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部族统治+社会主义=?

2017-12-05 20:35

近日,也门不断爆出武装斗争的新闻。原先结为同盟对抗合法哈迪政府的胡塞武装和前总统萨利赫双方,居然在首都萨那发生公开火并。

来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胡塞武装和萨利赫武装原本计划联合对抗合法政府,但近期由于种种矛盾,萨赫利决心与哈迪政府和解,对抗胡塞武装。残酷的交战中,不仅各派武装消耗严重,连萨赫利本人都战死当场。

 

也门国内各派势力也纷纷站队,选边支持一方势力。其中南部大都支持现总统哈迪,而北部大都支持胡塞武装。

 

为何南北也门会有鲜明的区别呢?

 

这和南北也门不同的历史和社会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北也门是一个传统的伊斯兰国家,用伊斯兰教义来治理社会;而南也门曾是唯二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阿拉伯国家之一,比北方的意识形态更激进。


今天的文章,就从历史和意识形态角度出发,一起看一下也门的南北分裂局面。

 

内斗中步履蹒跚的南也门

 

南也门曾经是英国殖民地。在埃及争取独立,并输出反帝反封建革命之后,南也门的民族主义者也积极响应,组建了由全国解放阵线(NLF)领导的游击队。

 

不过这支队伍在埃及控制阿拉伯世界的狼子野心暴露之后,转投苏联,成为了一个社会主义党派。经过残酷的反殖民战争和国内夺权战,他们获得了南也门的控制权。

 

此时南也门政府内外都隐藏着诸多反对派系。这些反对派在部落观念、教派观念和权力欲望的挑动下,有着强大的离心力。即使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想,人们的国家认同感仍然不够。观念上的对立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内耗。

 

1966年6月,由于各派对总统权限等问题意见不一,分歧严重,NLF的内部矛盾逐渐激化,其中马列主义强硬派在萨利姆·拉拜伊·阿里(Sālim Rabī‘‘Ali)与阿卜杜勒-法塔赫·伊斯玛仪(‘Abd al-Fattāḥ ’Ismā‘īl)的领导下,获取了全国解放阵线其余派别的支持,随即推翻了仅执政两年不到的温和派总统高赫坦·沙阿比(Qaḥṭān al-Sha‘abī)

 

                    图左男子为南也门总统委员会主席

 

两人分别担任总统委员会主席和党总书记的高位,宣布走社会主义道路,改国名为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积极向各社会主义国家学习经验。

 

东德宪法成了南也门宪法的蓝本;流行于社会主义世界的土改也轰轰烈烈地开展,酋长们的土地被分给农民,搞农业资源集体化;教育与医疗完全免费,由国家财政负担;政教完全分离,国家不负责拨款。

 

但是这种世俗化和国家化是很不稳固的。由于资源贫乏,南也门大部分地区完全处于未开发状态,政令受到部落势力阻隔,也难以抵达最基层。计划经济体制的优越性完全体现不出来,南也门连“集中力量办大事”也做不到,激起了民众的不满,内部的矛盾再次激化。

 

1978年6月26日,在苏联与古巴驻军的支持下,总书记伊斯玛仪和总理阿里·纳赛尔·穆罕默德与国防部长安塔尔(’Anṭār)发动武装政变,炸死总统,扶持总理上台,并清洗亲美势力。

 

10月11日,全国解放阵线改名为也门社会党,像苏联一样统合全国各党派,实行一党专政,伊斯玛仪继续担任总书记,并以党治军,重组了南也门军队。但也门社会党内部仍是一盘散沙,也无法做到中央对军队的绝对控制。

 

1979年10月,南也门与苏联签订了为期20年的《苏联-南也门友好互助条约》,成了苏联在阿拉伯半岛、东非乃至印度洋的桥头堡。作为回报,南也门得到了苏联大量的财政与军事援助。

 

但南也门并没有很好地利用苏联的财政援助,经济建设迟迟不见起色。为了转移民众视线,新政府决定通过对外发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与南也门接壤的阿拉伯兄弟——北也门和阿曼自然成了其首选目标。

 

被绑架的国家政治

 

两国均与南也门存在领土争端,其中北也门与南也门曾在1972年爆发过边界冲突,而阿曼则自1963年起便陷入了内战泥潭(佐法尔叛乱,Ṯawraẗ Ẓafār)。在坐拥苏联援助的南也门看来,两者的军事实力均不值一提。

 

但激进的南也门并没有经济与外交实力来进行战争,一开始也只能戴黑手套搞颠覆活动。

 

1979年,南也门试图通过资助北也门国内的左翼游击队来颠覆北也门政权,但遭到了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干涉,被迫中止;而自1963年就一直接受苏联、南也门与伊拉克援助的阿曼左翼反对派则于1978年被阿曼政府军彻底击败。南也门通过输出革命转移国内矛盾的努力又失败了。

 

转移国内矛盾失败导致也门社会党内部再次发生内讧,总书记伊斯玛仪被迫远走莫斯科。阿里·纳赛尔·穆罕默德(‘Ali Nāsir Muḥammad)接任也门社会党总书记,并兼任最高人民委员会主席一职。

 

穆罕默德上台后终止了南也门对外输出革命的计划,与北也门和阿曼改善关系,同时他对内放宽对私人资本的限制,加强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往来;对外则改善与欧美和海湾君主国的关系,而对苏联则保持一定距离,反对其干涉南也门内政。

 

穆罕默德曾宣称:“要苏联人做朋友,不要苏联人做主人”。

 

他的这些言行招致了苏联的仇恨,苏联决定将亲苏的伊斯玛仪作为棋子,适时将其送回南也门发动政变,重新将南也门变为苏联的卫星国。

 

同时南也门国内也有巨大权力矛盾。国防部长安塔尔因权力分配不均,与穆罕默德发生矛盾,被调离军职。气愤的安塔尔转而与返回国内的伊斯玛仪结盟,并拉拢了一批反对派。双方一时间剑拔弩张。

 

 

反对派在拉赫季省动员民兵向亚丁进军,扬言若不迅速达成协议将使用武力。穆罕默德不得不妥协,于会议最后增补伊斯玛仪进入政治局和书记后,方才平息了事。

 

此事对穆罕默德震动极大,使他感到有被架空之感。鉴于反对派人多势众,总书记穆罕默德决定趁社会党政治局开会之机全歼反对派。

 

1986年1月13日上午,也门社会党政治局在亚丁召开会议,穆罕默德的警卫员掏和反对派警卫发生枪战,伊斯玛仪和安塔尔在枪战中身亡。反对派武装闻讯后赶去救援,却被穆罕默德派武装拦截,在亚丁市区爆发激烈战斗。

 

 

由于穆罕默德的计谋过于毒辣,打击面过宽,其它派系为自保而抱团。参加反对派的武装派系不断增加,并从各地区向首都亚丁集结。为了全歼对手,双方甚至动用了大炮、坦克、战机和舰艇,一场政治斗争升级成了南也门全国性的内战。

 

由于大部分军队、民兵和部落武装都支持反对派,他们还得到了苏联的暗中支持,很快就占了上风,把穆罕默德赶回了故乡。

 

内战发生后,正在印度访问的南也门总理海德·艾布·伯克尔·阿塔斯(Ḥaydar‘Abū Bakr al-’Aṭṭās)立即回国,调停两派冲突。在呼吁停火无果后,阿塔斯加入反对派,召开最高人民委员会特别会议,亲自接替穆罕默德的所有职务。此后穆罕默德虽仍有反扑,但毕竟大势已去,率领6万多人逃亡北也门(其中就有如今的也门总统哈迪)。

 

经济崩溃后的合流

 

此次南也门内战共造成约1万人死亡,给刚刚起步没多久的社会主义建设造成了巨大冲击。由于内斗不断,也门社会党在南也门人民心目中权威扫地,国内局势暗流涌动。阿塔斯政府不得不进行改革,释放异见人士,允许自由结社,并改革司法体系。

 

但是经济上的失败让这些改革归于无效。南也门仍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工矿油气生产也表现平平。

 

由于多年实行共产主义福利政策,提高了人民对生活的预期,人口爆炸式增长。随着从苏联收到的经济援助越来越少,财政收入无法填满节节攀升的社会福利开支无底洞,南也门终于陷入崩溃边缘。

 

1990年,随着东欧剧变与苏联解体,南也门终于决定放弃独立,与北也门统一。南北双方经过长期谈判与协商,于1990年5月22日统一,国名为也门共和国,首都为原北也门首都萨那,原南也门首都亚丁则为经济与贸易首都。

 

 

统一后的也门实行联合执政,原北也门总统萨利赫任总统,原南也门总书记比德任副总统,两国政府机构全部合并,政府人员重新任命,而两国军队则保持相对的独立,但实行换防。

 

这种表面上的统一并没有解决南北双方在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上的分歧,南北之间仍存在巨大的差异,联合执政只是一纸空文,实质上是各自为政,南北双方不统一军队指挥权则加深了隐患。

 

 

随着原南北高层领导人之间的政见分歧日益公开化,南北矛盾加剧,最终于1994年爆发内战。虽然最后北方军队获胜,以武力再次统一也门,但战争带来的创伤在短时间内难以抚平的,南北也门仍存在着对立情绪,内战从未停止。

 

 

 

由于长期的贫困和南北冲突,已经统合起来的也门又一次以部落、宗教为凝聚力形成了一大批小政治势力,互相争斗。其中影响力比较大的,就是如今发生冲突的胡塞武装、哈迪合法政府和萨利赫势力。

 

不过和其他民族国家的内战主要因意识形态而起不一样,也门内战的焦点,其实是部落认同和教派观念的对抗。

 

这两个来自古代的幽灵,至今仍然在中东大地上徘徊不去,制造着仇恨与屠杀。既然连社会主义改造对它们也毫不起效,中东的战火看来是要一直蔓延下去。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