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地方“领会”不了中央的意思?

2018-01-12 02:15

     

        桔子水晶创始人、也是北京东城区政协委员的吴海最近一篇公号文章,因为说出了很多企业家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引发关注。在这篇题为《真正领会中央的意思》的文章里,吴海以他自身经营企业的经历,“控诉”地方总是会错中央的意,弄得企业苦不堪言。

 

        其实,还在2015年,吴海就曾给zongli写过一信,信的题目为《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信是到了zongli手里,吴海也进“海”里向zongli回报了情况,zongli和其他领导也批示了,有关部门也向他征询改进意见。可两年多过去了,事情依然没有改观,过去怎样现在还怎样,以致他自己说,“说出去都丢zongli的人”。这应该是他写此公号的缘由。

 

        吴海前后两文所谈的问题,也是总理这些年来一直在强调的“简政放权”落实问题,再大而言之,也是总shuji一直在强调的改革措施的落地问题。这个问题当然不是一个新问题,许多人都经历过,老百姓以前就常埋怨,中央的政策是好政策,可到了地方总走样。吴海的感受比别人更深层一层,因为他是做企业的,所以说出来更易引发共鸣。

 

         “简政放权”或者说“中央的好意”为什么一到地方就难以落实?这个问题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我们先听听吴海的思考和想法。在公号文章里,他举了五个事例,一是过时政策废除和修改问题,一条没人理的过时规定却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二是土地使用费的问题,国土、税务、地方谁都不管;三是旧楼改造问题,相关行政审批机构互相矛盾、不懂法不守法,用不成文的规定或干脆是领导的一句话来做执法依据;四是行政执法随意性问题,规定含糊或者自己就是规定;五是私营企业也要招投标的问题。

 

        对于地方不能领会中央意图的原因,吴海也谈了四点看法,首先是机关习惯性地做法——“形式很重要”,因为可以汇报了。其次是闭门造车,部委和地方没人花心思去想如何让“简政放权”真的更好地服务于企业,没人来问企业你真的需要什么。再次是怕担责任或者不舍得放权。最后是企业不敢说,或者没地方说。吴海认为这一点最重要,他说,企业不像老百姓,觉得不满意了就到处投诉,到网上去嚷嚷,企业主只要没被逼的家破人亡绝对不敢走到这一步,因为一旦他投诉了,其他各种小鞋全部给穿上来了,企业一定会死掉。

 

        从吴海举的事例和谈的原因来看,“简政放权”之所以落实不下去,说穿了,无非就在三个字——“权”、“责”、“利”。无论是部门有法不依,还是将旧法当新法,或者干脆领导的命令就是法,以及企业对不公之事不敢言,无不显示,虽然依法治国喊了这么多年,但在政府官员里,奉行的依然是权大于法的“明规则”。再深究下去,权为什么会大于法?道理都清楚,就不展开讲了。“利”更简单了,权大于法,最终也是为了“利”。政府种种于企业和老百姓的不便,背后都是因为有“利”。如果不是为得“利”还去刁难企业,那就只有用“责”来说明,即不想担责。既不想得利,也不想担责,尤其在目前反腐的时候,是很多政府办事人员的心理状态。

 

        弄清了原因,要治理起来,按理就好办。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因为这是普遍性现象,不限于某地、某部门或某个人,上述所谈之种种,多少年来都如此。你处罚这个,还有那个。总理对此应该也是了解的,但总理只有一双手,不可能事事亲为,他只能把它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下面的人再把他交给下面的人,事情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或者即使在一再督促下,改正了,可过段时间,又故态萌发。

 

         那是不是就治不了呢?当然不是,看怎么治。吴海在文章中提了五条建议。不过,我觉得前面三条属于理念层面的,有些虚,后两条政府可以采纳,这两条是,政府要建立沟通和收集信息的渠道,不要闭门造车,同时要建立监督机制;基层、地方、中央部委建立沟通汇报联动机制,保证一致性,不要同一政策到各地高度不一致。

 

        在这个拼经济的时代,企业和企业家的重要性,如果说对官员个人而言感受不一,对政府则无一例外是清楚的。可为什么企业家一出来抱怨就引发共鸣?这才是需要我们深思的地方。说一千道一万,要政府及其官员形成法治和服务意识,只有把选择和监督的权力交给老百姓,如福山所说,建立一个问责的政府,舍此,治标不治本,只能让问题存在下去。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