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战争“打不赢”报告:特朗普的好消息或坏消息

2019-12-16 20:21

当地时间12月10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独家披露了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IGAR)所作的、关于美国介入阿富汗战争的调查报告内容。

SIGAR特别调查自2001年开始,旨在确定阿富汗战争中可汲取的教训,以便未来不重蹈覆辙。调查由布朗大学牵头,负责人为索普科(John Sopko),总共调查了600多名直接参与者,其中大多数是美国人。这项调查为期漫长,在2014-2016年因奥巴马(Balack Obama)谋求从阿富汗撤军、急欲寻找口实而达到高潮,并由此为世人所知,调查约在2018年告一段落。

但“为世人所知”的仅仅是SIGAR及其项目、报告的存在,而这些报告的内容则长期被以“保密”为由束之高阁。

2016年8月,《华盛顿邮报》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要求SIGAR公开文件,但两次遭到拒绝,最终邮报诉诸联邦法院,9月下旬,华盛顿美国地方法院法官杰克逊(Amy Berman Jackson)裁定邮报胜诉,后者获得了查看资格。

最终披露的文件包括428次采访内容和部分录音,其中366人匿名,62人公开了姓名。《华盛顿邮报》已要求裁定所有人的姓名必须公开。

自2001年起,多达775000人次美军部署到阿富汗,许多人多次部署,其中2300人死亡,20589人受伤。根据SIGAR报告,在大多数人身份和言论不会被公开的情况下,他们承认策略存在致命缺陷,试图使阿富汗成为现代国家的努力靡费大量金钱却注定不能成功,在阿富汗遏止腐败,建立堪用军警部队和阻止鸦片贸易的努力也都归于失败。尽管尚无确切统计,但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所付出的代价是惊人的。根据政治学教授,《联合国国际反恐公约》(The Cost of Costs)共同负责人内塔·克劳福德(Neta Crawford)计算的、考虑了通胀值的数据,国务院和开发署的付出在9340亿美元至9780亿美元之间。

SIGAR报告在八个主要方面给出了负面结论,其中最突出的有六条。

——策略混乱。

“9.11”后最初决定军事干预,目标从推翻塔利班政权到消灭基地组织,但随后又变成帮助喀布尔政权消灭塔利班,再变成促使塔利班重返政府。一些美国官员强调“重建部落文化”,另一些则强调“维护妇女权益”,而这两条在阿富汗自相矛盾。

陆军中将、曾先后为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奥巴马(Barack Obama)服务的鲁特在2015年指出,美军对在阿富汗“到底要做什么”缺乏“哪怕最含糊不清的构想”;不了解敌人。美国在阿富汗面对复杂的情况手足无措,根本分不清敌我友,原本巴基斯坦可以提供很多帮助,但美国官员不信任他们,而更信任在阿富汗的军阀代理人,但这些人互相仇杀且待价而沽,很多美援最终到了外国激进分子手中。2003年9月8日当时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H. Rumsfeld)就惊呼“我们不知道坏蛋是谁”;

——任务从战斗变成绥靖。

多年来美国一直担心,一旦撤军就会丧失自2001年派兵以来所获得的一切,而这就需要先训练好阿富汗军队再撤——但很多美国人却认为阿富汗军人永远也训练不好,这就让撤军话题成了永远没有答案的“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命题;

——靡费无数。

自2001年以来美国在阿富汗总支出估计在2万亿美元以上,一位美国国际开发署官员2016年承认“花钱无序”,他们得到了钱、被告知要花掉这些钱,然后他们毫无目的地把钱花光拉倒。一名匿名承包商称,某个阿富汗地区的项目每天要靡费300万美元;

——地方性的腐败。

大量美援流入地方军阀手里,而这些地方领导人普遍贪腐。一名在文件中被称为科伦达(Christopher Kolenda)的退役陆军上校称,卡尔扎伊(Hamid Karzai)整个政府都充斥窃贼,且愈演愈烈,阿富汗政府的统治重点不是建立善政,而是维持这种窃贼统治;

——重建失败。

美国一心以自己为模板构建一个新的民主的阿富汗,但在以部落主义和沙利亚法为基础的文化氛围中这不仅不现实且根本无法在限期内做到,一位匿名前国务院官员2015年称“100年的时间才能建立一个强大的阿富汗中央政权”,同样,由于无人负责牵头,旨在消灭鸦片产业的替代经济靡费数十亿美元却毫无效果;

——杀死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耗费太多,且完成任务后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然而这并非问题的全部——或干脆说,这远非问题的关键。

作为SIGAR报告执笔人,索普科在报告文件中直截了当指出,,美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向美国人和全世界保证,以美国为首的阿富汗战争“过程是曲折的,但是成功的”,但“所调查的当事人普遍不这么认为”。

在调查报告中,退役将军麦卡弗里(Barry R. McCaffrey)2006年6月称,局势很糟,没有美国支持整个努力可能再次陷入混乱,2016年后来被确认为美国军事顾问克劳利Bob Crowley,的退役上校指出,“真相很少受到欢迎”,行政官员和外交官仍然继续对公众说“对战争前景表示乐观”的话,以寻求公众的继续支持。

更严重的是,这份已作出“大多数阿富汗战争美国当事人对战争前景和过程不抱信心”结论、并批评当局“刻意隐瞒真相、误导美国民众和舆论”结论的报告本身,却同样被“刻意隐瞒”,直到被一场持续3年的官司揭开了神秘面纱。这意味着决策当局明明知道这场战争根本打不赢,具体负责者完全没有信心,却一直隐瞒真相,造成战争拖延至今,靡费了更多资金并牺牲更多生命。

对此《华盛顿邮报》批评称,“美国人民不断被欺骗”,而《底特律新闻》则更直截了当称,尽管当地时间9日五角大楼“预防性自辩”,称“我们无益误导公众”,但报告显示,连续3届美国政府(克林顿Bill Clinton、奥巴马、特朗普)正是这样做的。

然而这则轰动性丑闻对目前选举形势叵测的特朗普却未必是坏消息。

此前,特朗普因在阿富汗与塔利班和谈问题上出尔反尔、且成效不佳,饱受反对党和方方面面的批评和责难,他本人及其团队对此竭力“洗白”,却效果寥寥。此次《华盛顿邮报》借披露SIGAR报告所发出的批评固然尖刻,他本人也是被指责“欺骗美国人民”的三任总统之一,但和两位民主党籍前任相比,他毕竟在谋求从阿富汗撤军问题上态度更坚决、手笔更大,也更不计较“美国的脸面”一些,“少错当对,少输当赢”,特朗普团队非但未必在这轮狂轰滥炸中失分太多,甚至可能在“自我表扬”和“抨击前任”两方面因此更加理直气壮——虽然如此做法难免“五十步笑百步”之讥,但选举紧要关头,五十步毕竟比一百步要光鲜一倍对吧?

(本文首发作者多维客专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