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里特朗普的“火与怒”

2018-01-06 10:47

新年伊始,素以“推特治国”和喜欢“怼人”著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开怼”了。13他发布的2018第一推,目标直指曾经的“第一心腹”、一度有“影子总统”之称的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

尽管在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上任后,一度风光无限的班农被挤出白宫,但他和特朗普间的感情貌似一直未曾破裂。特朗普此前从未对失意的班农说过什么重话(这和他对其他前幕僚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而班农则继续以“编外国师”的姿态为特朗普出谋划策,“忧国忧民”(后者听不听则是另一回事)。但此次特朗普显然是真火了,他抨击班农“丢掉饭碗的同时丢掉了主意”,指责他“在白宫工作期间到处在媒体放话,暗示自己很重要,这也是他做得最好的一件事”——这等于明白告诉世人,自己其实早就对班农“影子总统”的诨名耿耿于怀了。

同日,和特朗普一样素有“嘴硬”名声的班农一脸懵懂状发表声明,声称“仍然声称支持特朗普”,甚至说特朗普是“伟人”,但已无济于事,亲特朗普的大财阀默瑟家族(Robert Mercer & Rebekah Mercer父女)已宣布和班农一刀两断,甚至班农的“大本营”——保守派网站布雷特巴特新闻网都传出消息,称该网董事会已有人提议和班农切割。很显然,特朗普真火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特朗普发火是因为一本书的面世,而班农虽然从未直接骂过他,却和这本书的出台关系重大。

这就是由出版商Henry Holt & Company策划出版、《今日美国》、《名利场》、《好莱坞记者》、《纽约客》、《卫报》和英国GQ杂志专栏作家兼新泽西网站创始人沃尔夫(Michael Wolff)新书《火与怒:特朗普在白宫》(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在特朗普发火时,该书刚由《卫报》和《纽约客》刊登摘要,并高调宣布将在19正式发行。

这是特朗普变成“特朗普总统”后第一部以他为主角的书,且是一本充满攻击贬低色彩的书。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沃尔夫在书中勾勒了一个愚蠢而狂妄的特朗普,他领导着一个混乱而不知所措的团队,这个团队曾差点让特朗普的老友巴拉克(Thomas Barrack)当上幕僚长(按照书中描写,巴拉克形容特朗普“不但疯狂而且愚蠢”,但巴拉克已声明“这纯属捏造”),因为班农觉得“此人小胡子太滑稽”而取消了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伯顿(John Bolton)的国家安全顾问任命,曾贸然发出“禁穆令”,又在引发反弹后表现得不知所措……特朗普担心在白宫被毒害,曾和特勤局讨论自己是否可以锁门睡觉,并要求不许任何人碰自己的牙刷。

这一切据沃尔夫称,都是自己“基于对白宫幕僚和特朗普竞选团队、包括班农在内的200次采访”所“提炼”的,而尽管特朗普曾多次直接表达过对沃尔夫的不屑,但班农主导下的白宫西翼却的确曾在特朗普入主之初的一片混乱中,给这位“编外人员”安排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常设办公席位。

更要命的是,许多令特朗普无法忍受的言论,照沃尔夫的说法正来自班农本人的陈述。

比如书中说,班农曾警告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门”调查将重点关注洗钱及特朗普家族和德意志银行间交易,预言特朗普将在国家电视台上“像一枚鸡蛋般被敲碎”;称班农早在2016年就知道特朗普团队成员和俄罗斯政府代表间的会议,且给出“背叛”、“不爱国”的评价。书中还称,“禁穆令”真正的主意来自班农,目的则是“激怒自由主义者使之方寸大乱”,等等。

特朗普是个性情中人,他显然无法容忍一度信任、欣赏的班农在紧要关头这样“修理”自己,于是不仅亲自上阵,还让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出马,对这本书进行了口诛笔伐。13日桑德斯称这本书“就目前所知内容而言是完全失实的”,“文字和内容都是垃圾”。按照出版商和沃尔夫本人的说法,特朗普还曾徒劳地试图阻挠这本书上架,而他们作出的回应,则是将原定19上架的书提前到15——也就是说,折腾出轩然大波的“火与怒”,在特朗普“开怼”时根本没有任何读者读到过全文,而只读到《卫报》和《纽约客》上经过沃尔夫团队精心选择的“文摘”。

即便素来和特朗普“不对付”的CNN也承认,沃尔夫“声誉不佳”,其著作“可信度存疑”,而其它媒体则更是疑声一片:64岁的沃尔夫称自己的书“基于对白宫幕僚和特朗普竞选团队、包括班农在内的200次采访”,但承认“未必都属实”,他被指责曾通过杜撰岳父的故事博取畅销书的销售排行,他的同班同学雷根(Judith Regan)还曾指责沃尔夫专栏中“和雷根对话”完全是编造的,因为“我们30年都没说过话”,而这点随后被沃尔夫本人承认;他曾经出版过6本书,包括默多克的传记,大多十分畅销,但包括最畅销的《烧伤率》(Burn Rate)在内几乎每本都充满争议,如杜撰和歪曲事实,以及不当抨击同行等。

早在1998年媒体评论家沙弗(Jack Shafer )就在《看板》杂志上批评沃尔夫“利用人性倾向于将坦率、真相和残酷混为一谈的弱点混淆是非,并一再表明自己不可信任”,2004年《新共和》上科特尔(Michelle Cottle)曾指责当时已成纽约专栏杂志宠儿的沃尔夫“为博取点击率可以不惜编造任何内容”。《华盛顿邮报》上一篇评论指出,沃尔夫的著作从不以尊重事实著称,他也乐于如此,因为这可以引发更多争议,从而获得更好的销售业绩。他此次出书前高调预热,发出耸人听闻的摘录,在电视台和媒体到处高调煽风点火,目的只有一个,让自己在一年后变成这个系列故事真正的谈论主角。该报编辑法尔希批评沃尔夫“观点先行、罔顾事实,甚至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恶劣地步”,但这种批评或许正是沃尔夫及其出版社求之不得的——可以刺激此书的关注度,使之更加热销。CNN也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讲,沃尔夫达到了炒作的目的——13这本实际上根本没上架的书,就占据亚马逊排行榜的第一位,而不到24小时前这本书的排名只有第48449位。

按照沃尔夫此前的“轨迹”,这本“火与怒”将大概率成为名声臭却热销的“图书中的臭豆腐”,而特朗普声誉和支持率所受的冲击恐怕不会太严重:如前所述,大多数感兴趣的读者不过“凑个热闹”,并非真敢“悍然”相信“历史发明家”沃尔夫书中的“论据”。

但特朗普和班农间的关系恐怕将因此覆水难收,这将令班农及其周围的“非建制保守派”失魂落魄,却八成会令共和党传统派心中窃喜,这种状态将可能影响未来特朗普政府的执政风格和用人思路,以及将在年内举行的中期选举格局。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