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法案搅动下的印度:有人烧火车抗议,也有人切蛋糕庆祝

2019-12-17 13:22

为反对《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以下简称修正案),印度阿萨姆邦连日发生大规模暴力示威游行。据《卫报》报道,游行已造成6人死亡。尽管如此,示威者表示仍将继续游行。

《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于上周四在印度议会通过后,由印度总统拉姆⋅纳特⋅科温德批准成为一项正式法律。该法律将给予因受“迫害”逃离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富汗来到印度的“非穆斯林”宗教少数群体印度公民身份。该修正案除了引发穆斯林群体“被歧视”的担忧外,印度东北地区民众担心法律的实行会造成大批孟加拉国印度教徒涌入,与当地民众争抢资源,危及他们的语言、文化传统,并使当地居民在政治、经济、文化上成为少数。

“阿萨姆万岁”

在此次游行示威的“震中”——阿萨姆邦的最大城市古瓦哈提,局势仍然非常紧张。据《卫报》报道,周日(15日),五千多人在上百警员的注视下,开始了新一轮的示威。他们举着标牌、横幅,高呼“阿萨姆万岁”。

抗议者卡兰⋅米利的同事在示威中遇难, “阿萨姆一定会继续抗议下去的。印度是一个民主国家,政府必须听取我们的意见。” 卡兰⋅米利说。

另一名示威者普拉蒂玛⋅夏尔马说,“我们不希望暴力发生,但抗议活动将继续……阿萨姆人不会停止,直到政府撤销法律。”

据《今日印度》报道,居住在英国伦敦的阿萨姆人于周六来到伦敦的印度高级专员公署外,要求印度政府撤销《公民身份法修正案》。

卡卢纳⋅萨加尔⋅达斯,一位较有声望的阿萨姆侨民对印度报业托拉斯说,“我们希望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声援,并对家中的亲朋好友表示支持。”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名来自阿萨姆邦的研究生说:“所有阿萨姆人团结起来反对修正法……我们不接受威胁到我们语言和文化的法律。”

暴力示威游行现场印度多地发生暴力示威

暴力示威游行现场印度多地发生暴力示威

在印度西孟加拉邦,抗议示威游行已持续四天,抗议者高呼反对执政党印人党政府的口号,烧毁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联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的肖像,并在高速公路和铁轨上静坐,烧毁火车和公共汽车,导致某些地区的火车停运。

另据印度News Nation电视台16日报道,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长、草根国大党主席马玛塔⋅班纳吉在呼吁和平示威的同时,公开反对中央政府推行《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称其为“对人性的折磨”,并于周一(16日)走上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街头,领导反对修正案的和平抗议游行活动。草根国大党领导人、西孟加拉邦教育部长帕莎⋅查特吉说:“我们希望立即废除这项带有分裂国家性质的公民法。我们的邦政府已经表示将不会在西孟加拉邦实施该修正案。我们呼吁人民以和平方式进行抗议。”

周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国立伊斯兰大学附近爆发了大规模暴力示威游行,多辆巴士被焚烧,警方向示威者发射催泪瓦斯。据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约35人在示威中受伤送医,地方政府官员称周一将关闭示威地区学校。另据《卫报》报道,警方还进入了国立伊斯兰大学中拘捕了100多名学生。

周日的骚乱导致部分地区交通瘫痪,地铁停运。一位市民告诉印度亚洲通讯社,市民经过国立伊斯兰大学时非常恐慌,很多人甚至“丢下车逃命去了。”另有市民表示,很多当地人已经屯好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印人党与反对派的论战

印人党与反对派的论战

总理莫迪将动乱归咎于国大党等反对派。 据印度《论坛报》15日报道,莫迪在贾尔坎德邦东部举行的一个集会上说:“为了给予那些逃往印度并被迫以难民身份生活的人以尊严,两院均通过了《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国大党及其盟友却以《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为由到处煽风点火引发暴力事件。东北各邦人民不希望诉诸暴力……他们(国大党支持者)到处纵火就是因为没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的行为正说明通过修正案的决定是百分之一千正确的。”

对于伊斯兰团体、反对派、维权人士而言,修正案被视为莫迪印度民族主义议程的一部分,目的是将印度2亿穆斯林边缘化。莫迪否认了这一指控。人权组织和穆斯林政党正向最高法院对这项法律提出质疑,认为其违反了宪法和印度的世俗化原则。

在印巴基斯坦裔印度教徒燃起希望

在由《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引起的暴力冲突和激烈论战背景下,600多名住在印度旁遮普邦贾朗达尔、来自巴基斯坦的印度教徒燃起了早日获得印度公民身份的希望。

据印度《论坛报》报道,这些来自巴基斯坦的印度教徒移民声称,他们是在20世纪90年代用访客签证进入印度的,并尝试多次延长签证以求留在印度。虽然身份仍为巴基斯坦籍,拿的是巴基斯坦护照,但他们现在与巴基斯坦几乎没有联系,并认为自己已经是印度人。最近,这些巴基斯坦裔印度教徒通过聚在一起切蛋糕的方式来庆祝《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通过。

法拉克⋅拉格⋅巴加特如今44岁,在他22岁的时候,与其他50名亲友一起离开巴基斯坦进入印度。在做了几年零工后,他终于觉得自己定居在这里了。如今,他制造手术设备并出售给当地医院。

法拉克说,“印巴分治的时候,我们社区的一些成员成功逃出巴基斯坦并进入印度,但更多人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留在巴基斯坦。其他宗教群体要求我们改宗,我们一直活在压力和恐惧之下。直到1998年,我们终于得以登上开往印度的火车并在印度的土地上安家。”他补充道,“但是在印度的生活也非常不容易,因为我们拿的是访客签证。甚至我们结婚生子了,也需要每年去更新签证。每次要花个2000-3000卢比(约197-296元人民币)”。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