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贫穷率创新高现经济危机 港府需积极有为

2019-12-18 17:09

港府于20191213日发表《2018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显示香港的贫穷住户达61.3万及贫穷人口达140.6万,而贫穷住户数目、人口及贫穷率均按年增加,更创新近10年新高。当中,20.4%的贫穷率亦是近9年最高纪录,代表香港每5名港人便有1人是活在贫穷线以下。

 根据《报告》的内容,香港2018年经济增长达百分之三,高于过去十年平均增长,而整体住口收入中位数亦有所上升,反映香港2018的整体经济有转好。不过,香港同期的贫穷同样有所升幅。当经济及贫穷同样增长,代表香港贫富差距增加,反映港府的扶贫政策未能让贫穷人口未曾受惠。

 对于香港贫穷率创新高及贫富差距增加,劳福局局长罗致光指,贫穷数字不足以反映实际情况,更指是因香港贫穷率创新高的原因是退休人口增加。而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同样指,贫穷数字亦未能全面反映港府扶贫工作的实际成效,强调港府有决心、有理念及有策略地纾缓贫穷问题。张建宗指港府近年持续增加社会福利的经常开支,由2012/13年度的428亿港元上升至2019/20年度的预算经常开支843亿港元,大幅增加97%,反映港府扶贫工作的力度确是有增无减同时,他指2018年长者人口的增幅为4.3%,远高于过去10年的平均增长,反映人口高龄化的结构性转变,对整体贫穷数字构成上升压力。对于港府的回复,部分港人极为不满,认为港府未有尽力解决香港的贫穷问题,希望港府正视低下阶层港人的生活。

 港府多名官员都认为香港贫穷评增加的主要原因是香港退休人口增加,但这说法却被各界批评。社会福利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批评,认为港府应提供实际数据,而非只提供结论。邵家臻认为,现时香港很多长者的储蓄额高于综援申请的资产限额,在港府眼中未必为贫穷,质疑港府的贫穷标准,未有反思标准是否过低。而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同样批评港府,认为设立贫穷线的原意是让港府可根据香港的贫穷率及人口上的变化,制定相应的政策改善贫穷情况。

 事实上,港府提出退休人口增加致贫穷率创新高的说法是有盲点。单纯根据数字分析,香港在2014年至2018年间,65岁或以上人口增加18.8%,而当中的贫穷人口比例大致不变下,贫穷长者占整体贫穷人口的比例持续增加,确实是反映人口老化推高了贫穷人口。不过,港府忽略“现实性”,《报告》将部分长者列入安老按揭计划,导致报告上贫穷的人口并不等卡香港真实的贫穷人口。对此,港府实在应改进,应积极有为解决问题,而非单只看“数字”施政。

 另外,面对贫穷率创新高的困境时,香港同时出现经济危机。201911月访港旅客按年大跌56%,由每日20万人次访港,跌至8.8万人次,创自2003年沙士以来,单月的最大跌幅。旅发局主席彭耀佳及总干事程鼎指,香港在20191月至11月的累计旅客人数为5,200万人次,较2018年同期下跌10%,即累计少约500万人次。旅游业是香港经济四大支杜之一,却录得巨大跌幅,反映香港的经济已出现严重危机。

 随旅游业外,香港各行业的失业率都有上升趋势。根据政府统计处最新的劳动人口统计数字,在20199月至11月期间,香港经季节性调整的失业率为3.2%,较8月至10月去升0.1%。当中,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业合计的失业率进一步上升至5.2%,为3年以来的高位。当中,餐饮服务活动业的失业率更上升至6.2%,超过8年来的最高水平。

 罗致光指,香港经济情况继续恶化,导致劳工市场进一步放缓。而其他多个行业的失业率录升幅,倘若整体经济继续转弱,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会面对更大压力。由此可见,香港的经济打撃更剧,预料受影响的范围不再局限个别行业,而是不断扩大至全方位。

 对于香港出现经济危机及贫穷率上升等深层次矛盾,港府亦推行不同的纾困津贴。当然,部分措施有助纾援部分港人的燃眉之急,但香港深层次矛盾严重,例如,港府指会为较低收入公屋租户代缴一个月租金,但这只是短期措施,只是“治标不治本”。因此,港府必须加大力度处理相关问题。否则,贫穷问题将会恶性循环,对香港经济百害而无一利。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