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进京72小时之收吕布换天子

2017-12-01 00:19

上期讲到被何进召来京城的丁原并不愿意与董卓合作。

 

丁原个性耿直,对于提携他的何进之死一时转不过弯儿来。何进虽然不是董卓杀的,但处在深切怀念情绪中的丁原坚拒了董卓的收编。如果多给丁原一些时间,丁原也许会顺从董卓的,毕竟彼此并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

 

但董卓已经等不及了,他是从地方突然进入中央的,在一个不掌握主动权的新环境里,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董卓必须用时间换空间。他生性多疑但为人果决,担心迟则生变。董卓要趁张扬、张辽这些丁原的手下还都没回到洛阳之前,搬开丁原这个绊脚石。

 

不过,虽然丁原不太沉,但他身边的吕布太沉了,他们俩还老捆在一起。董卓担心搬不好石头再砸了自己的脚。于是,董卓决定收服吕布。

 

受《三国演义》的影响,很多人对吕布反杀丁原很不认同。演义里的说法很直接,董卓对吕布又送宝马又送财宝,完全是大款泡美女的套路,用钱砸晕对方。

 

不知道董卓送吕布的宝马,是不是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看到的呢

 

不可否认,吕布是因为董卓的诱惑,才背主求荣,但没有好处谁会为你卖命呢?

 

不过历史绝不这么简单,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从古到今人性永远不变。对吕布来说,这个决定非常重大,一定是在他反复权衡以后做出的。

 

从公事上讲,董卓是司空,是汉朝的三公高层。丁原违抗董卓就是违抗朝廷,或者说是违抗上级命令。吕布是执金吾丁原的主簿,官位上与董卓是云泥之别,董司空要求吕主簿执行命令杀死丁原,在程序上是成立的。

 

董卓不但位高,威望也高,因为他刚刚救了天子。此时的董卓可以代表伟光正,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潜移默化地影响。吕布能得到董卓司空对自己的信任,内心一定是不太拒绝的。

 

公司里新上任的总经理,给一名部门经理助理安排重要任务,无论助理感受到是被重视还是巨大的压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助理一定会尽量好好干,虽然他或她也不知吉凶。

 

再者,面对有机会为国家出力为自己的荣誉而战的时候,即使是咱们普通人,还是愿意尽量做到的。何况是武力值冠盖天下的吕布,他必是有一颗雄心的,能力越大自然担负的责任就越大。而跟着司空干还是跟着执金吾干,最后的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舞台有多大,心有多大。

 

董卓对吕布在官职上应该是有许诺的,所以吕布完成命令,不仅仅是执行上级任务,还是为自己扫清前进的障碍。

 

再说说丁原跟吕布的关系。

 

前文说过,丁原对吕布非常亲善,不过并没有像演义写的认吕布为义子。但丁原读书少为人粗略,是个粗线条的汉子。历史评价他“少有吏用”,是说不能知人善任。他发现了吕布,却不会使用吕布。他虽然喜爱吕布,却不太能进入吕布的内心。

 

比如他安排吕布当自己的主簿,这是一个偏向文职的岗位,当然,丁原也没打算让吕布掌管各类文书,只是为了说明自己对吕布的信任,表示我的机密文件你吕布都有权了解。但吕布自己未必感到合理。(《后汉书》:(丁原)以布为主簿,甚见亲侍。)

 

再比如灵帝末期,因为战乱朝廷向丁原要人,用来组建诸如西园八校尉之类的部队,丁原先后推荐了张扬、张辽。却没推荐最厉害的吕布。丁原有自己的想法,只要吕布在,自己的实力就在,吕布是自己阵营里的非卖品,绝对不能转会到其他俱乐部,哪怕对方出数亿欧元。

 

但对于个人来说,身为地方官吏能入职中央是一次升迁的机会,属于爬上了人生的天梯。丁原的安排让志存高远的吕布怎么想。丁原的格局还是小了一些。

 

 

相对而言,董卓这个人就很厉害,他的思维效率非常高,经过短暂接触,他立刻就明白吕布的价值,并有了非常到位的个人动作:和吕布“誓为父子”,就是发誓与吕布成为父子。董卓此举是告诉吕布:你杀了丁原,我绝不会灭口,还会给你个锦绣。(《后汉书》誓为父子,甚爱信之)

 

古人对发誓的概念,跟现代人不一样,他们是相信报应的,是不随便发誓的,非常遵守誓言。现代人聪明懂科学了,发誓跟放屁一样,出个声就什么都没了,最多只留些许臭味儿。

 

董卓主动建立的这个私人保障关系,给了年轻的吕布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肩膀。何况董卓没有儿子(这在《三国志之西凉风云》里有说明),这意味着吕布的未来是可以展开想象的。郭德纲说过,有朝一日他当皇上了,于谦儿就可以当太子了,就能拿着月票进故宫了。这是多大的造化。

 

最终,进步青年吕布杀死了自己的首任长官丁原,并被任命为骑都尉,类似皇家禁卫军骑兵团团长,掌管羽林骑兵。继而又升任中郎将(并州五原郡人李肃接任骑都尉),封都亭侯。(《后汉书》稍迁卓(董卓)以布(吕布)为骑都尉……稍迁至中郎将,封都亭侯.)

 

站在吕布的角度讲,这次杀人进阶,性价比是非常高的,且立竿见影。属于孙悟空骑小白龙:马上封侯(疯猴)。

 

张扬此时还在上党的壶关剿匪,后来听说朝廷和自己的领导出事了,他非常坚决地站了出来表示反对。当地的上党太守并没有支持他的义举,于是张扬开始攻打壶关城。张扬打响了反对董朝廷的第一抢,也可能是第二枪,虽然没有具体战役时间,但肯定是前几枪。

 

不过,张扬的战斗力不太强,并没有攻下上党的正规军。他转而劫掠附近各县,并到处抓壮丁,使自己的队伍壮大到了几千人,开始打游击,成为了政治孤儿。(《三国志·张杨传》:进败,董卓作乱。杨遂以所将攻上党太守于壶关,不下,略诸县,众至数千人。)

 

而张辽带着新兵回到洛阳城的时候,何进、丁原已经被杀。张辽的反应倒也平静,他和军队都归属董卓辖制。所以在京城,将领归属董卓是大势所趋,不仅仅是吕布一个人的选择。(《三国志》:何进遣诣(张辽)河北募兵,得千馀人。还,进败,以兵属董卓。)

 

董卓成功收编了敌人的部队,在军事上完成了既定目标。并得到了当世第一猛将吕布。

 

一切都安排得辣么完美!董卓打着响指秀着舞步开始表演大变活人:刘辩变刘协。不过,他的表演不用箱子柜子这类道具来遮遮掩掩,而是直接拽过来换人。

 

如果董卓只是想找个傀儡天子,刘辩无疑要比刘协更合适,从性格上讲,刘辩完全可以本色出演。况且刘辩是原汁原味儿的天子,摆在那儿当幌子最合适了,何必要换?这属于当面聊天儿用微信:多此一举。另外,董卓入朝不过两天的时间根本不摸底,如果立刻以更换皇帝的手段把持朝政,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但董卓不这么想,他不换掉刘辩的危险更大。宦官势力虽被铲除,但外戚势力还有余孽,只要刘辩与何太后还在,就留给了外戚翻盘的机会。

 

而且在后宫,宦官是生活必需品,跟手机一样重要,一会儿见不到就心慌。

 

等何太后缓过劲儿来,像以前一样再次与宦官势力狼狈为奸,并扶持一批新宦官跟瘟疫似的占据着天子,外臣根本无法阻止。董卓要彻底清除这个隐患,关闭何氏这个活禽市场。

 

董卓明白自己做什么,他要斩草除根。前面说过,董卓有狼的性格,一旦出击捕获猎物,绝不手软。而刘协是个孤儿,母亲被何太后毒死,养育刘协的太皇太后董氏也死了,没有外戚。

 

另外,如果让刘辩继续作天子,那袁绍等一批朝廷旧势力的救驾之功,就无法抹杀,这对董卓全面接管中央是个掣肘。而换新天子刘协,董卓立君的功劳就是蝎子屎:独(毒)一份儿。谁也无法分一杯羹。

 

所以,更换天子势在必行。

 

董卓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但他也知道要跟各位大臣提前打个招呼沟通下,毕竟进入中央了嘛,还是要讲一讲流程滴。他立刻召集百官开通气会。

 

当听到才入京两天的董司空说:“要换掉天子”的时候,大臣们都傻在那里,一股寒气凝固了会场。短暂的寂静之后,现场又突然恢复了嘈杂,大家纷纷议论起来,“可能听错了”“对,对,对!刚才是个幻觉。”“是个幻觉,哈哈,一定是个幻觉!”

 

 

董卓接着厉声说:“现在的天子柔弱,根本不能掌管天下。陈留王刘协是可以做到的。当年霍光废掉海昏侯刘贺的时候,就有不同意的官员,全都被军法从事了。”

 

众人再次回到了静默状态,会场秒变人像雕塑艺术展。

 

当初反对何进招董卓进京的尚书卢植,再次站出来反对董卓废帝。卢植耿直,是个正义的化身。

 

年轻时他以布衣的身份,阻拦过大将军窦武为窦家族人封爵,入仕后他建议铁公鸡灵帝宏葛朗台·刘散财,在与黄巾军交战的前线他拒绝贿赂宦官被诬陷入狱。卢植从来没折服于权贵。

 

董卓大怒,下令杀死卢植。好在名士显臣蔡邕、彭伯从旁劝阻。董卓考虑卢植是天下名吏的因素,也就仅仅罢免了卢植的官职。

 

与会的袁绍也很震惊,他原意是请董卓来帮自己撑场子的,可不是让董卓来砸场子的。这天子又不是网购来的,还符合七天无理由退换的条款?

 

他对董卓说:“现在的天子春秋鼎盛,又没有犯下任何错误。董公若是废嫡立庶,这必然会引起天下非议。”按说袁绍这话,还是蛮客气的。但董卓火了,按剑对袁绍说:“小子!你敢反对?现在可是我说了算!”(《后汉书》绍曰:“今上富于春秋,未有不善宣于天下。若公违礼任情,废嫡立庶,恐众议未安。”卓案剑吆绍曰:“竖子敢然!天下之事,岂不在我?我欲为之,谁敢不从!”)

 

其实,董卓这是借题发挥,他早就想告诉袁绍谁是老大了,他要让袁绍清醒清醒,不要居功自傲。另外,董卓已经发现袁绍是外厉内荏的纸老虎,既然袁绍吃硬不吃软,董卓索性就硬来。果然,受到羞辱的袁绍并没有出格的举动,他虽然也横刀相向,但拔刀而不动反映出他内心的恐惧,那只是为了自卫,接着袁绍向董卓深深一揖,颇有名士风范地转身离去。

 

袁绍不敢留在洛阳,他把符节挂在京城上东门上,只身直奔冀州而去。

 

 

董卓这么做,还是有底气的。不仅是西凉兵已陆续靠近,还因为他之前已经得到太傅袁隈的认可了,只是袁绍事先并不知道而已(也不排除袁绍事先知道,不过是演戏罢了。这个可能是存在的,但不在这个系列里展开了)。

 

既然废立吹风会场的地上,落满了卢植和袁绍的一鼻子灰,其他官员也就不打算添砖加瓦了,也许自己落在地上的不是灰而是血呢?再拌了水泥铺成路,西北望长安。

 

第二天,董卓召集大臣们在皇宫里的崇德前殿开会,念了替刘辩写好的检讨书,宣布刘辩下野,改作弘农王。崇德前殿是皇帝的寝宫,平时是皇嗣妃子的问安处,不宣而擅自进入之人斩立决。董卓选择这里,是一点儿也不打算给天子留体面。杀人还诛心。

 

身为太傅的袁隈,具有辅佐新帝的责任,他解下刘辩身上佩带的玺绶,并交给刘协,扶刘协登基坐殿。刘辩下殿跪拜新帝,太后一旁默默哭泣,群臣只剩悲凉无语,唯有董卓心中大喜。(《资治通鉴》:“袁隗解帝玺绶,以奉陈留王,扶弘农王下殿,北面称臣。太后鲠涕,群臣含悲,莫敢言者)

 

董卓无疑是颠覆汉朝的主要推手实属汉贼,但他的才能却不可否认。董卓部署军务、收吕布杀丁原、换天子的这些举措,全是在进京三天之内完成的。

 

董卓进京是偶然,掌控朝政却是必然。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董卓面前,他很珍惜,他没有因为失去而后悔,尘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你说呢?何进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杂了咕咚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