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精英挂羊头卖狗肉,口号山响,实损民利

2018-01-12 18:39

跟民族作对,跟国家作对,反对派日后伤心的场景会是常态(图为反对派干将之一的毛孟静)

  华人评论员 梁浩明

  长期以来,香港总有一股源自殖民时代的势力,从1997年回归开始,逢中必反,逢政府必反。在立法会上演的拉布丑剧,让全球华人(估计也有西方政客)“叹为观止”,让广大身处西方的华人惊讶,原来香港是这样搞民主的啊?这是哪门子的民主?别说西方国家议会没有拉布,那些倒插国旗,宣毒誓,掷扔物体等等的行为都不可能发生。

  其实,香港的所谓泛民主派,向全世界,特别是华人世界,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西方议会制度在大中国完全是行不通的。昔日民国成立之初,也搞过议会,结果暗杀频频。当时担任总理的最大热门,呼声最高的宋教仁,是民国第一位倡导内阁制的政治家,时任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就死于暗杀之下,幕后真凶是谁已成历史之谜。这位本应是民国第一任总理的人,或是死于“内阁制”引发的权力斗争之下。

  今时今日的香港,虽没有发生暗杀事件,但政坛那种你死我活的争斗场内场外都无时无刻不在上演。香港当前的政治制度,虽暂时没有西方政治制度中最大的硬伤---党争,但逢政府必反的特质,伤害远比党争后果严重。

  逢政府必反,就意味着政府推行任何便民措施,都会遭到“泛民主派”的狙击,直至不获通过,便民政策破产。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西方政坛罕见的“拉布”。

  有见及此,早前香港特区立法会利用人数优势,修改议事规则,令反政府势力失去“拉布”基础,算是一次重要的纠偏,意味着香港治权重新回归至爱国爱港阵营手里,回归到中央政府手里。

  而“泛民主派”与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最新的博弈战场,就是“一地两检”。这算是泛民主势力失去“拉布”利器后力图反击的第一役。

  对于高铁这样的符合时代发展的利民基建,对香港发展是百利而无一害,更让香港市民体验到高铁新科技,感受人类科技的日新月异,试问,高铁不好在哪里?因为香港的特殊情况,中央政府用“一地两检”来解决本不应在国家领土范围内的存在的“通关”问题,试问广东开往全国各地的高铁,要“一地两检”吗?

  所以,“一地两检”完全是中央政府尊重基本法的体现。

  其实,一地两检已不是首次实施,更非新鲜事物,运作逾十年的深圳湾口岸就是一个例子。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乃是新时代出现的新情况,我们必须用新视野、勇于承担的态度来对待之,不能拘囿于《基本法》没有提及就不能做的迂腐心态。因为在起草基本法的年代,根本没有高铁这样的事物。

  但逢中必反的反对派就危言耸听,声称高铁一地两检违反一国两制及《基本法》,硬是上纲上线,将之形容为洪水猛兽。

  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一言九鼎」通过广深港西九龙站「一地两检」合作安排,为这一争论已久的问题在法律基础上画了句号,这是无上权威的最后决定。

  下一步就是香港立法会通过本地立法。对此,笔者是乐观的。在一国两制宪政框架下,香港立法会没有不通过的权力,只有落实的职责,就算立法会未能以法定人数投票通过,这样的结果也是无效的,人大常委会、中央政府、特区政府也能依法有办法实现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香港立法会作为地方区域立法机构不可能「颠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

  反对派最大的思维误区,就是站在自己认为的香港是一个“独立政体”的角度上,什么他们不断攻讦实施一地两检就是「违反基本法」、「一国两制毁灭」、「高度自治被侵蚀」、「割地卖港」……以此蛊惑人心、煽动港人抗拒一国,把一个交通和清关上的便民安排无限上纲成天大的政治问题,在他们眼里,只有两制,没有一国。香港法律凌驾在中国宪法之上。但实质上,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刻意采用这样的思维,将自己的政治利益凌驾在香港利益之上,搞乱香港才是他们的政治目的,这是域外势力给他们的政治任务。因此,所谓争议暗藏政治目的。阻止“一地两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实际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才是最高权力机关,拥有立法权、法律解释权和对法律实施的监督权,高铁一地两检有没有违反一国两制、与《基本法》是否相牴触,最终决定权在人大常委会手里,而不是由反对派说了算,不是由什么大律师公会说了算,必须指出,香港的这个“大律师公会”,只是一个行业协会,前身乃英国殖民时代的产物,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人大决定。不要以为打着“律师”旗号就以为政治准确,自以为是。还有所谓的“法律精英”如失落副校长职位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敏文,该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等,连什么是“割地”都没搞清楚(或故意混淆视听),误导大家把香港做为独立政体,法外之地去理解“一地两检”,原来,这些窃据大学的“精英学者”,才是年轻港独的“导师”。

  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日就指出这些“律师”,没有搞透基本法,没有理解中国宪法,直批这些人“精英心态”有问题。多个香港民调显示,大部分港民支持“一地两检”,可见,这些总把自己当作“民意代表”的伪精英,根本没把民意放在眼里,这对“民主”何其讽刺?“民主精英”与民为敌,何其搞笑?

  其实,香港在反对派的荼毒之下,整个社会已经失去理性讨论的氛围,一切都变得情绪化和政治化。

  反对派更非善男信女,他们千方百计阻挠两地融合,无非想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政治实体,说穿了也就是搞港独。别说中央对此洞若观火,就连广大华人华侨都能看出来。这些乱港之人不得海外华人华侨之心。

  目前来看,“一地两检”能通过,高铁肯定能通车,但最大的挑战还是在后面。高铁一地两检真正之争不是在当前,也不是于本地立法,而是在通车之后。

  人大常委会具有宪政地位,反对派要在法理上挑战一地两检,无疑是徒费心机;在立法会审议法案时从中阻挠,本来不失是一个方法,奈何议席又不及人;打民意牌,社会又不太感冒,否则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节节败退(元旦反对派发起的游行人数稀疏)。那还有甚麽方法可以反败为胜呢?高铁通车后就是一大良机。

  以反对派的智慧,不难看出他们未来的手法:

  届时可能派出「死士」,在西九站内地口岸区示威搞事,逼内地执法部门拘捕他们,就可以在舆论上营造香港人在香港地方被内地执法人员拘捕,面对内地法律处罚的印象,再用舆论搞大件事,这就可以将他们今日散播的恐慌变成事实,反过来证明他们的「先见之明」,他们就可以兴风作浪,报今日之仇。

  所以,在高铁通车后必须提防这些捣乱之徒,以免坏了开局。而对这些螳螂般的政坛小丑,广大海外华人侨胞也根本不买账。

高铁,让东方之珠融入大中华,潜力无限,商机无限。历史面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笔者说句题外话,每次看到电视画面上香港反对派那个化妆画得象灵堂纸扎公仔般模样的喋喋不休的嘴脸,每次就增添多一分对这些政坛小丑的厌恶,相信这也是广大爱国华人华侨的感受。

  (2017.1.3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http://www.backchina.com/forum/20180...23802-1-1.html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恶俗的新共犯结构 ---- 网红+政客

    选举,就是宣传战。宣传,就无可避免地要通俗化。通俗,就很容易流于庸俗,庸俗,很快就变成恶俗。如果你同意政治应该由社会菁英所主导,如果你认为政治应该是一件严肃的事,那么你会在日趋重视...

    2019-01-19 15:50
  • 国民党为何不接受一国两制?

    国民党为何不接受一国两制?时间:2019-01-19 10:14•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作者:  胡懋仁 【核心提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国民党与民进党并没有本质...

    2019-01-19 09:47
  • 九合一大选后的新台湾

    台湾九合一大选已经落幕,有人欢乐有人愁,但更多的是意外。整场选举聚焦高雄韩国瑜,连柯文哲都只能望其项背,这是个意外;国民党在高雄市、新北市、台中市都大胜,更赢得15个县市,也是个意...

    2019-01-18 22:48
  • 中国如何与焦虑的特朗普打好交道?

    在现代心理学中,焦虑是指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是人们遇到某些事情如挑战、困难或危险时出现的一种情绪反应。焦虑通常与精神打击或即将来临的、可能造成的威胁、危险...

    2019-01-18 22:46
  • 全面准确理解“九二共识”的三重定位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主席发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讲话,确认九二共识,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议题并启动两岸政治协商进程。此举引发台湾各界震动,...

    2019-01-18 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