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MS变卦引公愤 就怕中国郎中不敢孤芳自赏

2019-11-22 17:08

中国古语云:“不为良相,即为良医”,那么怎样才算良医?对此近日世界医学界权威机构再次给出了答案,引发中国舆论热议。

变卦

据韩国生物医学媒体《Biomedical review》报道,以北京中医药大学为代表的8所中医院校被世界卫生组织(简称WHO)下设的世界医学院校名录(简称WDMS)除名,而此前传统医学院校(中医院校)与西医院校并列在1953 年到 2000 年的旧版《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中。尽管中国教育部在11月18日对这一变故做出回应,安慰广大医学工作者该名录由非政府组织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管理,而上述8所大学的学位授予不会因为一个非政府组织管理的院校名录没有收录这些中医药院校而受到丝毫的影响。

但以上声明并没有平息蔓延在中医药大学中的愤怒和不安,据悉很多师生都关于此事转发了申诉信。这样的情绪可以理解,因为虽然世界医学院校名录是非政府组织在管理,但并不意味着它人微言轻。世界医学院校名录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目录之一,扮演着提供全世界范围内的医学院的最新信息,帮助全球医学生作出报考决策,以及为监管机构提供认证参考的角色,是世界医学界主流观点的体现。

如果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除名,小则影响到医学院学生未来的就业,比如按照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USMLE)的要求,外国医学生获得在本国执医资格的前提是,他的毕业院校在《名录》列表上,所以上述8所院校的毕业生未来将难以在美国参加西医的执业医师考试。大则关系到中医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正如韩国医学会表示,除名一举是向世界医学界宣告,韩国和中国的传统医学都不是现代医学。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过也有乐观者认为被除名无妨。虽然都是救死扶伤的医学,但每一种医学都有各自的理论体系作为其核心,区别于其他流派的医学。中医正是因为有一套完全不同于西医的理论体系,难免不被西医理解和认可。

众所周知,“整体观念”和“辩证论治”被公认为中医理论体系的基本特点和优势。中医整体观念既包括倾向于从天人合一的角度去探寻外界环境对人体气血阴阳病变的影响,也包括从藏象学说的角度探究人体各个脏腑的生理功能、病理变化及其相互关系。可惜现代医学因为更注重局部病理生理解剖、仪器检测、客观数据等直观认识,目前尚不认可中医的这些整体观念的术语和理论。

“辩证论治”基于“整体观念”,虽然人体病变都是跟外界环境相关,但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对环境的适应程度也不同,各自的体质特征和发病规律亦存在差异,所以中医在治疗不同人患同一种疾病时往往是一人一方,而非千人一方,这种诊断治疗具有高度个体化和灵活性,往往被西医评价为“未量化”、“不标准”、“不科学”。

由此可见,由于各自的差异,中西医在沟通起来存在诸如“鸡同鸭讲”的鸿沟,二者勉强在一起会出现怎样的结果呢?对此加拿大知名中医潘晓川给出了答案,他说“如果一定要将中西医掺杂在一起,那中医永远都处于劣势。”这是由以西医处在现代医学的主流地位决定的。

基于这样的地位,现代医学的标准可谓也是按照西医的特点量身定做的,比如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变卦”将曾经榜上有名的8所中医院校剔除。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主席David Gordon将除名原因解释为“这份名录旨在提供基于西方科学的医学院校信息”,而被除名的8所中医院校的共通点在于:都将纯西医的专业去掉了。这点也是被除名的院校和尚未被除名的20所中医院校的根本区别。所以有网友调侃道,确切来讲,这份《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应该叫做《世界临床西医院校名录》。

可见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变卦”主要是因为这几所院校不符合规则,而不一定是因为它们医学能力的高低。就像David Gordon所强调的,院校进入《名录》,无关传统医学院校水平,也无关传统医学在其国家健康系统的地位。基于此,不少网友发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安慰。

恐怕连孤芳自赏都是奢谈

诚然,中医因为承载了太多中国传统文化,而鉴于中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要从理论上说服西医认可无异于对牛弹琴。所幸相较于文化传播,世界上所有医学的优势在于具有较强的实践性,因而可以跨越种族、阶级、意识形态,即使从理论上不能说服人,但只要有实实在在的疗效终会为受益人所接受,这也是无论医生群体走到哪儿都受人尊重的原因。不过即便如此,中医终将不能孤芳自赏与现代化脱轨,否则很可能埋没了一身的本领。

所以中医要走得更远孤芳自赏不可取,但这是后话了。中医该焦虑的当务之急是敢不敢孤芳自赏,而是否有勇气取决于是否有底气。目前看来,中医孤芳自赏的底气令人担忧,因为促成中医发挥疗效的两大现实条件不容乐观。

中医疗效的发挥首先离不开作为实践主体的中医医生,而现在中国的教育模式很难培养出合格的中医。充分了解和掌握本学科优势病种的理论知识和诊疗方法是成为一名中医的基础,中医在理论体系构建与阐述,乃至防治疾病的方法等方面,又嵌入了大量中国传统哲学和人文学科的思想。所以有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作为铺垫,我们学习中医才相对容易。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中医经典又是构成中医理论的核心内涵,研读中医典籍更是学好中医的重中之重。

但中国教育呈西化趋势已是不争的事实,很多青少年渐渐听不懂诸如“气”、“虚”、“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乾坤天地之类的传统表达方式了。而作为培养中医人才摇篮的中医高等院校中,也面临着被西化的命运,表现在学生2/3的时间都用来学习西医和外语,一些中医经典课程不断被删减,甚至沦为选修课,完整读过《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四部中医经典的人寥寥无几。

这样的教育模式导致相当一部分中医院校的学生毕业后,不会“望闻问切”,不会开药配方,有的甚至连基本的药性赋、汤头歌诀都不会背诵。对此一些专家评价为:“现代中医教育把学生变成了中医不精、西医不通的半成品,培养了一批中医的掘墓人。”

除了实践主体中医医生之外,中医疗效更离不开作为物质载体的中药材,但如今中药材的生产和使用情况也不容乐观。众所周知,中药虽然也是依赖其成分发挥疗效,但其配方本应该依赖“整体观念”和“辩证论治”的中医理论指导。即中药配方必须考虑不同病人同其周围环境之间的关系,以及个体不同体质、耐药性等因素对症下药,即“一人一方”。但现实却是,现在市面上的中成药配方按照西药标准统一的产品定型化配置,单纯以成分论英雄导致中药疗效越来越差。

本来上述中药西管的配方已经让中医疗效大打折扣了,再加上中药的质量在利益相关方的欲望中愈发得不到保障,使得不少老中医发出“中医将亡于中药”的哀叹。中药是自然药材,其疗效会受到产地、采摘时间、土壤条件、种植方式等因素的影响。疗效上乘的药材讲究道地,即一方水土养一方药材,道地药材大多是野生的,主要产于老少边穷地区,比如过去通过熬煮后能助小孩子退烧的鱼腥草,主要生长在深山无污染的水沟溪泉两边。

不过由于近些年中国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对中药材的需求旺盛,这些道地野生药材呈现供不应求的景观。于是有些人采用了畸形的手段去解决需求,正如原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曾提到,中药市场放开以后,药材变成了“农副产品”,少有人关心上述影响药效的因素,种植贩卖药材者更关心哪种药材价格上涨快,于是不择手段地采用超标的化肥、农药、激素促使药材疯狂生长。以致于药材产量越来越高,但这种大面积种植的速生药材疗效与野生药材疗效的差距可是天壤之别。

所以很多老中医纷纷抱怨同样的配方,以前用三副药一般就能见效,而现在一次开到七副都效果甚微,再加上现在相当一部分中药材采集后不做清理,导致含泥沙重量超标、农药残留超标,即使做了清理也不加炮制或炮制不得法,轻则减效,重则害命。相当一部分无良药商不做这些该做的处理,反而将精力放在药材打磺和造假等面子工程上,致使现在一些老中医声称连自己都不敢吃中药了。

这些问题也成了近年来中药材出口的最大拦路虎,不过中国人不珍惜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自有人珍惜,比如说日本。89%的日本医生会开汉方药处方,日本政府颁布了汉方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药材种植规范等,日本汉方药对于鉴别和含量测定的要求非常高,普遍比中国中药标准更为严格。以致于日本汉方药更易走出国门,据权威期刊《中草药》透露:日本占据了目前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乃至出现有很多中国游客每次去日本都会带汉方药回去赠亲友的尴尬局面。

不可否认,中医不是万能的,面对很多疑难杂症会束手无策,西医也不例外。古老中医在当今备受质疑很大程度来自世人对其疗效的质疑,而疗效不再令人信服,有时候并非是因为自身能力欠缺,而是因为后人不能很好的挖掘和传承古老中医的精华。

虽然是金子总会发光,对于中医来说只要疗效在,得不到某些群体暂时的认可都无妨,因为自有孤芳自赏的底气。但试问:当中国郎中孤芳自赏的现实支持被今人一点点瓦解掉后,还有什么勇气去孤芳自赏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