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无助的死者,无助的母亲,无助的朋友

2017-11-14 20:56

微博与微信上传了几天的刘鑫这个名字,我终于抵不住得去看了王志安的采访《局面》。

江歌是一个24岁的女孩儿,在日本留学时被室友刘鑫的前男友杀害,倒在了自己公寓的门外,门内的刘鑫报了警却没有打开房门,她自己说是她尝试了,房门无法打开。在之后的二百多天里,江歌的母亲多次和刘鑫相约见面,但都没有成功,她在微博上发出刘鑫家里人的电话与身份证等隐私信息,双方的微信记录显示了他们之间的互相指责,他们的误会,他们的冲突。

第一天采访的是江母,她情绪当然的很激动,也很认自己相信的道理。我并不想评判他们双方或者网友各自的道理,只想说说感受,这是个无助的人,对于女儿的死很不能够接受,对杀人犯,对刘鑫都有着怨气。我想一个单身家庭的独生子女死掉了,对于母亲来讲是最大的打击,可以说是天塌下来的感觉,在她得知这个消息时,刘鑫的父母在她身边却没有给予支持,这真是个无助又可怜的母亲。

这样的打击很可能已经造成了心理障碍,本来突然失去亲人,又无助其实该早早有心理干预的,只是我们不能够知道这位母亲是不是接受到了这样的帮助,正义固然重要,对于人的关怀却常在我们追求正义之时被忽略,这种在至亲骨肉,在人生意义糟打击之时,不是仅仅追求到正义就能解决的问题。

刘鑫也是受害者,日本警察说了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一个朋友在咫尺之外被杀死,对于一个人的冲击有多大,我确实也面临过十分危险的状况,人是很脆弱的,人的精神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就被打击到出现问题,这问题又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缓过来的,很可能需要长期的心理干预才行,在受到这第一次打击之后,我看到刘鑫这样一个没经过什么事的小姑娘又接二连三的受到指责,受到电话、短信骚扰,她能够保持理智,保持心理正常的状态必是很难的。

我们大部分人是在和平的时代里过着安定的日子,不是过着刀尖儿舔血的生活,缺乏应对这样的事的经验,在遇事时慌了神,久久缓不过来是很可以理解的,时间还不到一年称不上久,何况这一年里一个人又不断受着精神上的折磨。

刘鑫一个90后的小姑娘没经过事,她的父母听起来也只是小小的老百姓,也未见得有什么见识,他们有着普通人的自私和怯懦,有着推卸责任的习惯,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采取了令我们外人看来不周全的,反感的方式,我也觉得可以理解。

我所看到的是江歌的母亲,刘鑫和家人的无助与无能,所以只有愤怒,只有指责,只有推卸。我想比起追求正义,更有该有人帮帮他们,人不是一开始就周全的,是遇到事,解决问题而变周全的,如果刘鑫和家人能够学着更加负责,有人帮助他们免于骚扰,尽自己的本分,才算是对他们的真正关怀。

而江歌的母亲,真叫人揪心,希望有组织能够对她施与救济,进行心理干预,我们没有很好的宗教,很遗憾,在这种时候宗教该能够发挥多么重要的作用啊。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在,托体同山阿。

我也有过这种为亲人的逝去难过的经历,不愿意忘怀,觉得忘怀即是背叛,持续很久很久,后来读红楼梦中的一段,说为死掉的人痛哭的时候就尽情的痛哭,为自己活着的时候就快乐的活着,忽然被打动,有所释然。

过去几年,一直在思考《圣经·约伯记》的内容,通常的争论在于神是不是正义的问题,这个故事里约伯因为神和魔鬼打赌考验他的信仰,而失去了全部的家人和财产,满身是病,可是他不放弃信仰,后来又子孙满堂,牛羊遍地,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想要是这个例子能证明神是正义的,那就太可笑了。前几天我忽然想,这个故事或许不是在探讨正义,而是在探讨爱与宽恕,幸福与希望。

惯看了历史,心不得不硬,人世间的残酷远超过今人之想象,比起战争中的受害者,暴政下饿殍,动辄成千上万的种族灭绝,今天我们所见都称不上“极其残忍”。在世间,像约伯那样失去一切,太过正常,反倒是现代人的安逸有些反常,约伯记在那样一个动荡的背景之下创作出来,大概是在劝人们朝前看,失去的没有办法,未来也许还有希望。

这样说对于死去的人有些残酷,但时间就是这样向前走着,我们回不到过去,这样做是宽恕我们作为人之无能,亦是爱生者的唯一办法,残酷的是现实,不是淡看残酷的人。

人又不那么理性,这一点虽然认清也许还无法做到,我不知道怎么办,大概这种无助的处境是为当事人和我们所共享的,我们也只好这样无助和徒劳的经常放下死者,怀着一点点渺茫的希望没心没肺的活下去。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杯犀集)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