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全中国都应该还东北人一个公道!

2018-01-08 19:42

又一阵“黑东北”的大风刮起,刮得好像还有理有据、头头是道,刮得许多东北人都羞称自己是东北人了。

 

“黑东北”是一股歪风,东北是欠你的,还是差你的了。事实上,东北从来不欠中国的,全中国恰恰欠东北的(下文慢慢讲)。

 

“黑东北”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最近10年,这样的歪风,基本上是一年刮一次。好像黑一下东北,就能释放自己的焦虑感了,好像不黑一下东北,就不能显示自己的优越感了。

 

“黑东北”最近的事由是,中诚信董事长毛振华“雪地陈情”的视频和一篇控诉“雪乡宰客”的文章。

 

这两件事是真事,当地确实要改正,批评一下东北的营商环境也是应该的,这是正向的批评,东北人也是能接受的,并且是欢迎的。

 

但是,以偏概全,一下子将东北描绘成“化外之地”,将东北人视为“化外之民”,好像全中国都文明进化了,唯有东北还处于野蛮社会,这种贴标签式的舆论暴力,我是看不下去的。

 

我是江苏人,但我对东北人有好感,东北人实诚、直爽,做人做事不拖泥带水。至于,网上有些人说东北人忽悠,拜托,论忽悠,东北人是忽悠得过福建人、广东人,还是忽悠得过河南人、湖南人?你不能把东北二人转的娱乐特征,生硬地套在东北人身上,好吧!

 

 

 

 

还有人动不动就说东北人懒惰,拜托,说话请动动脑子。传统的东北人,一年有小半年闲着,不是别的,那是被东北严寒的天气逼的,动不动“零下5℃~ 零下30℃”的天气,你让他们怎么在户外劳作?

 

冻成石头状的土地,你即便拼上老命刨开了,也播不了种、也发不了芽,施工用的混凝土,你即便能用搅拌机搅拌,但也无法自然养护(必须在高于+5°C的自然气温条件下)。

 

东北人,与全体中国人一样,没有人想闲着,更没有人不想去改变命运,要不然,这些年,为什么一批又一批的东北年轻人,宁可背着行囊漂泊外地打拼,也不安居家乡呢?

 

东北经济衰退,不能怨东北人!

 

这些年东北的经济,确实衰退严重,东北三省的GDP增速也几乎年年靠后,但是,这能怨东北人吗?

 

要知道,在2010年之前,东北三省的GDP增速,几乎年年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以2010年为例,当年辽宁省的GDP增速是14.2%、吉林省是13.8%、黑龙江省是12.7%——而当年全国GDP增速的平均水平是多少,才10.6%;经济大省广东和浙江的GDP增速,也才分别是12.4%和11.9%,均显著低于东北三省。

 

以经济发展速度推断一个地方的民风,这不仅不科学,更是不道德的。难道才短短七、八年,东北的民风就大变特变了吗?至于动不动说“投资不过山海关”,好像是东北人把投资吓跑了似的,这更是荒诞不经了。

 

东北经济的衰退,是经济升级的自然选择,是新经济的规律使然,请不要胡扯什么东北民风不好。

 

在同样的制度条件下,传统经济增长侧重资源,新经济注重人,而人看重什么?是否宜居,这才是关健之关健。

 

 

 

改革开放后,除了经济特区,其他地区的制度条件是全国一盘棋。在2010年前的传统经济时期,东北的资源丰富,大庆的石油、 鸡西鹤岗的煤炭,鞍山本溪的铁矿、小兴安岭大兴安岭的木材……这是东北在2010年之前,虽负国企改革之重担、担国资流失之骂名,经济增长却依然不垮的主要原因。

 

2010年之后,中国经济开始向新经济转型,互联网、3C、生物医疗等新兴产业、以及金融、文创等现代服务业,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方向。

 

与传统经济侧重资源不同,新经济更强调“人”的重要性——那么,问题来了,暂且不讨论高校、科研院所等软性资源,给你三个地方选择,严寒的东北、炙热的海南、温和湿润的华东,在回报均等的前提下,你会选择哪个地方呢?当然是华东!(地处华北的首都北京不讨论,那是权力资源分配之地)

 

选择温和湿润之地就业创业(华南天气稍次于华东,但远比东北和海南宜居),这不仅是中国人的选择,而且是全世界人的选择——打开世界地图,全世界的富国,几乎都处在温带、尤其是北半球的温带,而不是寒冷带和炙热带。

 

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不是一方人成就一方水土,这才是唯物论。要是你非得讲人的因素,非得讲资源怎么好、而经济又怎么不好,那么,你可以去俄罗斯的远东(西伯利亚),也可以去南极洲,这些地方天气特别寒冷,但是资源却是超乎寻常的好。

 

 

 

全中国都亏欠东北人的!

 

在你以偏概全地批评、甚至鄙视东北时,你想过没有,你祖上五代之内,必有一个亲戚,曾受到过东北的恩泽。

 

不要忘记,历史上,东北是中国人的避难之地。没有东北,早已有数千万生民无以安命。

 

自17世纪满族人大量入关后,大凡遇到兵荒马乱、天灾人祸的年份,无数中国人就会涌向东北避难,其中又以山东人、河北人居多。

 

东北地广人稀、土地肥沃、资源丰富,虽然天气不宜居,但是在农耕时代裹腹生存不是问题——太过久远的不说,就说1959—1961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除新疆、西藏、内蒙等极少数省份,又有哪个省、哪个县、甚至哪个乡,没有人去东北三省逃过荒、避过难。

 

 

一部东北的近代史,其实就是一部中国人的避难史。以1840年为我国近代史的分界点,在这之前,东北三省人口不过300万,但是,从1840—1912年,超过500万人从关内逃往东北三省以避难求生,而在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1912—1949年,更有近1500万人从关内迁移动东北三省——两百年间,2000万人关内人向东北三省的迁移、加上300万东北原住民,他们的近10代繁衍生息,才有了今天东北三省近1.3亿的人口。

 

建国后,东北的资源,无偿支持新中国建设至少30年。从1949—1979年,东北至少供应了全中国1/3的煤炭、40%的石油、一半的木材,要知道,那时在计划经济时代,如此超大规模的资源供应几乎是无偿的。

 

而如果说,以国际市场的资源价格计,即便以那个年代的价格计,东北三省的资源输出,至少是10万亿的(以今天的价格计,则至少是100万亿的)——可以说,如果没有东北资源的无偿供应,新中国工业基础的奠定至少要晚上10年。

 

东北,不欠中国的,这片土地曾经福泽过至少2000万中国人;东北,不欠中国的,中国欠东北至少10万亿。

 

今天,全中国都应该还东北人一个公道!

 

来自公众号:国英观察(IDygyobs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