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福建仙游少年杀人案看早已千疮百孔的大陆义务教育

2018-01-13 03:25

2018年1月9日,福建仙游县金石中学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该校九年级学生颜某霖因口角持刀刺中同班女同学林某怡的脖子,致其死亡。


事件发生后,迅速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说是因为女孩子拒绝让凶手抄作业,凶手怀恨在心,出了学校买了把刀回校当着同学的面把女孩子刺死。人们震惊、错愕,一个上初三的孩子怎么会如此歹毒,只因自己的恶欲得不到满足就夺人性命,下手对象还是一个乖巧文静学习好的女孩。而事件背后更多的名词更是让人议论纷纷。“尖子班”“被开除过”“在班里异常霸道”。人们不禁又要问,如此一个作业都不愿意做,传言还被别的学校开除过 的学渣 ,是如何进入尖子班的?这背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很多人感慨现在的小孩子太早熟太冲动太暴力,动不动就拳脚相向,那么多的霸凌视频,一次次冲击着人们的心理。很多人不禁大声发问:“我们的孩子怎么了?”“我们的教育怎么了?”您不会认为校园霸凌和命案现在才有吧?您不会认为教育界的黑暗现在才有吧?如果您认为是的,那么您就大错特错了。


青春期的孩子早就不是乖乖仔了。在《古惑仔》流行的90年代,大陆的青少年们更加喜欢暴力。在笔者就读初高中的阶段,校门口永远站着一群群的小混混,这些人有在校的,有不在校的。学校里学生之间打架斗殴之类的是司空见惯,有社会资源的还会在校外对同学下狠手。这还是正经的初高中,而各类技校中专更是烂得一塌糊涂,有的学校一个宿舍里面就能搜出好几把砍刀,吓不吓人?那个年代性侵女同学、捅死人之类的恶劣事件并不少,只不过那时候的媒体还没这么发达,人们不知道罢了。而这些年随着社会的发展,治安明显好转,学校周围的混子明显少了,学生打架斗殴更是少了很多。


大陆的义务教育早就充满了各种暗箱操作,早就不是什么洁净之地了。 在笔者上初中的90年代,那时候小升初都要考试,更别提中考了。按分数和划片录取,给重点初中和高中的招生提供了广阔的自由发挥空间。分数不够?拿钱来凑啊!不在学区?交借读费啊!两者都不符合条件?多多交钱啊!那时候的学校,就已经是只要你有钱就能进了,如果你钱够多还有关系,渣子进重点班也不是啥难事。笔者就读的市重点初中甚至专门开辟了一个“渣子班”,供各种问题少年就读,清一色的男生。到了升高中,各种敛钱手段更多了,分不够的都是按分收钱,只要钱够,差几百分都没问题。而各路权贵的孩子更是被关照得好好得。


中国人对于教育的重视决定了重点学校的霸主地位。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靠读书改变命运的传统,读书好了,真的可以让一个家庭从社会底层彻底翻身,让高阶层家庭保持地位。人们“望子成龙”的迫切希望几乎全部转换成为对分数的渴望,而分数又是由学校和老师起关键作用的。好学校有好老师,好老师能教出高分数,所以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几乎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对所有家庭都充满了吸引力,进入这些地方,几乎就注定孩子成功了一半。于是不管是权势家庭还是平民百姓,都削尖了脑袋往里挤。能被重点小学、初中、高中同时覆盖的学区房,更是成了各路争夺的香饽饽。


供求失衡必然导致义务教育变得肮脏。进入新千年后大陆城市化进程大踏步前进,巨量的人口涌入城市,与极速发展的房地产市场相比,各地的义务教育投入都极度不足。地方政府对卖地挣钱充满了热情,既充实了财政也充实了自己的钱包,城区每块地都变得价值连城。而应该与人口增长同步增加的中小学,却因为高投入低产出又需要占土地,地方政府们基本都选择视而不见。原本城区学校里一个班可能只有三四十人,而如今却是挤满了学生,一个班七八十人已是常态,甚至有的重点学校出现了“百人班”。在这种情况下,莫说学校的招生充满了操作空间,就是班级老师的调座位都有着各种门道。在拜金主义盛行的社会背景下,学校和老师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套取经济利益也就成了必然,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出现渣子生也就不稀奇了。


没有竞争压力又缺乏监督制衡力量更让腐败的基础教育变得有恃无恐。


由于是政府投入的义务教育,城区里的每所学校基本都有着足够的经费,再加上数不清的生源,可以它们说是毫无生存压力,只要城市里还有学生,它们就能开下去。既然能毫无忧虑地开下去,似乎也就没有多少动力去改进教育方式了。早已被诟病的填鸭式教育和题海战术,现如今依然是义务教育的绝对主流,分数依然是评价学生好坏的唯一标准。喊了多少年的“素质教育”校内少有人问津,却在校外的各种补习班中大放异彩。而反观近些年的大陆高等教育,因为激烈的竞争导致很多高校生存压力很大,  教育质量反而得到显著提升。


与高校不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基本都属于街道管辖,现如今的基层干部什么素质,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这些人上可以截留教育经费,下可以收受贿赂纵容学校的腐败,指望他们改善风气,基本没戏。而学校另一顶头上司教育部门,更是早就成了人们心目中跟"计生委”一样的只顾自己利益的部门,指望他们自己监督自己?效果不大。教育局最大的作用就是在各种事件发生后开会,马后炮放得比谁都响。而某些地方的教育局利用自己的权力将学区每年改来改去,又成了创收的绝好手段。为了楼盘销路,各路开发商哪个不把教育局伺候得好好的?有了这样的上梁,你还指望下梁能正吗?


有恃无恐的腐败,必然导致师资力量的道德滑坡。


事件发生后,福建仙游金石中学初中部负责人陈智敏出来说话了, 陈智敏表示不存在开除一说,“该生不是被学校开除的学生,因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是不能开除学生的,经查该生是休学手续的,且手续完整。”同时,关于网络上所说两人冲突是因为考试不让抄袭一说并不真实,“这两个学生不在同一间教室考试,而且案发时间是中午12点40分左右,不是考试期间。”他还表示:在该事件发生过程中,当时的值班老师对突发事件的处理非常到位,案发不到30秒就到现场,并做好抢救、报警、学生疏散等事情。


以前有句话:当你作的恶足够大时,会有人主动跳出来给你开脱。果不其然,金石中学负责人第一个就站出来表示凶手不是被开除的渣渣,也不是因为考试不让抄就杀人的穷凶极恶之辈。至于到底为何杀人,这位负责人是不会说的。负责人不但给凶手说了好话,还把学校的责任撇的一干二净。这位负责人的话语中未见任何一个道歉或者心痛的字眼,有的只是“这件事我们学校没任何过错”的无赖逻辑和冷酷无情。


前几天出现的“扒高铁车门”的某地小学教务处主任,让人唾弃没有公共道德和法律意识,而这些年各种关于老师的负面新闻的频繁出现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我们的教师队伍怎么了?”我们的教师队伍早就不纯洁了!现在的很多老师是通过托关系走后门才进入学校的,有多少是真正凭业务能力拿到编制的?如果老师们都是真正的“园丁”,各种节日红包、书本费、校外兴趣班又是怎么来的?古人的“教书育人”,很多老师只是把书本教一遍就完了,育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育人那么麻烦,况且孩子们的家长又是背景复杂,说不定就惹了不该惹的人了,老师们对育人基本毫无兴趣。孩子有问题推给家长就行了,家长管不管教那就不是老师的事了。即便学生出了大事,只要有钱,老师甚至学校帮着掩盖摆平就是了。


与毛病多多的教育系统相比,一些家长也没有担负起教育好孩子的责任


高速发展的经济并没有快速提升国人的道德素质,很多富起来的人们道德水平并没有提高。就仙游金石中学这件事的凶手,有说家里是巨富的,有说家里是官员的,总之他的家庭条件确实不错。然而为什么条件这么好的家庭却教出这样凶残的孩子?养不教父之过。富裕并不代表道德水平高,中国很多富人并不懂得感恩回报社会,反而会处处炫富,用各种手段把穷人踩在脚下。计划生育让中国家庭几乎都成了独子家庭,很多家长对这唯一的孩子是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慈母多败儿”,道德水平不高的家长各种溺爱下也就养育出了各种问题孩子,虽然  穷二代一样有很多败类,但是富二代和官二代中的败类们却可以依仗父母手中的资源在作恶的路上走得更远。打个仗逃个课之类的小事全可以靠金钱摆平,即使被开除了,也大可以花钱换到别的学校继续上学,被一路保驾护航的孩子自然更加肆无忌惮,在他们看来似乎杀个人也没啥大不了,于是就动手了。他们不是没考虑过后果,只是考虑得太简单了,以为金钱和权力真的可以摆平一切。


福建仙游少年杀人案造成轰动,说明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件,它不但夺去了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少女的性命,也毁了一个少年的一生,更揭露了学校为恶徒提供杀人机会的事实。假如学校真的没有暗箱操作,这样的作恶少年何以进入重点班?整个大陆的义务教育系统内,还有多少这样的学校庇护着多少这样的恶徒?


人们现在在讨论凶手最后会得到怎么的判罚,不是戾气太重,大家只是希望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不希望《未成年人保护法》成为恶徒的保护法。但 我们抨击凶手的同时,也不要忘了抨击这早已千疮百孔的义务教育。。。。。。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