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逝世32周年 他的“国”已被台独终结

2020-01-13 17:35

1月13日,蒋经国逝世32周年, 两年前的今天,在台北国军英雄馆众还有蓝营大老同台,共同缅怀这位对台湾建设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领袖。時移世易,在大选中惨败的国民党如今已无暇举办任何活动。

上一次的大规模纪念是2009年,蒋经国百年诞辰,国民党重返执政,在 “看不见你依然存在”的主题音乐会,杨宗纬唱了《古月照今尘》,但11年后,又是一次命运的轮转,只有江山几局残哀叹。

韩国瑜在选前也打出经国牌,有演员配音模仿原声藉此唤起选民的共鸣,但事实证明,对台湾新世代而言,这个浙江人离他们太远。这些人无从感知,在外交急冻、经济起飞,国际政治动荡的年代,一声“亲爱的父老、兄弟、姊妹们”,能给人民怎样的安定与信心。时过境迁,他们只会为“能领导中华民国台湾这个美丽的国家是我毕生最大的荣幸”而感动尖叫。

历史充满讽刺与弔诡,1942年,在山环水抱的崇义县城的某个夜晚,32岁的蒋经国砸日记中写道。我死了,我死了! 总会有一个人把我埋葬起来, 可是谁也不会晓得我的坟墓在哪里, 到了明年的春天, 只有黄莺会飞到我的坟上来, 唱美丽的歌给我听, 但是唱完了,他又要飞走的!……我们要做人,我们要做中国人,我们要做有血气有骨干的人!死并不算什么稀奇,不过我们一生永远不要挂起白旗来,向任何敌人投降!要拿出最大的力量举起斗争的旗帜,勇敢地走向前去!

白旗最终还是挂在了台湾,当他在不断地老去,他不再是那个在修建横贯公路时,跟老兵们一起风餐露宿的壮年,半生之间,当台湾完成了一次次的蜕变,他已油尽灯灭。蒋经国晚年说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他说,希望大家超越一切地域、派系、小我利益之上,开阔心胸,把眼光放到大陆。

但几百年来,相隔一湾海峡,台海分治与两岸对抗的规律构成了仿佛穿越时间的不断重复的历史宿命,而在地理结构下衍生出的心理结构和精神状态,在恐惧、求生、挣扎、隔代遗忘等因素的萦绕下,产生了割据者对反攻大陆,经营本土和滋生独立的行为模式。

其实蒋经国晚年,已有两岸秘使穿梭期间,但内战的挫败情绪太深,他又目光如豆,因为反共意识坚守“三不”,在台湾拥有最多筹码的时代,错过了“统一”的最好时机。他误以为开放民主,便能为国民党续命,未料丢掉民族,“中华民国”在台湾却已无名可续。

在蒋经国逝世后的第32年,伴随初冬的瑟瑟寒风,一败涂地的国民党已无暇为他纪念,当这块“中国”招牌成了台独的保护伞与护身符,他的“国”也早就被历史终结!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