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节点 北京高调扫黑除恶背后的残酷现实

2018-01-29 22:25

1月24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该通知在当晚《新闻联播》以第二条的重要位置播出,次日登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

在我的记忆中,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名针对“严打”发出通知十分罕见,特别是通知发出的时间还处在十九大刚刚闭幕不到半年,十三届人大尚未召开的敏感节点。一般来说,这个期间重要人事调整尚未结束,出台重大决定和安排的可能性并不高。

因此,无论从发布的时间还是行文本身来看,此次通知有很强烈的紧迫性。考虑到在通知发布前半个月,中央大规模调整了省级公安和检察院主官和部分省级法院主官,这很可能与本次“扫黑除恶”有一定关系。从这个角度看,该通知的重要程度恐怕和1983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的《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不相上下。

1983年的《决定》中指出,以三年为期,组织一次、两次、三次战役,按照依法“从重从快,一网打尽”的精神,对刑事犯罪分子予以坚决打击。而此次《通知》在明确了这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总体要求、目标任务后,并没有提及本次专项斗争的起止时间。根据以往的经验以及《通知》中提及的“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等标黑的字眼,本次专项斗争很可能是一个长期过程。

时隔35年,中央为何再次开展一次类似的“严打”?我注意到此次专项斗争中明确提到基层政权的巩固。那么基层,特别是县乡基层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在《新闻联播》里,不少社会主义新农村都已经进入互联网和电商时代。但事实是绝大多数的乡村人才都在向大城市转移,只有一少部分依靠当地资源形成了规模经济。我们都学过马克思政治经济学里的级差地租理论。为什么会产生级差地租,为什么会产生差额利润,这显然与土地的资本回报率有关。当所有人都不看好这片土地增值前景,那么他们就会用脚投票离开那里,这也就是为什么资源越来越集中在大城市,而乡村反而成了资源的枯竭之地的原因。

乡村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土地,当土地都不值钱,那么还有什么值钱呢?于是在资源枯竭之地,远比大城市人才匮乏的县乡,就是另外一种“北京折叠”。去年震惊中外冠县辱母案的背后,一方面是对判决的不解和反对,另一方面是“北京折叠”里不同分层的人对于最底层社会生态的莫名惊诧。除了调查记者之外,或许没有更多的人会对这些底层民众感同身受。

去年1月,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随后的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这可以被看做是本次扫黑除恶通知的一个前奏。

中央其实很清楚基层治理的现状。上文提及的辱母案,黑社会、高利贷、非法集资(吸储)一个都没有少,这本是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和政法机关打击的对象,属于灰色经济甚至黑色经济的利益链条,但在冠县却成为许多人生存发展绕不开的关键词。这究竟是为什么?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县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县治,天下无不治。”可见郡县从古至今,都是国家治理的一个重点。然而,每到朝代末期,几乎都是由于郡县治理出了问题,不是豪强割据,就是农民起义,税收崩溃,国家财力枯竭,那么中央政府也就彻底完结了。

到了20世纪,列宁主义的传入,中国创新了基层治理模式,改变了千年以来皇权不下县的困境,通过大规模政治动员完成了中央到地方的政令畅通。然而我们都低估了资本和市场经济的力量。在1978年以前县乡的权力更多偏向政治资源,这才是政治动员的可靠保障;而1978年以后,县乡的权力逐渐向掌握更多经济资源的人、家族集中。而这些人或家族通过正常或非正常手段实现经济与政治资源的整合,使得权力合法性得以延续性。

可以说大资本、大产业天然不偏爱绝大多数县域经济。从没有听说哪个风投、哪个互联网公司会去某个四五线城市进行投资。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在这方面也有缺位。资金有限,这个真空有谁来填补?

那就是辱母案中的吴占学这样掌握一定资源,能在县乡呼风唤雨,在县乡各种利益链条中成为某种节点性的人物。企业要生存、要发展,没有成熟的县域金融环境,那么民间担保借贷过桥则会必然发生。我想,吴占学黑恶集团被打掉,当然是当地迟来的正义,但对于那些无法从正常渠道拆借资金、仍然需要高利贷运转,那么如何填补这个利益链条缺失的节点,又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甚至我猜测吴占学很可能是冠县政治生态和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尽管他最后成为“扫黑除恶”被专政的对象。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打掉吴占学这个案子是由聊城来主办而非冠县当地。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乡村治理过程中,是重新加强已经收缩的党组织功能,还是强调培养乡贤,让渡一部分权力给一部分乡村有名望的“乡贤”,形成次权力中心治理,实现另一种自治,其实都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情。前一种是不计成本地投入政治经济资源,这在发达地区尚可,但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却是不现实的。后一种却能形成新的县乡治理纽带,但他们这些新的政治理论进入权力结构后,对于权力的渴望和追逐,是否能在一定规则之下认可权力的分配方式,则是又一个巨大的问号。

中国当今最大的问题仍然是现代化。我们告别名义上的封建(专制)社会才几十年,而这片土地却固执地对它念念不忘。以至于从1840年以来的数次席卷全国的革命都没有把它铲除,毛泽东也曾寄希望通过大规模的政治动员,革命教化试图使整个国家步入正轨。然而结局仍然是悲哀的。

已经卸任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经有几句话说得很是精辟。他说,中国历史传统中,“政府”历来是广义的,承担着无限责任。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以及法院和检察院,在广大群众眼里都是政府。

在西方的观念中,政府一定是有限政府,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负责,什么不负责,都很清楚。但中国不一样,没有什么有限政府,历来都是无限政府。在老百姓眼中,只有民和官的区别,没有政府、人大、法院、检察院的区别。所以,一旦出了事,找政府成为老百姓几乎的唯一选择。

但问题是,政府能解决一切问题么?政府能包揽一切么?政府能让所有老百姓都满意么?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既要承担无限责任,又面临在基层治理的权力的天然萎缩。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所以就有了所谓的“乡贤”概念。很多人指出基层政权的公务员素质差,可问题是偏远基层公务员就那么两三千、三四千元的工资,有多少素质高的人会去报考?

基层问题的复杂往往是城里人无法想象的。他们面临的治安、扶贫、宗教、救灾、税收、医疗、基础设施、国土规划、农村建设等问题一样不少。他们直接面对民众的各种诉求,面临基层维稳、发展经济以及上级不断变化考核内容的双重压力,而社会组织的缺位则把全部的压力聚焦在那些亚历山大的公务员身上。出了事追责往往更加严厉。试想一下,一个北京公务员和一个冠县公务员工作机会之间你会如何抉择?我想绝大多数人的选择是无需考虑的。人往高处走就是很残酷的现实。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基层党组织带头人队伍建设,扩大基层党组织覆盖面,着力解决一些基层党组织弱化、虚化、边缘化问题。然而云南民族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王恩学撰文则认为,近年来中国基层似乎都进入了“运动会”工作模式。工作剧增,时间紧迫,要求刚性,基层人员在各种会议、检查、考评以及常规工作之间疲于奔命,穷于应付。那么基层政府无论是强拆、赶人都有上级政府的各种硬性要求作为前提,至于手段是否合理并非是一个充要条件,它的前提在于“不出事”。即使基层政府有意转型为服务型政府,那么是否有心有力真心“为人民服务”则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所以,从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来回味县乡治理的残酷现实,就可以意识到我们究竟离现代化有多远。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特朗普敢打贸易战 是因为“搞定”了朝鲜吗?

    这两天,国际关系学界同行们热议的话题已经从美朝新加坡峰会重新转回到中美贸易战。日前,特朗普政府将于周五宣布对总值约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方面做出相应的强硬...

    2018-06-17 12:04
  • 彻底“格式化”人类隐私权

    新经济的发展给世界带来了新的生产动能,中国在这方面的发展不仅具有完整的战略布局,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甚至开始成为世界新经济的领头羊。美国的《纽约时报》《CNBC》《机构投资者...

    2018-06-16 23:41
  • 不要出於恐懼 不要恐懼「聖淘沙」

    《自我防衛抑鬱》孩子大了,出了大學校門自立不「啃老」,也就不可能長相左右,偶而回來,最喜他們陪伴看電視新聞,因為或可事後「機會教育」討論一番。有一天,她忽然問:「你為什麼看新聞看到...

    2018-06-16 22:31
  • 吴敦义为什么在自家后院放火?

    新竹县,是客家族群县市,一向是蓝营票仓,从2000年来历经四次地方首长选举,连战连胜。2001年,国民党得票率53.61%。2005年,得票率67.09%。2009年,国民党内部分...

    2018-06-16 14:03
  • 靖江城南實現農村公社到製造業小鎮的跨越

    盡管北京已經不再重頭渲染「中國製造2025」,以免引起美國的不高興,但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製造業突飛猛進帶起的中國發展是不爭的事實。江蘇靖江從原來的公社,農村農業,用40年時間完...

    2018-06-16 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