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万达风波再起!

2017-11-21 04:41

11月17日,南华早报报道,万达欲以50亿美元出售5个海外项目。此事一出,网络上便沸沸扬扬,很多人认为万达这是要卖资产还债。但4天之后的21日,万达发出澄清公告,称没有与任何第三方磋商此事。

 

万达这50亿的海外项目到底要不要卖?如果不卖,那为什么具体的5个项目都报道的有鼻子有眼?如果不卖,那为什么万达不第一时间出来澄清,而是在媒体报道长达4天之后才迟迟出来澄清?如果不卖,那为什么万达不追究南华早报的“造谣”呢?种种的种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1月21日中午,港交所传来一则消息,是来自万达的澄清公告:

 

澄清公告原文称:本公司并非媒体报导之来源。媒体报导并不属实,原因是本公司并无与任何第三方就以50亿美元出售本集团物业项目进行磋商。第三方不时就本公司物业项目与本公司接洽,而本公司不时响应其对物业项目的兴趣。继近期本公司若干董事变动之后,本公司对其物业项目进行策略评估并将努力物色能为股东创造价值之任何商业机遇。

万达的澄清公告写了这么多字,其实就一句话:这是没有的事。

 

万达50亿美元出售海外资产一事,来自于11月17日《南华早报》的报道。

 

该报道称,万达目前正希望出售其在海外的五处资产,分别是:位于英国伦敦的One Nine Elms摩天大楼,位于美国芝加哥的VistaTower,位于美国洛杉矶的One BeverlyHills,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Circular Quay公寓和酒店项目,位于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珠宝三塔项目。

据两位熟悉情况的人士透露,万达的代表正在接近潜在的买家,希望一次性卖掉这五大项目。

 

其中一位人士说,“他们希望一位买家就能买下位于四座城市的五个开发项目。这将是一个大的投资。他们的条件是售价不能低于大约50亿美元的成本。”

 

但分析师认为万达可能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中国买家,由于中国实施外汇管制,所以这笔交易对于大陆买家来说吸引力不大。

 

 

在万达的这五处海外资产当中,最著名的是万达伦敦ONE项目,ONE这个“五星级酒店+高端公寓住宅”的项目是One Nine Elms(九榆一号)的缩写,同时也包含了万达集团全球布局第一个海外房产项目的含义。

(ONE项目的泳池)

 

2013年是中国房企海外投资的热潮之年,万达投资的ONE项目是当时伦敦市中心最大规模的城市综合改造项目——九榆新区的一部分,该项目紧邻伦敦眼、大本钟、白金汉宫、英国议会大厦,地段极其优越。

 

拿到如此优质的项目,王健林自然喜笑颜开,根据自媒体英国房产周刊的描述,王健林当时透露:“万达伦敦项目的启动资金实际只需要1亿英镑,6.3万平米的公寓,按照单价14000英镑销售计算,可以收回9亿英镑左右,按照15000英镑/平米计算,就接近收回10亿英镑。即使销售再便宜点,收入也将大大超过项目总投资额。项目开发完需要3-4年的时间。开发结束后,万达实际上将‘白赚’一个酒店。投资收益率可达10%,这样的情况在国内任何一个城市都是很难实现。因此,万达在这笔投资上捡了大便宜。”

 

万达欲出售的这五大项目,除了黄金海岸位属于度假胜地之外,其余的四个项目全部位于西方发达国家核心城市的核心地区,这些地方经济基本面扎实,人口持续流入,房产价格更是连年走高。

 

投资这些项目,即使不能像王健林当时说的那样捡了大便宜,但起码也能捡个中等便宜。但是,根据《南华早报》报道的意思,现在万达却仅仅希望以不赔钱的50亿美元卖掉,这不禁让人怀疑,万达是很差钱了吗?

 

 

最近两个月,万达在资金问题上陷入到了多事之秋当中:

 

9月28日,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万达商业地产评级下调至“垃圾级”;紧接着,另一家评级机构穆迪又将万达商业地产发行人评级从Baa3降至Ba1,为“垃圾级”中的“最高级”。

 

标普在下调评级中提到了两个关键点:

 

1、“如果万达商业没能在未来6-12个月之间上市,标普还会降低评级,如果万达商业的房产销售恶化得比预期更快,标普也会降低评级。”

 

2、“尽管大量出售资产有利于万达商业短期的流动性和债务偿付能力,但该公司并没有清晰的减债计划,预计短期内,该公司仍将维持高负债和大量现金余额。”

 

下调评级,对万达最致命的打击就是触发了超过10亿美元强制性提前还款条款,这包括:2019年6月到期的4亿美元贷款、2019年12月到期的4.875亿美元贷款及2018年5月到期的5亿美元贷款。

 

面对被逼债的局面,万达不得不与各家银行商谈重新安排部分债务的事宜。

 

万达被银行逼的这么紧,起源于今年6月份的“风险排查”事件。

 

6月中旬,金融监管部门紧急要求银行排查对部分企业的授信和海外融资,特别是并购贷款、内保外贷业务的风险,万达就是其中重点被排查的企业。

 

受此影响,6月22日万达集团旗下的万达电影股价跌停,当日万达的债券也出现了大跌。

(万达股价跌停)

 

万达之所以被金融监管部门盯上,是因为其境外并购靠的不是自有资金,而是使用的银行信贷杠杆。

 

万达“内保外贷”的方式意味着,一旦还不上境外的美元债,那么境内的银行就会承担担保风险,从而最终影响万达在境内银行的融资。

 

先是借钱搞收购被排查,再是“股债双杀”,从此,关于万达债务的话题开始急剧升温,金融机构、媒体、投资者纷纷高度关注。

 

8月20日,国家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其中提到,要限制境内企业开展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

 

在上述被限制的海外投资领域中,万达之前均有涉足。

 

一边是融资被限制,一边是投资被限制,面对左右夹击,之前重资产的万达唯有卖掉资产、回笼现金流,才会对保障公司的持续经营。

 

所有,才会有万达把文旅和酒店项目卖给富力、融创的事情;所以,《南华早报》关于万达50亿美元卖海外资产的报道才会被很多人相信。

 

 

事实上,万达遇到的麻烦还不止投融资的问题,旗下一些项目业也出现了亏损的情况。

 

作为万达海外投资的标杆项目,万达旗下的美国AMC院线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当季亏损427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8358万元),每股亏损0.33美元。而2016年同期,该数字为每股盈利0.31美元。

 

AMC院线陷入亏损泥潭,万达的另一家海外收购案的大功臣,帮助王健林买下传奇影业的万达集团高级副总裁高群耀10月份也从万达集团离职了。

 

高群耀之前是微软公司的得力干将,在微软任职期间,带领公司在华销售额增长了300%,工作能力不可谓不强悍。2015年加入万达之后,高群耀迅速扮演起了重要角色。2015-2016年期间,万达在全球收购征程中的几乎所有事件都与其息息相关。

 

虽然万达集团拒绝对高群耀的离职予以评论,但知情人士透露,高群耀的离职与近期国家加强海外资金监管控制有直接联系。

 

2016年,在万达斥资35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的巨额交易案中,高群耀是其中的主要策划人,但由于监管机构严查海外并购,目前万达的海外并购业务基本停掉。无处施展才华,高群耀的离职也就不难理解了。

 

发生在传奇影业上的还不止高群耀离职这一起事件,在万达刚收购传奇影业时一起加入的小伙伴们,见到形势不对,也开始撤退了。

 

9月27日,彭博社曝出消息,海控股和华策影视已经卖出了它们在传奇影业的股份。

 

两家公司8月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泛海控股和华策影视处置了合计15.6亿元人民币的股权。具体而言,泛海控股出售了所持传奇影业控股公司-青岛万达影视投资14.4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这些股份是在2016年3月购入的。而华策影视以大约1.334亿元的价格出售持股,录得16%的投资回报。

 

在2014年12月,万达商业港股上市挂牌仪式上,王健林就在致辞中特别感谢了泛海控股董事长卢志强,当时卢志强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动情地说:“我是娘家人,来帮兄弟站台。”

 

但现在,曾经对王健林以兄弟相称的卢志强,在万达出现一系列风波之后,也开始务实地在商言商了。

(泛海控股董事长卢志强)

 

 

万达经营受挫,王健林这一首富的名头也被取而代之。在2017年的福布斯富豪榜当中,许家印、马化腾、马云位居前三甲,去年第一的王健林跌到了第四位。

 

“一许二马”之所以能超越王健林,原因就是他们三人公司的股价在2017年都出现了大幅度上涨,这也反映了三人的公司今年经营状况都十分良好。

 

但是万达却大相径庭了,A股的万达电影在6月下旬的那次跌停后不久就停牌,至今4个多月过去都没有复牌,港股的万达酒店发展在受甩卖资产给富力、融创这一事件刺激所带来的股价短期暴涨之后,又陷入到了漫漫熊途当中,股价最近3个月出现了腰斩,跌幅惊人。

股价是经济的晴雨表,更是企业发展的晴雨表,达旗下两只股票的情况,足以证明了万达在经营当中遇到了一些棘手问题。

 

在国家严查海外并购,严防金融风险之后,曾经说过“自己辛苦赚的钱,爱投哪儿就投哪儿”的王健林,也就万达发展方向的调整作出了重大表态,表示将“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跟前几年顺风顺水时的豪气冲天相比,王健林现在低调内敛了很多,尽管他声称万达的负债是小问题、没事儿,但在融资渠道收窄、信用评级下滑、银行逼债的当下,万达的负债到底是小问题,是中等问题,还是大问题,相信他比谁都清楚。

风起了,降温了,王健林,请多多保重!

来自财经锐眼公众号(ID:xdbc68)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