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惨死 刘鑫冷漠 我们都成了凶手的“替罪羊”

2017-11-15 03:34

一位博士朋友最近和笔者关系紧张,原因是在“刘鑫事件”之后,笔者分享了一篇梁文道的文章(《正义没赢,人性没赢,咪蒙赢了》)。之后便被博士质疑内心冷血,没有原则和底线。博士认为,对于刘鑫的行为,大家若不挺身而出,那么就是又一个彭宇案,社会的道德滑坡会继续上演。

“我宁愿要一个嘴上要杀人的咪蒙,也不要一个冷静的梁文道。”博士如是说。

老实讲,笔者并不愿意写涉及道德议题的文章,在看惯了台湾纷繁复杂的政治乱象后,在写专栏多年看惯了杂七杂八的留言后,笔者深感道义旗帜的模棱两可和威力无穷。罗兰夫人被雅各宾派送上断头时感叹:“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这是她在一个乱世中的无奈。但在一个稳定的社会体系中,当自由变成道德的一部分,那么又有多少罪恶假道德之名,进行着似是而非的裁决。

谁来代表正义?道德的边界在哪里?在被朋友孤立后,笔者有些话想说。

首先要做出声明,笔者并没有要为刘鑫及她的家人洗地的意思,刘鑫的行为确实有她的不妥之处,受到谴责无可厚非。但是,当事态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是否又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样子。一位青岛的大妈,在事件发生后,接到两千多个电话和短信,内容尽是恐吓与威胁,原因只是因为她的号码被当成了刘鑫家的号码。而大妈的解释,又被狂欢的人群解读为欲盖弥彰的辩解。

笔者谨慎地将网友的行为描述为“网络狂欢”,但一些人似乎更喜欢用“网络暴力”。上文的博士曾质疑是否存在网络暴力,用什么来定义网络暴力,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如果用抓数据的方式来验证这场群体狂欢的属性,似乎又很难。仅从大妈接受的短信来看,有些话说得很直,有些话说得很委婉,比如“希望您可以长命百岁,江歌晚上会来你家,就在你身后。”如果用一些直白的关键词,比如“杀”这样的字眼,就会在搜索中把这些“睿智”的言语放掉。(若有不妥,欢迎对定量了解的朋友提出意见,笔者虚心请教)

但这的确是一种暴力的表现,暴力的形式不重要,因为它本身就是多种多样,关键在于它是否已经对当事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恐惧,而这种恐惧有施加给了不相干的人身上,那么你还能否认说这里并不存在暴力吗?

谴责与暴力,原本是两样不相干的东西,但在某些情况下,却又是一线之间。刘鑫需要被谴责,但在一个责任感薄弱的虚拟空间内,在一个集体行为逻辑的框架内,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事态的失序发展。

人的行为存在着某种螺旋效应,出于适应的本能,人们会不断试探行为的边界。这可能会规范我们的行为,维持社会的秩序;亦有可能破坏规范,造成失序。意大利的一位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站在街头一动不动,允许人们随意向她做任何的事情,人群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撕破衣服,划破身体,甚至用枪对准她的太阳穴。艺术家留下了泪水,但仍然坚持表演到最后。而当表演结束后,享受表演的人群则一哄而散——因为他们很怕面对之后的道德困境。

学界中,无论是勒庞,还是奥尔森,都将人数的增加,视作失控的一个关键变量。勒庞认为情绪会在人群中快速感染。奥尔森则认为,人多会降低责任感,失去监督性。但无论是怎样的解读,结果都殊途同归。可能一件小事会被放大,一件大事被放大到无穷大,特别是在网络的环境中,会产生匪夷所思的叠加效果。

刘鑫应该付出多少代价,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从一开始,刘鑫就失去了道德的加持,在一个权力不平衡的关系里,刘鑫所能做的只有认命,无论是她还是正在狂欢的人群,都不会考虑到“度”,对刘鑫而言,这是权力不平衡结构的必然结果——因为她没说话的份。对人群而言,这是集体行动结构下的必然结果——螺旋后的失控。

冷静并不是冷血,无论怎样,在众口一词时,能说出几句不同的话,本身就是一种有勇气的反思性尝试。梁文道如此、新京报如此、端传媒如此,有不同的声音代表着社会公共空间仍然在良好的运行,这个社会仍然在进步和发展。当然冷静也不代表无动于衷,它可能只是事件沉淀前的一份等待。在大部分的时间里,人与人之间的信息并不对称,所做出的判断也有不同,盲目地参与集体狂欢,可能会导致不一样不可预期的结果。

我的博士朋友将刘鑫案和彭宇案做比较,但他不了解的是,彭宇案恰恰是在道德狂欢后,引发了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社会道德崩坏。彭宇有没有撞人?有。但因为司法逻辑与道德逻辑的不同,以及一些不妥当的判词,在媒体的煽风点火下,彭宇反而成为了做好事却被指控的被害者,最终导致了博士所担心的社会道德体系的崩坏。人们对做好事畏手畏脚,而没有一个人会为此负责,因为每个人都是这个过程的参与者。每个人的责任感都在人群中被降低,同时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很难被认真地监督。

一个残暴的凶手,一个无辜的女孩,一个情商低的幸存者,一个悲痛欲绝的母亲,还有一群享受充当仲裁者乐趣的集体。你会发现,在整个事件中,引发整个环节的罪魁祸首陈世峰不见了。这不是真的不见,而是失焦。当大家集中全力抨击刘鑫的时候,陈世峰则可能因为日本特有的法律文化,而免于极刑。当然陈世峰回国后,可能会被国内再审,但多年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国民党曾拍广告,用“韩国的窃笑”讽刺民进党在“立法院”挡下了服贸。现在,躲在监狱里的陈世峰,恐怕正在窃笑,一个“道德凶手”,为自己这个“法律凶手”扛起了所有的骂名。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