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刺头的故事道出了现代社会阶层对立何等的严峻

2019-12-09 10:34

两个刺头的故事道出了现代社会阶层对立何等的严峻

人烟稀少、风景如画的公路上,带墨镜、开奥迪的成功人士畅快地奔驰着。

我们姑且称他为刺头A

不一会儿,意气风发的刺头A碰到了同样不好惹,然而潦倒落魄的刺头B。刺头B看起来像个标准的底层,开着破破烂烂的车,穿着普普通通的格子衫。

故事的起因是刺头B开的一个玩笑。刺头A想超车,刺头B看不惯,别了他两下,刺头A顿时起火,仗着车好很快实现了反超,他追上刺头B,摇下车窗挑衅地骂道:“混账东西,蠢货!”末了还不忘竖起中指,表示对对方的蔑视。

这本属于极其寻常的道路小纠纷,看客大可一笑了之。然而也许是为了告诫他顺遂时别太得意,上帝跟刺头A开了个玩笑。奥迪开到一座桥跟前时,车胎爆了。

刺头A无奈只得靠边停下,自己用千斤顶换胎也不太顺利,只好打电话找人来帮忙,就在这时,开破车的刺头B迎头赶上了。碰到嘲笑有钱人的机会,刺头B自然要发挥自己刺头的本性,要过来冷嘲热讽一番。

然而若只是这样的话,我们依然可以一笑了之,两个不怎么大度的刺头互相骂个战而已。

刺头B没有满足于只是嘲讽。也许是因为刺头A看到他过来立马怂了,从车外赶紧上了车,锁上了车门。刺头B一看,立马打转向,倒向奥迪,用自己的车尾抵住了奥迪的车头。

他先是在奥迪的挡风玻璃上抹了手脏东西,刺头A虽然怂,但仗着在车内,立马摇起雨刷反击,抹去了脏东西。刺头B一看很生气,干脆把雨刷一把拔了下来,不仅如此,感觉受到侮辱的他绕到车后抡起千斤顶就朝挡风玻璃砸去,砸了半天没砸烂。刺头A得意的说道:“这玻璃你可砸不烂”。于是刺头B干脆跳上车,当着刺头A得意的脸,脱下裤子撒了一泡尿在挡风玻璃处。

占了上风的刺头B洋洋得意,上车准备走人。然而受了如此侮辱的刺头A岂肯善罢甘休?他拿眼一看,刺头B的车停在他前面,而刺头B的车前则是桥边的河沟。他当机立断,立马发动奥迪将刺头B连人带车一起推进了沟。

大仇得报,刺头A倒回车,装上备胎,准备扬长而去。但是,刺头B这时从掉进沟里的车中爬了出来,对着已经开走的刺头A大喊:“我记住了你的车牌号,你和你家人就等死吧!”

这时,刺头A如果不太把他这句威胁的话当回事,开车走人了事,那么故事在这里也可以结束了。但要不说这是刺头们的故事呢?

刺头A听了这句威胁,二话没说调转车头回来,准备撞死这个该死的刺头B。刺头B一看不对,自然赶紧往路边躲。刺头A一撞不成,掉过头再撞,他踩着油门,追着往路边躲的刺头B而去,不料,一个不小心,连人带车也翻下了桥下的沟。

刺头B大乐,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但作为一个刺头,他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他从打开的后备箱爬进了奥迪车内,终于和刺头A面对着面,近身肉搏起来。

刺头A用灭火器做武器赢得了第一回合,但也彻底激怒了刺头B,刺头B转头用安全带勒住了准备离开汽车的刺头A的脖子,要把刺头A吊死。刺头B一看刺头A快不行了,撕下一片衣服塞了一半到汽车的油箱里,剩下一半用打火机点燃,准备在自己离开后干脆搞个爆炸,顺便掩盖犯罪现场。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刺头A并没有断气,他挣扎着爬上车,本能地用手抓住了刺头B准备离开的脚。刺头B大惊,试图赶快扑灭已经点燃的衣服,然而刺头A却奋力地把刺头B往车里拉。

最后,“嘭”地一声巨响,汽车因为油箱引燃而爆炸,两个刺头一起被烧成了两具骷髅……

一个小小的道路纷争,一步步升级成了犯罪,最后同时夺去了两个人的性命。这样的结局,想必当初两个刺头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

这个故事来自阿根廷电影《蛮荒故事》。这部电影由六个极为精彩又出人意料的故事组成,这就是其中的一个。这个故事如一个寓意深刻的短篇小说,诙谐,令人捧腹的同时,道出了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何等的冷漠,而阶层之间的对立又是何等的严峻,阶层之间的对话是怎样的不可能。

同样的主题以复调的形式不断出现在电影当中。在故事一中,对边缘性人格的忽略造成了疯狂的自毁式报复行为;故事二里,社会底层对道貌岸然的政客的仇视直接导致了杀人犯罪;故事五中,上层社会的父亲为了掩盖儿子的交通肇事逃逸,与律师、警察讨价还价,联手造假案,最后替罪羊管家为了50万美元,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阶层对立,社会裂痕,政府不作为,在这一个个短小精悍的故事中,被表达地尽致淋漓。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