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博主

发布文章

印度试射烈火5洲际导弹:射程五千公里,号称覆盖

人们一提起印度,总认为是个科技落后的国家。其实印度确实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

26/01

非洲突厥人,成功夺取国家政权

蓄奴是人类社会由来已久的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奴隶制社会。奴隶没有人身自由,是主人的私有物品,可以被当作物品一样出售,甚至一部分奴隶连生命权都掌握在主人手中。他们通常命运悲惨,工作辛苦繁重,家庭破碎,屈辱的一生短暂而颠沛。奴隶制的历史远早于书面历史在几乎所有的古代文明中,都有奴隶制存在时至在现代也仍然存在(古罗马奴隶市场,艺术作品)(图:Jean-LéonGérôme/Wikipedia)▼ 然而在中东历史上,有一群身份特殊的奴隶,经过数个世纪的渗透逐渐掌握了军权,成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军阀,甚至直接坐上了苏丹的宝座。他们最光辉的历史还包括,在伊斯兰文明最衰微时向西抵御十字军,向东抵御蒙古人,拯救了伊斯兰文明。 这就是来自钦察草原的伯海里马穆鲁克。武德充沛,翻身做主人的奴隶之光(图:Daniel Hopfer / Wikipedia)▼ 用奴隶对抗大家族在气候干旱,环境严酷的阿拉伯半岛,人力短缺是限制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相较于在严酷的环境中,耗费大量体力种植几亩薄田或放牧,奴役他人劳动、自己与家族坐享其成当然是更轻松的生活方式。从大西洋沿岸向东延伸到蒙古高原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广阔的干旱地带阿拉伯半岛位于这条干旱带的中间位置(底图:shutterstock)▼所以在伊斯兰教统一阿拉伯世界之前,各部落之间小规模战争不断,为的就是抢夺更多劳动人口,将战俘转化为奴隶。除了战俘,从本地因破产而产生的债务奴隶,到从非洲、西亚等地远道而来外来奴隶,都是重要的廉价劳动力来源。可以说,阿拉伯半岛蓄奴的历史比伊斯兰教历史更为久远,奴隶制和奴隶贸易长盛不衰。当然,蓄奴传统并非阿拉伯半岛的特产在遍布中东的荒漠地带奴隶贸易一直在各绿洲之间长盛不衰(19世纪的埃及开罗奴隶市场,图:wikipedia)▼(也门的奴隶市场,图:Wikipedia)▼伊斯兰教兴起后,默许了奴隶制的存续,但只允许贩卖异教徒。而奴隶们,也被阿拉伯世界的世家大族们开发出了种种特殊的应用场景。在阿拉伯帝国不断扩张的过程中出现了穆斯林和异教徒这一最大的身份区分穆斯林作为“上等人”显然不能相互搞奴隶制那就只能贩卖异教徒了▼比如在阿拔斯王朝时期,吸取了倭马亚王朝快速亡国经验的统治者们,为了牢牢抓住军权,越来越发倚重奴隶的力量,发展出了军事奴隶制。这个制度的核心是以受哈里发直接控制的奴隶兵,组建核心武装力量来制衡、威慑其他部落。阿拉伯的奴隶贸易历史悠久且来源多样枷锁在身穿越撒哈拉(西非奴隶 图片:Wikipedia)▼王朝第三代哈里发马赫迪用一句话将奴隶比豪强更可控的道理讲得很直白:“我可以让释奴坐在身边,散席后,让他伺候马,他依旧高兴。如果换做其他人,他们会说:‘我可是成就你霸业的老兵!’,而且我说服不了他们。”军事奴隶作为统治者最信任的工具人团体,从此登上了阿拉伯世界的历史舞台。 马穆鲁克正式登场中亚地区气候干燥,族群繁杂,有灌溉水源、水草丰美的地方是各个部落争夺的焦点,这也养成了中亚民族彪悍的民风。一般扎根于中东的帝国在控制伊朗高原后都要进一步向中亚扩张阿拉伯帝国也不例外(底图:shutterstock)▼在9世纪伊斯兰文明征服中亚的缓慢进程中,阿拉伯人显然意识到了当地人的战斗素质,产生了将当地作为兵源的打算。然而,当地人的身份同样是与部落、家族相绑定的,如果吸纳整个部落作为兵源,等于扶持当地的豪强势力,显然无益于哈里发的统治。中亚部落的状况其实颇似伊朗或阿拉伯依托于武装力量的家族和部落有相当的内部凝聚力你可以雇佣他们,但很难控制他们(底图:NASA)▼所以哈里发转而选择购买中亚奴隶,将与原生家庭切断联系的奴隶组成亲卫队。这些亲卫就是最早的马穆鲁克(本意为被拥有者,即奴隶),随后马穆鲁克的甄选规则逐渐固定,以非穆斯林奴隶男童为基础,切断与家族和外界的联系,在营房里生活,接受系统性的宗教教育和军事训练,其骑术尤其受到重视,哈里发的目标是将他们打造为仅对自己忠诚的可靠部队。马穆鲁克中大多是突厥人草原游牧民族的骑术和武力值早已被历史证明(克孜尔千佛洞中的突厥武士)(图:Wikipedia)▼可想而知,这样的职业化军队相较于封建领主手下临时征召的民兵,具备压倒性的优势。马穆鲁克取得最高成就的地方是埃及。12世纪时,埃及当地的法蒂玛王朝频繁遭遇旱灾,大臣们争权夺利,又遭遇十字军不时骚扰,统治趋于崩溃。来自库尔德地区的萨拉丁和叔父一起稳定了埃及的政局,成为埃及的实际统治者,建立阿尤布王朝。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基于两河流域-伊朗)花拉子模王朝(基于中亚-阿姆河流域)阿尤布王朝(基于埃及)之间的疆域比较萨拉丁在阿拉伯危难之际团结众人,收复耶路撒冷▼阿尤布王朝在埃及复兴了马穆鲁克制度,来自中亚的奴隶士兵随着萨拉丁一起参与了在叙利亚、巴勒斯坦驱逐十字军的战事,并在实战中表现出比库尔德人更可靠的战斗素质,成为埃及军队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萨拉丁向外征服和击退十字军的战役中这些奴隶士兵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为阿尤布王朝立下汗马功劳(哈廷战役驱逐大败十字军)(图:Jean Colombe/wikipedia)▼这一时期,一支来自钦察草原的马穆鲁克脱颖而出。钦察人游牧的生活方式和草原严酷的环境决定了其具备马术、箭术等基本的战斗素质,但13世纪,蒙古人西征并迅速征服了钦察草原上原有的政权,钦察人无力保护族人免受侵害,遂大量被卖为奴隶。蒙古帝国在钦察草原方向的进攻横扫了当地各部落相比较,埃及的阿尤布王朝是相对幸运的东面的阿巴斯王朝被彻底摧毁但蒙古人也几乎达到了扩张的极限▼钦察奴隶素质较高且供给充沛,备受阿尤布王朝的青睐。后者认为钦察人没有被文明生活腐化,保留了游牧民族的美德和激情,经过宗教教育后非常虔诚,是安拉派来的助手。为了保证队伍的血性,避免被家族控制,马穆鲁克会娶女奴为妻,但是孩子将成为穆斯林平民,不得再次成为马穆鲁克,依旧遵守着教义不允许蓄奴穆斯林的规定。阿尤布王朝的最后一位苏丹,将尼罗河三角洲上一座叫河洲的城堡作为他们的总部,因此得名河洲马穆鲁克,通常被音译为伯海里军团。位置就在埃及市区的罗达岛(图:shutterstock)▼在离家万里、文化习俗差异巨大的埃及,说相同语言、有着共同文化、身世同样飘零的钦察人即使经过多年教育的改造,依旧对同族人有着天然的亲近。共同战斗的袍泽之情也加深了其身份认同。慢慢地,即使没有原本的亲族之情,他们也还是逐渐成为一支互相扶持的强大势力。 翻身做主人1249年法王路易九世亲率第七次十字军准备直取开罗,恰逢阿尤布苏丹突然撒手人寰,留下权力真空。伯海里军团在第一线成为抵御十字军的主力。他们利用十字军刚刚登陆埃及,不熟悉环境、水土不服、情报错误的机会果断出击,大败十字军,连法国国王都被俘虏,缴纳了被后世史学家估算为法国一年产出的赎金才得以回国。虽然阿尤布王朝的气数快尽了但是军事实力却不落下风这次战役也是法国历史上代价最高的一次(被俘虏的路易九世)(图:Gustave Doré/Wikipedia)▼领导抵抗的是伯海里军团的领袖拜伯尔斯。他本是蒙古人的俘虏,被卖到了叙利亚,最终被招募为马穆鲁克,在这场战争中表现出了强大的领导力和军事才华。这次胜利也揭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没有苏丹,伯海里军团依旧可以保卫埃及的安全,那么还要苏丹何用?当阿尤布王朝因为继承问题内乱,枪杆子的重要性陡然上升时,属于伯海里马穆鲁克的时代就到来了。长矛向阿拉伯人的头上刺去就此由奴隶翻身建立一个王朝(图:Bruno Befreetv/Wikipedia)▼1250年,伯海里马穆鲁克正式建立王朝,但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承平盛世,而是空前的外部挑战。1258年,蒙古军队将延续千年的巴格达夷为平地,阿巴斯王朝的末代哈里发被处死,下一步就是进攻埃及,此时已到了伊斯兰文明危急存亡的生死关头。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1260年两军对战前,蒙古主将旭烈兀得到了蒙哥汗去世的消息,率领主力部队撤退,留下了优秀的指挥官和数量可观的部队。拜伯尔斯领导的马穆鲁克与之会战于巴勒斯坦的歌利亚之眼,(Ayn Jalut音译艾因·贾鲁特)利用数量、装备与组织的优势取得胜利。也就是著名的艾因·贾鲁特战役这次重大胜利挽救了埃及和马穆鲁克▼这一多少带有侥幸色彩的胜利将蒙古人挡在了非洲大陆以外,马穆鲁克王朝借机获取了中东大片领土,重建了伊斯兰文明的秩序。一次胜利可能源于侥幸,但是马穆鲁克王朝和蒙古人的战争其实是近半个世纪的拉锯战。他们先是与伊尔汗国争夺叙利亚,之后又在1299、1300、1303年三次和蒙古军队互较高下。马穆鲁克对抗十字军的战果同样卓著,1271年挫败了图谋与蒙古人联合的第八次十字军东征,并清剿残余的十字军据点,最终将十字军赶出中东。伊尔汗国在中东继承了蒙古帝国马穆鲁克在埃及继承了阿尤布两边继续干仗▼战争上的让拜伯尔斯信心大增,索要叙利亚行省未果之后,他直接联合其他马穆鲁克将领推翻了他们往日推举的领导者,曾经的奴隶如今成为了苏丹,成为了这群奴隶在异国他乡最高光的时刻。脱离于阿拉伯人的马穆鲁克也极尽骁勇原来是为别人冲锋陷阵,现在可是给自己干了(瓦迪·哈兹纳达尔战役)(图:Wikipedia)▼但此举见证历史的同时,也很快暴露了马穆鲁克政权的死结——继承权。马穆鲁克王朝没有形成稳定的继承制度,最受拥护的将领会成为苏丹,每一位强势苏丹都希望传位给儿子,但是他的权力来源于兵权而非血统,他的儿子又不可能是掌握兵权的将领,这就导致每一位马穆鲁克苏丹传至第二代就会被老战友篡权,权力交接极不稳定。代表着马穆鲁克王朝的开国苏丹拜伯尔斯的狮子图案(图:Wikipedia)▼内耗虽然严重,但是大多数宫廷政变没有发展为天下大乱,马穆鲁克对外依旧是一个整体,没有封建制中雄主去世导致领主割据、国土缩小的问题。马穆鲁克王朝的军队专业化程度、中央官僚机构的建构程度和在军事上取得的功绩都要高于更为著名的萨拉丁时代,如果这个独特的政权不存在,伊斯兰世界可能就无法招架十字军和蒙古人的夹击,伊斯兰文明也许就会变成一个小众信仰。最终,当那些钦察草原出身的马穆鲁克全部老去,权力也就转移到了切尔克斯系马穆鲁克的手中,充满传奇的伯海里系马穆鲁克从此落幕。

2021-01-26 07:38

非洲突厥人,成功夺取国家政权

蓄奴是人类社会由来已久的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奴隶制社会。奴隶没有人身自由,是主人的私有物品,可以被当作物品一样出售,甚至一部分奴隶连生命权都掌握在主人手中。他们通常命运悲惨,工作辛苦繁重,家庭破碎,屈辱的一生短暂而颠沛。奴隶制的历史远早于书面历史在几乎所有的古代文明中,都有奴隶制存在时至在现代也仍然存在(古罗马奴隶市场,艺术作品)(图:Jean-LéonGérôme/Wikipedia)▼ 然而在中东历史上,有一群身份特殊的奴隶,经过数个世纪的渗透逐渐掌握了军权,成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军阀,甚至直接坐上了苏丹的宝座。他们最光辉的历史还包括,在伊斯兰文明最衰微时向西抵御十字军,向东抵御蒙古人,拯救了伊斯兰文明。 这就是来自钦察草原的伯海里马穆鲁克。武德充沛,翻身做主人的奴隶之光(图:Daniel Hopfer / Wikipedia)▼ 用奴隶对抗大家族在气候干旱,环境严酷的阿拉伯半岛,人力短缺是限制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相较于在严酷的环境中,耗费大量体力种植几亩薄田或放牧,奴役他人劳动、自己与家族坐享其成当然是更轻松的生活方式。从大西洋沿岸向东延伸到蒙古高原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广阔的干旱地带阿拉伯半岛位于这条干旱带的中间位置(底图:shutterstock)▼所以在伊斯兰教统一阿拉伯世界之前,各部落之间小规模战争不断,为的就是抢夺更多劳动人口,将战俘转化为奴隶。除了战俘,从本地因破产而产生的债务奴隶,到从非洲、西亚等地远道而来外来奴隶,都是重要的廉价劳动力来源。可以说,阿拉伯半岛蓄奴的历史比伊斯兰教历史更为久远,奴隶制和奴隶贸易长盛不衰。当然,蓄奴传统并非阿拉伯半岛的特产在遍布中东的荒漠地带奴隶贸易一直在各绿洲之间长盛不衰(19世纪的埃及开罗奴隶市场,图:wikipedia)▼(也门的奴隶市场,图:Wikipedia)▼伊斯兰教兴起后,默许了奴隶制的存续,但只允许贩卖异教徒。而奴隶们,也被阿拉伯世界的世家大族们开发出了种种特殊的应用场景。在阿拉伯帝国不断扩张的过程中出现了穆斯林和异教徒这一最大的身份区分穆斯林作为“上等人”显然不能相互搞奴隶制那就只能贩卖异教徒了▼比如在阿拔斯王朝时期,吸取了倭马亚王朝快速亡国经验的统治者们,为了牢牢抓住军权,越来越发倚重奴隶的力量,发展出了军事奴隶制。这个制度的核心是以受哈里发直接控制的奴隶兵,组建核心武装力量来制衡、威慑其他部落。阿拉伯的奴隶贸易历史悠久且来源多样枷锁在身穿越撒哈拉(西非奴隶 图片:Wikipedia)▼王朝第三代哈里发马赫迪用一句话将奴隶比豪强更可控的道理讲得很直白:“我可以让释奴坐在身边,散席后,让他伺候马,他依旧高兴。如果换做其他人,他们会说:‘我可是成就你霸业的老兵!’,而且我说服不了他们。”军事奴隶作为统治者最信任的工具人团体,从此登上了阿拉伯世界的历史舞台。 马穆鲁克正式登场中亚地区气候干燥,族群繁杂,有灌溉水源、水草丰美的地方是各个部落争夺的焦点,这也养成了中亚民族彪悍的民风。一般扎根于中东的帝国在控制伊朗高原后都要进一步向中亚扩张阿拉伯帝国也不例外(底图:shutterstock)▼在9世纪伊斯兰文明征服中亚的缓慢进程中,阿拉伯人显然意识到了当地人的战斗素质,产生了将当地作为兵源的打算。然而,当地人的身份同样是与部落、家族相绑定的,如果吸纳整个部落作为兵源,等于扶持当地的豪强势力,显然无益于哈里发的统治。中亚部落的状况其实颇似伊朗或阿拉伯依托于武装力量的家族和部落有相当的内部凝聚力你可以雇佣他们,但很难控制他们(底图:NASA)▼所以哈里发转而选择购买中亚奴隶,将与原生家庭切断联系的奴隶组成亲卫队。这些亲卫就是最早的马穆鲁克(本意为被拥有者,即奴隶),随后马穆鲁克的甄选规则逐渐固定,以非穆斯林奴隶男童为基础,切断与家族和外界的联系,在营房里生活,接受系统性的宗教教育和军事训练,其骑术尤其受到重视,哈里发的目标是将他们打造为仅对自己忠诚的可靠部队。马穆鲁克中大多是突厥人草原游牧民族的骑术和武力值早已被历史证明(克孜尔千佛洞中的突厥武士)(图:Wikipedia)▼可想而知,这样的职业化军队相较于封建领主手下临时征召的民兵,具备压倒性的优势。马穆鲁克取得最高成就的地方是埃及。12世纪时,埃及当地的法蒂玛王朝频繁遭遇旱灾,大臣们争权夺利,又遭遇十字军不时骚扰,统治趋于崩溃。来自库尔德地区的萨拉丁和叔父一起稳定了埃及的政局,成为埃及的实际统治者,建立阿尤布王朝。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基于两河流域-伊朗)花拉子模王朝(基于中亚-阿姆河流域)阿尤布王朝(基于埃及)之间的疆域比较萨拉丁在阿拉伯危难之际团结众人,收复耶路撒冷▼阿尤布王朝在埃及复兴了马穆鲁克制度,来自中亚的奴隶士兵随着萨拉丁一起参与了在叙利亚、巴勒斯坦驱逐十字军的战事,并在实战中表现出比库尔德人更可靠的战斗素质,成为埃及军队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萨拉丁向外征服和击退十字军的战役中这些奴隶士兵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为阿尤布王朝立下汗马功劳(哈廷战役驱逐大败十字军)(图:Jean Colombe/wikipedia)▼这一时期,一支来自钦察草原的马穆鲁克脱颖而出。钦察人游牧的生活方式和草原严酷的环境决定了其具备马术、箭术等基本的战斗素质,但13世纪,蒙古人西征并迅速征服了钦察草原上原有的政权,钦察人无力保护族人免受侵害,遂大量被卖为奴隶。蒙古帝国在钦察草原方向的进攻横扫了当地各部落相比较,埃及的阿尤布王朝是相对幸运的东面的阿巴斯王朝被彻底摧毁但蒙古人也几乎达到了扩张的极限▼钦察奴隶素质较高且供给充沛,备受阿尤布王朝的青睐。后者认为钦察人没有被文明生活腐化,保留了游牧民族的美德和激情,经过宗教教育后非常虔诚,是安拉派来的助手。为了保证队伍的血性,避免被家族控制,马穆鲁克会娶女奴为妻,但是孩子将成为穆斯林平民,不得再次成为马穆鲁克,依旧遵守着教义不允许蓄奴穆斯林的规定。阿尤布王朝的最后一位苏丹,将尼罗河三角洲上一座叫河洲的城堡作为他们的总部,因此得名河洲马穆鲁克,通常被音译为伯海里军团。位置就在埃及市区的罗达岛(图:shutterstock)▼在离家万里、文化习俗差异巨大的埃及,说相同语言、有着共同文化、身世同样飘零的钦察人即使经过多年教育的改造,依旧对同族人有着天然的亲近。共同战斗的袍泽之情也加深了其身份认同。慢慢地,即使没有原本的亲族之情,他们也还是逐渐成为一支互相扶持的强大势力。 翻身做主人1249年法王路易九世亲率第七次十字军准备直取开罗,恰逢阿尤布苏丹突然撒手人寰,留下权力真空。伯海里军团在第一线成为抵御十字军的主力。他们利用十字军刚刚登陆埃及,不熟悉环境、水土不服、情报错误的机会果断出击,大败十字军,连法国国王都被俘虏,缴纳了被后世史学家估算为法国一年产出的赎金才得以回国。虽然阿尤布王朝的气数快尽了但是军事实力却不落下风这次战役也是法国历史上代价最高的一次(被俘虏的路易九世)(图:Gustave Doré/Wikipedia)▼领导抵抗的是伯海里军团的领袖拜伯尔斯。他本是蒙古人的俘虏,被卖到了叙利亚,最终被招募为马穆鲁克,在这场战争中表现出了强大的领导力和军事才华。这次胜利也揭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没有苏丹,伯海里军团依旧可以保卫埃及的安全,那么还要苏丹何用?当阿尤布王朝因为继承问题内乱,枪杆子的重要性陡然上升时,属于伯海里马穆鲁克的时代就到来了。长矛向阿拉伯人的头上刺去就此由奴隶翻身建立一个王朝(图:Bruno Befreetv/Wikipedia)▼1250年,伯海里马穆鲁克正式建立王朝,但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承平盛世,而是空前的外部挑战。1258年,蒙古军队将延续千年的巴格达夷为平地,阿巴斯王朝的末代哈里发被处死,下一步就是进攻埃及,此时已到了伊斯兰文明危急存亡的生死关头。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1260年两军对战前,蒙古主将旭烈兀得到了蒙哥汗去世的消息,率领主力部队撤退,留下了优秀的指挥官和数量可观的部队。拜伯尔斯领导的马穆鲁克与之会战于巴勒斯坦的歌利亚之眼,(Ayn Jalut音译艾因·贾鲁特)利用数量、装备与组织的优势取得胜利。也就是著名的艾因·贾鲁特战役这次重大胜利挽救了埃及和马穆鲁克▼这一多少带有侥幸色彩的胜利将蒙古人挡在了非洲大陆以外,马穆鲁克王朝借机获取了中东大片领土,重建了伊斯兰文明的秩序。一次胜利可能源于侥幸,但是马穆鲁克王朝和蒙古人的战争其实是近半个世纪的拉锯战。他们先是与伊尔汗国争夺叙利亚,之后又在1299、1300、1303年三次和蒙古军队互较高下。马穆鲁克对抗十字军的战果同样卓著,1271年挫败了图谋与蒙古人联合的第八次十字军东征,并清剿残余的十字军据点,最终将十字军赶出中东。伊尔汗国在中东继承了蒙古帝国马穆鲁克在埃及继承了阿尤布两边继续干仗▼战争上的让拜伯尔斯信心大增,索要叙利亚行省未果之后,他直接联合其他马穆鲁克将领推翻了他们往日推举的领导者,曾经的奴隶如今成为了苏丹,成为了这群奴隶在异国他乡最高光的时刻。脱离于阿拉伯人的马穆鲁克也极尽骁勇原来是为别人冲锋陷阵,现在可是给自己干了(瓦迪·哈兹纳达尔战役)(图:Wikipedia)▼但此举见证历史的同时,也很快暴露了马穆鲁克政权的死结——继承权。马穆鲁克王朝没有形成稳定的继承制度,最受拥护的将领会成为苏丹,每一位强势苏丹都希望传位给儿子,但是他的权力来源于兵权而非血统,他的儿子又不可能是掌握兵权的将领,这就导致每一位马穆鲁克苏丹传至第二代就会被老战友篡权,权力交接极不稳定。代表着马穆鲁克王朝的开国苏丹拜伯尔斯的狮子图案(图:Wikipedia)▼内耗虽然严重,但是大多数宫廷政变没有发展为天下大乱,马穆鲁克对外依旧是一个整体,没有封建制中雄主去世导致领主割据、国土缩小的问题。马穆鲁克王朝的军队专业化程度、中央官僚机构的建构程度和在军事上取得的功绩都要高于更为著名的萨拉丁时代,如果这个独特的政权不存在,伊斯兰世界可能就无法招架十字军和蒙古人的夹击,伊斯兰文明也许就会变成一个小众信仰。最终,当那些钦察草原出身的马穆鲁克全部老去,权力也就转移到了切尔克斯系马穆鲁克的手中,充满传奇的伯海里系马穆鲁克从此落幕。

2021-01-26 0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