台独”(虽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不愿统一,甚至有“独台”之嫌);而民进党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台独”政党,其旗子上连“台澎金马”中的“澎金马”都没有,只有一个番薯型的台湾本岛图像。

2、尴尬的“中华民国”

在国际法理和中国大陆的普遍认识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民国”是一个已经在解放战争中被推翻,但却逃到台湾还尚未没完全消灭的旧政权,完成国家统一是中国共产党的三大历史任务之一。

而依照台湾宪法,“中华民国”则是一个疆域涵盖了两岸的政权概念,只是国民党在内战中失败,治权现在仅限于台澎金马,大陆和台湾是国家尚未统一前的两个地区。

但是,在民进党等“台独”政党和李登辉、陈水扁等政治人物形塑的“台独”认知里,“中华民国”却被说成是蒋介石迁到台湾的外来政权,他们的诉求是要以台湾名义“独立建国”。

所以,民进党虽然已经多次竞选成功成为台湾总统(依照台湾宪法应该是“中华民国”总统),在就职时还必须要对着孙中山像和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宣誓,但是他们对“中华民国”却视若敝履。很多民进党政治人物,拒绝举“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不愿唱“中华民国国歌”。蔡英文2016年竞选成功后第一次出访,到当时还和台湾维持邦交的巴拿马,签名的时候还耍了个心眼,用“President of Taiwan”的签名,然后再备注一个括号“(ROC)”(即“Republic of China”的英文缩写),“台独”心态昭然若揭。

所以,在现时世界,“中华民国”是一个极度尴尬的存在。

因为,对中国大陆来说,它是一个已经被消灭的、不存在的非法政权,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几乎所有国际组织都不承认它的存在;对国民党及台湾的“中华民国”认同者来说,它是自己的“国家”象征,然而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又违背“中华民国”宪法的统一精神,更愿意在台澎金马割地自守;对民进党等“台独”政党来说,则根本不愿意承认它的存在,民进党最想干的事,就是修改“中华民国”宪法,灭掉“中华民国”,用台湾之名“独立建国”。

但另一方面,“中华民国”又是两岸“一中”的一个表征。民进党修宪灭掉“中华民国”,就是赤裸裸的法理台独行为,不仅中国大陆会反对,将启动《反分裂法》武统,连一向利用台湾牵制大陆的美国,也要求台湾不得修宪独立。陈水扁当年第二任期,因为贪污腐败要转移内部注意,想“公投修宪”,结果不仅中国大陆对他严厉警告,美国总统小布什也赏了他一顶“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的帽子,使台美关系陷入二战后最紧张的时期。

现在,中美关系如此紧张,两国结构性矛盾不断升级,美国又开始深挖台湾遏制中国的地缘价值,几乎掏空了美国“一中”政策,甚至不加掩饰地赤裸裸介入这次选举,为民进党和蔡英文站台。但美国的官方政策,仍然是依据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不承认台湾是个独立国家。

然而今年这次选举,曾经视“中华民国”为“国民党流亡政府”的蔡英文,却把自己打扮成“中华民国”的保卫者角色,提出了“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极具台独意涵的概念。

3、蝴蝶效应

在这次大选临近之前,几乎所有民调都显示,蔡英文会大幅领先。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民进党内早已普遍认为胜券在握,国民党虽然不愿意公开承认,基本上也不抱乐观态度。

但奇怪的是,就在选举前两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又刮起了一股“韩风”,使得不少国民党的支持者产生了错误期待,但我们熟悉情况的都知道,国民党基本已无翻盘可能。

1月11日投票日,我就在我们台北编辑部,坐镇处理京港台三地有关大选实况的报道事宜,一进门坐下,就开始处理各方面不断涌来的资讯。

当天,我们三地编辑部和多个媒体平台的数十位同事厉兵秣马,有的携装备奔赴现场,有的在编辑部内处理资讯和分析评论,有的负责网络和技术支持,大家早早就做好了熬一通宵的准备。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这次台湾大选期间,有很多香港人也前来观看。我们的前线记者就碰到不少,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连续几天,从香港到台湾的飞机几乎班班爆满。很显然,台湾这场选举,在香港也引发了普遍关注。

这是因为,第一,在一系列政治问题上,香港和台湾历来存在同病相怜的心态,尤其是香港,对台湾充满制度想象。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在这次台湾大选之前,香港发生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场骚乱,将两地情绪空前紧密的联结了起来。事件的起因,是一名叫陈同佳的港男携女友到台湾旅游,因得知女友怀孕而发生争执,杀死女友抛尸台湾后逃回香港。因为港台之间没有司法互助协议,港府应死者母亲请求,启动修改《逃犯条例》,希望能将案犯引渡到台湾受审,并趁机立法堵住香港和中国大陆、台湾、澳门的司法互助漏洞。

但在修例过程中,因为和社会沟通不足,在“苹果”等一些别有用心的“港独”媒体和部分反对派政党、政客的鼓噪下,修例本质被严重扭曲。再加上香港对内地制度与法律的不信任,外部势力的积极介入,以及香港社会自殖民地时代就遗留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长期积累的陆港矛盾冲突等等,导致在香港陷入了回归以来最严重的管治危机,也引发了世界广泛关注。

必须注意的是,事情虽然是由台湾而起,但台湾民进党政府却吃尽了香港骚乱的“人血馒头”,并且拒绝和香港签署司法互助协议,也拒不接纳案犯陈同佳,致使案犯迄今仍逍遥法外。

相反,在香港骚乱过程中,美国和台湾成为支持骚乱的最大外部输入性力量。尤其是蔡英文,本来民意持续低迷,在党内都遭到了“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的挑战,很可能无法成功连任。但香港骚乱为她提供了最好的“助攻”,让她意外地捡到了“一颗原子弹”。

几个月来,通过不断吃香港“豆腐”,拉抬两岸紧张关系,刺激台湾选民“中华民国”的“亡国感”情绪,蔡英文将自己成功包装成“中华民国台湾”和“台湾民主自由”的捍卫者形象,最终咸鱼翻身,以817万的历史性高票连任台湾总统。

杀人犯陈同佳,就是那只“在亚马逊雨林扇动翅膀,几周却后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引发一场风暴的那只蝴蝶”。

4、悲哀的国民党与流水的民意

1月11日下午4点,大选投票结束,选票开始陆续公布。韩国瑜从一开始就大幅落后。

8点15分左右,已经连续五次参选的“陪跑者”、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宣布承认败选,并表示以后将再不选举。

8点45分左右,韩国瑜在高雄竞选总部登台发表讲话,承认失败。

21:00左右,蔡英文在台北竞选总部登台举行记者会,宣布成功连任。

国民党的内部争斗,在韩国瑜宣布失败那一刻旋即开始,打烂一手好牌、最终一无所获的吴敦义,成为国民党被千夫所指的头号“战犯”,被迫声明辞职。

国民党,这个令人悲哀的百年大党,在孙中山带领下,也曾经带领仁人志士救国图存,意气风发地推翻满清帝制,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制国家——中华民国,在名义上统一了中国。但在孙中山之后,尤其在抗战结束后,在国共内战中就一路溃败,一败再败,败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一个失去了理想、丢掉了初心,只剩下利益争夺和内斗分裂的党,终究会被历史淘汰。

那么,在选举中大胜的民进党,从此就能永远在台湾执政吗?恐怕也未必。

民意如流水,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流到哪里。2000年,民进党出身的陈水扁当选总统,台湾人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看待,结果他却在任内贪污腐败,推动“台独”,让民进党在2008年败得一塌涂地。

2008年,帅气英俊的马英九代表国民党当选总统,并创造了当时的最高票记录,像明星一样获得了台湾人的喜爱,被寄予了改变台湾未来的美好想象,结果,到2016年卸任之前,民调暴跌到只有区区9%,被戏称为“九趴总统”。

2016年蔡英文高票当选台湾总统,台湾人又对她赋予了新的想象,希望她能扭转马英九时代的颓势。但上任不到两年,她就创造了历任总统第一任期的最低民意记录,2018年的台湾“九合一”选举中大败而归,连高雄这个掘地三尺都“绿油油”的大本营,也被韩国瑜匹马单枪攻占。

这次大选,要不是香港骚乱场外“助攻”,再加上国民党撕裂内斗,郭台铭杀出搅场,吴敦义打烂一手好牌,蔡英文就算再大力炒作“亡国感”,能否连任也不得而知。

5、两岸未来在哪里?

蔡英文再次当选,为两岸关系的未来带来严峻挑战。

蔡英文在2016年第一次选举时,提出两岸关系会“维持现状”,并以“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两岸关系。但在两岸关系的最根本问题,蔡英文拒不承认两岸基于“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使得两岸缺乏缺乏政治交流的政治基础。

在蔡英文第一任期,民进党和在文化、法律等方面不断搞各种“去中国化”的动作,被批判为是“文化台独”、“变形台独”。两岸关系快速冰冻,裂痕向各个领域延伸,两岸关系已经从马英九时代的合作交流,回到了李登辉、陈水扁时代的对峙与斗争状态。

在中国大陆于去年提出推进统一的民主协商和“两制台湾方案”后,民进党政府更是抓住机会趁势操作,利用台湾当前的主流“台独”意识形态和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多数席位,连续通过了“国安五法”和“反渗透法”等,几乎堵死了两岸通过协商谈判实现“和统”的可能。

而“台独”在李登辉以来,尤其是民进党的多年形塑下,已经成为台湾主流民意。“一国两制”在几乎所有民调中都不被多数台湾民众认同。这次台湾选举,蔡英文就是通过各种事件与契机操弄两岸关系而咸鱼翻身,“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也成为她未来四年的副手。

对民进党和蔡英文来说,除非被逼到山穷水尽,否则根本不可能检讨、改变其两岸政策。那么现在,面对岛内的如此情势和普遍民意,怎么可能有任何改变其两岸政策的理由?

而对中国大陆来说,统一又被纳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成为检验国家是否真正崛起和民族是否复兴的标准之一。国家统一,势在必行。

在国际层面,中美矛盾愈演愈烈,双方虽然已经就第一阶段协议达成协议共识,但随着中国继续崛起,双边的结构性矛盾还会继续升级。为维护美国的领导地位,美国会想尽各种办法、施出各种手段打压中国。台湾是中国的最核心利益,也是美国牵制中国的最重要棋子,而蔡英文政府则一直努力表现,在中美冲突最前线,充当美国打压中国的马前卒子。

因为两岸实力对比,蔡英文未必有挑起两岸战争的意愿。但中美冲突升级夹杂着“台独”不断掘进,却空前放大了两岸战争与冲突的可能性,“统”和“独”的矛盾会越来越尖锐。现阶段,“和统”虽然仍为首选,但“武统”将会被越来越多地讨论和研究。

可以想见,未来的两岸关系不仅会荆棘密布,可能还会电闪雷鸣。如果那一天到来,会是什么情景?对台湾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对中国崛起与民族复兴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接下来,我们将答案交给时间检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