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大小姐”

2018-01-11 00:35

我祖籍福建漳州,籍贯屏东枋山,我出生在台湾台北市中山区。祖父家是枋山乡枫港的客家望族,祖母是狮子乡的排湾族后裔。父亲蔡洁生出身屏东县枋山乡,我的母亲是张金凤女士。我父亲一生共有四名妻室,育有儿女十一人,我最小。

现在很多人说我如何的"大小姐做派",我不承认但也不完全否认这一点。尽管现在的我已经六十二岁了,但是我却是从小就在父母和十位兄姐的关爱下长大的,我得到的宠爱可想而知,说我是“家庭里”的"大小姐"并不为过,但是我自己心里却从未有过这种想法。

无论社会舆论对我的生活做出任何的评价和批评,我都接受。但是我也想说,我的确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我得到了一个小女儿和妹妹应得到的所有的爱,但是我并没有因为家人的宠爱变成一个恃宠而骄的"大小姐"。

目前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我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后开始改变的,而是我以往生活环境使然。我感恩我的父母对我的宠爱,就如同天下所有儿女对自己父母充满感恩一样,我也感念他们的辛劳带给了我无忧的生活。

(左一为蔡英文)

尽管台湾很多学者从历史角度对我父亲做出很多批评甚至批判,这些我都不予置评,也不愿做过多的回应。但是我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兄妹十一人,既是父亲的骄傲,但同样是他最大的难题。当我们逐渐长大,就越来越体会到作为父亲的他需要付出多么巨大的心思和精力才能给我们这么大的家庭、这么多孩子带来安稳和无忧无虑的生活。

那时的台湾处于二战期间,我们家和所有台湾家庭一样同样面临了很多的困难,历史的苦不是任何人可以轻易躲开的。正是这种内外艰困环境注定了我们的父母爱我们、宠我们但是他们从来不溺爱更不会无原则的放纵我们,否则我们的家必然会支离破碎。虽然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是同样不会例外。

从长安国小开始,我都始终没有在自己的学业和奋斗里停止过,直到我以不错的成绩以第一志愿考上了台湾大学法律系。1980年我也以不错的成绩取得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学位。之后我继续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继续求学,我最终在1984年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同年我回到台湾,开始了我服务台湾的岁月。

我在台湾最早的工作是在国立政治大学法律系授课。从那时候开始我陆续担任了李前总统时期的政府顾问、陆委会主委、立法委员、行政院副院长、民进党党主席,直到2016年,我成为了中华民国第十四任总统。

这就是我,一个台湾普通家庭中最小的女儿如何一步步成为中华民国总统的历程。很简单,但是对我来说却是那么“不简单”。

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求学、教书、当官或成为总统,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懈怠,而现实环境也让我的确无法懈怠。我从一个女儿、妹妹的身份开始,逐渐经历了其它身份的转换和变化,我曾经是谁的同学和朋友、曾经是谁的学生和老师、曾经是谁的爱人和亲人、曾经是谁的恩人和知音、但也曾经是谁的对手和仇人。在这些不同身份的转变中,我经历了所有人都会经历的挣扎、迷茫和痛苦,也经历了很多人同样都会经历的快乐、感恩和幸福。

我不知道未来总统生涯里,还有多少人继续评价我为"大小姐"。但是我知道我的经历并没有让我成为"大小姐",我身边的政治纷扰也不允许我成为"大小姐"。

如果,我真有那么一刻希望成为"大小姐"的话,或许我希望可以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如今的总统府尽管热闹。但是太冷~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