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民族主义,为什么像个邪教

2017-11-30 00:34

今天的人们如果被问起你的祖国在哪里,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很轻松地回答出来。但是在18、19世纪,“祖国在哪”却是一个让德国的知识分子困扰不已的问题。席勒曾经这样问过“德意志,它在哪里?我找不到那个地方!”阿恩特也这样问过“是普鲁士?是士瓦本?是葡萄映红的莱茵河畔,还是海鸥翱翔的波罗的海岸?”在那段世界都在转型的重要时期里,统一的德国却并不存在,德意志只不过是一个地理名词。因此,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开始呐喊和呼吁,寻找他们丢失了上千年的民族意识,德意志民族主义就这样在文化领域逐渐萌芽、开花。


埃贡·席勒(Egon Schiele,1890年6月12日-1918年10月31日)奥地利绘画巨子



“阳光越强烈的地方,影子也越深邃”




18——19世纪,两百年的时间是世界重新排列组合的关键时期,英国、法国早已在百年战争的时候依托着绝对君主制确立成长起来民族认同感,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抛弃中世纪的普世价值在近代民族国家的大陆上狂奔。而德国还没有从三十年战争的满目疮痍中恢复过来,分裂、软弱以及浓厚的落后思想让这个国家依然死气沉沉,当邻居资产阶级革命的初阳染红了西欧的半边天,德意志则在阳光背后的阴影里蜷缩着踟蹰不前。因此,德国是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随着现代化的步伐带动民族主义成长起来的,因而呈现出来一种同现代经济政治起步交融的特点。一方面经济的落后呼唤统一的市场,另一方面民族的觉醒也推动国家的进步。


新航路开辟以后,贸易方式和经济中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德国在中欧的地理位置不再优越,交通的进步和海洋的开拓使得远程贸易不再仅仅依托河流,失去了天然优势的德国倍感冲击,但是却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像英法那样为它去开辟海外的新航线。


新航路的开辟


其次呢,还有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生产关系的变化对社会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对市场的呼唤。英法已经有了建立在经济利益之上的认同感,因而统一的市场和强大的国家保护让它们在国际竞争中有足够的竞争力。而德意志则不然,国家分裂、邦国林立状态下,各邦国之间互设关卡,商业发展受到了重重阻隔,导致资本主义进展缓慢。1820年李斯特请愿废除德意志关税的时候,被邦联议会冷冰冰地拒绝说,这个世上只会有巴伐利亚的、萨克森的或是其他地方的商人,而不会有德意志的。这样的话让期待有个祖国的德国人很受伤,所以,有无数笔杆子站起来,找寻丢失的祖国。


18世纪的德国相对于英法来说明显是落后很多的,国力的衰弱使得德国的文化发展没有经济的后盾作为基础而呈现出来滞后的态势,像今天一样,强大的国家输出文化也会同样强大。虽然在德意志境内,普鲁士是邦国中的翘楚,但是在国际上依然受更强大国家的支配。弗里德里希二世开明君主专制一系列改革是普鲁士走向转型的开端,但是当时的文化却远远没有德国的特色,弗里德里希二世最擅长的是法语,他自豪地说德语讲得和马夫一样,上流社会也以追求法国先进的文化为荣,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崇尚外国的风气唤醒了德国人潜在的民族意识,媚法之风亟待转变。



“照耀人唯一的灯是理性,引导生命唯一的手杖是良心”



落后的乱世常常是思想文化之花怒放的沃土,现实的落差会逼迫人们在精神领域寻求出路。启蒙运动在德国的传播就体现了充分的“德国特色”,不仅有着追求自由进步的本来面目,更是交融了德国人浓浓的民族情感,呈现出理性与感性同行的状态,就在这一时期,因为经济政治尚且落后,德国的民族主义就在文化领域先成长起来,伴随着崇尚理性的启蒙运动大放异彩。


启蒙运动在德国的发展具有强烈的民族性质。在法国启蒙运动是广泛讨论政治、法律、社会问题,为资产阶级领导自下而上的革命做准备,而德国的启蒙运动则是在文学、艺术领域,寻找德意志的存在,为自上而下的改革作了思想铺垫。这一个时期,以莱辛为代表的文学家,开始创作出带有德意志文化特点的作品来打破之前法国之风盛行的无奈状态,相比较说法语是上流社会的标志,莱辛坚持推崇德语的广泛运用,他所创作的戏剧要求必须用德语演出,而笔下的素材也都以德国社会为背景。因而莱辛结束了德国著作界的贫弱,被誉为德意志民族文学的开路先锋。


莱辛是德语文学的奠基者


除了文学,哲学、艺术领域也纷纷出现了民族意识的痕迹。从康德到黑格尔,德国的哲学领先世界,哲学也成为德意志民族代表性的文化成就。


18世纪后期进行的狂飙突进运动可谓是德意志民族意识走向激进、将启蒙运动的理性带入感性情感交汇的过渡阶段。正如其命名一般,这一时期所创作的文学作品相比较之前有着更加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要求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民族风格和民族特点最大化表现出来。歌德和席勒是这个时期的代表文学家,像《少年维特的烦恼》这样的作品在欧洲广泛流传,也让德意志民族文学进一步走向世界。但是由于当时德国社会基础依然薄弱,狂飙突进运动的狂热仅仅局限在文学领域留于文字之上,没有掀起进一步的社会革命,并且在昙花一现的转折之后,比狂飙突进更成熟、呼吁感性的浪漫主义运动取而代之。


18世纪末兴起的浪漫主义运动是德意志民族主义在文化领域迸发的高潮,这一时期文学、艺术、哲学都获得了更加明显的突破。启蒙运动的理性精神在这一时期倾向于感性,在德意志更凸显出民族个性。由于法国大革命的刺激,以及拿破仑战争的冲击,这一时期的德国知识分子对“祖国”的呼唤更加强烈,甚至由之前的眷恋而转移为呐喊。海涅是德国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他的代表作《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就用讽刺的口吻把德国比作是凄冷的冬天,在这篇诗作中他走过普鲁士,走过科隆,走过莱茵到达汉堡,所表达的一路强烈的失望也同样可以看出热切的期望,在海涅的诗作当中可以明确地感受到民族主义在文化领域的高度爆发,以及巅峰体现。



“冬天从这里夺走的,春天会交还给你”



虽然在海涅笔下德国是冬天一般萧条,但他同样写到,春天会把冬天夺走的交还回来。德意志的知识分子痛心疾首的呐喊之后,我们看到德意志这个祖国虽然迟到了,但最终没有缺席,德国的民族主义是依托知识分子而欣欣向荣,后来民族主义由文化领域转向政治领域之后,依然是知识资产阶级作为了政治民族主义实践的先驱。


不过,尤其是后来到了浪漫主义时期,知识分子非理性的民族主义思想也走向了偏激,开始倾向狭隘的民族主义,这种情况在心理学上叫代偿心理,自卑到自负,转换异常剧烈。这也是德意志从文化领域成长起来的民族主义的又一个特性,很容易膨胀成另一种极端的毒瘤。这种极端的思想越来越恶化,直到被希特勒总裁实践变成全人类的灾难。


但是我们就这样把德国历史妖魔化吗?


当然是不合理的,德国民族主义最后走火入魔了我们非常惋惜,但是历史同样是祸福相依,虽然德国错过了几百年的发展机会,却反馈给历史的是千秋万代不衰的文化成就。


当时的落后终究是历史的过往,而文化的芬芳却是朝花夕拾,历久弥香。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 杨清筠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