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旅行禁令”看权力偏执战胜民主游戏

2017-12-07 20:59

特朗普在圣诞节前似乎好消息不断。继国会两院通过减税法案后,特朗普备受争议的旅游禁令也得到了最高法院的批准。

 

除了这6个穆斯林国家,还包括朝鲜和委内瑞拉这两个美国的宿敌。这一裁定意味着,上述国家的旅游者、官员(委内瑞拉)不能进入美国,哪怕有亲属在美国,或者和美国机构有关联。

特朗普的这一禁令在美国和全球引发争议,特别是美国地方法院并不认可。11月份,美国加州上诉法院裁定特朗普的这一禁令部分生效。该法院给上述国家的旅行者"开了口子",即如果来自上述国家的人在美国没有亲人,或是与美国组织机构没有正式或有文件依据的关系,则不得入境。

最高法院的裁决,算是"终审",但是有些下级法院的裁决,依然和最高法院的裁决有抵牾。这意味着,最高法院的裁决,虽是白宫的胜利,但还是会在美国引发争议。值得一提的是,最高法院的裁决,已经是禁令的第三版了,从最初的"旅行禁令"到加上朝鲜和委内瑞拉两个非穆斯林国家,白宫为了让禁令通过,也在进行妥协和调整。正如白宫律师所言,这一禁令已经冲淡了穆斯林色彩,而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

 

不过,无论是以什么名义,禁令的主要内容还是"禁穆"。毕竟,禁令所涉主要是穆斯林国家,朝鲜和委内瑞拉更像是"陪禁"。特朗普的价值观也决定了他对穆斯林移民的立场。从9.11事件到最近发生在美国的"独狼式"恐袭,恐袭制造者都有穆斯林背景。加之发生在欧洲的恐袭也是如此,特朗普显然对穆斯林移民缺乏基本的信任感。

 

特朗普就是特朗普,禁令得到最高法批准,就是他的胜利。其明显不合政治正确的法令得到"终审"认可,凸显白宫权力在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主导地位。美国是三权分立、两党制衡的民主国家,因而美国总统的权力受到很多限制。但是只要白宫正面坚持,或者迂回求权,白宫的权力就会最大化。

特朗普看上去不谙美国的政治游戏,其实他参透了美国政治游戏的精髓。他上任后释放的政策信号,譬如"旅行禁令"和在美墨边境的"建墙"计划,看上去非常另类,而且是和美国传统的价值观"说不",但是特朗普最大的特点是政治坚持。从"旅行禁令"被最高法批准到看上去不靠谱的特朗普"税改计划"被国会两院通过,特朗普最终都获得了胜利。由此看出,美国民主不过是权力的附庸,在最高权力面前,绝对正确的价值观只是看上去很美。

特朗普"旅行禁令"也是特朗普"美国优先"原则的体现。这也凸显,经历华尔街金融危机后的美国,已经从全球化的主导者、熔炉国家的代表,转化为逆全球化的典型和保守主义的象征。

"旅行禁令"可以阻挡住来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但是并不能让美国变得更安全。虽然美国不时发生具有穆斯林背景的"独狼"恐袭事件。但是已经成为"美国病"的枪击事件,大多数是美国白人所为。

因而,"旅行禁令"不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保险丝",反而暴露出特朗普政府的偏狭与自私,更显美国已经失去了大国自信。

本文刊于12月6日中国网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