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加贝政治生涯的“脑死亡”

2017-11-20 11:0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发生在非洲内陆国津巴布韦、2014年和2017年的两次罢免副总统似曾相识:都是通过党的体系完成,“冲锋陷阵”的都是野心勃勃、一心充当年逾九旬的总统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续弦妻子格蕾丝.穆加贝(Grace Mugabe),被推翻的副总统乔埃斯.穆朱鲁(Joice Mujuru)和穆南加格瓦(Emmerson Dambudzo Mnangagwa)则都是津巴布韦政府和执政党内年龄不大、资格很深的重量级人物。但2014年穆加贝成功延续了自己的地位,而这一次他却迎来了政治生涯的“脑死亡”。

当地时间1114日深夜15日凌晨,因为格蕾丝借穆加贝的权势、名义于13日解除穆南加格瓦副总统职位,迫使其流亡南非,并以强硬态度和“叛国”罪名施加于领衔表示质疑的总参谋长奇翁加将军(Constantino Chiwenga)等90名军方将领,军队采取了“清君侧”行动,首都哈拉雷街头仅开了几枪就恢复平静,穆加贝夫妇被软禁。随后在非盟、非洲友好国家的调停下,穆加贝终于在1119和昔日的“老战友”们达成妥协,放弃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总书记一职,以换取自己和妻子的平安。

2014年的副总统罢免危机之所以平安渡过,是因为穆加贝鉴于格蕾丝不得人心,在解除穆朱鲁职务翌日,就指定了包括穆南加格瓦在内的两名副总统,而将格蕾丝排除在外,维持了党内、政府高层内最基本的“生态平衡”;而此次之所以弄到“自己人”兵戎相见,则是因为格蕾丝故技重施,而穆加贝却听之任之,这不免令兔死狐悲者感到,要么穆加贝已老迈到被格蕾丝操纵,要么“清洗”就是他的本意,为自保、为反击,他们都势必要作博浪锤杀之一击。当自己的副总统、总参谋长,执政党10个支部中的9个,都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甚至他倚赖了几十年、为迁就对方不惜发动争议性“土改”、“国有化”的“独立战争退伍军人协会”(其负责人穆塔万戈瓦Chris Mutsvangwa19日表示“穆加贝如果不妥协我们只好动手”),以及格蕾丝一手改造、借此发动罢免穆南加格瓦运动的执政党青年联盟,到最后关头也站到了“逼宫”的行列。

直到最后一刻,上至非盟和他的忘年交、南非总统祖马(Jacob Zuma),下至许多参与“清君侧”的军方人士,仍然承认穆加贝为独立运动、反种族隔离和泛非主义所作的历史贡献,但人并不能一辈子躺在历史功绩上过日子,历史上的贡献更不能“赎买”后来的失误和不合时宜。

和一些评论略有出入的是,穆加贝理论上还没有“下课”:他的执政党总书记职位应已经或即将不保(有消息称最早19日、最迟21日临时党代会,穆南加格瓦就会继任总书记,更有消息称穆加贝夫妇可能被开除党籍,称格蕾丝已被解除党内一切职务),但所有可靠消息源都未提及他将于明年到期的总统职位何去何从。

很显然,他已无法按照2013522他一手策划推出的宪法第20号修正案所列,在2018年连选连任、任职直到2023年,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执政党可能在21日向议会递交弹劾议案以罢免总统。即便他的总统职位名义上保留到本届任满(2018年),在余下来的日子里也只能尸位素餐,可以说,他长达37年(总理7年、总统30年)的执政生涯、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政治生涯,都已经事实上“脑死亡”了。

但“穆加贝主义”真的结束了么?

如前所述,此次发动事变的首领都是穆加贝体制的长期支持者、受益者,他们之所以起事,并非意识到穆加贝主义有何问题,而是认为自己的地位、利益和安全受到威胁,甚至可能认为自己这样做才是“捍卫”,而格蕾丝等人才是“罪犯”。从起事到“逼宫”,走的仍然是党内、体制内的程序,反对党、普通民众只是到了尘埃落定时,才充当了一回“欢天喜地”的“背景板”。

如不出意外,继任总书记乃至未来总统会是罢免两天就“凤还巢”的穆南加格瓦,这位曾长期担任司法部长、议长和住房部长,绰号“鳄鱼”的老资格党内政治家是公认的强硬派,土改和国有化“总设计师”,而事变关键人物奇翁加将军更是强制性土改的一线总指挥,至今在许多国家“禁入黑名单”上和穆加贝比邻而居。他们取代穆加贝后,真的会如某些人所期望的那样,推动一场“拨乱反正”的改革么?

一位哈拉雷街头出租车司机曾对法国国际台记者称“这个是大人物间的宫斗,和我们老百姓无关”,如果说这番话可能失之片面,但不争的事实是,不论老资格反对党民主变革运动(MDC),还是年初刚由前副总统穆朱鲁成立的新政党全国人民党(NPP),都在事变时置身事外,甚至事变发生后的最初时间里也愕然不知所措。由于内部分裂,MDC不复2007年在选举中把穆加贝逼到墙角的气势,匆匆搭建的NPP更是羽翼未丰,他们能否在明年大选中有所作为,如今还很难说。

同样很难说的是,明年究竟会不会有一次如期的大选?重大政治变化后,取而代之的军人或非军人拖上几年十几年再不情不愿地“还政于民”,在非洲政治生活中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国际社会目前可以也应该做的,是协助确保津巴布韦政治过渡期的平稳、安定,并敦促新的执政者履行政治义务,如期举行大选——至少让津巴布韦人民有一次自主选择未来方向的自由。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