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案”宣判:保健市场品营销乱象需重典根治

2020-01-10 14:22

1月8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依法公开宣判,认定被告单位权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权健公司被判罚金人民币1亿元,束昱辉获刑9年,罚金5000万元,当庭表示认罪服法。至此,“丁香医生”发布的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天津权健在2018年底遭遇了一场扒皮起底。非法传销拉人头、虚假宣传误人命……遭遇舆论炙烤的天津权健,于次年元旦受到了有关部门的立案侦查。历时1年多,高悬在权健头顶的法槌终于落下。

此前,权健被立案侦查,系因“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此次司法部门的判决中,只追究了权健的传销犯罪问题。要知道,无论是“丁香医生”的起底,还是网友和舆论的爆料抨击,很大一部分都是针对权健保健品存在虚假宣传。没有问责权健的虚假广告行为,是因为该问题根本不存在,还是说未达到犯罪程度?这一点,恐怕需要有关部门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判决之外,更有值得深入思考的权健公司被罚能否给保健品市场乱象鸣钟。

保健品市场可谓乱象丛生。从“祖传秘方”到“中西结合”,从“绿色天然”到“前沿科学”,部分不良商家通过虚假宣传、消费欺诈,诱导部分缺乏医学常识或病急乱投医的人上当受骗;披着直销的皮,背地里却干着“拉人头”“招下线”的传销勾当;虚假保健产品的受害对象,多集中于老人、病人、低收入者等社会群体。在一些地方,甚至形成“亲戚朋友互相骗”的态势。分析需求、看人下套、精准诈骗……不法分子无孔不入,找准受害者的弱点痛点,把利润当作经营的唯一标尺,躺在非法所得上洋洋自得,却不知是损人害己、自掘坟墓

权健案只是中国保健品市场的一个缩影。一年前的2019年1月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十三个部委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的百日行动。据统计,截至4月18日,共计立案21152件,案值130.02亿元,结案9505件,罚没6.64亿元,移送司法机关案件446件。这些数据,一方面说明治理效果显著,另一方面也反衬保健品市场之乱,保健品已经沦为传销和诈骗的重灾区。

究其原因除了市场准入门槛和违法成本低之外还有地方监管的“主动失明”。从最初“丁香医生”的发文,到后来媒体的调查报道,种种信息都表明,权健的野蛮狂奔,充斥着权力纵容助推的可能。要知道,虽然因传销和虚假宣传而官司不断,但权健总能全身而退,而且还能不断“做大做强”,发展到“旗下有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成为年销售额近200亿的保健品帝国。更人遐想的是,权健以慈善捐款为跳板,老总束昱辉成了农工党中央委员,随后又当选全国政协委员,还获得了“天津好人”“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十大慈善家”等众多荣誉。这些官方给与的头衔,是否具备为权健“护体”的功效?进而言之,有没有人在为束昱辉、为权健撑起保护伞?产品如何获得审批?是否符合技术标准?生产过程是否规范?销售方式是否违规?消费者使用是否有效?投诉渠道是否畅通?

束昱辉认罪领刑了,权健案却不能落幕。从权健案进入公众视线开始,舆论就已将质疑指向了“权健背后的人”。有关部门去年初对权健立案侦查时,网友和媒体更是再度发出了清查保护伞的提醒。显然,这是基于现实和逻辑的合理推测。若真的存在保护伞,那就应该毫不留情一查到底,做到“一个都不放过”。唯有如此,才能让权健案圆满落幕,让“权健们”无法野蛮生长。即便不存在保护伞,也应拿出详实的说明,回应舆论的关切,平息大众的质疑。否则,争议势必继续发酵,该案将难以画上句号,进而丧失惩前毖后的治理价值。

权健虽然垮台保健品市场乱象仍需重典根治。监管不能缺位,相关部门不能抽一鞭走一步。面对弊病,要有去沉苛用猛药的决心和毅力。在打破既有利益链条的同时,应当把群众的生理心理健康放在重要位置,把清理乱象作为一项长期工作,铲除乱象滋生的根基,让黑心厂商无地可立、无枝可依同时,健全保健品市场,保健品行业企业还要补齐诚信的“短板”。害人的企业活不长,坑人的产品没人买,只有守法经营,在研发和产品质量上下功夫,整个行业才能真正健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