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世界将继续走向滑坡?

2019-11-22 16:57

马克龙到达上海的那天,是公历2019年11月4日,农历十月初八。

那天黄历上写着,忌:祈福、安葬,宜:订盟、纳财、会亲。

小帅哥马克龙去年1月访华时曾约定说“每年都要来一次中国”,他没有食言。

4号当晚帅马参加了晚宴,5号上午出席了进博会开幕式,参观了法国馆,帅马带来了法国的16家著名企业,包括空客、安盛、达能、欧莱雅、保乐力加、圣戈班、赛诺菲、欧洲通信卫星等。

个个都是法兰西经济各细分市场的扛把子,比如欧莱雅集团,我以前做化妆品的时候(真怀念在化妆品公司上班时,全公司都是漂亮小姐姐,除了经常被拖欠工资不爽,在那家公司上班的心情是真惬意),记得它就是个让国内化妆品公司瑟瑟发抖的霸主,中国女孩子们几乎每天都在给这家企业贡献银子,平时你们接触到的兰蔻、碧欧泉、羽西、薇姿、美宝莲、植村秀、圣罗兰、乔治阿玛尼、赫莲娜等等全是欧莱雅公司的子品牌,当时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背竞争对手的名单,导致我到现在还能信口背出这些名字。

高端化妆品几乎全被法国人垄断,全亚洲只有日本的姿生堂杀入了这块市场,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人还是没办法染指。

这还只是法国强大经济的一个小角落,其它公司都是这种狠角色。

前来恰饭的马克龙很给中国面子,他是第一个到访的西方发达国家元首,出发前,帅马就声称“期待参加第二届进博会,希望推动法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在经贸、农业、金融、民用核能、人文等领域合作迈出新步伐。”

帅马以实际行动回报中国市场,11月5日,中国成功在巴黎发行40亿欧元主权债券。

看新闻要连起来看,单独看一则新闻会一脸懵逼,如果将进博会跟这则新闻一连,就会豁然开朗。

这次中方15年来第一次发行欧元主权债券,是历史上单次发行最大规模的外币主权债券,共发行了7年期20亿欧元,12年期10亿欧元,20年期10亿欧元债券,40亿元的债券,居然收到了200亿欧元的总申购金额,其中57%申购者来自欧洲,43%来其它地区,深受投资者欢迎。

在当前世界的竞争中,美国力争持续霸权,中国和欧洲力争欧亚大陆联盟,美国的痛点在股市,中国的痛点在房市,欧洲的痛点在债务,为了活到最后,中欧之间互相支持,一个支持其主权债务,一个支持其流动性。

中国在巴黎发行的40亿欧元主权债券,就是中欧互相金融合作的标志。

2019年11月19日凌晨,美国三大股指同时再创历史新高,道指收盘报28036点,标普500报3122点,纳指报8549点。

从2009年到2019年,美股走了十年大牛市,牛到道琼斯指数从6400点涨到28000点,涨幅超过4.5倍,而中国股市十年前是2800点,十年后还偶尔到2800点窜门。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中国股市十分奇葩,美国股市也不太正常,特朗普在任这几年,为了他竞选时答应选民的承诺,处处张狂树敌,培养了一大批恨不得将他置之于死地的政治对手,他如果不能连任,就会跟文在寅手牵手上演一样的结局,为了连任,特朗普必须保住股市证明自己执政业绩,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特朗普在各种场合毫不客气地严厉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简直恨不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降息,阻止其缩表。

可以预料的是,美国股市在大选前很难爆发危机,特朗普为了全家人身家性命,只能谋求连任,要连任,就会牢牢绑定股市。

欧洲这边,2019年4月份公布的2018第四季度欧元区19国政府债务占GDP的85.1%,只比去年同期降了2个百分点,其中希腊政府债务率仍达102%,意大利为132%,葡萄牙为121%,比利时为102%,德国为60.9%,法国为98.4%,英国为86.8%,英国脱欧的最重要的两个理由,一个是因为厌恶分配难民到英国,另一个就是要给欧猪五国这样债务率高的国家承担经济责任。

欧洲大陆的德法双核一直在谋求欧洲的独立性,因此德国跟法国到现在都没有买过美国的F35---尽管现在F35已经卖得满天飞了,作为美国盟友没一架F35见面都不好意思打招呼。欧陆双雄对北约组织现在已经流露出厌烦的感觉,马克龙在公共场合称北约已经“脑死亡”,还意图要组建欧洲军队摆脱北约控制,气得去年特朗普跟他开完会就骂骂咧咧上了飞机,上了飞机就开始在推特上猛喷马克龙,接着法国的黄背心运动突然就爆发了。

面对随时可能爆炸的欧盟债务问题,以及甩不掉的北约控制,在2020世界危机即将到来时,欧洲一直在谋求更好的安全区域,中欧之间找到了一个契合点,由法国开始牵头,互帮互助。

美国的危机在股市,中国的危机在房市,欧洲的危机在债市,三方现在都在想尽办法躲避危机,最好的策略就是让其他国家资金流入本国,或者等待其他国家首先熬不过去,被爆破后去抢资产包。

中国的策略是军事上联俄抗美,金融上联欧抗美,欧洲一看中国的手伸了过来,赶紧牢牢抓住两边抱团取暖,中欧之间未来在金融上的合作将会越来越多。

谁能吸引国际资本进入本国,谁就能抗到本轮寒潮的最后。

简单点说,就是冬天快来了,大家都要囤粮过冬,国际资本就是我们的粮食。

香港问题的痛点就在这里,我在香港时,亲眼看着身边闹事的暴徒们将尖沙咀地铁咣咣咣砸了,过一会又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他们一阵风放火烧了旺角地铁,到处打砸周围的商店,这帮人还像模像样围攻尖沙咀警署,把气氛搞得跟玩CS一样,但是又特别不严肃,而警署里的警察只是喊话居然不出来,这种情况其实放哪国都不能忍,一定是要动手镇压的,在任何国家,哪里有放火烧地铁都不镇压的?警察早就上去突突突突了,智利伊拉克黎巴嫩都是一闹事就死人,香港太反常了,香港暴徒有时候闹得跟成年人过家家一样,根本无法无天。

出现这么诡异的现象,是香港的金融地位极其特殊,特殊到它就是中国金融的咽喉,国际资本想自由进出中国,他们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让他们的投资有去无回,就只信任一个不执行中国法律,执行英美法律的地方,我方为此放弃了香港的司法权,开了个开口让国际资本进来,司法权丧失了还不可怕,可怕的是教育系统也丧失了,导致二十多年来埋下了祸根,这些十几二十岁的人一煽动起来就没完没了。

我们现在努力控制的警队,一直在防止出现死亡事件,不敢轻易突突突突,任由暴徒们在香港最繁华的大街上打砸烧,任由暴徒们咬断警察的手指,几个月来这么忍辱负重,就是为了不给美方落下口实,将这个金融口子给关闭,造成国际资本进不来中国大陆。

其实暴徒是很好镇压的,他们根本不是问题,可以说一打就散,暴徒们十分怕死,十分十分惜命,只要真的像其他国家那样镇压了,香港马上平息,如果真的事情闹大了,香港的金融口子关上了,警察就会放弃顾虑跟其它国家一样镇压,他们就会成为美国这盘大棋的牺牲品。

因为大家都知道2020年世界将继续走向滑坡,为了大局着想,等着其他道友先死,我们就忍。

玩战争要拼果断,玩政治要拼忍耐。

美方一直在引诱香港警察开枪镇压,在西方世界的舆论战中,我们总看到一些被删节的视频,只看到警察动手,暴徒们好像反而是无辜群众(还好我在现场亲眼看见他们烧了旺角地铁站),我们一直很奇怪,西方不是标榜新闻自由么?大多数媒体怎么总是不报道事情真相,其实新闻自由是放在国家利益之下的,面对国家利益,新闻自由并没有这么重要,香港这块战场现在是世界金融战的一部分,舆论战只是在辅佐金融战,西方媒体这样选材,是为了后面金融战的道德高地做准备。(我感觉写完这段话,公知们又要来集体喷我一个星期至少,我先去洗把脸准备挨喷)

面对美国方面的不断攻击,我们一直是忍忍忍,不忍不行。

但2019年都到十一月下旬了,感觉这些暴徒不能养着过年啊,随着中美贸易谈判步入深水区,美方开始出王炸了。

11月19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人在6月份就打算重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我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还怼过一次,9月19日,美国又来搞事,邀请黄、何二人参加2019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记者招待会,耿爽又怼了一次。

我知道黄、何一定觉得自己是曼德拉一样伟大的自由斗士,但他们不知道其实这只是世界金融战的一小部分。

这个王炸是干什么用的呢?就是来掐中国金融线用的。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其重点内容是:

要求国务卿向国会提交年度报告,评估香港的自治状况,以证明香港是否与中国内地有别的特殊待遇。

要求总统制订制裁名单,对侵犯香港基本人权的人士实施拒绝入境,冻结在美资产等形式的制裁。

要求商务部长提交年度报告,确定香港政府是否确切执行美国针对敏感军商两用物品的出口规定,以及美国和联合国针对朝鲜和伊朗两地的制裁规定。

确保参与民主、人权或法治相关抗争的香港人士,不会因为遭香港政府拘捕、监禁或其他不利举动,而被美国当局拒绝发出签证。

其中第一条应该是昨天我方震怒的主要原因,这项法案会破坏香港的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人民日报》语)。

所以我们罕见地看到中国发出了“勿谓言之不预”这种高版本警告。

这个法案主要是佛罗里达反华参议员Marco Rubio在推动的,参议院通过后交给总统签字,十天内总统不签也可以自动成为法律,总统不同意会发回参众两院重审,两院可以三分之二大多数推翻总统否决权,令法案成为法律。

法案在众议院是以417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的,看起来无论特朗普怎么出牌,到时还是会正式成立。

这就麻烦了,特朗普没有主动权,哪怕在同我们的贸易谈判中说他会不签字用来做谈判筹码,我们会反驳他的话也没什么用,决定权在两院手里。

特朗普为了连任,还是希望在贸易谈判中多帮摇摆州要一些利益的,摇摆州的态度会决定他的连任(美国选举人制度让摇摆州现在绑架了美国,奥巴马的TPP计划本为是对美国有利的,但为了摇摆州的利益,特朗普上台就废了TPP),特朗普还是非常希望能伸手向中国多要一点东西。

特朗普总统只能再努力努力。

中美之间要再像过去一样甜蜜已经不再可能了,双方不说是对抗关系,至少是明面上的竞争关系,会逐渐从过去的亲蜜关系中剥离开来,因此一些重要的公司开始回流,阿里巴巴又重新回到香港上市。

美国国防部长昨天还去了越南,给越南送巡逻舰帮他们插手南海,菲律宾那边美方也一直在等待杜特尔杜出事,估计老杜要是出事,美方就会扶植亲美势力上台,中国将重新回到2014年左右的周边政治环境。

我们现在的策略是合纵欧俄,强调世界多元化,强调全球化,美国的策略是连横中国周边国家,并在科技、金融各个领域围堵中国,强调保守化。

世界真荒诞啊,我记得我十几岁时,主导全球化的明明是美国,怎么现在世界反过来了。

中国现在一直在寻求金融上的突破,虽然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还没有什么起色,但美元的影响力确实在缓慢降低,现在能查到最新鲜的数据,只能找到2019年6月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发布的,人民币在国际支付市场中占比是1.99%,在外汇储备占比是1.95%,都排在世界第五,看起来还没什么影响力,但欧元在强势占地盘。

国际支付中,美元第一占40.1%,欧元第二占33.74%,英镑第三占6.63%,日元第四占3.37%。外汇储备当中,美元第一占61.82%,欧元第二占20.24%。

由于这几年以来,像伊朗、俄罗斯都是在坚定不移地去美元化,可以判断美元在支付与外储两方面是一直在缓慢降低的,找到新数据我会及时更新。

中国现在在金融领域是一直比较被动的,我们的金融口岸太少,才会在香港问题上束手束脚,为了在金融领域奋起直追,我们才在全球第一个依靠区块链技术力推官方数字货币,争取找到新的金融突破口。

再回头看香港问题时,我们就会发现,金融问题解决了,香港年青人的问题才会解决,如果金融问题被爆破了,那香港问题也会解决,只不过会十分惨烈。

现在回头看看李嘉诚在几年前撤资移英,大家就会发现这些老狐狸真的是具有不可思议的前瞻性,加上巴菲特现在也在美股大涨期间卖股票,说明明年确实美国经济可能出大问题,当然,世界经济也可能出大问题,到时候抢夺世界存量,争取各国生存空间,会越来越严重。

按照《联合早报》的消息,美中可能要明年才能达成贸易协定,中美欧三方的博弈,依然在如火如荼进行当中。

而中国现在将努力和法德联手(德国难搞一点,默克尔同意华为5G的事情昨天被党内保守势力否决了),力推欧元或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前锋马克龙犹如亚索,将在国际市场,发出了自己的疾风绝技。

马克龙回到法国的那天,是公历2019年11月7日,农历十月十一。

那天老黄历上写着,忌:作灶、入宅,宜:祈福、开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