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香港“市民”:“两百万人”反修例的虚与实

2019-08-30 14:00

反对派所谓“两百万人”,各路人马主张诉求并不一致,也正在分化之中,示威者群体既有和平也有暴力的;既有仅要求港府撤回修例,也有要求究责警队,还有高举美国和英国国旗的“带路党”,更有不断升级攻击性武器的暴徒。在每场游行示威的直播影片中,和平示威者其实占了大多数,他们仅是对于《逃犯条例》感到恐惧、对于港府应对方式感到不满;但每当入夜、和平示威散场后,身穿黑衣、手持各种利器的激进示威者就登场,不只攻击挑衅警方,也对“不同路”的市民群众施以暴力。示威者的光谱、组成、想法、主张既多元又复杂,反对派和西方、台湾动不动就拿出所谓的“两百万人”论,就算不是假话、空话,也应该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

一则影片在网路上流传,香港市民梁先生8月9日自北京返抵香港机场,遭遇到激进示威者的包围袭击。当他脱困后,向现场传媒陈述亲身经历,并表达对香港这场反修例运动正当性的质疑时,一位显然站在示威者立场的记者以“我们有两百万人”试图驳斥梁先生的观点,而他以坚定的语气如此回应:“两百万人?(占)七百万人中有多少人?”(完整影片请见:https://youtu.be/CncSvFiiYXQ)

反对派“铁板一块”?

这段极具反思性的对话影片,完全没有出现在一面倒报道警方“镇压”的香港和台湾主流媒体。然而,当香港这场动乱持续延烧、冲突不断升级,部分学生团体和社群网站合作喊出“揽炒”(即“玉石俱焚”),“核弹都不割席”的主张出炉后,据8月16日香港《明报》公布的民调显示(委托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所做),同意抗议活动一定要坚持“和平非暴力”原则的受访者为71.6%,但相较6月中旬的调查大跌11%。这说明香港社会的负面能量与激进想法正在快速积累,整场运动的临界点是否已经翻过去,尚难骤下定论。

正是在这样高度对立的状态下,更有必要追究反对派所谓的“两百万人”论。此“两百万人”论是6月16日大游行当天,主办单位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公布的数字。如同台湾的游行或选举场子,“夸大”参与人数是常态,借此强化自身行动的正当性,无论是警方或学者团队做出的估计,6月16日游行人数约在20-40万左右,并不如主办单位所宣称的“两百万人”。此后反对派各种已然突破“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的示威行动,都把“两百万人”抬出来做为理据,合理化所有激进与暴力行为。

首先,必须要追问的是,经过两个月的冲突和动荡,反对派口中的“两百万人”难道一成不变?当时走上街头的民众,完全没有人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一丝一毫的想法?8月5日反对派发起的“罢工”行动,在地铁、道路、隧道发起阻挡,让一般市民“被罢工”,影响了大部分基层民众“讨生活”的基本权益,民意显然正在发生微妙改变;期间被部分传媒选择性忽略的“黑衣恐怖”,再加上8月13日香港机场发生殴打大陆记者、大规模“阻你飞”的行动,反对派内部支持者是否仍为“铁板一块”应受到质疑。

游行诉求一变再变

其次,也必须进一步追问,参与“反修例”示威的市民,所有人的目标与主张难道完全一致?在7月1日香港立法会被攻占前,几场人数屡破香港回归以来纪录的游行,主要是以“反修例”(或者是被刻意渲染的“反送中”)为诉求。此后行动形式转为“遍地开花”,诉求主张更是一变再变,有的要求港府完全“撤回”修例,有的提出“五大诉求”(但五大诉求的内涵也前后不一,例如以“真双普选”取代“林郑下台”,最新增加的则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更有甚者喊出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个近乎推翻特区政府的“革命”式口号。

也就是说,反对派所谓“两百万人”,各路人马主张诉求并不一致,也正在分化之中,示威者群体既有和平也有暴力的;既有仅要求港府撤回修例,也有要求究责警队,还有高举美国和英国国旗的“带路党”,更有不断升级攻击性武器的暴徒。在每场游行示威的直播影片中,和平示威者其实占了大多数,他们仅是对于《逃犯条例》感到恐惧、对于港府应对方式感到不满;但每当入夜、和平示威散场后,身穿黑衣、手持各种利器的激进示威者就登场,不只攻击挑衅警方,也对“不同路”的市民群众施以暴力。示威者的光谱、组成、想法、主张既多元又复杂,反对派和西方、台湾动不动就拿出所谓的“两百万人”论,就算不是假话、空话,也应该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者,隐藏在“两百万人”数字背后,反对派的政治企图应该受到检视。在许多亲“黄”的媒体报道之中,暴徒或者激进示威者被穿上了普通“市民”的外衣,传播到香港之外的消息,就成为中共、港府“镇压所有市民”的假象。除此之外,泛民派政客为了接下来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的利益,甚至是“夺权”的考量,加上其他示威者希望施压港府,争取“真普选”的主观愿望,至今坚决“不割席”的做法,等于是一种政治上的绑架,垄断了“市民”的话语权,更是在掩护激进派和“土独”(本土/港独)派的暴行。

谁在剥夺香港年轻人的未来

如同笔者在《香港的黑雾,正在吞噬人心》(http://blog.dwnews.com/post-1152561.html)一文所分析的,香港这场运动在目标和诉求不断被掏空弱化的情况下,“不割席”只会让运动被激进示威者主导、把持,从而寄生在警方的镇压之下,以各种恶行让警民冲突升级,寄希望于“流血”,才能让已经空洞化的运动持续注入同情和支持的能量。

但这个态势是相当悲哀的。示威者等于是把运动自我带向了死亡,不只针对港府警队,更是去攻击基层社会,让市民对立起来,甚至弥漫着“非我族类”法西斯味道,在“民主自由”的伪装下,把意见相左者“清洗”出去,由示威者定义谁才是“香港人”。与此同时,又把自身完全附庸在西方势力介入的想像之下,就像黎智英对示威者的洗脑:“香港正在为美国而战”、“抗争有美国撑腰”,他还在《苹果日报》撰文向美国喊话:“你们有义务支持我们”、“你们义不容辞”云云,港人和香港社会的主体性早已荡然无存。因此,究竟是谁在剥夺香港年轻人的未来?谁在窃夺香港人的自主性?答案应该不证自明。

香港回归已经22年,“中国香港”既是现实也是事实,在当前的国际格局下,西方势力想要“乱港”,以此做为遏制中国崛起的棋子,但想要夺取香港的主权或治权,根本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川普在香港问题上的反反覆覆,一下称香港示威是“暴动”,一下肯定习近平表现得非常负责任、“不认为中方有所阻止”,一下又说要安排和习近平通话、“不想看到暴力镇压”,美国把香港当谈判筹码,香港反对派却把前途和命运寄托在美国身上,岂不是缘木求鱼?

清理英帝国遗留的积弊

香港社会要寻求降温、恢复理性,甚至以此机会做为社会变革的契机,让港英时期遗留至今的种种政治社会积弊,在“去殖民化”的脚步下得到批判和清理,其第一步就是要回到“回归”这个最大的前提,从而摸索探求现实可行的改革方案。因此,不支持这场运动的市民,不能再沉默下去,沉默无疑就是放任香港沉沦,要有所自觉与觉醒,不该让“市民”的话语权、主体性、自主性与能动性全部被反对派绑架。而希望香港越来越好的和平示威者,也必须慎重思考“割席”的问题了,“揽炒”只会让运动的朋友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最终走向悲剧。这才是守护“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根本之道。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