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姻缘”是薛家精心炮制的阴谋吗?

2019-12-20 10:09

“金玉姻缘”与“木石前盟”之争,是被一些研究者炒作得沸沸扬扬的一桩公案。不少人认为,所谓“金玉姻缘”,是薛家精心炮制的一个巨大的阴谋,意在为宝钗获得宝二奶奶的位子大造舆论。“金玉姻缘”到底是不是阴谋呢?它究竟与宝钗有没有直接的关系?书中写到“金玉姻缘”来历的情节大致有两处,我们分别作以简要分析。

第八回写道,宝玉去梨香院串门,宝钗提出要看他脖子上的通灵玉,并且还看到上面有两句话,便不自觉地念了两遍:“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旁边宝钗的丫鬟莺儿听出了玄机,便笑着说:“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宝玉听了,缠着宝钗要看她项圈上的字,于是便看到了两句话:“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莺儿在一旁介绍说:“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阴谋论者认为,这完全是由宝钗蓄意导演的一场戏,为了让宝玉感觉到“金玉姻缘”乃是天意,她不露痕迹地使用了欲擒故纵的手段,中间又有贴身丫头莺儿敲边鼓,从而引得宝玉也要看宝钗的金锁,看后果然觉得是“一对儿”。

但事实是否真如阴谋论者所说的这样呢?我们不妨再从文本出发分析一下。宝玉的通灵玉由于来历具有传奇色彩,因而书中多次写到贾府之外的人,第一次与宝玉相见时都会产生好奇。而宝钗提出要看玉,与之后宝玉提出也要看宝钗的金锁,都是出于好奇心,这与其他人想看宝玉的玉出发点应该一样。宝钗发现玉上面的两句话,似乎有些意味,便情不自禁地念了两遍。当莺儿指出两者之间有联系,激发了宝玉的好奇心时,宝钗一边连忙掩饰说“没有什么字”,一边又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是“两句吉利话儿”而已。但人的好奇心往往是难以抑制的,因而宝玉仍然坚持要看,结果他像宝钗那样也念了两遍,自己最后得出与莺儿一样的结论:“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如果宝钗念了两遍是耍心眼,那宝玉念了两遍作何解释?如果宝玉的结论是莺儿引导下得出的,是否意味着宝玉的智商也太低了?

第二十八回写道,端午节元春赏赐节礼,让宝玉十分疑惑的是,自己所得的物品竟然和宝钗一样。宝玉担心黛玉起疑,便让小丫头把东西送过去,让黛玉挑选喜欢的留用,但黛玉并没有按他的意思做。于是宝玉和黛玉在园中相遇时,宝玉便问起黛玉这件事。黛玉的回答是:“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可见黛玉对“金玉姻缘”的传言十分在意。宝玉一听,便起誓说:“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这是宝玉明确向黛玉表明态度,自己对“金玉姻缘”是绝不认可的。俩人正说着话时,宝钗远远地过来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着头过去了”,“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

上面这段文字大概有下列几层意思:一是宝黛之间的事,宝钗是十分明白的,她本人与宝玉没有感情交集,所以她不仅绝不介入,而且为了避嫌,还“总远着宝玉”;二是“金玉姻缘”的说法,她也是从母亲嘴里听到的,她虽然是当事人,但她本人并没有参与其中;三是对于元春所赐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她担心别人由此产生许多联想,将她与宝玉联系在一起,所以她“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四是十分庆幸“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因而转移了他的视线,否则宝玉为此嚷起来,岂不是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她身上。总之,宝钗对宝黛爱情的态度十分清楚,那就是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如果按阴谋论者的观点去分析,宝钗的反应就不会是这样,而是一看到宝玉和黛玉在一起,就应该产生嫉妒和醋意;对于“金玉姻缘”就不会只听母亲说,她应该是参与制造者之一;看到元春的赏赐与宝玉一样,她合乎常理的反应应该是窃喜才对;而对于宝玉被黛玉“缠绵住了”,她也应该感到痛苦而不是庆幸。书中所写的情节与阴谋论者的看法完全相反,从头至尾只见黛玉防范着宝钗,却从未见宝钗嫉妒过黛玉,宝钗与黛玉谁在乎与宝玉的感情,不是一清二楚吗?

第三十四回写道,宝玉挨打后,宝钗听到袭人说及原因,“是薛蟠调唆了人来告宝玉的”,回家后告诉了母亲,薛姨妈向薛蟠求证,薛蟠死活不承认,于是宝钗便劝哥哥“从此以后在外头少去胡闹,少管别人的事”。薛蟠耍起疯来,扬言要找宝玉拼命,宝钗在一旁苦苦相劝,“薛蟠见宝钗说的话句句有理,难以驳正,比母亲的话反难回答,因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就无人敢拦自己的话了,也因正在气头上,未曾想话之轻重,便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话未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阴谋论者认为,薛蟠在这里无意中透露了一个阴谋,那就是薛家为了达到与贾府联姻的目的,有意制造了一个“神话”,即针对宝玉有通灵玉,相应地给宝钗也伪造了一个金锁,以便造成“金玉姻缘”乃天注定的舆论。

“金玉姻缘”究竟是否薛家炮制的阴谋呢?且不说书中找不到薛家如何制造这个阴谋的具体情节,就是薛蟠的话也仍然难以构成直接的证据。想想看,如果薛家真的炮制了“金玉姻缘”的阴谋,作为薛家主要成员的薛蟠,岂有不知或未参与之理,反而会说这事是“从先妈和我说”的?而薛蟠转述薛姨妈的话,恰好也说明了这事的确与宝钗没有关系。再看看薛蟠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态抖露出薛姨妈这句话呢?原来是薛蟠在宝钗的规劝面前理屈词穷,“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于是便故意说宝钗之所以奚落他,是为了“金玉姻缘”而护着宝玉。

以上几个情节清楚地表明,所谓“金玉姻缘”是薛家制造的阴谋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更不用说与宝钗本人有什么关系了。

作者简介:

张黎明,男,生于1963年,甘肃省泾川县人。1985年毕业于西北师大中文系,先后从事过教育工作、公务员工作以及企业中高层管理工作,现任《新课程报·语文导刊》执行主编。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