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目不识丁的香港老太太, 为什么能让政府损失80亿元

2017-11-22 20:37

五年前,一个很普通的香港老太太,居然逼停珠港澳大桥,让香港政府居然损失了80亿元。

今天,《世界华人周刊》在珠港澳大桥即将贯通之际,带您重温这段历史,蓦然回首中,也许从中能得到一些理性的思考.....

“环保卫士”朱绮华

2009年秋天,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在香港的富东邨,66岁的患有白内障的朱绮华如同往常一样,在自己住廉租公房的楼底下打发着时间,无事所做。

这时,和她同住一栋楼的郑丽儿正好买菜回来,遇到了百无聊赖的朱绮华,两个无知的女人就闲聊起来。

朱绮华因视力不好,经常摔倒,郑丽儿倒很热心地帮助照顾她,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很好,朱绮华就认了郑丽儿做干女儿。

两个主妇谈一谈家长里短倒也算了,但居然谈起了“国家大事”,谈起了即将开始建造的珠港澳大桥。

郑丽儿告诉没什么文化的朱绮华,据说有些环保团体认为大桥修建会产生空气微粒,这将影响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

朱绮华说,自己的白内障就是糖尿病造成的。

郑丽儿说,大桥的修建有可能对老太太有影响,对她家的小朋友有影响,而政府却没有把这些告诉市民。

朱绮华感到很气愤,她“正义”地表示:我们都是东涌人,我们要站出来,为东涌付出一份力。不单为自己,也为了大家。

于是,郑丽儿和她一起做起了捍卫环境的“战士”。

“为了香港市民的健康”

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老太太想要和政府打环境保护的官司,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

但是,朱老太居然胜诉了!居然逼得港澳大桥大桥停工了,让港府承受巨大的损失,这件事情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这“功劳”还要归功于郑丽儿。

这个郑丽儿可是香港公民党的党员。

香港公民党是什么鬼呢?

它成立于2006年,香港政府的反对派,主张鼓吹“本土自主”,提出“香港人仍乐居于此北连大陆、外接全球的国际都会。百年如一,我据我城”的主张。

“北连大陆”这一句话就把香港排除在祖国之外了。

郑丽儿带着朱老太找到了身兼公民党执委的律师黄鹤鸣。

黄鹤鸣与公民党副主席黎广德便做出判断:“除非司法复核,否则就难以叫停工程。”

“占中”时,经常出现黎广德的身影

黎广德找了不少环保专家,要为朱老太的“身体健康”打赢这场官司。

于是,2010年1月朱绮华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

她在司法复核中指出,环保署署长批准港珠澳大桥的两份环评报告,没有评估臭氧、二氧化硫及悬浮微粒的影响,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合法的,因而要求推翻有关决定。

2010年3月,司法复核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庭进行。4月18日下午,香港高院正式裁定港珠澳大桥香港段环评报告不合规格,要求环保署署长撤销环境许可证。

法官霍兆刚做出裁决的理由是,在环评报告中只提出兴建两段道路后对空气造成的影响,而对于不兴建两段路的空气情况则没有给出数据,所以缺乏做出判断的基础。

这个理由有点太奇葩了,这相当于一个家庭在厨房做饭,油烟对厨房空气没有造成危害,但是也要考虑对客厅和卧室的空气是否造成影响。

原计划2010年底动工的大桥,就这样被迫停了下来。

港人的无奈

可香港人不干了!

这项耗资700亿的大桥,停工所造成的不可预计的经济损失,一下子牵动了敏感而脆弱的港人的心。

朱绮华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改变。

她一下子成了焦点人物,成为香港媒体和记者追逐的对象。

街坊邻居对她的行为表示不理解,当时预估停工造成65个亿啊,平均每人一万块,要是发给老人,可以让多少人受益?

周围的老人都觉得她欠他们一万块钱。

此时,朱绮华还觉得“我是想为大家好,不是为我自己,不是为利益。”

甚至连她的儿子也开始指责她,这时候她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反复念着“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她开始抱怨郑丽儿“没想到她这么坏,把我摆上了台”。

但是郑丽儿却很委屈地表示,对环评的质疑完全是干妈的“个人”行为。

朱绮华成了众矢之的,恼怒和愧疚交加的朱绮华只能把自己锁在家中,不敢见人,甚至性情大变,开始绝望。

损失了八十亿

港方的停工,一下子让澳门和广东方面陷入巨大的被动。原定的施工计划全部被打乱。

同时,香港环保署对此进行了上诉。

终于在2011年9月27日的二审判决中,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三位法官一致认为,环评报告没有问题,环保署长也没有任何疏失,政府获得了胜诉,港珠澳大桥可以复工。

判决中也指出,原审法官的错误并不是原则性的,仅仅是技术性的,这种错误在司法活动中总是会出现的。

特区政府表示工程立刻重启,但工程调整后,预算将由此前的约161.9亿港元增至250.47亿港元,增加80亿元。

结果本来预定2016年年底完工的珠港澳大桥,只能推迟到了2017年,大桥的历史就这样被一个小人物改变了。

恶行的开端

但是,你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当然不会!

尝到甜头的公民党在之后继续兴风作浪,他们懂得利用“民意”来处处要挟政府,于是2014年的香港“占中”事件爆发也就不足为奇了。

珠港澳大桥被停工事件,也让香港少数人看到了看到了“民意”的力量,也是从这时开始香港“民粹”之风越演越烈,港人对内地的看法越来越......

部分港人是相当短视,他们看不到这座桥给香港将给带来的巨大变化。

一旦珠港澳大桥通车,珠三角有可能成为另一个湾区。

湾区经济作为重要的滨海经济形态,是当今国际经济版图的突出亮点,是世界一流滨海城市的显著标志。当今世界上著名的三大湾区是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它们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

湾区交通便利,就可以发挥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综合各城市优势,具有强大的集聚外溢功能,利用滨海发达的国际交往网络,发挥着引领创新、聚集辐射的核心功能。

这个利于整个珠三角经济腾飞的计划就是少数人打着“法制”的旗帜的阻止了。

想当初董建华想搞的高科技产业和修建保障房计划也是少数港人的反对而失败,如果成功,香港还能向产业链高端转型,说不定还能维持经济上的持续繁荣。

视野上的短视,给机会也住不住,反而把原因和矛盾指向外部,最后就在空谈与扯皮中消耗了自己。

珠港澳大桥就毫无意义的损失80亿元,香港占中期间也造成损失达到3500亿港元。

香港还有多少家底能经得起这样的内耗?

围观者的赞歌

最让人感到费解是2011年网络上舆论。

当香港民众为了大桥停工而忧心忡忡时候,却有许多人为朱绮华唱起了英雄的赞歌。

事情毕竟只过去了五年,大家不会忘当时网络到处是这样的“言论”:朱老太成了现代公民的典范、被珠港澳大桥被叫停是香港司法机构的价值所在、维护法制建设的必要途径。

当人们的工作生活这些最基本权利都没法保证的时候,谈别的权益有点扯了吧?

《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有一段经典的话:

他们一方面享受着国家高速发展带来的实惠和方便,另一方面,对我们国家的建设成果视而不见、指手画脚,甚至是造谣诽谤。

如今,珠港澳大桥即将通车,工程人员的在建桥时候采用“搭积木”的模块作业方式,建筑工地上根本没有出现朱绮华担心尘土飞扬的情况。

她的担心完全多余了,但,谁来为80亿元买单呢?

(本文作者:朗博)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