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起诉FCC 华为能否躲过“美国陷阱”?

2019-12-11 14:06

当地时间11月2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简称FCC )以华为和中兴对美国存在“国家安全威胁”为由,禁止美国电信运营商使用“通用服务基金”采购华为和中兴的服务和设备。华为于12月5日在美国正式提交起诉书,强求法院认可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和《行政诉讼法》。

华为正式起诉FCC的消息引发了舆论的震动。虽然华为此举赢得了世人的赞叹,但同样被舆论普遍看衰,华为与FCC之间的博弈无异于“蚂蚁和大象”的博弈。

可即便如此,这场博弈,准确说战役,华为必须战胜。

原因在于,如果FCC 的决议生效,理论上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就没有任何运营商的生意。当然就金额而言于华为是九牛一毛,因为华为在整个美洲市场的销售额度也只占华为总销售额度的5%左右,美国本土则更是少之又少。但是,此事件带来的影响对华为绝非如此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列举一个时间线:2018年1月,美国政府反对华为和AT&T签约合作,禁止华为手机进入美国市场。8月,特朗普签署“国防授权法”,禁止美国政府机构和承包商使用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某些技术;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公司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管制“实体名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11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

可以看出,最初是政府禁止一个运营商跟华为合作,随后总统令禁止政府机构和承包商买华为产品,再到商务部禁止美国所有企业卖给华为产品,最后FCC禁止小运营商买华为产品。至此,所有买华为产品的客户(包括政府的、民间的)被禁,所有卖华为产品的企业被禁。可以说,美国与华为生意再无往来。

所以,如果华为此次不能胜诉,且美国打压华为目的仍未达到,或者贸易战目的仍未达到,或遏制中国科技发展目的仍未达到,那么下一步,美国或许就准备考虑美国财政部的“特别制定国民名单(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简称SDN)”,该名单中包括全球第二大铝业公司俄铝(Rusal)、俄罗斯寡头、伊朗政治人物和委内瑞拉毒贩,美国对该名单禁止任何基于美元体系所进行的交易。如果华为真的被加入该名单,这也意味着华为被踢出美元体系,而华为在海外的物流、产品、交易结算甚至研发中心,都很有可能遭受毁灭性打击。

基于此,FCC禁令基本可以看作是美国使用SDN前的最后一关屏障,此时无论如何华为起诉FCC,从司法层面否定这一禁令的合法性,是华为的唯一有效途径。即便华为起诉FCC 是“蚂蚁对大象”,华为也必须迎头而上。

坦率的讲,由于“251事件”在舆论场上持续发酵,部分中国民众对华为的印象和态度并不是很友好。客观而言,在国际社会中,华为对自身所受不公待遇的抗争与任何一个中国个人或团体抗争自己在外国受到不公待遇没有任何不同。

当一个普通中国公民在国外受到不公正待遇时,身为同胞都尽其所能提供支持。所以这场战役,作为看客的民众,更应冷静、客观、理性的表达自身的观点。总之,支持华为在遵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余国家与地区法律法规的情况下,依法使用任何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