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博主

发布文章

深度 | 学文科没用?是中美博弈的关键!是改变

学文科没用?科技与人文,是推动人类进步的源泉,犹如是人的两条腿,中国的文科如果不能崛起,就永远都无法真正腾飞;

22/04

台湾,遇到麻烦了

一直以来,《日月潭》占据着人教版二年级小学语文的篇目。因此日月潭成为了很多人对宝岛台湾最深刻的印象,是陆客游台的热门旅游目的地。日月潭原本是个天然湖泊,但随着上世纪30年代下游水电站的修建,日月潭水位上涨,水域扩大,便有了水库的功能。日月潭的所在(图:NASA)▼作为中国台湾最大的淡水湖不仅有秀丽叠嶂的美景也是附近居民主要的水源地(图:shutterstock)▼ 从今年年初开始,台湾省持续遭受干旱天气影响,全岛水资源出现短缺,地表水水位下降。据台媒报道,日月潭也已经多处干涸见底,湖内用来测水位的“九蛙”也已经全部露出水面。作为日月潭八景之首的“九蛙叠像”已经从水蛙变旱蛙了(图:shutterstock)▼旱情使得台湾省遭遇了严峻的缺水危机,除了逐渐萎缩的日月潭之外,农业、工业和生活用水也告急了。台当局表示,他们正在经历56年来最严重的旱情。但其实,这一切并不完全是天灾。 岛内大旱根据台湾省水利部门资料显示,目前日月潭水库蓄水率仅为3成。连续数月,水库的水位都在走低,而且这个趋势目前还未止住。码头已经封闭,干涸的水库露出了龟裂的底部淤泥,这不是人们印象中那个风光秀丽的宝岛。轻易横渡日月潭的计划都可以提上日程了就算是旱鸭子也可达成这一成就▼水位下降的现象,不仅仅只是在日月潭发生。在台湾旱情严重的中南部地区,多个水库蓄水率只有10%左右,已经到达警戒红线。根据台水利部门的实时监测资料,位于中南部的曾文水库蓄水率仅为11.6%、明德水库蓄水率为10.6%,鲤鱼潭水库、德基水库、宝山第二水库蓄水率均不足10%。台湾水库即时水情(仅作参考)(图:water.taiwanstat.com)▼其中台中市的德基水库问题最为严重,在4月12日的监测当中发现,蓄水率只有4.6%,让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都感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4.6%的蓄水率,提供居民生活用水都十分紧张,更遑论灌溉农田。大片河床裸露干涸,只见泥沙,不见水流(图:Wiki&中央社)▼台湾民进党当局不得不切断大量的农田灌溉,以节省仅剩不多的水资源。根据前几日的数据,受影响农田面积达到了7.4万公顷。这个数字相当于台湾全岛灌溉农田面积的五分之一。如此大规模的断水措施,势必会影响岛内农作物的产量,但这也是无奈之举。台湾大部分可耕地种的都是耗水量大的水稻干旱持续下去,口粮都要告急了(图:水利署)▼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农业生产,居民生活用水也因旱灾而十分紧张。首先是水质问题,以日月潭周边举例。周边居民的饮用水资源都来自于日月潭的湖水,而目前的现状是水位几近干涸,可供居民使用的干净水越来越少。3月份旱盼4月梅雨季,结果旱得更厉害了(图:twitter)▼日月潭周边居民发现,自己水龙头里面出的饮用水变得越来越污浊。原本清澈的自来水现在已经携带有泥浆,水质浑浊不仅无法直接饮用,而且给日常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缺水危机已成事实,关键就在于如何去面对。台当局提出了一系列举措,号召大家共度时艰。其中最主要的政策,就是“供5停2”。供5停2就是指,从4月6日开始,苗栗县、台中市及彰化部分地区各分为甲、乙两区,轮流分区分片供水。一周之内有5天时间供水,另外2天停水,甲乙两区停水时间交错开来,避免重叠。在非供5停2的区域自来水公司也会采取减压供水的方式(图:台灣自來水公司/twitter)▼除此之外,还新设置了456处临时供水站,让使用不到清洁用水的居民可以排队领取。水车行驶在这些严重缺水城市的街道上,往来穿梭于各个供水站之间,既作为补给,又起到安抚民心的作用。大量的临时补水站反而又验证了居民用水真的有危机(图:台中市)▼可是,这些举措并不能实质上解决问题,目前水库和地下水的水位仍然在降低。上文提到的德基水库,根据水利部门的估计,蓄水量仅能支撑23天。那23天之后呢,民众的生活该如何维持?而目前受灾严重,不得不经历间歇性供水的106万户居民,他们还需要等待多久才能恢复正常的供水呢?这两个问题到现在没人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虽然节约水资源人人有责但是也得保证居民能正常生活吧(图:水利署)▼ 人祸,甚于天灾干涸的河床裸露出来,泥沙淤塞在水库当中。在人们印象中,这场面不会发生在台湾岛,可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人们面前。不管是台湾省内部还是国际舆论上,都对岛内缺水问题提出了疑问。尽管自去年6月份至今,岛上的降水量确实低于近几十年来的平均值,但是相比很多世界上的缺水地区已经是足够的量了。受干旱影响,岛内果树产生了大量的裂果及落果被天灾人祸双重打击的果农,损失惨重(图:台中市)▼去年夏天至今,台湾岛库区部分平均降水量仅752mm,这比之前历年平均降水量1778mm确实减少了很多。但是一年周期还未过,并不能说明台湾遭受了多么严重的旱灾。另一方面,从全国范围来看的话,不要忘记中国有近半领土在400mm等降水量线的另一边。由于中国大陆长期有效的政策,以及对水资源的合理利用,即使在大西北地区的城市中,也少见大面积停水状况。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起点-丹江口库区(图:大口吃瓜/图虫创意)▼对于台湾来说,一个原因是多山地的地形。地形崎岖,河流短小,导致岛内其实存不了多少水,就会在短时间内流进大海。针对这个问题,上世纪台湾省修建了多座水库,就为了留住转瞬即逝的水资源。然而在今年,许多水库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这说明,对于气象学家早已预测出来的干旱天气,台湾当局并没有提前做足够的准备。水是大地之母干旱不临头,台湾当局就不把“母亲”当回事(图:Peellden/Wiki)▼与台湾省发生严重缺水旱情的现状相对的是,同样属于台澎金马政权管理范围内,其下的金门岛,原本水资源更为紧张,陆域面积更加狭小,但是在这次旱情中却稳稳地保证了民生用水问题。自去年12月,晋江就加大了对金门的供水量金门至今未执行限水措施,也不受干旱之困(图:@lovefujian/twitter)▼这是因为当地行政部门未雨绸缪,早在2018年就与福建省相关机构联合建设了供水工程设施。清洁、足量的用水,现在在台湾本岛是奢求,但金门人却能享受得到。这样的事实情况,让处于旱情之下的106万户居民们看到了鲜明的对比。晋江金门供水设施(图:@lovefujian/twitter)▼ 虚与委蛇降水充足的台湾省今日陷入缺水危机的真正原因,岛内舆论认为是如下几点:首先是水库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台湾省现在大多数正在使用的水库都已经十分老旧,但是相关维护措施并没有跟上,设施更新也是屡次一拖再拖。水库内杂物和泥沙都淤积严重,这个情况下又没有及时得到清淤处理。导致水库容积和水质都大大下降,丰水期的时候情况还不是特别明显,当遇到旱情时水库的问题就全部暴露出来。看前些年的清淤量,大部分水库都属于“漏网之鱼”(图:水利署)▼其次是长期粗放的农业灌溉问题始终没有得到重视。台湾农业灌溉向来习惯用大水漫灌的浇灌方式,这样本身就是极不经济的,但最严重的浪费并不是这个明面上的问题。河流、水库里的水是通过水渠引向农田的,经调查发现,台湾大量水渠因年久失修而存在漏水问题。从地表河流和水库到农田的过程中,水资源的损耗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丰水地区却常干旱,治水政策必背锅每年漏掉5座乌山头水库的量还不能引起当局重视么(图:台南市環保聯盟)▼希望能采用更合理的灌溉方式、避免出现年年缺水的尴尬(图:shutterstock)▼最后是相关水利部门缺少应急预案。这次的限制供水是台湾当局在新世纪以来的第三次,无论如何一个并不缺乏水资源的地区三度出现用水危机,这都不可能完全归咎于自然灾害。2017年,蔡英文提出了耗资8800亿新台币的“前瞻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该计划当中提到的,将投入2500多亿元新台币用于水环境建设,打造“不缺水、喝好水、不淹水及亲近水的优质水环境”。把民生问题的责任推给妈祖不好吧?(图:蔡英文/twitter)▼如今马上4年过去了,1000多亿已经花出去了。结果大家都看在眼里,台湾省可能要遭遇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水资源危机。而且岛内水利设施的老化、水源供给现状不合理等方面的问题,暴露无遗。这时就不由得让人问一句:钱花在哪里了?老跳票选手了(图:twitter)▼水利设施维护和新增方面,显然是没有得到足够的财政分配。或者还可能已经分配了,但是却并没有落在实处。如果说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资源分配的问题,已经体现出了岛内旱情的人祸属性。那么当下旱情严峻之时,当局对水资源的分配,可以说让人更加瞠目结舌。人工增雨搞起来(图:水利署)▼从常识角度出发,一个地方的用水主要是集中在一、二产业,第三产业原本就用水最少。可是在台湾现在的供5停2政策之下,首当其冲的就是第三产业。由于间歇停水,部分地区的餐馆、发廊都不得不暂停了相关服务,如果该事件得不到妥善解决的话,估计还会影响更多商户。农业方面损失严重,许多水田已经处于干枯状态,这是今年台湾第一产业受到的又一个重大打击。与此同时,极耗费水的第二产业却丝毫不受影响。2019年,台积电年全部工厂消耗了6300万吨水,由于政策方面的倾斜,估计今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台积电也开始租水车运水保生产了▼这些工业用水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浪费掉的。工业范畴仍有大量可以节水、可以循环利用的空间。如果能精准计算工业用水的需求量,合理分配给农业和民生用水,那么岛内很多损失都可以避免。很多岛内媒体将缺水原因简单归结为自然灾害,对此只能引用一句《尚书》进行评价:“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口号先喊起来!(图:水利署)▼参考文献:1.《岛内水荒,人祸甚于天灾》,环球网2.《民进党当局花钱如流水 却不帮台湾民众“留水”》,大公报3.《大旱之下,台湾芯片厂与农民“抢水”》,中国青年报4.《台旱情持续 民居惊现“泥巴水”》,大公报5.《因应56年来最严重旱情 台湾实施“供5停2”分区供水措施》,中国新闻网

2021-04-21 07:26

台湾,遇到麻烦了

一直以来,《日月潭》占据着人教版二年级小学语文的篇目。因此日月潭成为了很多人对宝岛台湾最深刻的印象,是陆客游台的热门旅游目的地。日月潭原本是个天然湖泊,但随着上世纪30年代下游水电站的修建,日月潭水位上涨,水域扩大,便有了水库的功能。日月潭的所在(图:NASA)▼作为中国台湾最大的淡水湖不仅有秀丽叠嶂的美景也是附近居民主要的水源地(图:shutterstock)▼ 从今年年初开始,台湾省持续遭受干旱天气影响,全岛水资源出现短缺,地表水水位下降。据台媒报道,日月潭也已经多处干涸见底,湖内用来测水位的“九蛙”也已经全部露出水面。作为日月潭八景之首的“九蛙叠像”已经从水蛙变旱蛙了(图:shutterstock)▼旱情使得台湾省遭遇了严峻的缺水危机,除了逐渐萎缩的日月潭之外,农业、工业和生活用水也告急了。台当局表示,他们正在经历56年来最严重的旱情。但其实,这一切并不完全是天灾。 岛内大旱根据台湾省水利部门资料显示,目前日月潭水库蓄水率仅为3成。连续数月,水库的水位都在走低,而且这个趋势目前还未止住。码头已经封闭,干涸的水库露出了龟裂的底部淤泥,这不是人们印象中那个风光秀丽的宝岛。轻易横渡日月潭的计划都可以提上日程了就算是旱鸭子也可达成这一成就▼水位下降的现象,不仅仅只是在日月潭发生。在台湾旱情严重的中南部地区,多个水库蓄水率只有10%左右,已经到达警戒红线。根据台水利部门的实时监测资料,位于中南部的曾文水库蓄水率仅为11.6%、明德水库蓄水率为10.6%,鲤鱼潭水库、德基水库、宝山第二水库蓄水率均不足10%。台湾水库即时水情(仅作参考)(图:water.taiwanstat.com)▼其中台中市的德基水库问题最为严重,在4月12日的监测当中发现,蓄水率只有4.6%,让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都感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4.6%的蓄水率,提供居民生活用水都十分紧张,更遑论灌溉农田。大片河床裸露干涸,只见泥沙,不见水流(图:Wiki&中央社)▼台湾民进党当局不得不切断大量的农田灌溉,以节省仅剩不多的水资源。根据前几日的数据,受影响农田面积达到了7.4万公顷。这个数字相当于台湾全岛灌溉农田面积的五分之一。如此大规模的断水措施,势必会影响岛内农作物的产量,但这也是无奈之举。台湾大部分可耕地种的都是耗水量大的水稻干旱持续下去,口粮都要告急了(图:水利署)▼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农业生产,居民生活用水也因旱灾而十分紧张。首先是水质问题,以日月潭周边举例。周边居民的饮用水资源都来自于日月潭的湖水,而目前的现状是水位几近干涸,可供居民使用的干净水越来越少。3月份旱盼4月梅雨季,结果旱得更厉害了(图:twitter)▼日月潭周边居民发现,自己水龙头里面出的饮用水变得越来越污浊。原本清澈的自来水现在已经携带有泥浆,水质浑浊不仅无法直接饮用,而且给日常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缺水危机已成事实,关键就在于如何去面对。台当局提出了一系列举措,号召大家共度时艰。其中最主要的政策,就是“供5停2”。供5停2就是指,从4月6日开始,苗栗县、台中市及彰化部分地区各分为甲、乙两区,轮流分区分片供水。一周之内有5天时间供水,另外2天停水,甲乙两区停水时间交错开来,避免重叠。在非供5停2的区域自来水公司也会采取减压供水的方式(图:台灣自來水公司/twitter)▼除此之外,还新设置了456处临时供水站,让使用不到清洁用水的居民可以排队领取。水车行驶在这些严重缺水城市的街道上,往来穿梭于各个供水站之间,既作为补给,又起到安抚民心的作用。大量的临时补水站反而又验证了居民用水真的有危机(图:台中市)▼可是,这些举措并不能实质上解决问题,目前水库和地下水的水位仍然在降低。上文提到的德基水库,根据水利部门的估计,蓄水量仅能支撑23天。那23天之后呢,民众的生活该如何维持?而目前受灾严重,不得不经历间歇性供水的106万户居民,他们还需要等待多久才能恢复正常的供水呢?这两个问题到现在没人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虽然节约水资源人人有责但是也得保证居民能正常生活吧(图:水利署)▼ 人祸,甚于天灾干涸的河床裸露出来,泥沙淤塞在水库当中。在人们印象中,这场面不会发生在台湾岛,可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人们面前。不管是台湾省内部还是国际舆论上,都对岛内缺水问题提出了疑问。尽管自去年6月份至今,岛上的降水量确实低于近几十年来的平均值,但是相比很多世界上的缺水地区已经是足够的量了。受干旱影响,岛内果树产生了大量的裂果及落果被天灾人祸双重打击的果农,损失惨重(图:台中市)▼去年夏天至今,台湾岛库区部分平均降水量仅752mm,这比之前历年平均降水量1778mm确实减少了很多。但是一年周期还未过,并不能说明台湾遭受了多么严重的旱灾。另一方面,从全国范围来看的话,不要忘记中国有近半领土在400mm等降水量线的另一边。由于中国大陆长期有效的政策,以及对水资源的合理利用,即使在大西北地区的城市中,也少见大面积停水状况。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起点-丹江口库区(图:大口吃瓜/图虫创意)▼对于台湾来说,一个原因是多山地的地形。地形崎岖,河流短小,导致岛内其实存不了多少水,就会在短时间内流进大海。针对这个问题,上世纪台湾省修建了多座水库,就为了留住转瞬即逝的水资源。然而在今年,许多水库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这说明,对于气象学家早已预测出来的干旱天气,台湾当局并没有提前做足够的准备。水是大地之母干旱不临头,台湾当局就不把“母亲”当回事(图:Peellden/Wiki)▼与台湾省发生严重缺水旱情的现状相对的是,同样属于台澎金马政权管理范围内,其下的金门岛,原本水资源更为紧张,陆域面积更加狭小,但是在这次旱情中却稳稳地保证了民生用水问题。自去年12月,晋江就加大了对金门的供水量金门至今未执行限水措施,也不受干旱之困(图:@lovefujian/twitter)▼这是因为当地行政部门未雨绸缪,早在2018年就与福建省相关机构联合建设了供水工程设施。清洁、足量的用水,现在在台湾本岛是奢求,但金门人却能享受得到。这样的事实情况,让处于旱情之下的106万户居民们看到了鲜明的对比。晋江金门供水设施(图:@lovefujian/twitter)▼ 虚与委蛇降水充足的台湾省今日陷入缺水危机的真正原因,岛内舆论认为是如下几点:首先是水库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台湾省现在大多数正在使用的水库都已经十分老旧,但是相关维护措施并没有跟上,设施更新也是屡次一拖再拖。水库内杂物和泥沙都淤积严重,这个情况下又没有及时得到清淤处理。导致水库容积和水质都大大下降,丰水期的时候情况还不是特别明显,当遇到旱情时水库的问题就全部暴露出来。看前些年的清淤量,大部分水库都属于“漏网之鱼”(图:水利署)▼其次是长期粗放的农业灌溉问题始终没有得到重视。台湾农业灌溉向来习惯用大水漫灌的浇灌方式,这样本身就是极不经济的,但最严重的浪费并不是这个明面上的问题。河流、水库里的水是通过水渠引向农田的,经调查发现,台湾大量水渠因年久失修而存在漏水问题。从地表河流和水库到农田的过程中,水资源的损耗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丰水地区却常干旱,治水政策必背锅每年漏掉5座乌山头水库的量还不能引起当局重视么(图:台南市環保聯盟)▼希望能采用更合理的灌溉方式、避免出现年年缺水的尴尬(图:shutterstock)▼最后是相关水利部门缺少应急预案。这次的限制供水是台湾当局在新世纪以来的第三次,无论如何一个并不缺乏水资源的地区三度出现用水危机,这都不可能完全归咎于自然灾害。2017年,蔡英文提出了耗资8800亿新台币的“前瞻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该计划当中提到的,将投入2500多亿元新台币用于水环境建设,打造“不缺水、喝好水、不淹水及亲近水的优质水环境”。把民生问题的责任推给妈祖不好吧?(图:蔡英文/twitter)▼如今马上4年过去了,1000多亿已经花出去了。结果大家都看在眼里,台湾省可能要遭遇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水资源危机。而且岛内水利设施的老化、水源供给现状不合理等方面的问题,暴露无遗。这时就不由得让人问一句:钱花在哪里了?老跳票选手了(图:twitter)▼水利设施维护和新增方面,显然是没有得到足够的财政分配。或者还可能已经分配了,但是却并没有落在实处。如果说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资源分配的问题,已经体现出了岛内旱情的人祸属性。那么当下旱情严峻之时,当局对水资源的分配,可以说让人更加瞠目结舌。人工增雨搞起来(图:水利署)▼从常识角度出发,一个地方的用水主要是集中在一、二产业,第三产业原本就用水最少。可是在台湾现在的供5停2政策之下,首当其冲的就是第三产业。由于间歇停水,部分地区的餐馆、发廊都不得不暂停了相关服务,如果该事件得不到妥善解决的话,估计还会影响更多商户。农业方面损失严重,许多水田已经处于干枯状态,这是今年台湾第一产业受到的又一个重大打击。与此同时,极耗费水的第二产业却丝毫不受影响。2019年,台积电年全部工厂消耗了6300万吨水,由于政策方面的倾斜,估计今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台积电也开始租水车运水保生产了▼这些工业用水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浪费掉的。工业范畴仍有大量可以节水、可以循环利用的空间。如果能精准计算工业用水的需求量,合理分配给农业和民生用水,那么岛内很多损失都可以避免。很多岛内媒体将缺水原因简单归结为自然灾害,对此只能引用一句《尚书》进行评价:“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口号先喊起来!(图:水利署)▼参考文献:1.《岛内水荒,人祸甚于天灾》,环球网2.《民进党当局花钱如流水 却不帮台湾民众“留水”》,大公报3.《大旱之下,台湾芯片厂与农民“抢水”》,中国青年报4.《台旱情持续 民居惊现“泥巴水”》,大公报5.《因应56年来最严重旱情 台湾实施“供5停2”分区供水措施》,中国新闻网

2021-04-21 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