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动作的内战:美国的三路作战

2018-05-24 10:02

我们过于习惯美国为世界设定标准的实用政治体系,以至于在这个过渡时期,很多人很难想象华盛顿特区正在发生大规模体制衰退,而这只会加速,且如果处理不好,所导致的全球战争及国内战冲突的风险,将远远超出我们目前所见。

这意味着我们对美国当前事件的准确解读,最好认真看待,否则我们会有被事件压倒的风险。

首先,我们必须超越美国政治中过分单纯化的保守派与自由派对立。我们必须停止尝试将我们观察到的矛盾信息,强加于无意义的对立当中。特朗普的政权是个极端而不保守的政治运动,而其在华盛顿的反对党,并不是自由主义者。我们正在目睹美国的“三路作战”,这蔑视了过去70年来对政治的假设。复杂的斗争已经到达高峰,而这让特朗普成为总统,还另他掌权直到现在。

现代政治中“三路作战”这个说法,源自于莱昂斯(Matthew Lyons)于2006年8月3日在他的部落格“三路作战”中发表的题为《捍卫我敌人的敌人》的迷人文章。虽然莱昂斯的分析绝对有左翼的倾向,他的分析非常鞭辟入里。

莱昂斯是这么说的:“不像本质上的左与右、压迫与解放力量之间的二元对立,三路作战政治假设一种更复杂的抗争,核心关注全球资本主义统治阶层、革命派的左翼和右翼。后者包括各种法西斯主义和其他极右派,他们想以一种不同的压迫性社会秩序,来取代全球资本的统治地位。”

我以“全球主义者”一词代表“全球资本主义统治阶层”、“反全球化左派”来代表“革命派左翼”、“反全球化右派”来代表“革命派右翼”。我觉得“资本主义者”和“革命者”两个字都过于含糊且夹带太多意识形态,误导人们的部分和告知人们的一样多。

你可能会说我们正在美国目睹一场“慢动作的战争”,但是国内冲突加速的风险很高,而这可能会带来更多实质的军事冲突,即使特朗普政权本来没有这种意图。

美国人在想办法将主流媒体之间相互冲突的叙述合理化。即使大多数人知道这些信息有缺陷,他们也没有其他信息来源。受过教育的上层中产阶级自由主义者蔑视工人阶级,使这个问题变得更糟。工人阶级,通常是白人,被自由主义者视为“无知”或者“种族主义者”,却没有人试图与他们沟通或去了解他们生活的世界。

因此,工人阶级的白人通常觉得反全球化左派比的全球主义者更关心他们,全球主义者可能是非裔美国人,但他们与工人阶级的穷人没有联系。

 

全球主义者

全球主义者在意识形态上既不进步(因为他们并不接受为了支持局部控制,所施加于资本或规范的限制)也不保守(因为他们对基督徒的价值没什么兴趣,且可能对他们邀请到自己别墅里的客人的种族或性向极度开放)

全球主义者最关心全球金融及股市。就个人而言,无论是银行家或政客,对制度的自由或保守观点,都是家庭教养的结果,而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只要您拥抱全球视角,而且您不想干涉全球金融的某些关键特征(例如商业银行的自由利率以及衡量利率、通货膨胀和国内生产总值等方面的成功),你也可以是一个全球主义者。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很明显就是个全球主义者的竞选人。布什(Jeb Bush)及克鲁兹(Ted Cruz)也是全球主义者,但是他们利用力了右翼的标志。全球主义者也有特定的分界线,不同派系间也会竞争,偶尔足以鼓励玩弄政治敌人。但是大部分而言,全球主义者不希望公开谈论贸易及金融的主题,而关注身分议题。

当倾向“保守”的全球主义者关起门来与高盛集团或洛克希德·马丁见面时,说话的方式和左翼全球主义者(如克林顿或桑德斯Sanders)一样。但是他们对一般公民的吸引力是不同的。保守派强调基督徒价值、爱国主义、强壮的国防及法律与秩序。像克林顿一样的自由主义者,对其听众讲话多谈及“多元”、“机会”及“创新”方面。

保守文化要共和党竞选人表现得坚强且自信。这种标志冒犯了多数自由党人。自由党人必须看起来能与大众分享且种族多元,而不仅是像中尉一样发号施令的领导人,或像传教士一样说教。这些印象并不意味着组织的根本差异。

支持双方的基础利益,基本上相同。没有哪一方会主张退休金不该与股市捆绑在一起(虽然许多革新派及保守派会这么争论)。不同的地方反而在于,民主党人从好莱坞及主流媒体、医院及高科技公司,还有从专业投资银行拿走比较多钱;相反地,共和党人从石油公司、国防承包商及零售商,如沃尔玛,取得比较多钱。

反全球化右派

特朗普已经成为反全球化右翼的偶像,且他们愈渐成为美国最积极的种族族群。被剥夺的白人与执法部门和军队有着密切的联系,因而能够主导关于阶级问题(民主党人不敢接触的)、政治阴谋(同上)和大规模制度腐败的讨论。尽管自由派政客谈论腐败是由于几颗坏苹果、自私和无思想的人,反全球化右派从一开始就认定这个体系已经坏到无法修复了。比起主流民主党或共和党,他们更接近极左翼的普遍批评。

反全球化右派的网站如“监狱星球(Prison Planet)”,已经培养了一群忠实的追随者,数料多过极右派。因为他们透露机密情报,且他们详细讨论较大的企业阴谋。事实上,许多讨论被虚构情节所冲淡,让听众无法完全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并不会削弱这些广播的广泛影响力。

在1930年代,怪罪犹太人,是缓解有关资本主义矛盾之爆炸性批评的一个极端而有效的方法。大多数公民对于自己身处自相残杀的经济体系一无所知,这点可以透过寻找代罪羔羊来维持。但是由于极右派大声说出媒体忽略的真正议题,它对市井小民有吸引力,而让这些人想要革命。因此,即使特朗普的追随者呼喊着要赶走黑人及穆斯林(这个行动最终会扩大至犹太人和亚洲人),对白人来说感觉起来也像是真正的行动,而不只是空话。他们没有被特朗普的挑衅行为所厌恶,反而是被启发了。当特鲁普称其他国家为“屎坑”时,他的支持度只有上升。

反全球化右派偏好容易了解的简单叙述,且这种叙述能吸引工人阶级的民众,因为他们与被左派一致推崇的精英机构,如哈佛,完全隔离。特朗普得以攻击整个体系却仍能在政治上存活,就是因为上述的隔离很深。许多这些反全球化运动在美国农村扮演主要角色且必须被认真看待,由于选举结构歧视城市居民。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也攻击自由贸易的意识形态,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进步民主党人无法做到的。对党派忠诚,让民主党人无法主张自由贸易的本质具有破坏性。但是特朗普的言辞没有这种限制。当他主张进口汽车应该用关税来阻止时,获得许多白人工人阶级的支持,因为他们深受自由贸易所苦。

若你看看特朗普的背景,他明显比较像是全球化主义者,但是他的主要策略不是政策,而是迅速回应支持者的需要的能力。他的政策随着其支持者的反应而变化。

特朗普学会吸引这些反全球化的右翼人士以及白人国家主义者,但是他本身并不是他们的一员。特朗普与以色列关系密切(反全球化左派和反全球化右派都不喜欢),许多他的右翼支持者对以色列极度敌对。即使特朗普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极右派对犹太人的攻击仍在增加。

 

各派系如何与彼此结盟?

我们在三路作战中逐案观察后发现一组不断变化的暂时性联盟:全球化主义者不时会与反全球化左派结盟,但是有时候又与反全球化右派合作。

反全球化右派也可以与反全球化左派联手,这种现象在我们的记忆中少有先例,但开始变得普遍。

全球化主义者联合反全球化左派

许多全球金融机构如高盛集团的重要人物,都出身于有文化教养的家庭,而他们和他们的家人相信包容、多元文化的世界观。他们很高兴能有反全球化的左翼分子到他们的活动上演说,甚至还会捐钱给“民主当下”(Democracy Now)或“绿色和平”(Green Peace)等组织,只要这些势力不要提出有系统的战略来挑战华尔街对美国经济的主导权。

说直白点,全球主义者支持人道计划及福利政策,只要他们是“进步的”而不是“革命的”。也就是说,越来越多改变被引入,而不是如何评价经济和国家福利的根本性转变。

再者,全球化主义者和反全球化左派对气候变迁有共识。全球化主义者非常关心气候变迁(只要答案不会影响他们的底线),而且两者在这方面有很多合作,甚至反全球化已经纳入全球主义者的碳交易计划。最后,反全球化左派是少数的都市人(很多人赞同,但少有显赫人物),他们没有反全球化右派的教堂和其他机构网络,因此当想将讯息传达给更广大群众时会受阻。

许多左翼知识分子发现自己与工人阶级的距离,比与百万富翁的距离还远。他们会觉得从超级富有的人身上拿到钱,比从工厂的工人身上挖还容易。这种差距十分显著,并导致严重的扭曲。自由主义者又被称作进步主义者,常常活在自己的泡泡里,即使他们只是想做好事,右翼仍可以非常容易地攻击他们是精英。

全球化主义者联合反全球化右派

当全球主义者向反全球化右派寻求支持时,他们用“权利”或“自由”来提出他们的论点。他们发现右翼比较有弹性、对矛盾或甚至伪善的交易比较开放,且谈到钱时也比较好说话。

直到特朗普,有个旧论点就是,反全球化右派在其偏好的议题上(如联邦给基督教组织的钱、禁止堕胎、严厉的犯罪立法)会从共和党全球化主义者身上获得支持,而作为回报,右派支持全球主义的共和党对自由贸易和放松金融管制的不懈追求(两个议题都是反全球化右派不喜欢的)。所以反全球化右派愿意忍受共和党人拥抱以色列,即使以局部范围而言,它对以色列和整个犹太人的敌意,远远超过左派的任何一部分。

反全球化右派对军队及警察也有强烈的兴趣。他们的成员与军队关系密切,且他们的组织效仿军队文化。他们可能不喜欢很多国外战争,但是他们仰慕军人的坚毅与纪律。再者,警察、军队及监狱里的工作,受到乡下白人社群的极高评价。由于在有广大弱势人口的城市地区执法严厉,监狱系统私有化造成直接的金钱交易。

一个黑人年轻小伙子可能无法找到工作或对当地经济做出明显的贡献,因为工厂大量衰败。但是若他因为可疑犯案被逮捕并送进监狱(几乎总是在乡下的白人社区),他可以被迫劳动生产产品给没几个人,而监狱会提供很多社区的高薪工作给狱友。在很多案例中,监狱成为地区中最大的雇主。

 

班农已经在近两年成为美国乃至全球反建制的主要旗手之一

 

反全球化左派与反全球化右派的秘密结盟

三路作战中最有趣的结盟就属反全球化右派联合反全球化左派,这种结盟正在增加,因为美国政府显示出进一步腐败的迹象。极右派和极左派通常在国际贸易及金融上有诸多相似处,他们都希望大量限制两者。他们多与深层政府为敌,即使他们对深层政府的定义稍微不同。两派都主张目前的美国政府缺乏管理的合法性;两派在本质上都是革命的,而非进步或保守。

特朗普永远都不会当选,若没有大量的左翼分子支持他弱化政府的方式,因为他们想要推翻它。特朗普一直吸引着极右派。事实上,在精选期间,许多极左派组织在其网站上刊登攻击希拉里的内容,指她原本来自于右翼组织。即使后来遭到抗议,许多人仍继续刊登相关内容,因为他们觉得是真的。特朗普甚至暗示她竞选期间支持维基解密,但是他当上总统后便被迫放弃此立场。

班农(Steve Bannon)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要力,虽然军国主义者已经关闭他接触白宫的管道,他的声明对帮助我们了解反全球化左派和右派的秘密结盟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道:“我们不相信这个国家有有作用的保守党,我们当然不认为共和党是那样。那将会是个造反者,强烈反体制的中间偏右民粹运动,而进步主义左派和共和党权力阶层会持续打击这个城市。”

班农根据1930年代的法西斯主义者提出“三路”战略,这番超越了“保守/进步”的论点,有广大的吸引力,因其反精英且有革命性。

此外,班农的新闻通讯社“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大量借用列宁(Vladimir Lenin)的战争资金,对“全球精英”进行攻击,甚至暗示奥巴马(Barack Obama)是“寄生虫”。

特朗普在选战中将这个策略表达得最彻底,以这种方式:“华盛顿体制以及资助它的金融和媒体大公司存在的原因只有一个,保护自己并自肥。这次选举中,这个体制赌着数万亿美元的输赢。对于那些控制华盛顿权力杠杆和全球特殊利益的人来说,他们与那些对你们没有好心的人合作。”

这个从来没有付诸行动的声明,吸引了许多选民。这些话的力量超出桑德斯所能表达的。特朗普背后有亿万富翁的黑心钱撑腰,且不用依赖共和党,所以他可以畅所欲言。这就是战略。

特朗普(及创造他的班农及默瑟Robert Mercer)能够处理工人阶级的需求,以一种民主党人无法办到的方式,因为民主党人依赖大企业。特朗普可以在底特律说他要停止进口外国车,作为他“美国优先”经济国家主义的计划之一。这对工人们的吸引力是很巨大的,但是民主党人不能够说这样的话,因为他们的党对“自由贸易”的承诺。民主党人谈论种族多样性,却不碰阶级议题,且他们与一般工人、白人或黑人没有往来,偏好与主要的工会领导人合作。

反全球化左派认为有特朗普占着总统的位置(通过反全球化右派的帮忙)代表着美国帝国主义的面具会被撕下来。左翼分子觉得至少特朗普会开启新闻战争,或在中东扩大战争。他们错了。

当然,特朗普发表了声明,很有可能很真挚,称他想要与金正恩吃汉堡,且美国自1992年入侵伊拉克以来的政策全是错的。但是特朗普是个政治素人,且在军事工业复合体完全没有人脉。他没多久就完全被俘虏,读着战争鹰派编写的剧本。

左派如何响应特朗普的挑战呢?看一看绿党的总统参选人斯泰因(Jill Stein)说的话,她无疑是反全球化左翼分子中最温和的。

斯泰因称:“特朗普,我觉得,在国会这一关会遇到很多问题;希拉里则不会有问题。希拉里有可能造成更多的破坏、让我们加入更多战争、更快通过她压缩过的糟糕气候计划,比特朗普能更容易做到。”

斯泰因对希拉里的强大不信任,意味着美国政治文化的基础崩坏。

除了进步主义对上保守主义的木偶剧外,体制的衰败仍未减缓。

上述的三路作战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很深远,若我是在写历史教科书,就会多加几个篇章。然而,它对今日美国政治的影响的规模是前所未有的,表明机构存在更严重的衰退,无论是政党、联邦政府还是公司。所有这些组织都被分割为小派别和利益群组,并停止为公共利益服务。此外,我们私有化的媒体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掩盖、隐藏此种体制改变,因此让人民容易被操控。我们被引导相信特朗普是邪恶的根源,而非政府的私有化或是工业的撤销管制(腐败合法化)。

公民认为政党和政府本身具有敌意和威胁性,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的媒体,和我们的政治分析方法(不仅在电视上,而且在课堂上)都取决于简单的、一刀切的渐进/保守的历史叙述,因此我们难以理解三个不同群体之间蒙面拔河所创建的干涉模式,他们轮流着与彼此合作或相互对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

  • 中共攻打台湾是落入美国军火商圈套

          中国大陆以及台湾的统一归属问题,竟然成为世界各国的议事话题,引起军事竞争,甚至形成战争威胁。日前听台湾电台人士的讨论,他们对于不...

    2021-09-19 06:05
  • 法国此仇不报 何以“立法”?

    【鱼论】 法国此仇不报 何以“立法”?美英凭啥这么欺负法国?法国也是跟美英平起平坐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五常国)这次,法国无论如何要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做一点事情。退出北...

    2021-09-19 01:44
  • 现实清楚表明,是中美关係决定着美台关係

    自特朗普上台执政以来,美台关係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政治关联度越来越密切,拜登上台继承其护台路线,目前更有冲击一中底线的举动,摇摇欲试。 面对这一敏感局面,我们该如何判断...

    2021-09-18 13:47
  • 这可能才是恒大最大的危机所在

    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以及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许老板,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近日,恒大集团全资持股的恒大财富,被曝无法兑付,引发投资者担忧和挤兑。对此,许老板10日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

    2021-09-18 10:38
  • 澳大利亚:反华阵营里的尴尬局面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三国领导人15日宣布,三国建立名为“AUKUS”的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澳方将因此在美国支持下获得核潜艇、“战斧”导弹等尖端军事设备。拜登称之为“历史性的一步...

    2021-09-18 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