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内讧”的另一面:玩客币、转型压力、派系之争,以及其他

2017-12-07 07:45

在转型方向上,迅雷内部分裂为两派人马,并为 “内讧”事件埋下伏笔,对于曾作为行业龙头的迅雷来说,极具争议性的玩客云业务是它的未来吗?

随着一纸公告,迅雷“内讧”大戏落幕,却留下疑问无数。

 

12月3日晚间,迅雷蜂鸟金融发布公告称,迅雷公司与迅雷大数据已消除误会。从11月28日起,迅雷公司与子公司迅雷大数据因商务纠纷而相互指责,而新公告表明,二者的“母子”关系已断,大数据管理层将迅雷公司在大数据公司所持股份全部回购,并不再使用迅雷商标。


在此过程中,迅雷(股票代码:XNET)股价从11月24日的最高27.00美元/股,下跌至12月1日的15.43美元/股,累计跌幅超过42.8%,市值蒸发约7.69亿美元。


尽管双方已达成和解,却在互相攻讦中暴露了迅雷公司的问题。


曾被指责为“变相ICO(数字代币首次公开发行)”的玩客云业务,在今年9月上线后,将迅雷股价从不到5美元迅速拉升至24美元,迅雷转型似乎见到曙光。但据无冕财经了解,由于玩家私下交易成风,玩客币的收购价在两个月内暴涨超过70倍。面对投机带来的风险,迅雷能靠玩客云打一个翻身仗吗?


反投机之战


12月4日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此,因“内讧”事件而备受关注的迅雷CEO陈磊也受邀参与。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玩客云被投机者利用,“投机者占便宜,用户倒霉,企业背锅。”并声称接下来会要求每个玩客云钱包进行实名验证,打击投机行为。


受陈磊发言影响,多个交易平台的玩客币价格出现了下滑,降幅从5%到10%不等。

今年8月底,迅雷为转型云计算业务而再次发力,推出智能硬件“玩客云”,这是一款用户可以共享闲置宽带、存储空间以及计算资源的私人云盘产品,并成功助推迅雷股价节节攀升。陈磊对其也抱有很大的期待,却没料到玩客云受到投机者追捧,并成为此次迅雷“内讧”的导火索。


用户能通过玩客云“挖矿”得到玩客币,这与获得比特币的方式十分相似,因而受到币圈关注。这也引来迅雷大数据对陈磊的指控:“玩客币为变相ICO、非法集资骗局,陈磊收回迅雷大数据商标,是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不愿意参与玩客币违规违法行动的单方面行为。”


无冕财经研究员在玩客币微信交流群发现,很多玩家进行玩客云和玩客币的私下交易。12月5日,官方售价399元的玩客云被炒至2200元一台,而玩客币的收购价则从7元至7.5元不等,相比刚推出时1毛钱的价格,2个月内已暴涨近70余倍。


玩客云推出的时间十分巧妙。今年8月底,国内ICO项目疯狂愈演愈烈,但不久后遭到封禁。长江商学院金融系主任曹辉宁认为,玩客币的面世恰逢比特币遭禁这一时间点,大量热钱四处寻找进入数字货币领域的机会,而玩客币被视为比特币的替代品。


实际上,玩客币与ICO项目存在差别,知名财经律师金焰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ICO本身是企业发行虚拟货币进行募资的行为,(但在玩客币里),迅雷并没有募到任何资金。”除此之外,迅雷禁止玩客币的任何交易行为。


目前,玩客币通过官方渠道仅能兑换网络加速、数字内容、迅雷增值等服务,而兑换人民币只能用过第三方交易网站或私下交易,尽管迅雷声称举报了数家交易网站,但随着玩客币的火爆,越来越多的平台趁机杀入,在一个名为“玩家网”的交易平台上,日交易量达291.76万枚,有玩客币玩家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还在开放交易的网站有五六家。”

这是一场技术反投机的斗争,陈磊认为,“我觉得今天跟投机者的斗争实际上就像跟黑客斗争一样,是技术安全问题,(强制实名)是第一步,一定会收到效果的。”


要打赢这场反投机斗争并不容易,但对于迅雷而言,玩客云已倾注了不少心血,多次转型失败后,留给迅雷的机会已然不多。


玩客云是未来吗?


时间倒回至十年前,迅雷坐拥4亿用户,成为中国网民“标配”的下载神器,一度让用户数同样庞大的腾讯十分紧张,迫不得已地推出“QQ旋风”来抵御,却屡屡败阵。


如今时过境迁,当年的对手腾讯股价从5港元/股飙升至约370港元/股,市值突破3.5万亿港元,而迅雷却经历了“失落的十年”,市值尚不及腾讯的百分之一。


迅雷犹如行业的瞭望者,在独善其身的同时,却也错失无数机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已习惯用手机浏览器和应用软件进行下载,仍固守PC端下载工具的迅雷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当曾经的竞争对手电驴、快车和QQ旋风一一死去后,迅雷也再次喊出了转型的口号。


回顾以往,迅雷联合创始人程浩曾坦言,“有些机会的错失比较可惜”。他提到的错失,包括浏览器(移动端)、流媒体以及手机应用商店等领域。主业不振的迅雷利润逐年下滑, 2016年全年亏损2411.8万美元;2017年第一季度亏损671万美元,第二季度亏损967万美元。

时间到了2017年,对于迅雷接下来如何转型,内部出现了两派人马。据《财经》援引一位迅雷离职员工的话说,此次内讧背后是以陈磊为代表的迅雷“新一派”,与以於菲为代表的“老一派”之间的矛盾公开化。陈磊主导的是迅雷公司的玩客币项目,而於菲主导的是迅雷大数据公司下的金融板块。


有趣的是,在此次内讧中,涉事双方都攻击对方的项目具有较大风险。


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11月30日发布的个人公开信中,表明与现任CEO陈磊在玩客币上存在意见分歧,认为玩客币具有较大风险,也因此受到了驱逐。此外,於菲自称在迅雷任职长达十一年,曾多次挽救迅雷于危机当中,近年来受创始人邹胜龙命令组建迅雷金融公司,但如今已辞去金融业务相关所有职务,并已淡出迅雷高管层。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於菲声称她没有担任金融业务相关职务,但据媒体报道称於菲拥有迅雷大数据公司超过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而迅雷大数据的业务包括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爱交易等。


迅雷方面称,迅雷大数据开展的业务因其金融属性带来的风险和迅雷缺乏监管,因此需要收回品牌授权。而12月3日的公告证实,迅雷大数据最终同意不再使用迅雷商标,而改用新商标“摸金狗”。


迅雷公司收回品牌授权并非杞人忧天,此前,“迅雷爱交易”作为移动端贵金属交易产品,年初因高杠杆合法性和无风险、大回报等宣传噱头受到质疑,最终匆匆下线,而疯狂猜涨跌、迅雷易贷等产品也被质疑存违规风险。


在互联网金融业务前景不明时,玩客云却已实实在在地给迅雷带来了收入。玩客云第一轮众筹时,短短10余天内已筹得1088万元,而在最新发布的12月12日的一轮预约中,价格为399元的玩客云已有2400多万人预约,即使仅有十分之一的人付款,迅雷也能因此获得近9.6亿元的收入。依靠出售玩客云,迅雷的利润将大幅改善,或将实现扭亏为盈。


对于征战互联网十多年的老兵迅雷而言,能否靠玩客云打一个翻身仗,还有待时间来检验。


本文作者:翁榕涛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