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增大王”刘益谦中招了?国民技术撞上"黑天鹅"5亿资金如何被骗光的?

2017-12-06 06:44

主业发展平平的国民技术,将本应用于补充公司流动金的5亿超募资金,转而投资基金,并在一夕之间被卷走,国民技术缘何落入困局?第一大股东刘益谦将受到何种影响?


“你想要的是利息,别人却想要你的本金!”

 

这句话原本是对跳广场舞的大妈说的,现在上市公司也要防备有人来套路。含辛茹苦赚了10年的钱被一夜间卷走,国民技术(300077.SZ)可能是最悲催的上市公司了。

 

11月29日晚间,国民技术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国民投资和私募前海旗隆合作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深圳国泰,目前前海旗隆不知去向,而国民投资已经对深圳国泰投资5亿元,上市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合作的基金并没有在协会备案,也没有托管,意味着国民技术5亿元投资款追讨起来难度非常大。同时,这也令有“定增大王”之称的第一大股东刘益谦不幸“踩雷”。

 

作为上市公司,为何能如此轻易被骗?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告诉无冕财经,这暴露出上市公司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国民技术的主业与医药无关,前海旗隆则主要在医领域发展,上市公司管理中存在无人制约问题;同时,面对专业性强的PE投资领域,国民技术高管风险意识较弱。

 

分红5000万,跑了5亿本金

 

满满的套路,但国民技术中招了。

 

根据公告,国民技术2014年11月和前海旗隆首次合作,当时使用2亿元闲置资金购买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基金产品,至2016年11月基金存续期结束,收回投资并取得预期收益。

 

正是有了第一次的合作以后,国民技术似乎对前海旗隆信心大增,为国民技术后来的被骗埋下了伏笔。国民技术公告显示,2015年11月,为推动公司战略收购和业务突破,前海旗隆下设的专注于产业投资的北京旗隆,与国民技术全资子公司国民投资合作设立产业投资基金,命名为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

 

其中,国民技术为有限合伙人,北京旗隆为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双方约定,执行事务合伙人独立管理合伙企业的日常运营,并对合伙企业的投资业务独立决策,有限合伙人不得参与及干预。正是这一约定,为前海旗隆卷走巨资创造了极佳的条件。

 

国民技术与前海旗隆关系图,来自腾讯新闻。

 

作为有限合伙人方,国民投资分别在2015年11月投资3亿元、2016年3月投资2亿元,合计共投入5亿元,这些资金都是国民技术自筹的资金。国民技术于2015年5月12日和6月9日从募集资金专项账户中转出超募资金共计5亿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此后该笔超募资金被用于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国民投资。

 

2016年的12月24日,国民技术披露,国民投资收到了深圳国泰5000万元的分红。



 

目前,国民技术与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的相关人员失去联系,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晚间已紧急安排向公安机关报案。

 

沈萌认为,这一投资中存在诸多风险,暴露出国民技术高管风险意识较弱,PE是专业非常强的行业,尤其是拿出数亿投资的话,更需要基金管理者有非常强的专业背景及成功经验,更为重要的是应该做好主业之后再考虑其他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合作的基金是没有在协会备案的,也没有托管。

 

10年利润泡汤

 

国民技术11月29日开始停牌,停牌前股价为15.66元/股,总市值88.23亿元。此事发生之后,上市公司将蒙受巨大损失,并且最终会传导至公司全体股东身上。

 

2017年三季报显示,国民技术截至三季度末资产总计是33.7亿元,年初至三季度末营收5.3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053.7万元。

 

国民技术于2010年4月30日在创业板上市,近年来净利润情况不容乐观,查询财报发现,从2008年至2016年间,曾连续三年亏损,仅有一年的利润超过1亿元,算上今年前三季度的0.4亿元,十年来总共的净利润也只有4.39亿元。

 

国民技术近年来利润情况。

 

也就是说,此次被“卷走”的这5亿元,是用了10年才赚回来的。

 

沈萌认为,由于没有备案和托管资金,5亿资金恐怕难以追回,亏损将直接计入当期利润,对国民技术的业绩将造成重大冲击。面对这一“黑天鹅”事件,国民技术复牌后,其股价大幅下跌几无悬念,中小股民的投资也将受到影响。

 

5亿投资是来自于国民技术之前在市场上超募所得的资金,按照公告,这些资金流向原本应是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然而上市公司却选择了投资。这一行为是否合规,以及公司中谁将为此负责?这个问题,国民技术需要向股民交待。

 

11月30日,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预计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可能导致的损失及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的影响,并说明拟采取措施。

 

无冕财经致电国民技术,询问其补充流动资金的资金为何改作其他用途,如果追讨不回公司将如何处理,其工作人员表示向有关部门了解后再回复。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定增大王”刘益谦踩雷

 

国民技术第一大股东为知名投资人、定增大王刘益谦。刘益谦曾因2.8亿元收购鸡缸杯而为人熟知,此次遭遇国民技术“黑天鹅”事件,两只鸡缸杯没了。

 

刘益谦。

 

刘益谦靠投资法人股起家,投资足迹遍布金融和艺术品领域。他还是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天茂集团(000627.SZ)、国华人寿等几家公司的董事长。据不完全统计,仅是2013年以来,刘益谦至少参与了31次上市公司定增,累计耗资近80亿元,其自称“不放过每一次暴富的机会”。

 

2013年9月,国民技术公司实际控制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7480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份的 27.50%)。当年11月15日,范康麒、韩学琴、赫喆、黄建英、刘益谦、彭国华、谭嘉亮、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起以每股17.95元的价格接手了这部分股份,共计13.43亿元。

 

股权转让完成后,刘益谦持有1114.20万股国民技术股份,占总股本4.0963%。2015年一季度,刘益谦的持股数增加至1234.57万股,持股比例提高到4.54%,位列第一大股东。此后随着2015年推出每10股派1元再转增10股的分配方案,刘益谦的持股变成了2469.13万股。

 

国民技术截至今年9月30日的前十大股东名单。

 

刘益谦持股数位列第一,但由于股权分散,国民技术是属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以国民技术停牌前15.66元/股的价格计算的话,刘益谦的这部分持股市值约为3.87亿元,基本上已经有将近一倍的浮盈。而这次的“黑天鹅”事件对其投资的影响还需观察。

 

刘益谦今年或许是流年不利,国民技术并不是第一家令他折戟的上市公司,目前其在长江证券上的投资浮亏已达到36亿元。

 

2015年4月,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斥资百亿,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的长江证券股权,共涉及无限售流通股6.98亿股(占股份总数12.62%),折合每股14.33元。2016年底长江证券进行分红,每10股派3.5元,新理益集团持有长江证券成本变为每股13.98元。以12月5日长江证券的收盘价8.75元计算,刘益谦这笔收购已经亏损36.5亿元。


 本文来自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 作者:李知远


原文标题《定增大王”刘益谦中招了?国民技术撞上“黑天鹅”,5亿资金是怎么被骗光的? || 深度 · 金融》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