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刚刚让世界极度紧张、令34亿人痴迷的地方,有10个地方你要知道!

2017-12-07 07:30

12月6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宣布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


这个古老的城市,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 巴蒂亚•科恩博伊姆,阿维格多•科恩博伊姆

本文出自瞭望智库书摘,摘编自东方出版社《徒步旅行耶路撒冷》一书,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哭墙


自从公元前10世纪,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建成圣殿,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教信仰的中心和最神圣的城市。


根据《圣经》记载,这里是耶稣受难、埋葬、复活、升天的地点,因此,基督徒也相当重视耶路撒冷。


伊斯兰教也将耶路撒冷列为麦加、麦地那之后的第三圣地。


近三千年来,这座特殊的城市引发了无数次残酷战争。近代以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对耶路撒冷的争夺趋向激烈。


然而,人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过于沉重的历史已经掩盖了这座饱经沧桑的城市本身的风情——这里不但有“哭墙”,还有“苦路”;不止有锡安山,还有橄榄山......


它到底有多美?笔者如是说:“在将近三千年的时间里,耶路撒冷就像一个睡美人一样被封藏在石墙之后”。


从以下这10个地方,你可以领略到数十亿人向往的这座历史名城独特的魅力。


1

犹太区:纪念苦难的“哭墙”



 

《孤独星球》旅行指南系列丛书的一个作者迈克尔·科恩在接受以色列国土报记者奥尔纳·卡津(Orna Kazin)采访时说道:


“我建议你在清晨或日落之时爬到老城区的一个屋顶上,站在那里聆听历史的脉动。你的双眼就会忍不住浸满泪水。这会是一个非常深刻、令人敬畏的体验——直接触摸那千年历史,体会此处的神圣与尊严。如果让我给旅行者们推荐一个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去的地方的话,那个地方就是耶路撒冷老城。”


往前看是金黄色的伊斯兰圆顶清真寺,后面是橄榄山,其山坡上是数以万计的犹太人坟墓。


再往上面是隶属于俄国正教基督升天地的基督教钟楼。


往左看,就会看到路德会救赎主堂(有钟楼和顶部几乎黑色的圆顶),还有在它后面缓慢升起的是圣墓教堂的两个灰蓝色的穹顶。


在你右边石头下方就是犹太和亚美尼亚两个区。


一个被藤架装饰起来的屋顶能激起人们对以往日子美好的回忆。

哭墙


我们所熟知的西墙只是圣殿山、西部挡土墙的一部分。那个墙的总长度是1600 英尺(488 米),但在祈祷广场中所见到的部分仅仅是187 英尺(57 米)长。


另外可以见到的那几十米在西墙右边的考古广场区域。剩下的部分被埋藏了起来,它们处于穆斯林区住宅的下面。


墙的高度也不再是它当初的样子。西墙最初有200 英尺(60 米)高,但是罗马人拆除了大部分的墙层。


现在屹立在广场中的这段城墙仅剩62 英尺(19 米)高——这还要归功于蒙蒂菲奥里,为了将犹太人和穆斯林进一步分离,在他的安排下又增加了几层(注意在墙的顶部是一些相对较小的石块)。


设想一下,如果现在有人提出同样的想法会发生什么呢……


根据哈拉卡律法(Halachic ruling),由于祭司法律中有关于与死者接触而变得污秽的规定,所以犹太人被禁止前往圣殿山。


Tamed met(惯例上认为由于接触死者而变得不纯洁)——根据哈拉卡的解释适用于所有曾经接触过犹太人尸体的人,同样适用于接触过死人或参观过坟墓的人;这种不洁的状态只有通过用红色小母牛的骨灰进行清洁才能被取消——现在这种仪式已经不再进行了。


毋庸置疑,已经有人针对禁止登上圣殿山的禁令提出各种解决方案和限制条件,但是无论其目的或意图如何——就是这么回事。


由于禁止虔诚的犹太人登上圣殿山,他们只能接近环绕圣殿山的一段防卫土墙。我们所熟悉的西墙(哭墙)正是那部分最靠近神性所临在的至圣之所的外露城墙,因此作为礼拜场所,它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2

锡安山:大卫王的安息之地




锡安山全貌


当你不断接近锡安山时,你可能会注意到锡安山就是老城的自然延伸。


参观大卫王墓墓顶的最浪漫的时间是在日出之时。


晚上的圣母安眠大教堂给人带来了一种美妙的,迷人的氛围。


大卫王墓墓顶 (它是一直开放的)可以提供一个鸟瞰耶路撒冷夜景的地方。


周日,鸡鸣堂在周日时不对外开放的,同时圣母安眠大教堂的拜访时间也会有更多的限制。

锡安山城门图


*在锡安门之上有一个开口,在这里守卫者可以通过这个开口将滚烫的焦油或者油浇在敌人身上。


*在大门两侧分别有两条长长的空地,从这里退出铁条以阻挡敌人战车的进入。


*上面有专门为弓箭手设计的射箭孔。在里面,大门不是直通的,它拐了个弯以防入侵者直接从大门闯入。


*向右的急转弯则使右手拿着投枪或剑的士兵很难使用他们的武器,而与他们进行战斗的防卫者们则可以从左侧对他们进行袭击。

锡安山城门图


3

米歇雷姆:宗教斗争的象征



 

在距离现代化的耶路撒冷仅有一箭之地的区域,你会发现一个风格迥异而又十分迷人的世界,仿佛是在一个平行宇宙,又有一些沉郁庄严。


这个世界饱受指责,而它的美丽却常常被人忽略。米歇雷姆的居民已获得了不反对暴力的狂热分子的名声。而一丝丝危险的气息则给这趟旅程增添了几分冒险的气氛……


那么为了避免对抗或者骚乱,该做些什么呢?你要理解当地人的心理。


你必须遵循当地谦逊诚实的标准:


*比如,如果你迷路了,需要寻求帮助,你就应该遵循“男性问男性,女性问女性”这个原则。


*女性应该穿宽松的衣服,裙子要到膝盖以下,领口不能开得太大,袖子也要长一些。但一名女性不穿裙子而只穿裤子就在社区里四处行走就是彻底的挑衅。


*建议女性用围巾遮住头发。男性推荐穿白色衬衫,黑色裤子和皮鞋,戴犹太小帽。男性可以戴着无边圆帽(无边便帽)或者普通帽子,而且要确保衬衫上没有其他宗教的标志。


*还要避免公众场合的亲密行为,但是一对夫妻是可以在一起走路的。不建议一群人混杂在一起,即便是组团旅游(包括两对夫妻),男性和女性也应该分开走路。


*不要携带以下个人物品:背包、大包、瓶装水、相机、手机。


*尽量不要给孩子和女性拍照。

米歇雷姆大街


南森· 施特劳斯街、耶沙亚胡街、米歇雷姆街和马尔齐·以色列街交汇处,被认为是俗世和宗教纷争混杂的标志。


因为尽管这里根本就没有广场的样子,却依然被称为“安息日广场”。很多年来,这里是暴力冲突游行示威的标准场所。


每周六下午人们都有进行重要“游行”的风俗习惯。当地居民都带着妻子孩子,来到城市的主要街道。同朋友会面,看看别人,也让别人看看自己。


游行只是表象,真正的目的是介绍青年男女认识,也就是相亲;这样青年男女就不需要通过正式的约会,就能够发现可能的对象。


想象一下,车流在这样一个雅致有趣的时刻,正好经过米歇雷姆的大街。冲突碰撞就在身后。人们大声喊着“安息日”(shabbos是意第绪语中的安息日),甚至会演变成投掷石块,进而引发暴力冲突。广场吸引了樊篱两旁的无聊的年轻人——简而言之:全面开战。


1956 年,一位名叫皮恩查斯·赛格洛夫(Pinchas Seglov)的正统派游行者在此广场被杀,从此这个广场逐渐成了为纪念安息日而进行宗教斗争的象征。 


4

纳克拉沃:飘着诱人美食香味



 

住棚节(这是个七天假期,在这个节日里,以色列人民为纪念先民出埃及而建立临时小屋,他们在这里进餐、款待客人甚至睡觉)和光明节时期(这个八天的节日是用来纪念收复圣殿的,其纪念途径是在这八天里每天晚上从日落时分开始点燃蜡烛:第一个晚上点一支,第二个晚上点两支,以此类推)的纳克拉沃是非常值得一去的;篝火节前夜可以一睹正统派犹太人在庭院里点燃的篝火。

马哈耐·耶胡达市场


这个市场有两条纵长的街道连接着雅法路和阿格里帕斯街,它们是梅兹·哈伊姆街(EtzHayim St.,有顶棚的市场)和马哈耐·耶胡达街(露天市场)。这两条街之间有众多小巷相连。


在我们看来,充分利用这个市场的正确方式就是放弃自己、迷失自己。顺便说一句,在星期五,露天市场会吸引街头艺人进行一系列的可供你享受的表演。


我们可以向你推荐“番茄王”,是那个著名的巴奈(Banai)家族的家,市场中及其附近的最合算的饭店我们总结出了一些建议。


当地的特色菜是库尔德或伊拉克风格的在石蜡炉上的烹饪以及梅乌拉夫·耶鲁沙尔米的快速烧烤(耶路撒冷风格的形形色色的烤肉)。


5

叶明莫什:“摩西的右手”



 

在将近三千年的时间里,耶路撒冷就像一个睡美人一样被封藏在石墙之后。只有一个来自远方的骑士——摩西·蒙蒂菲奥里爵士设法打开了城门,并将她带到了外面那个他为她建造的一个新城堡里。


几年之后,他又在隔壁建立了一个新的王国,取名叶明莫什(YeminMoshe,意思是“摩西的右手”)。


这两个卫星城最终合并为一个社区,在经历了一番翻新之后,这里成了体现耶路撒冷真正的美的地方。 

蒙蒂菲奥里的风车房


建风车房的目的是好的——它不仅可以为耶路撒冷贫穷的居民降低面粉的价格,还可以为这个新居住区的第一批居民提供工作岗位。


蒙蒂菲奥里既不缺乏资金,又不缺乏专门知识。他引进了风车房的平面图、机械设备,甚至还引进了第一批磨工。一切看起来都是完美的。那个风车房离地有20 码/米高。它的顶部有一个独特的机械装置,其旋转总能使帆的正面迎着风。


看起来确实是成功的。实际上,由于当时阿拉伯人的磨房仍是用驴子拉的,而且他们已垄断面粉的生产,所以他们对这个新的竞争对手感到如此害怕,以至于他们召集了一个宗教牧师来诅咒这个现代化的装置。他预言第一场雨就能使这个风车房倒塌。


很明显,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风车房是使用英国技术建造的,其设计就是让它在耶路撒冷能够承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的降雨……


后来更加现代的、用蒸汽驱动的磨粉机出现使蒙蒂菲奥里的努力黯然失色。这个风车房也就停止了使用。


但是,它还是成为了一个地标性建筑,并用来纪念这个居住区创始人的工作。


6

富人区:贾尔拉德的漂亮房子



 

里哈维亚和塔尔比亚的胡同是“民主贵族”愉快地居住的地方:总统、总理、官员和富人。


承包商奥古斯特· 贾尔拉德(AugustJallad)以出租为目的建造了这栋房屋。它被认为是这个社区中最漂亮的建筑,在1936—1937年曾作为英国皮尔委员会(Peel Commission)的总部。


这个委员会首次提出了将这个国家分立为阿拉伯和犹太两个独立的国家,而耶路撒冷则单独处于国际控制之下。你应该意识到这个建议遭到了双方的反对……


1948—1983 年,由青年阿利亚(Youth Aliyah,一个曾拯救过2.2 万名犹太儿童的犹太人组织,该组织将这些儿童从第三帝国转移到巴勒斯坦和其他国家)管理的“莫特扎”儿童协会(“Motza”Children’s Institute)坐落于此处。


现在,这栋建筑仍然是一个教育机构。


请注意其建筑元素的精致的细节:阳台上的栏杆、窗子上的斗拱飞檐、门上的圆拱、锯齿状的屋檐和主要特色——亚美尼亚瓷砖。


7

苦路:见证耶稣的最后时光



 

这是条悲伤之路——根据基督教的传统,这条路见证了耶稣在其生命最后时光中的足迹。


这条苦路沿途共有十四站。第一站是耶稣被判死刑的地方,现在是一个穆斯林学院的庭院。


耶稣受难的最后阶段处于圣墓教堂内部,这座教堂就建立在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被埋葬和耶稣复活的地方。


这条路真的是耶稣走过的路吗?


对于这个问题有多种看法,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历史有一种奇怪的幽默感,因为这条路——对于基督徒来说是如此神圣的路,却正好穿过了老城中的穆斯林区。

狮门


狮门是从东边进入老城的唯一入口,橄榄山就坐落在老城的东边。[金门(Golden Gate)也是朝东的,但它在几个世纪以前就被穆斯林封死了,直到弥赛亚来临时才会重新打开。


狮门是在1537 年打开的,其名字要归因位于大门两侧的石墙里雕刻的两对纹章狮子。


据传,这两对狮子来源于奥斯曼苏丹苏莱曼(Suleiman)大帝所做的一个梦,在那个梦里,他看到自己将要被一个狮子吃掉。一个犹太裔的解梦者告诉他犹大的狮子之所以攻击他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尽到保护圣城的义务。于是他立刻行动起来,下令围绕圣城建立一面墙,为了纪念这个梦,他就将雕刻的狮子浮雕安置在了门的两侧。


当然,考古学家打破了这个美丽的传说,他们声称这些浮雕与犹大之狮没有任何关系,相反,它们是马穆鲁克苏丹拜伯尔斯(Baybars)的象征。事实上,狮子就是黑豹,它们并不是在这里雕刻的,而是从其他地方运过来的……


狮门也被称为圣斯蒂芬门,因为有传统认为斯蒂芬就是在这个门的附近殉道的。另外,这里邻近玛丽的出生地和她的坟墓,这个门也叫圣玛丽门。它还有很多名字。


8

橄榄山:犹太人的历史与4500个墓室



 

从山顶上俯视所看到的景色让人窒息,犹太人的半部历史都埋藏在了这座山上。

橄榄山


游览橄榄山上的这片墓地就像在翻阅犹太人的历代志一般。


这是现在世界上仍然可以使用的最古老的墓地;这里面最早的墓可以追溯到所罗门王时期。问题是,只有那些有350年左右历史的碑文才可以依稀辨认出来。

当参观橄榄山上的墓地时,有很多条路径可以走。


我们选择了这个特殊的区域是因为这里适宜徒步前行,被篱笆围住了,并且还有守卫,很安全。这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被当作墓地,大部分的游客会忆起那些长眠于此的人。


这片区域是从1939 年开始作为墓地的,并且是为了那些不属于任何特定犹太团体的死者而建的。这一片区域大约总共有4500个墓室,现在几乎没有空缺了。


9

艾因凯雷姆:耶路撒冷的“希腊村庄”



 

这里一个迷人的地方,甚至还有点令人着魔……


它是耶路撒冷的郊区,但它看起来实际上像是走错了路而到达的一个希腊村庄。

艾因凯雷姆一瞥


穿过艾因凯雷姆街,然后继续往前走大约50 多码/ 米远,向右拐到哈-奥伦街。经过哈-奥伦街17号之后,在你左边有一片空地。


从这片空地上看的全景:上面和右边是哈达萨艾因凯雷姆医院;反方向上有未完工的莫斯科里亚(高尔尼)教堂的洋葱头式尖顶;稍微往下再往右是圣母往见堂的钟楼。


你也可以走到下面一个更低的地方——这是一个浪漫的地方,一个非常适合进行野餐的地方。


10

以色列博物馆:动荡中的“爱”



 

七十年来,这个奇怪的国家设法吸纳了数百万的移民,发展经济农业,并且还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更难以令人置信的是这个动荡不安的国家,却将世界上十个最著名的博物馆合并在一起。

罗伯特设计的“爱”


“爱”在希伯来语中对应的词是“AHAVA”,这个词也由这位艺术家专门为以色列博物馆进行了设计。


与他平常的风格不同的是,这一次印第安纳没有使用鲜明的颜色。这既是出于对花园颜色的考虑(实际上它们并不存在),也是因为这个雕塑的位置使人们透过这些字母来凝视天空成为可能。


这个角度也暗示这天空与大地的联姻——因为有爱。


步行穿过了耶路撒冷的中心,查看了装饰部分建筑的壁画。


我们沿着雅法街走下去,走进了附近的社区。直到前不久,这里一直是这个城镇里非常破旧的一部分。


尽管它拥有老城城墙外最早的一批社区,但它的历史意义已经证明没有多大用处。

随处可见的壁画


这幅壁画带有一种幽默感,而且还包含有一点批评的含义。


例如,在屋顶的阳台上有一个正在敲打地毯的妇女,她正下方的邻居在晾晒衣服。这位邻居(那些已洗好的衣服的主人)正在往窗台花盆箱里喷水,而这些水正滴落到住在他下面的房客身上……


这面墙以描绘诸如悬挂在屋顶的天线和电缆、典型的以色列人“装备”而富于特色。


尤为出色的是这栋建筑的真正的石面与描画的石头之间的匹配。


如果你与这幅画靠得足够近,你将能看到这幅壁画上画布的涤纶片材是在那里与墙相连的。


耶路撒冷的圣安妮大教堂


(注:当今世界上基督徒约21亿,穆斯林约12.5亿,加上犹太人,按此估算得出34亿的数字)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