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人设计「套路」,大多数在「套路」里沉迷

2018-07-04 16:56

此时此刻,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也许就有那么一段话、一个篇章、一本书,可能会使你的生活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我称之为“颠覆性知识”(breakthrough knowledge)。你会发现在这个信息过载的时代,掌握发现颠覆性知识的本事是极为重要的。


比如,对沃伦·巴菲特来说,他19岁读到的《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就成为塑造他一生投资理念的三本书之一;无独有偶,埃隆·马斯克称,《银河系漫游指南》(Guide to the Galaxy)是一本影响他一生的书籍,教会他真正的难点是想明白应该问什么样的问题。


来自公众号(IDidg_capital


(编者按:类似的,王兴的边界与终局思维模式来自于一本叫《有限和无限游戏》(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的书——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是在探索改变边界本身;雷军在看完《硅谷之火》(Fire in the Valley)一书后,在学校操场里一遍遍地走,久久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由此奠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


获得“颠覆性知识”的过程可能只有几分钟,但受益终生。古语有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但君在哪里,你应该如何找到,这是关键所在。当然首先,我们还要清楚自己正在什么样的处境中。



图灵奖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著名学者赫伯特·亚历山大·西蒙曾说:“信息的富足常常与注意力的匮乏相伴。”这句话用来解释信息过载带来的后果再合适不过。线上内容和社交网络使得信息总量爆炸式增长,但人类在能力和注意力上的极限使得没有人能够100%做到“与时俱进”——人类的知识总量和我们消化信息的能力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


问题在于,有那么多我们可以学习的新知识、新技能就在那里,但它们被淹没了,以至于人们甚至不知其存在。



“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s),形象地体现了如今社交网络上的一种普遍现象—由于相同的观点被人不断地重复、夸大,因此很难听到质疑的声音。人际交流过程中,人们本能只承认或接受与自己的观点相近的回音。

 

社群在人类历史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但现代社会中社群体量的不断扩大使得群体本身的稳定性下降,多样性升级,并最终从大的社群中分化出多个亚群体。

 

每一个亚群体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系统和文化,确保群内的个体能够顺畅交流。不过,封闭的语言和文化系统也造成了知识传播的壁垒,人需要对知识进行语言和文化两方面的“翻译”才能使知识在各个亚群体之间流通,

 

同时,各个亚群体对自我和所在群体的认知,是通过解释这一群体如何不同于或优于其它群体建立的,而基于此认知无疑使得各个亚群体间的分歧不断扩大。比如,以商业为导向的艺术家有时会被同行嗤笑为出卖灵魂的人,商界精英常常觉得学术界只重理论而不切实际,而写出畅销书的学术界人士又总是被指责没有潜心研究。

 

问题在于,每个群体都活在自己的回音箱里,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实就是真相本身。为了坚守自己的信仰,群体之间会相互贬低、甚至攻击对方。在社交网络、定制化/个性化内容的时代,这些回音箱将更加孤立而封闭,群体也越来越难以接收到外来的信息,从而成为信息茧房。


从营销人士到软件工程师乃至黑客,现在都可以轻松获得用户的行为数据,并通过进一步分析设计,吸引用户更多注意力并使他们沉迷于产品。于是,涌向人们的信息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内容和广告,还包括各种假新闻、假图像、假视频……


问题在于,如果用户看到的内容都是根据以往的行为习惯所定制化打造,在如此懂人性的技术笼罩之下,用户是否还有顽强的意志去追寻更有意义的信息和知识?

现代人面临的痛苦,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面对的选择太多。更糟糕的是,如今很多内容以“最热门”、“你可能还感兴趣”等等为吸引点,用户出于“损失厌恶”(loss aversion)、害怕失去和错过的心理,便会不自觉浏览更多,并且不得不在没有明显优劣的选择当中徘徊。比如,一个经常出现的场景是,“我是看烂片A,还是烂片B呢?” 如果数据显示,大多数人在看A,你很可能最终选择了A,但看完以后又无比后悔……

 

以上四个问题使得人最终开始不由自主地消费“垃圾食品”内容——我们只关注当下,点击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内容,并且因为难以判断优劣而无法在消费之前对内容进行筛选。更可怕的是,人们逐渐习惯了这样的内容消费模式,并产生一种自己知道了更多、变得更加睿智的错觉,而事实上,事情很可能正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如何应对“信息过载”(Information Overload)?


据估计,人类社会的知识总量将在9年后达到过去所有累计总和的2倍。曾经,学习新的技能可能还需要跑到图书馆借专门的书阅读或者参加培训班,而现在网络上就可以获取相关教程及教学。

对现代人来说,过滤噪音、捕捉高质量信息的技能以及颠覆性知识的积极影响,恰恰是一直被人们所低估的。关键在于不再被动接受信息流,认清将注意力变现的本质。

我们接触的知识无非两种,一种是增量式的,另一种是颠覆式的,学会分辨这两种并不难。增量式内容带来暂时的满足,颠覆式内容使人警醒,它或是阐释世界运转的方式,或是提供另一种观察世界的视角。如果前者是这个世界的表层应用,后者就是底层操作系统。


我第一次有深刻感受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很多人不愿意主动寻求负面评价,因为它们往往刺耳而难以接受,但人应当积极寻求并认真聆听负面声音才能有所突破。

 

信息过载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早在古希腊罗马时期学者就已经认识到,只是今天信息爆炸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了。

 

为了应对信息过载这个古老的问题,每一代人都在不懈努力。比如选择更高“价值密度”(value-density)的内容:对创作者来说,他们在社交网络上的言论也许是每日巧思或者每月感悟,但如果去看他们的创作集,比如一本书,里面一定蕴含了至少一年甚至几年的思想精华、创作灵感。书摘则是更高密度的内容集合,它将一本书或者几本书的精华内容进一步提炼,TED Talks某种意义上也是。



但以上形式,其价值密度都不如“心智模型”(mental model)。原因在于,心智模型是一种跨时间、跨领域的认知方法,使人从更大的格局观察问题、思考本质、形成认知。心智模型是人们对事物运行发展的预测,摆脱了时间和领域的限制,能够帮助解释许多不同情景下的现象和问题。

 

我发现许多顶尖的企业家早早搭建了和常人有别、甚至完全不同的知识框架和思维模式,他们并不是将知识分门别类地整理,而是采取独特的心智模型将知识抽象化、并使之成为解决不同问题的通则,加以运用并不断调整。

 

著名的“二八定律”就是心智模型的一种,它指在任何一组东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约20%,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这被广泛运用于包括商业、创意、人际、健康等多个领域。

 

“机会成本”也是一种心智模型,它指面临多方案的决策时,被舍弃的其中最高价值者。它对人们在一生中所要做出的大小决策提供了重要视角,我们不能只凭直觉做决定,同时要考虑到这个决策所要付出的最大代价是什么。

 

通过心智模型,人们得以窥见世界的本质和事物发展的规律。

 

学会如何学习是能够帮助我们顺利找到颠覆性知识并有效运用的关键,但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本身也是一种技能。尤其是在信息过载的环境中学习,人需要首先掌握科学方法,理解知识多样性的重要意义,并意识到各种认知偏差的存在。

 

这个世界存在的种种不公平并未局限于现实生活,它们已经在互联网构成的虚拟世界里蔓延。互联网中的每个用户看起来拥有大致平等的资源,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懂的如何利用这些资源。这导致一些人活在信息的囹圄、荒漠中,而另一些人则活在信息构建的天堂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