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夜不归宿”到“回归本阵”

2017-11-29 19:35

在中东,“雪松之国”黎巴嫩曾是个令人羡慕的富庶国家,但自1975年起一切都变了,这个曾经多教派和睦相处的国家开始了一场接一场没完没了的混战,各路境外势力也趁机插手,导演了一幕幕“政治灵异事件”——最新一起是总理哈里里(Saad Hariri)先“夜不归宿”,继而又“回归本阵”的“归去来辞”。

哈里里是114突然“消失”并宣布辞职的,1113“又辞了一把”,这次是在沙特的阿拉伯电视台屏幕上宣读辞职声明。1118,哈里里突然宣布“全家接受法国邀请”,从沙特飞赴法国巴黎,21日又前往埃及开罗。1122也就是黎巴嫩独立74周年纪念日,他像个从天而降的英雄般回来了,出现在贝鲁特街头他的支持者面前,随后他和总统奥恩(Michel Aoun)举行简短会晤,随即宣布收回此前的辞呈(事实上辞呈从未被总统承认),重返总理办公室。

哈里里的父亲拉菲克.哈里里(Rafik Hariri)就曾当过黎巴嫩总理,后来被人刺杀。他本人则在2009年和2016年两次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平衡中被推举为总理。黎巴嫩是阿拉伯国家,但历史上伊斯兰教并非多数宗教,内战后根据各方政治妥协,基督教马龙派、逊尼派和什叶派人士分别固定出任总统、总理和议长,他们的背后分别代表着因人口大量外流而失去原有人口比例多数的黎巴嫩基督徒、背后有沙特和瓦哈比原教旨势力撑腰的黎巴嫩逊尼派,和背后有德黑兰和大马士革撑腰的黎巴嫩什叶派及其政治代表真主党。

但近年来什叶派真主党在伊朗支持下挫败以色列的进攻,声势大振,打破了原有的政治平衡,沙特在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萨乌德(Mohammad bin Salman Al Saud,下简称萨乌德王储)掌握实权后,和同样对真主党恨之入骨的以色列达成默契,希望在黎巴嫩压制真主党,牵制伊朗。此次哈里里“失踪”就带有借机向真主党和伊朗示威、发难的意味。

“夜不归宿”的哈里里在辞职闹得最厉害的几天,声称自己“怕被政治暗杀”,他指责亲伊朗的黎巴嫩真主党要“干掉他”,更指责伊朗试图干涉黎巴嫩内政。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或许还没太大杀伤力,可哈里里不同——如前所述,他的父亲、也当过黎巴嫩总理的老哈里里(Rafic Hariri)正是在2005214被一辆装了足足1800公斤炸药的自杀汽车炸死的,而这一天距叙利亚军队根据安理会1559号决议撤出黎巴嫩的期限(同年426),只有不到两个半月时间,一般相信老哈里里是被什叶派极端分子杀死的。哈里里称“嗅到了和父亲惨死前一模一样的气息”,这几乎立即被认定为“针对真主党的影射”。

然而除了他的铁杆支持者,其它黎巴嫩政治派别、政治家和普通人,却对“夜不归宿”的总理这番惊人言论“不感冒”:黎巴嫩总统奥恩1113称,自己不可能接受一个“不当面递交辞呈总理的辞职”,并推测哈里里“被沙特限制了部分自由”;而被哈里里指责的真主党就更不客气——1110,真主党秘书长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一面调侃“要拯救大兵哈里里”,一面夹枪带棒把哈里里背后的势力沙特冷嘲热讽了一番,称后者“绞尽脑汁要和黎巴嫩什叶派及真主党作对”,但“他们的企图不会得逞”。哈里里“夜不归宿”,被认为是沙特新王储、不久前刚在本国借“反腐”为由清洗争储对手的穆罕默德..萨勒曼.萨乌德(Mohammad bin Salman Al Saud,下简称萨乌德王储)希望染指黎巴嫩、制衡死敌伊朗及其代理人的新举措。萨乌德和其父亲、沙特国王萨勒曼..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简称萨勒曼)与哈里里关系密切,后者更一直保留着沙特国籍,真主党称哈里里“被绑架”,其实是一种遁词(毕竟哈里里个人口碑还可以),其言下之意是“哈里里和沙特是一伙的”。

13日的第二次辞职讲话中,哈里里承认自己的辞职“就是为了向真主党和伊朗施压”,表示这个决定“不是不可以商量,但伊朗和真主党必须停止对黎巴嫩主权的一切亵渎”。他还声称“萨勒曼国王对我很好,我在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由丝毫未受约束”。

但很显然,大多数“围观群众”并不是这么想的。

在什叶派与逊尼派、伊朗与沙特间冷眼旁观的基督教马龙派总统奥恩13日不痛不痒地表示,哈里里必须先从沙特回来“和我谈谈”,否则一切都不算数;对此哈里里则称“我会回来的”,但哪天可说不好——而这几乎立即被解读为“他无法左右自己的行动”。

一些分析家指出,沙特此次贸然发难,结果弄巧成拙,适得其反地引发了黎巴嫩各派的公愤,甚至支持哈里里的逊尼派也并不满意沙特的作法,正如巴黎国际战略研究所(IRIS)中东问题专家比塔尔(Karim Bitar)所言,“没有人希望自己被视作沙特的附庸”。毕竟,一国总理被另一国“藏匿”后辞职,是对主权尊严的极大践踏。沙特本希望借此抨击“伊朗对黎巴嫩内政的粗暴干涉”,却尴尬地将自己置身于同样嫌疑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洲外交官对法新社称“沙特看来没有成熟的黎巴嫩问题战略,而只是根据愤怒或在自认为受到挫折伤害后感情用事,结果弄到自己难以下台”。

正当各方进退两难之际,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出面救场,“失踪”多日的哈里里先是终于从沙特脱身前往巴黎会晤马克龙,总算摆脱了“活不见人”状态,继而到逊尼派的文化中心——埃及开罗“蜻蜓点水”,然后不失体面地回到了黎巴嫩。

平心而论,哈里里虽是逊尼派且保留着“沙特户口”,但总体看上去“戏路”比较周正,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总理人选。饱经战祸的黎巴嫩各派其实并不希望境内再发生境外势力插手操纵的“代理人战争”,希望息事宁人,维持现状,因此哈里里回来后,就连“色差”最大的真主党也一副如释重负的轻松表情,各方都仿佛在庆幸“总算没出大事”。

 问题在于,哈里里的走固然不能解决矛盾,他的回归也同样不过是矛盾的继续:他仍旧会被他背后的族群(逊尼派)和后台(沙特)要求“压制真主党、驱逐伊朗影响”,而伊朗人恐怕也同样会要求真主党“坚决斗争”,这些境外势力谁也不会舍得真正放手,让黎巴嫩人自己选择未来的命运和前途。从这个意义上,“回归本阵”的哈里里又无可奈何地重陷痼疾堆中,“归去来辞”也远非这出闹剧的最后一幕。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