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直播难掩“负豪”内心伤悲

2019-05-25 17:10

    5月22日,郭文贵在“郭媒体”直播了一个“健身短视频”,上蹿下跳气喘吁吁的宣称“把战场拉向国际,正在熊熊燃起的烈火无人可以泼灭”。纵观郭文贵的直播,已经将撒谎成性口无遮拦发挥的淋漓尽致,其口中“国际战场”“熊熊烈火”看来又是一个水中月镜中花的噱头而已,疯狂直播背后却难掩对跌入“负豪”泥潭的悲伤,难掩以“法治基金”为名借款骗捐度日的悲伤,更难掩其伪装政客乞求政庇无果的悲伤。

    富豪瞬间沦为“负豪”的伤悲

    郭文贵曾以资产180亿元人民币在胡润百富榜上位列132位,成为商界一名富豪。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然而,郭文贵这个富豪的资本积累,却是通过与落马的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以及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联手,动用公检法和安全部门的力量,对竞争对手或合作伙伴进行豪夺、构陷、勒索,以及通过低价收购民族证券鲸吞上百亿国资,甚至造假骗取农业银行32亿贷款而获取。郭文贵逃亡美国之后,为求各界关注,以跻身于物欲横流的美国上流社会,不断在互联网社交平台炫富自己私人飞机出行、游艇海鲜火锅美酒盛宴,一时博得“知名中国富豪”的头衔。2018年10月12日,大连市法院依法对郭文贵实际控股的“政泉公司”以强迫交易罪判罚600亿元人民币,随后,香港法院和警方依据《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冻结了郭文贵在香港的现金、存款、股票和物业等合共87亿港元的资产。由此,郭文贵金库彻底洞穿,瞬间跌下富豪神坛,几乎沦为街头乞讨的“负豪”,成为郭文贵心中无限的伤悲。 

    借款骗捐度日如年的伤悲

    靠坑蒙拐骗非法敛财起家的郭文贵,已经习惯于纸醉金迷奢华生活,岂能甘心于跌入在“负豪”泥潭,其施展起能言善辩的骗子作风,扯起“法治基金”旗号,不断造假各种捐款记录展示,企图蛊惑骗取“小蚂蚁们”的捐款,维系其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可骗捐的意图一一被慧眼如炬的网民拆穿,气得跟掏肛鬣狗般前蹿后跳。愚蠢的郭文贵忘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简单的哲理,利用互联网作为撒谎诈骗的平台,但互联网同样是网民了解事实真相的平台,事实证明其“隔空取钱”就是魔术般闹剧表演,“捐款‘法治基金’可以换护照”更是一出骗捐闹剧。正如郭文贵自己曾在直播中所言:“作为基金顾问,顾上也得问,是顾不上也得问,要不然谁借给他花,没钱花不行啊!”看来,郭文贵为了骗捐借款是老脸都不要了,其荒唐逻辑就是借得了就借,借不了就骗,总之,债多不愁,虱多不痒。郭文贵不但欠下“亚洲机会基金有限公司”8800万美元的借贷,其“法治基金”也已经是到了靠编造谎言借款骗捐度日如年的穷囧境地。这番伤悲应该是郭文贵始料不及的!

    伪装政客政庇无果的悲伤

    郭文贵深知,作为富豪混迹于物欲横流的美国或许尚有一席之地,然而,沦为“负豪”的自己随时可能被遣送回国接受法律制裁。于是乎,撒谎成性的郭文贵使出“伪装政客”这一滥招,在“郭媒体”直播中捏造自己“因六四资助天安门学生被关押”的谎言大肆宣传,甚至捏造“受到CCP两次‘双规’”的谎言,企图将自己套上“政客”头衔,为乞求美国政庇增添砝码。事实是,89年郭文贵因涉嫌诈骗和阻碍执行公务罪被收容审查。何来“资助天安门学生被关押”一说?谎言不攻自破!至于其口中“被双规两次”更是无稽之谈。总所周知,双规是中共纪检机关和政府行政监察机关对涉嫌违纪且身为党员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所采取的一种特殊调查手段。既非党员又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商人郭文贵何来资格享受“双规”待遇?该谎言再次惨遭打脸!郭文贵谎言自封的“政客”之冠,犹如路边小草编织无人问津,更不可能随意换取政庇之果,终将成为其内心惨痛的伤悲。

    对于以疯狂直播为生的郭文贵而言,前途已不再是一轮喷薄欲出的红日,而是接近黄昏的夕阳。从昔日富豪跌入“负豪”泥潭已是无法翻身,靠借款骗捐度日亦是不争事实,伪装政客骗取政庇更是遥遥无期。内心伤悲的郭文贵还死死抓住“郭媒体”这匹瘸马的征鞍,疯狂的沿着谎言铺就之路,奔向其口中“国际战场”的不归路上,自焚在“无人可以泼灭的熊熊烈火”中。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