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博主

发布文章

伊朗顶级核科学家遭暗杀!残忍细节曝光

伊朗媒体曝光了科学家遭暗杀的细节及车内画面,货车引爆炸药,5名武装分子机枪扫射。

30/11

​瑞典限制华为意欲何为?

作者:一界·哈哈本文转载自: 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瑞典5G频谱拍卖,因无理附加限制华为的条款,于11月9日被瑞典斯德哥尔摩地方行政法院的一道“临时禁令”叫停。对此,瑞典邮政电信管理局(PTS)提起上诉。预计近期,瑞典法院将就是否继续执行“临时禁令”再做裁决。时间拉回一个半月前。10月中下旬,瑞典邮政及电信管理局(PTS)宣布,禁止参与该国下月举行的5G频谱拍卖会的企业使用来自华为和中兴的设备。当时,PTS已批准了Hi3G Access、Net4Mobility、Telia Sverige与Teracom这4家公司参与这次的频谱拍卖,而这4家公司都已通过瑞典相关部门的评估。值得注意的是,针对PTS对华为的限制举措,瑞典通讯巨头爱立信公司CEO鲍毅康(Börje Ekholm)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支持华为在瑞典发起诉讼,这个世界需要公平竞争环境。在各方反对声中,瑞典政府如今也表示,或将重新考虑对华为的限制政策。别看事儿不大,其中疑点并不少。连本国地方法院和身为华为竞争对手的爱立信都看不下去了,瑞典作为永久中立国,又何苦“自降身段”官宣“华为限令”呢?想当年,欧洲多国政府在“是否接纳华为”这一问题上态度摇摆暧昧的时候,瑞典政府分明是少有的态度相对客观中立的那一个。近年来,瑞典的主要电信服务商Tele2和Tre将华为列为主要供应商之一,瑞典电信运营商3公司也于2019年12月选择华为其建设位于斯德哥尔摩恩斯克德区的首个公共5G网络。可以说,瑞典此前与华为总体上还是保持了一个相对良好的合作态势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能让瑞典这样一个“永久中立国”不惜放低身段,搬出老套的“安全借口”,对华为在瑞典的5G业务开展从官方层面上进行限制,背后必然存在着让瑞典“非得如此不可”的强大动因。首先,从瑞典自身角度出发,对华为的限制打压可能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从政策层面照顾本土品牌爱立信的考量。虽然近日爱立信宣布已联手高通将“毫米波”技术传输距离扩大到原先的3-4倍,但其传输距离仍暂时赶不上华为采用的“厘米波”技术,如果投入实际应用,则需要依靠更多的基站数量来进行弥补。作为基站布署的前提性步骤,瑞典在频谱分配这一“最初阶段”就为华为设置门槛,或许不能完全排除保护本国企业的政策考量。其次,从外部影响层面考虑,瑞典近来与美国越走越近的关系也让人难免怀疑,瑞典方面是否稍稍动了想以一纸“华为限令”向美国纳“投名状”的心思。一来,瑞美两国间紧密贸易关系使得其不得不考虑美国的“意见”。有数据显示,瑞典的外贸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其中美国是其除欧盟国家外最重要的合作对象,占其出口数量的14%左右。二来,瑞典有意加强与美国在科技、安全等领域的合作,甚至可能考虑加入北约。由于美国持续对欧渲染来自俄罗斯方面的威胁,瑞典自身的中立立场近年来产生了些许动摇。瑞典议会近日表示,鉴于目前的国际形势,瑞典可能会考虑将加入北约,并作为其国防政策的一部分。有评论认为,这是瑞典为了加入北约进行的试探,今后可能会进一步加强与美国和北约的合作。据美国欧洲特种作战司令部称,美军近日还在波罗的海参与了一场由瑞典主导的联合军演。此次演习美瑞两国酝酿已久,其主要目的,是进一步加强瑞美两国军队之间的合作能力,以应对瑞典及周边地区可能存在的冲突。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像瑞典这样的“永久中立国”政府“自降身段”,公开对他国企业发布“官方限令”,以非商业行为破坏正常公平自由良性的市场竞争环境,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从官方发布“限令”到地方法院叫停频谱拍卖,剧情反转之急速、态度变化之随意,与堂堂一国政府的权威毫不相称,更让人质疑瑞典政府在在进行决策或制定政策时是否做到了起码应有的审慎权衡。当然,在这情势与态度出现反复的一个月里,大洋彼岸出现了一个众所周知肉眼可见的极端变量:美国大选从“进行时”变成了“完成时”。美国大选结果是否对瑞典政府下一阶段的决策考量产生了影响,我们不得而知。日前已公开发声支持华为在瑞典发起诉讼的爱立信首席执行官鲍毅康说:“尽管我们作为两家公司在产品上有所竞争,但是在推动全球电信标准的制定和发展当中,我们有着广泛的合作。正是因为包括我们两家企业在内的全球移动通信业的合作,才使得我们现在在全球范围内使用3GPP相同标准的用户达到了80亿。这种竞合的关系不仅推动了全球发展标准的演进,而且也在推动全球5G产业不断往前发展。”当今国际社会,各方利益轇轕日甚,情势瞬息万变,其实更加呼唤和期待出现一种站在人类发展角度的历史格局和宏观视野出现。究竟什么才是国际社会发展大势,什么才是“永久中立国”的应有站位,在此奉劝瑞典政府:看看清楚吧。

2020-11-30 08:05

​瑞典限制华为意欲何为?

作者:一界·哈哈本文转载自: 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瑞典5G频谱拍卖,因无理附加限制华为的条款,于11月9日被瑞典斯德哥尔摩地方行政法院的一道“临时禁令”叫停。对此,瑞典邮政电信管理局(PTS)提起上诉。预计近期,瑞典法院将就是否继续执行“临时禁令”再做裁决。时间拉回一个半月前。10月中下旬,瑞典邮政及电信管理局(PTS)宣布,禁止参与该国下月举行的5G频谱拍卖会的企业使用来自华为和中兴的设备。当时,PTS已批准了Hi3G Access、Net4Mobility、Telia Sverige与Teracom这4家公司参与这次的频谱拍卖,而这4家公司都已通过瑞典相关部门的评估。值得注意的是,针对PTS对华为的限制举措,瑞典通讯巨头爱立信公司CEO鲍毅康(Börje Ekholm)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支持华为在瑞典发起诉讼,这个世界需要公平竞争环境。在各方反对声中,瑞典政府如今也表示,或将重新考虑对华为的限制政策。别看事儿不大,其中疑点并不少。连本国地方法院和身为华为竞争对手的爱立信都看不下去了,瑞典作为永久中立国,又何苦“自降身段”官宣“华为限令”呢?想当年,欧洲多国政府在“是否接纳华为”这一问题上态度摇摆暧昧的时候,瑞典政府分明是少有的态度相对客观中立的那一个。近年来,瑞典的主要电信服务商Tele2和Tre将华为列为主要供应商之一,瑞典电信运营商3公司也于2019年12月选择华为其建设位于斯德哥尔摩恩斯克德区的首个公共5G网络。可以说,瑞典此前与华为总体上还是保持了一个相对良好的合作态势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能让瑞典这样一个“永久中立国”不惜放低身段,搬出老套的“安全借口”,对华为在瑞典的5G业务开展从官方层面上进行限制,背后必然存在着让瑞典“非得如此不可”的强大动因。首先,从瑞典自身角度出发,对华为的限制打压可能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从政策层面照顾本土品牌爱立信的考量。虽然近日爱立信宣布已联手高通将“毫米波”技术传输距离扩大到原先的3-4倍,但其传输距离仍暂时赶不上华为采用的“厘米波”技术,如果投入实际应用,则需要依靠更多的基站数量来进行弥补。作为基站布署的前提性步骤,瑞典在频谱分配这一“最初阶段”就为华为设置门槛,或许不能完全排除保护本国企业的政策考量。其次,从外部影响层面考虑,瑞典近来与美国越走越近的关系也让人难免怀疑,瑞典方面是否稍稍动了想以一纸“华为限令”向美国纳“投名状”的心思。一来,瑞美两国间紧密贸易关系使得其不得不考虑美国的“意见”。有数据显示,瑞典的外贸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其中美国是其除欧盟国家外最重要的合作对象,占其出口数量的14%左右。二来,瑞典有意加强与美国在科技、安全等领域的合作,甚至可能考虑加入北约。由于美国持续对欧渲染来自俄罗斯方面的威胁,瑞典自身的中立立场近年来产生了些许动摇。瑞典议会近日表示,鉴于目前的国际形势,瑞典可能会考虑将加入北约,并作为其国防政策的一部分。有评论认为,这是瑞典为了加入北约进行的试探,今后可能会进一步加强与美国和北约的合作。据美国欧洲特种作战司令部称,美军近日还在波罗的海参与了一场由瑞典主导的联合军演。此次演习美瑞两国酝酿已久,其主要目的,是进一步加强瑞美两国军队之间的合作能力,以应对瑞典及周边地区可能存在的冲突。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像瑞典这样的“永久中立国”政府“自降身段”,公开对他国企业发布“官方限令”,以非商业行为破坏正常公平自由良性的市场竞争环境,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从官方发布“限令”到地方法院叫停频谱拍卖,剧情反转之急速、态度变化之随意,与堂堂一国政府的权威毫不相称,更让人质疑瑞典政府在在进行决策或制定政策时是否做到了起码应有的审慎权衡。当然,在这情势与态度出现反复的一个月里,大洋彼岸出现了一个众所周知肉眼可见的极端变量:美国大选从“进行时”变成了“完成时”。美国大选结果是否对瑞典政府下一阶段的决策考量产生了影响,我们不得而知。日前已公开发声支持华为在瑞典发起诉讼的爱立信首席执行官鲍毅康说:“尽管我们作为两家公司在产品上有所竞争,但是在推动全球电信标准的制定和发展当中,我们有着广泛的合作。正是因为包括我们两家企业在内的全球移动通信业的合作,才使得我们现在在全球范围内使用3GPP相同标准的用户达到了80亿。这种竞合的关系不仅推动了全球发展标准的演进,而且也在推动全球5G产业不断往前发展。”当今国际社会,各方利益轇轕日甚,情势瞬息万变,其实更加呼唤和期待出现一种站在人类发展角度的历史格局和宏观视野出现。究竟什么才是国际社会发展大势,什么才是“永久中立国”的应有站位,在此奉劝瑞典政府:看看清楚吧。

2020-11-30 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