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否也将“死去”?

2017-12-26 20:58

上帝死后一百年,人类也将“死去”?

一百年多年前,伴随着工业革命的推进和自然科学的大发展,德国哲学家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喊出了“上帝已死”的名言。他认为,由基督教价值建构起来的一系列政治、经济、伦理、教育体系都应进行重建,身体(人的身体)成为新价值的源泉。自此之后的一百多年,人终于从宗教中解放出来,开始恣意地享受肉体的狂欢。

一百多年后,年轻的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一书中认为,人本主义就是一个人类自我神话的过程。在尼采之后的岁月里,人的理性和欲望成为了衡量一切价值的尺规。然而,在新世纪的门口,人工智能技术再一次将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未来的后人类社会,人的独特性和凌驾于一切外物与动物之上的高贵感是否也将像上帝一样被取消?

自从人类有了自我意识以来,数千年的历史似乎都在探索三个本源性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是谁?当人类发现这三个问题无解之后,又转而投向另一个更为务实的问题:我们的生命何为?这四个问题就概括了一部人类的自我认知史。也正是在这种对自我的认知中,我们的历史从蒙昧时代一路走过宗教时代、封建时代、民主时代、工业时代、后工业时代,直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时代的边缘。

在这2017年的岁末,人工智能话语在技术、哲学、伦理、社会、艺术等领域被反复翻炒,形成了一道风味十足的话语盛宴。总其关枢,讨论的焦点在人本主义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的境遇问题。也就是未来时代的人类处境、伦理走向、经济情况、阶级分层、政治组织形式等话题。要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回到人本主义本身,进而结合后人类时代的多种走向来寻找未来的可能性。

浮士德的象喻

浮士德的形象是人本主义最为典型的范本之一。浮士德是一个具有喷薄欲望、不竭智慧、生命力绵延不绝、充满内在矛盾的人类形象,他的书斋、爱欲、政治、艺术、事功的五重人生象喻着个人与社会价值的完满实现,是一个充分展开的“人”。因此,虽然他被靡菲斯特(欲望)所诱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却在因满足现状倒地而死的刹那被上帝派来的天使救到天堂。

林布兰所绘的浮士德版画(circa 1650)

浮士德的象喻,是神性、理性和人性(欲望)撕扯的产物,歌德对于这三者的处理正是一个实现的(西方)人对于这一问题的最好的处理方式。同时也体现着心中同时住着上帝、理性和肉欲的西方人的内在矛盾。随着尼采宣称上帝已死,祭起身体的大旗,欲望和感性的伸张逐渐战胜了理性和神性,成为了20世纪人类的核心主题。因此,在20世纪,如果沿着歌德的逻辑,浮士德死后显然灵魂将被魔鬼俘获,并未得救。那么,在我们所生活的21世纪,也就是人类即将成为智神、开始创造和自我创造是世纪,浮士德(人本主义意义上的完满的人)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2017年7月4日,德国多特蒙德芭蕾舞团在北京天桥剧场演出芭蕾舞剧《浮士德》

浮士德之后

尤瓦尔•赫拉利对此并不抱乐观态度。他《未来简史》一书的副标题命名为:从智人到智神。一定程度上宣告了人本主义意义上的人类的死亡。我们都知道,无论是涅槃、尸解还是超脱暗示的都是肉身的泯灭。人类由肉身向人工智能时代的过渡正如唐僧死在凌云渡,传统意义上的各种价值将随这一肉身的崩解而成为被历史遗弃的过时范式。

首先是浮士德的书斋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限庞大的数据库和无孔不入的网络互联。长期以来不被人所正视的毕达哥拉斯的“世界是数”的认知将成为一切哲学的最正统的源头。人类的衣、食、住、行都将离不开算法。而这种算法不再是本能状态的粗略估算,而成为一种日常生活的精准运算。各大科技公司正在开发的无人驾驶汽车就是一个较好的例子。

其次人类之间的两性伦理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浮士德自述到:“在我的心中啊,盘踞着两种精神,这一个想和那一个离分!一个沉溺在强烈的爱欲当中,以固执的官能贴紧凡尘;一个则强要脱离尘世,飞向崇高的先人的灵境。”这种灵肉二分的现象在后人类的时代可能将不复存在。欲望将会在全息影像、仿真机器人、荷尔蒙药物及算法的共同作用下得到满足。后人类将不再需要一个与自己互补的肉体去得到安慰。当代的两性伦理可能会被繁复的欲望满足样态所取代。这一点在《她》、《银翼杀手2049》中都有所揭示。

至于艺术——这一建构人类本质的重要因素,在过去的文艺复兴、古典主义、启蒙时代都曾发挥了重要价值的存在,将会被重估。计算机通过深度学习可以谱曲、作画、作诗,并完全可以以假乱真。这样的情况虽然似乎来得太快,却已经有了不胜枚举的案例。在人本主义时代,一定程度上,正是艺术建构出了人类的独特性。然而在后人类时代,一些画家、诗人欺世盗名的本质将会被以假乱真的人工智能创作揭穿,人类艺术的独特性神话也可能随之破灭。(然而,更为繁复的艺术,例如电影在短期内还很难被电脑用算法直接生成。)

事功方面,浮士德生命的归宿在于经营自己的封地,填海造陆。但正像电影《银翼杀手》中所描绘的那样,这一类人类曾经的工作在未来都将被人工智能机器人所取代。大量人类将成为无用的阶层。这一阶层能否在未来幸存,盖仰赖于掌握最高权柄的后人类或者人工智能的意愿。这就涉及到了未来的政治组织形式问题,然而这是我们所无法细致的描摹的。可以肯定的是,社会(在今天,我们只能使用人本主义的词汇来试图认知很快就要到来的未来)将会出现更为繁复的分层,而大多数人类和类人类的命运都掌握在极少数的具有原创力权柄的精英阶层的手中。尤瓦尔•赫拉利认为,在21世纪,人类(浮士德)的独特性将成为明日黄花:

1. 人类将会失去在经济和军事上的用途,因此政治和经济制度将不再继续认同人类有太多价值。

2. 社会系统仍然认为人类整体有其价值,但个人则无价值。

3. 社会系统仍然会认为某些独特的个人有其价值,但这些人会是一个超人类的精英阶层,而不是一般大众。

浮士德在说出“你真美啊,请停留片刻”倒地而死,他的灵魂却因为不断地求索精神而得救:“凡自强不息者,我辈皆可救”。然而,拯救浮士德的上帝死后,人类自己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成神,却堕入了肉体的迷惘中不可自拔。在行将到来的以“数”为本的人工智能时代,世间再无救主。人类或者面临一个五千年未有的机遇,或者面临一个开天辟地来未有的大劫。我们作为人类,能做的也只能是孜孜以求、跟上时代的脚步,去无法预知的未来走上一遭。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