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深圳崛起到东北衰退——城市兴衰的经济铁律

2018-02-05 05:25

2017年中国各主要城市经济数据陆续出炉,相关区域板块和城市排名变化,又引起舆论关注。

为什么这些年区域或城市排名,会有起起伏伏的落差变化?除了资源禀赋差异和人的原因,最主要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内在经济规律。

何言如此?就要先从历史和宏观谈起。

1、是经济角逐,更是文明竞争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从一个农业国变成了一个工业国,又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变成了一个以服务业和互联网新经济为代表的经济大国。

这是在一国之内,被高度压缩的三次产业升级过程(或者说是三次产业革命),只用了不到四十年时间。

而在经历过完整工业化的西方国家,从终结农业形态的工业革命算起,到进入互联网新经济时代,经历了整整超过四百年!

就像在国家发展中,农业国必然会被工业国超越一样,在我国的省际产业迭代升级过程中,农业省也必然会被工业省超越,工业省则必定会被更早城市化、更早向服务业和互联网新经济等产业转型的省份超越。

这其实是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超越,是城市文明对乡村文明的超越,是信息文明对工业文明的超越。就好像洋枪洋炮对阵大刀长矛,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毫无悬念的角逐竞争。

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在这一过程中,所在省份(或区域板块)中心城市,如果能抓住产业迭代升级的机会,经济就必然快速提升,排名也会大幅提升。

反之,那些在上一产业时代的风云城市(省份),因为继续固守原有业态,反而会为原来的辉煌所累,失去创新发展和升级机会。

一如在农业时代曾无限辉煌的中央帝国,因为对工业科技与海运贸易的排斥,在工业和海外贸易时代只能沦落到任人宰割一样的道理。

而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能从一个农业国变成一个工业国,并进而成为一个互联网新经济大国,则是因为我们一直在不断批判性地对待以往的成功经验,不断积极地融入到世界市场——这就是“改革”和“开放”的本质。

2、城市兴衰的具体案例

在中国经济发展经历的三次产业革命过程中,像东北,在农业和重工业时代都曾经领先全国,在轻工业时代就开始不敌广东江浙,在城市化和服务业及互联网新经济时代,就只能整体加速陷落。

或者就像诺基亚、摩托罗拉被苹果干掉,你觉得是塞班系统抵不过苹果系统?

错!

是因为诺基亚和摩托代表的是工业时代的点对点通讯,而苹果代表的则是互联网和资讯共享时代。

或者就像台湾,为什么台湾现在经济不行,是被台湾民主政治导致的社会内耗和撕裂搞坏了吗?

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最根本的原因是台湾还停留在上世纪的工业代工状态,即便是台湾目前最重要的芯片制造,也属于属于硬件时代,已经被大陆的互联网等产业远远甩在后面。

温州其实也是类似情况。在极度依赖商品流通与轻工产品的时代,温州能以小商品生产和流通打造一个属于温州的时代,但互联网新经济一来,温州的春天就一去不返,马云、刘强东搭建的互联网平台,成为温州模式的终结者。

某种程度上,以工农业为主的山东,如果不尽快进行产业转型,以后很可能也会陷入这种窘境——尽管目前全国经济排名,山东因为人口和工业优势仍然能排第三位。

反之,像江浙、广东以及沿海开放城市为什么能在改革开放中崛起?除了人的原因,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利用区位优势和改革开放政策,抓住了轻工业和商贸时代,而且一直在持续升级。

北京、深圳、杭州、重庆等中心城市,甚至包括南京、郑州等为什么能快速发展崛起,是因为他们抓住了最新一波科技产业浪潮。

以郑州富士康为例,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还认为富士康不过就是个代工工厂,实际上我上个月在台北刚和富士康高层有过交流,发现富士康的产业升级非常了不起,它给郑州带来的经济活力郑州市应该有切身体会。

美国也是这样,为什么曾经荒芜的加州,能成为美国经济重镇,被誉为美国的广东,就是因为以硅谷为代表的科技企业支撑。而片面依赖汽车工业的芝加哥则是另一反面典型,一如中国东北。

3、救东北:救不救?怎么救?

所以,东北的情况怎么救?我觉得真的很难救。东北是以农业和重工业为主,它不仅错过了工业化时代的轻工阶段,更错过了服务业和互联网新经济时代,它必须在下一个新的产业升级浪潮中,抓住机会,才能再度崛起。

在此之前,国家在东北投入再多资源可能都没用——因为东北衰落的关键是它错失第二次、第三次产业革命良机,因而这种逆经济规律的救助性投入,注定不可能成功。

所以,大家都说东北经商环境如何恶劣,官员如何操蛋,民风如何彪悍,因此活该经济不行。其实那只是肤浅的表面原因,没有看到经济发展的内在规律。

所以,与其将那么多资源像无底洞一样投进东北,还不如将资源投入到别的区域。

如果投入到东北的话,也应该投入扶持发展高新科技,抢占未来科技潮流,或发展特色旅游。

这样,国家资源的整体利用效率会更高,国家经济发展会更具持续性。

当然,一些关系国家整体工业制造业能力的个别重工业企业,和关系国家粮食安全的农场或产粮大户等,还是要予以补贴帮助。因为那和国家安全及整体战略有关。——但那只能是有针对性的补助,绝不能再搞整体性救助。

因为需要对经济迭代规律有纵深性的、历史性的深刻把握,认识到这一点可能会很难;对国家来说,毕竟东北曾经那么辉煌,眼看其走向衰落也心有不甘;而且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在战略上舍弃整体救助会非常痛苦。

但认识不到这一点,不做这个痛苦决定,只能是继续浪费有限而宝贵的国家资源。就像上一波振兴东北一样,造成资源的白白浪费。

最后要说一句,我并不是在唱衰东北,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喜欢东北的白山黑水,也希望东北能抓住下一波产业升级机会重新崛起。

但在完成转型之前,东北经济可能要经历相当长的黑暗期——尽管在此期间,因为国家的大规模整体性救助投入,可能也会偶尔有亮眼成绩。

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杭子牙”(及“场外思考”),欢迎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关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