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甭自作多情 呼吁统一绝非在“哀求”你回家

2019-12-18 01:15

面对国内外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共习惯以“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保持战略定力,无论是中美博弈、经济结构改革、抑或两岸关系俱是如此。因此面对相关摩擦时,中共的反应经常沉稳到被对手误认为软弱。尤其是台湾,最常向大陆叫板或吹嘘自己的防务有多坚强、解放军若敢攻台铁定崩溃云云,丝毫没意识到大陆威吓台独的力道,根本连三成都还未使出来。

因此在解读中共选择先安内的政策时,绝不能肤浅地以为大陆强大后、“没有谁能够阻挡我们前行”(王岐山语)这句话,是意欲藉厚实的国力诱使敌手主动求和,就此营造大同世界。不对,这个中逻辑其实是进取而非保守的、是主动而非被动的,面对台湾问题亦是一样。若台湾人认为大陆打算等全面发达后再吸引台湾主动求统一,并因此认定大陆的惠台让利全是政治与经济统战,那就起码犯下三点根本性的错误。

一,以为台湾民心的归顺才是促成两岸统一的关键,大多数台湾人、且不分蓝绿、甚至部分大陆涉台官员与学者俱做如是想。如民进党在《台湾前途决议文》里指责大陆“片面”主张一中原则,紧锣密鼓地制定或修改“国安五法”与“反渗透法”反共拒统。国民党也跟着民进党异口同声喊出“台湾前途应由台湾2300万人民自行决定”,老将郝柏村说出统一“不能以片面意志强压对方”,韩国瑜则暧昧地说“现阶段不存在统一和独立的条件,这一代人无权限制下一代人的选择”,张善政更是明目张胆地抛出“宪法一中,台湾优先”,享尽大陆优惠的郭台铭也咬定两岸关系是“一个中华民族底下,一个中华民国,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 的两国论。但说穿了,这些言论的共通点全反映拒统倾独的割据念头,台湾蓝绿根本毫无差异。

更重要的是,这些言论都隐含自以为握有台海局势主动权与主导权的意味。殊不知,当前大陆对台湾的忍让与尊重,全是念及不想伤害同胞的民族之情,因此才会不停推出惠台政策以及想说服台湾接受“一国两制”,绝非台湾力量有多庞大故有所忌惮,但台湾人却反而错觉大陆不敢或不能发动武统,彷佛忘了大陆具备压倒性的力量。这就像宋太祖招降南唐后主李煜进京,李煜还迟迟不肯接受这善意。等北宋大军准备在长江造浮桥攻去时,李煜仍觉得臣子张洎胡诌的“载籍已来,长江无为梁之事”有道理,安心地觉得“吾亦以为儿戏耳”,最后才发觉错得离谱,只能呈上《缓乞师表》与派遣徐铉哀求罢兵,结果遭宋太祖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驳得哑口无言,就此沦为俘虏凄凉度日。反观主动献土的吴越君主钱俶便全身而退,当地百姓也免受刀兵之祸。两相对比之下,究竟谁才识时务又替臣民着想,立马判然分明。

二,大陆追求富强的目的,首要是为了替包含台湾在内的全中国人民谋幸福,不单单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而已。台湾虽然涉及中共的核心利益,但并非要优先解决的内政事务,毕竟大陆拥有近14亿人口,与14个国家的陆上边界接壤,国境线超过2万公里,光是这样的形势就有多如牛毛的问题要应对,怎可能将全副注意力都摆在东南隅的小海岛上?但台湾却总以为大陆的施政重心全绕着台湾转、一举一动都是为了打压台湾与统战台湾,并就此针锋相对地提出各种言词或政策上的“反制”(台湾自认的反制),实在是太高看自己,台湾人的重要性根本不比大陆人高等。但若台湾执意勾结美国之流的境外势力,不时主动鼓吹“中国威胁论”、甚至配合欧美围堵大陆,伤害国家主权与利益,那就是倒逼大陆将台湾问题提上日程的第一笔解决事项,而且拉高以武力快刀斩乱麻的决心,这难道是台湾社会所乐见的?

三,大陆的富强并不是为了吸引台独归心,而是要有足够实力震慑分裂份子,使之不敢蠢蠢欲动。历来中国领土的丧失俱因衰乱而起,如晋末八王之乱引发五胡十六国的乱世,结果使朝鲜半岛上的郡县从此脱离中原王朝管辖,即使唐朝一度收复但又旋即失去;五代十国的大分裂又令越南独立;民国初年的混乱又导致外蒙古遭俄国策动脱离,连新疆与西藏都差点不保。所以若无稳定的政局,岂能保障武力顺利施展、进而成功镇压内部分裂以及阻绝外部敌意?

再说,富强未必能争取到善意,欧阳修就曾点出“自古夷狄之于中国,有道未必服,无道未必不来”,但强大的国力可提升动武胜率,使得内外势力不敢轻举妄动,故修明内政绝对是平天下的最要紧关键。例如五代十国的大分裂之所以能结束,就是因为后周裁汰老弱兵士、整肃军纪、以及攻取南唐的淮南十四州打通漕运,自此储备压制四方的军事与经济实力,才奠定了日后北宋统一天下的基础。

正因熟悉历史教训,所以昔日大陆再怎么贫弱,也不肯放弃以武力作为统一台湾的最后手段,台独也因此不敢明目张胆地恣行分裂。而今大陆愈来愈富庶、武备也愈来愈精锐,吓阻台独与美国的本钱日趋雄厚,令民进党不再敢如从前般汲汲于“正名、制宪、独立”,反而得退一步改用“中华民国台湾”的扭曲名号借壳上市,这正凸显武力威吓,才是遏制台独不敢公然扬弃“中华民国”径行独立的事实。而富裕稳定的社会,便是支持动武的最强后盾。

再说,若大陆富足后就可以扭转台独认同,那如何解释从前大陆穷困时,台湾人仍旧一心一意地想“解救水深火热的大陆同胞”、实现“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光复大梦?到了今日反倒日益独化?因此如用贫富与否来论断台湾的离心,反而是变相指责大陆体制与粉饰台独思想的窜升。要知道,即便大陆今日是全地球最安乐、最豪华的人间天堂,痴心求独的台湾社会也不会心甘情愿主动归附,所以人均所得、民主自由、环境整洁、文明素质等全不过是台湾拒统的借口,大陆也不可能单纯得以为满足这些条件后便能解决边疆问题。只有过硬的手段、过硬的国力,才是真正扫除分裂势力的硬道理。

正因台湾社会有这三点认识上的根本性错误,才会连连误判两岸问题的本质与变化,以为自己有筹码能拒绝大陆,并诬蔑大陆想用经济红利贿赂民心,丝毫未察觉大陆想带着台湾一块儿繁荣的诚意;以为大陆没得到台湾点头就无法成功渡海,丝毫未察觉两岸实力悬殊到有云泥之别,而谆谆苦劝的大陆之所以不肯大动干戈,并不厌其烦地反复申说“一国两制”,就是想给予台湾社会安全感;以为台湾的重要性恍如“不沉的航空母舰”,大陆得到后将一日千里,据此认定台湾对大陆发展有恩、像郭台铭般宣称“我是给中国饭吃”,忽略真正在支撑台湾残破经济的正是大陆市场,而且大陆崛起的主要助力也不是台湾;以为大陆谦让就代表着哀求台湾统一,完全没注意到这是对待同胞的最大怜爱,更没注意到两岸统一根本毋须征得台湾人同意的基本事实。毕竟无论就实力或民意来衡量,大陆都足以辗压台湾好几回,台湾究竟是凭什么自作多情地以为大陆是在跪求台湾人回归中华大家庭?

一旦台湾人有前述错觉,就容易有两种反应:一是更草木皆兵地打量大陆,抹黑大陆对台政策全属居心不轨,大陆不管做什么全是罪无可逭,连普通的宫廷剧《延禧攻略》也能被质疑是“文化统战”。另一则是暗自取笑大陆人傻钱多,一面假意应承“我也是中国人”、能捞就捞享尽好处;一面宣传“民主自由”不可失、“台湾价值”要坚持,但赚人民币赚得毫不心虚。要是这种两面三刀的行径遭曝光抵制,当事人若非恼羞成怒辱骂大陆侵犯自己的言论自由、就是故作清新地提倡“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拐着弯儿希冀大陆人纵容自己吃饭砸锅。这种缺乏自省的表现,不但凸显道德三观的缺失,更严重低估大陆人民对领土主权问题的敏感性和底线,以为渠等跟自己一样,都属于趋利忘义的“务实”小老百姓,完全不理解大陆人民在这方面,绝不容许半步动摇。

所以台湾社会务必要认清,两岸关系绝非自己想否定就否定,大陆红利也绝非想拿就拿,更别在面对大陆时自认高人一等、可讨价还价试探台独,这一切全端赖大陆的定力与善意。而大陆的耐性也不是没有止境,婉言相劝,绝不表示非要台湾主动投奔才能达成统一,这仅是出于对台湾的爱护,就像父母要带回离家的不肖子,绝对有足够的正当性直接架回宅邸,何须向晚辈低声下气求归来?但倘使台湾仍旧不肯摆正想法,装模作样地以制度或生活差异为由拖延统一,那就甭怪大陆收起笑脸拿出家法狠狠伺候一顿,否则台湾还当真忘了谁才是大爷、“台湾 No.1”喊到要窜上天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