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士隐的岳父:时势造“小人”

2019-09-20 17:39

封肃,甄士隐的岳父,《红楼梦》中一个小小人物,只在第一回末、第二回初出现过,而且是在描写甄士隐时顺便介绍的。作者塑造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却写活了当时的市井世态。

甄家丢女儿,遭火烧,再遇水旱不收、鼠盗蜂起之年,硬生生把一个出生于乡宦望族的甄士隐推向灾难的深渊,生活无有他法,只能变卖田产,投靠岳父。而封肃又是个薄情寡义、见利忘义、奸猾自私、趋炎附势的小人,对自己的女婿不但不同情、不周济,反而冷言热语、半哄半赚,典型的一幅市井小人嘴脸。其实封肃也并不是一个坏人,他同后面描写的刘姥姥的女婿狗儿(第6回)、贾芸的舅舅卜世仁(第24回)、鸳鸯的哥嫂金文翔夫妇(第46回)一样,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市井小民,人们讨厌、鄙视这些人,但在当时的社会,这种人却大量存在,除个人品行之外,其实更多的是对生活的无奈。

中国古代是小农经济社会,自产、自用、自销、自养的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人们各自为阵,一盘散沙,生存条件非常艰难且存在巨大风险。他们视粮食为天,惜金钱如命,既养成了勤劳、节俭的传统美德,又存在自私、狭隘的最大缺点。很多人家“节俭”过度,到了吝啬的地步。我家祖上也是殷实之家,这种殷实就是靠勤劳、节俭换来的。曾祖、祖父一年劳作,除大年三十、正月初一祭祖、拜年外,从不休息,秋收农闲后,秋末冬初在寒冷的滹沱河上“背人渡河”,深冬则是“上山驮碳”。饮食上正月初一只吃一顿“杂面饺子”,其余只吃稀饭窝头,长工、短工吃白面,自家人吃杂粮,而且是男人吃现食,女人吃剩饭,粮食堆积如山,卖了钱只有两种用途,一是“放帐”,二是“买地”,年年如此,不断积累。明知钱背不到棺材里去,但仍然是这样。作者塑造封肃这一形象,是浓缩了的、缺点远大于优点的市井小民的典型代表,仅靠老实、勤劳、节俭不一定能够打造殷实之家,那就再来一点奸猾,和外人打交道少,哄不了外人,那就哄自己的女婿,再不能就哄自己,这种自作聪明的做法,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人性的无奈。男尊女卑,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女儿女婿都是外人,这些都是古代社会的卑陋观念,不独是封肃。甄士隐过惯了“仕大夫”的生活,又不懂稼穑,这种生活方式封肃不懂也看不惯,女婿狼狈来投,封肃觉得是对他生活的冲击,心中自然不乐,“每见面时,便说些现成话,且人前人后又怨他们不会过活,只一味好吃懒作等语”也就不觉奇怪了。封肃最小人作派、最不道德、最让人鄙视的地方就是对女婿财物的“半哄半赚”,在他身上,我们看不到人间亲情,只能看到他的冷漠无情、自私奸猾,只能看到人世的尔虞我诈、落井下石和世态炎凉。作者在批判这些人的同时,更多的是对当时社会的抨击。

古代没有“平等”思想,“等级观念”在人们心中已经固化,小民自认为就是贱民,富人、乡宦就是老爷,当官的就是父母官,一切比自己强的人,人们普遍都是赞誉、赏识、羡慕、巴结、逢迎的心态,一切不如自己的人,就是人们揶揄、作践的对象,甚至乡邻、亲人也不例外,阿Q是这样对待赵庄人的,赵庄人也同样对待阿Q。甄士隐是一位乡绅,是封肃羡慕、引以为傲的“标尺”,也是他自我吹嘘、抬高身价的资本,当这只“标尺”轰然倒下、甄士隐落魄之时,封肃自然会恼羞成怒,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胡屠夫对待范进远比封肃更甚。被封建思想奴化了两千多年的中国人,当日本侵华之时,出了那么多的汉奸,就是这种奴化思想的集中表现。如果说甄士隐的败落,意味着封肃希望的破灭,那么,见到贾雨村就是一次机遇的来临,希望,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封肃怎能不抓?你看封肃的表现:听到差役打门,先是唬的目瞪口呆,见了公差传唤,忙赔笑启问,等见了贾雨村,知是女婿旧交,又送了二两银子给他,岂能不欢天喜地?以至次日,贾雨村又送了两份银子,四匹锦缎,又遣密书一份,专要丫鬟娇杏作二房,对于封肃,真是时来运转,自然喜的屁滚尿流,巴不得去奉承,便在女儿前一力撺掇成了,乘夜只用一乘小轿,便把娇杏送了进去。至于外孙女英莲的下落,自己女儿如何伤感痛心,封肃早已忘之脑后。封肃的做法,虽然动机不纯,被人侧目,但从结果上看,还算皆大欢喜的事。甄家娘子虽然少了帮手,更加寂寞,但从封肃的角度看,家里少了一个人的吃穿用度,更主要是巴结上了权贵,又能在世人面前扬眉吐气了。最“侥幸”的要数娇杏了,“谁想他命运两济,不承望自到雨村身边,只一年便生了一子,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她扶侧作正室夫人了。”正所谓“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了。这个结果的安排是对社会的讥讽,命运的调侃。

我们从对封肃名字、籍贯“大如州”的谐音来分析,社会最底层的人,“自私势利”大概如此就是当时的风俗了。

“时势造英雄”,时势也造“小人”。君不见,奸诈钻营的贾时飞(贾雨村表字时飞)果然随时飞黄腾达了,而不会狗苟蝇营的甄费(甄士隐名费),最后却真的废掉了。作者对笔下的“小人物”,除了必要的批判之外,大部分是从怜悯的角度来写得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封肃”们,让人鄙夷的同时,更多的是对他们生活的悲悯和可怜。

本文作者孟守明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