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委内瑞拉间的外交驱逐战

2017-12-29 07:54


1225,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宣布,委内瑞拉驻加拿大最高外交官——临时代办埃雷拉(Angel Herrera)为“不受欢迎的人”,从而令两国间的外交驱逐战达到高潮

 

方慧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25日当天表示,加拿大并非启衅的一方,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委内瑞拉政府日前已经宣布,加拿大驻委内瑞拉临时代办为不受欢迎的人,将被驱逐出境,“因此作为回应,我国也不得不宣布委内瑞拉驻加拿大临时代办为不受加拿大政府欢迎的人”,她还指责“委内瑞拉方的这一举措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Moros)政权的典型表现”、“他们一直旨在破坏恢复民主和帮助委内瑞拉人民的所有努力”。

方慧兰还表示,加拿大“不会对委内瑞拉政府剥夺其人民基本民主和人权、阻挠其获得基本人道主义援助的努力袖手旁观”。

诚如方慧兰所言,委内瑞拉的确先于加拿大启动了驱逐对方外交官的行动:23日,委内瑞拉制宪大会(ANC)主席罗德里格斯(Delcy Rodriguez)宣布,加拿大驻委内瑞拉最高外交官——临时代办科瓦利克(Craib Kowalik)为“不受欢迎的人”,须于圣诞节前离境,从这个角度看,委内瑞拉似乎在“蓄意启衅”,而加拿大不过“自卫反击”。

但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委内瑞拉方面也有话要说

 

另一面之词

 

罗德里格斯宣布驱逐科瓦利克的理由,是后者“对委内瑞拉内政进行了持久、粗鲁、粗暴、毫无克制的干涉”。

这番话是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的套话——或按方慧兰外长的说法,是“该政权的典型表现”,其含义是加拿大政府及其驻委内瑞拉外交机构、外交人员出于对委内瑞拉现政府的不满,作出了若干不为该国现政府所接受的言行。

2013年,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马杜罗继任,上台以来的历次选举都充满争议和冲突,加之经济结构单一,油价崩盘后经济和社会福利陷入崩溃,国内动荡加剧,马杜罗将责任归咎于“国内外势力勾结颠覆”,而反对派和美国则指责马杜罗本人及其政府的所作所为导致了上述的一切。

今年730日,马杜罗不顾国内外强烈反对意见,迳自举行了第四届ANC选举,并在84宣布制宪大会成立,目的是部分替代由反对党控制的国会行使立法权,并通过修宪赋予马杜罗更多权力。对此美国、加拿大等国均宣布了一系列针对马杜罗全家及若干委内瑞拉高级官员的制裁措施,并警告称“将继续对反民主的马杜罗当局施加压力”。

很显然,这些措施就是方慧兰外长口中的“恢复民主和帮助委内瑞拉人民的努力”,也就是罗德里格斯口中的“对委内瑞拉内政持久、粗鲁、粗暴、毫无克制的干涉”,事实上双方的外交战早在彼时即以展开(正因如此双方大使才均不在位,只留临时代办撑门面),在委内瑞拉看来,加拿大制裁委方高官在线,委内瑞拉驱逐加拿大临时代办不过是对此的报复,而在加拿大眼中,委内瑞拉政府不顾加方劝阻、警告执意要搞ANC,才是一切矛盾的根由,加方的制裁是果,而不是因。

 

如何是了局

 

很显然,这样的分歧和争执在双方看来都是原则性、根本性的——当然,在委内瑞拉一方看来尤甚。

剔除外交辞令,加拿大方面的要求其实就一句话:马杜罗下台;而委内瑞拉方面的底线也就一句话:我们的政府谁上台或下台,你们外国人说了不算。

同样很显然,由此引发的驱逐战、外交战远未结束,目前的“高潮”也只能说是阶段性、暂时性的。

方慧兰宣称“将与包括利马集团在内的本地区伙伴合作向马杜罗政府施压”,而这种行为注定会被委内瑞拉政府认为是“粗暴干涉内政”。

虽然因经济和福利的崩盘,马杜罗远得不到昔日查韦斯那样的民粹支持,但他仍然拥有庞大的国内支持基础,相反,反对派虽力量有所壮大,但内部存在分歧,迟迟形不成合力,若纯靠“外力”施压,非但效果叵测,而且很容易被指责“干涉内政”。

事实上除了美国及其几个亲密伙伴,其它大多数“本地区伙伴”即便对马杜罗当局不满,却也并不十分赞成“直接行动”:尽管近几年拉美“右转”明显,但“干涉内政”这个词汇对饱尝个中三味的拉美诸国而言,仍然是令他们不得不谨慎小心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当然并不喜欢马杜罗当局,也带头实施了制裁,但他治下的美国政府显得既无力、也无心在委内瑞拉问题上做更多作为,那么,加拿大是否有资源和底气“强出头”?

在很大程度上,马杜罗政权今日之困境是拜低油价所赐,而在这个问题上,今天的加拿大不过五十步笑百步。委内瑞拉的变与不变,最终仍要由其国内因素决定,加拿大所能发挥的“戏份”,恐怕不会比一个“龙套”更多。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