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反腐步入新阶段?

2018-01-12 08:02

北京时间1月11日,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在北京召开,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除了强调要密切关注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新动向新表现,坚决防止回潮复燃之外,还提到了当前反腐工作的另一大趋势——“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相较于其他表述,习近平关于“扫黑除恶”的提法,无疑吸引了外界更多的关注。这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打黑”二字在中国当代政治语境中的“特殊”地位,而另一方面,大概也与一个月前雄安新区的打黑“硬指标”一事有所关联。

一个月前,雄安新区规定打黑“硬指标”一事曾引发外界热议。

2017年12月11日召开的雄安新区“9·06”专案组工作座谈会上传出雄安新区将持续开展打黑除恶和打渣除痞专项行动的消息,三县公安机关进一步明确任务、明确责任、明确时限,全方位开展专项行动,每县每月至少要侦办一起黑恶痞霸案件。

当时,该消息曾引发外界质疑。当然,质疑的并不是“打黑”,而是打黑后面紧跟的那个“硬指标”。显然,这样教条化、行政化的提法是背离了依法治国核心要求的,因为它不符合最起码的程序正义。无论雄安新区面临的环境有多恶劣、无论对“打黑”的成果要求有多迫切,都无法抵消这一要求本身对法制的破坏性。所以,雄安新区的这一提法收获抨击无数。

当然,客观来讲,程序上的瑕疵也不能掩盖当地政府打黑除恶、维护社会治安、维护民众利益的决心,同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雄安新区社会环境的恶劣程度。比如当地曾发生多宗村干部涉黑引发民愤的事件。

从雄安新区的“个例”,到如今习近平在中纪委全会上重点提及“扫黑除恶”以及其后的“保护伞”,说明在拿下一大批“老虎”之后,黑恶势力在中国再度成为一个不容忽略的存在。

“黑恶势力”不是现在才有的,中国自古便有“黑白两道”之说,所谓“白道”自然是指政府、官方;而所谓“黑道”,古时是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土匪”,现如今便是游走于法律之外的“黑恶势力”。新中国成立之初,首任公安部长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黑除恶。当然,那时候不叫打黑除恶,而是叫打击“恶霸”。彼时,打击“恶霸”的局面与现在比有很大不同,因为那时与“恶霸”勾结的有许多特务、反共人士,而现如今,面临更多的是“官商勾结”、“官匪一家亲”。

王岐山在五年任期内将反腐“打虎”工作做到了“上不封顶”的极致,然而,腐败分子却远没有被彻底消灭。民众对政府的“反腐”工作不再有“惊喜”,但“反腐”却依然不能停。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王岐山的接棒者赵乐际而言,重点打击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或许将成为起反腐工作的下一个重点。

中国很大,法律无法覆盖的地方很多······

昔日“大老虎”周永康的倒台带出了一个恶迹斑斑的“黑老大”刘汉,不知下一个即将出场的“黑老大”又会从何方冒出?又会牵出哪个“保护伞”?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