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逝世三十周年 国民党再难找回他的“国”

2018-01-11 22:35

2018年1月13日,是台湾前总统蒋经国逝世三十周年,国民党以“飞跃30、永怀于心”为主题规划了系列纪念活动。 国民党纪念活动在10日开跑,先是马英九到国民党中常会谈蒋经国对台湾的贡献;12日,吴敦义又率党务主管赴头寮谒陵;13日,在台北国军英雄馆还将举行纪念大会,吴敦义、连战、吴伯雄、马英九、朱立伦、洪秀柱将同台,共同缅怀这位对台湾建设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领袖”。

上一次大规模纪念蒋经国的活动是在2009年,那是他的百年诞辰,国民党重返执政,在中正纪念堂的广场上举办了“看不见你依然存在”的主题音乐会,那是蒋经国写给当年驾驶U2飞机在大陆罹难的陈怀生的,当时的他说:“即使你死了,我不愿悲伤。死神不能永久把我们隔开。不过像墙头花,爬到墙的那一边开出花来,看不见,可是依旧存在, 它岂能把我们隔开”。 “怀生已经从七万尺高空掉在自己的国土上牺牲了。他奉献了有形的生命,换来了国家民族的永生。”1962年2月2日,蒋经国在文中这样写道。再后来,文章收录在台湾的国中国文课本中,“看不见你依然存在”那是两岸虽敌对而国同的年代。

从大陆到台湾,蒋经国变换了很多身份,他不再是那个在莫斯科接受共产主义洗礼的尼古拉,不再是那个在赣南推行新政、修明吏治的蒋县长,也不再是那个在重庆中央干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教新生唱“两只老虎”的教育长。多年以后,有学生回忆说,他个子矮、脖子短,但声音很大, 唱歌时屁股扭一下,拍一下,想到他的身份,歌曲又俏皮,大家都笑了,那笑是纯真和青春的洋溢,30多岁的他,跟学生们一起早操,一桌吃饭,虽然短暂,却让人怀念。

大陆丢了,那笑声不再,当风雨飘摇的“中华民国政府”播迁海岛,他选择遵从父命,那一刻,也就没有了自己。50年代,退辅会主委的蒋经国,召集外省荣民和原住民,开辟横贯公路,他走进深山,和老兵们披荆斩棘、生火炊饭,面对克难,他说:“只有对准方向,往高处爬,越过高山,又降到谷底,再爬高,再前进”。 那时,他也是救国团主任,在救国团的活动上,面对着一个个目光清迥地凝望着世界的,他走到学生们中间,握手、聊天,说一些至今他们早已不复记得的话,在他们的手册上写下“经国”二字,一笔笔刚正利落。

从国防部长、行政院长乃至最后的总统,他的身份又变化了很多次,但是,在台湾的每一处地方,他都留下了足迹,他的身影和蔼而亲切。但那时的“中华民国”困据海岛,相比蒋中正,当历史的烽烟散去,“国家”再无四海归心,英雄神话式的拥戴,外交急冻,失败接二连三,党外反对声四起,他在一天天地老迈,斑斑荆棘、累累创痛,但台湾却在横逆中乘势而起。蒋经国和他领导的一代财经“儒官”继承了中国近百年来为救亡图存而发展出来的中华民族主义,也背负了国共内战失败下的迫切使命感,他们在求得经济稳定后,持续推动台湾的工业化,几乎底定了台湾日后产业政策的框架。

而有些历史的宿命,他注定无力扭转,古今台湾的割据或分治有着弔诡的相似,400年来,从郑成功到蒋介石,都带着对大陆国土的深深眷恋,渴望徐图中原,但到第二代,无论郑经还是蒋经国都选择建设台湾、经营台湾,蒋经国晚年推动“吹台青”,他说我在台湾住了39年,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但在1987年12月的行宪纪念日大会上,坐在轮椅上的他仍面对台下民进党国代的大声抗议,在“老贼下台”的呐喊声中,他黯然离开场内,18天后,在七海寓所的他吐血而逝。

几百年来,相隔一湾海峡,台海分治与两岸对抗的规律构成了仿佛穿越时间的不断重复的历史宿命,而在地理结构下衍生出的心理结构和精神状态,在恐惧、求生、挣扎、隔代遗忘等因素的萦绕下,产生了割据者对反攻大陆,经营本土和滋生独立的行为模式。有时是处于历史深处的“心理结构”,有时则又出于政治人物的短视近利。

其实蒋经国晚年,已有两岸秘使穿梭期间,但政府坚守“三不”,国府也就错过了“两岸融一”的最好时机,待李登辉把国民党的“起源自中国近代中途的革命政党属性”转化为“归属于台湾的现代的民主政党属性”,借此解决“党意”与“民意”脱节问题,选择新的历史观点,认同台湾人受外来者欺压、争取自决的历史意识。当李登辉在与司马辽太郎的访问中,说出“生为台湾人的悲哀”,承认国民党为外来统治者,也更深化了台湾政治社会中的“籍贯”、“族群”矛盾,造成国民党的一再分裂。2016年1月16日,在蒋经国逝世后的第28年,伴随初冬的瑟瑟寒风,在攸关国民党存亡绝续的总统大选一役中,党内天王望风而溃,最终一败涂地,沦为在野。

当年的蒋经国虽知反攻无望,但是,他仍希望大家超越一切地域、派系、小我利益之上,开阔心胸,把眼光放到对岸,他的“中华民国”有大陆,不止是台湾。然而,现在呢?恐怕只剩古月照今尘。蒋经国去世了三十年,国民党如今还在纪念,可又还有谁能再找回他的国?

身前身后两样情,《看不见你依然存在》,就像在蒋经国在那篇缅怀陈怀生的文中提到的:“他对我说:“我们的祖国实在太伟大了!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收复自己的国土!”当时我代表总统向他表达祝贺之意的时候,他兴奋激动,几乎流出泪来。这种纯真的表情,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半个多世纪前,他用这段话追忆陈怀生,50多年后,江山几局残,荒城重拾何年?冥冥中,这段话放佛也是写给他自己。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梵签主教任命协议 正式建交为期不远

    近日,中梵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万众瞩目,这意味着困扰中梵关系的最大痛点——主教任命问题发生实质性突破,在此基础上,中梵建交为时不远。 据外交部网站消...

    2018-09-23 04:51
  • 美國初選剛結束 混沌始判、陰陽初分

    《一個人》撰寫與社區、政治、時事、人文有關的議題多年,承蒙不少華人同胞將之視為茶餘飯後的思考,也使我們在提筆時,都必須經過再三的思考。偶而走在路上會巧遇讀者兄姊問:「每週這麼多的文...

    2018-09-23 03:25
  • 川普日记:中国拒绝了我们的谈判邀请

    在我休假之际,财长Steven告诉我,中国拒绝了我们的邀请。这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我说过,中国的习主席现在似乎不愿意和我们达成协议。当然,我也不急着谈判,毕竟我们的关税正在奏效,中国...

    2018-09-22 23:16
  • 中国人为何更喜欢马云?

    马云宣布将在2019年教师节退休,但正如马云所说,他是“急流勇退”“以退为进”。由于对阿里巴巴的影响力无人可及,因此马云的退休并不是...

    2018-09-22 20:55
  • 中国经济发展的“道义成本”

    编者按:近期中国社会各界被一种焦虑情绪所弥漫,可以说这是中国进入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重叠加期所存在的客观环境在社会心理方面的必然反映,外加上中...

    2018-09-22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