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三次错过皇位,声称:有我在,大清不亡!

2017-11-14 03:14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日,慈禧召军机大臣进宫议事,所议内容单一,就是选定“溥”字辈中一人承续大统。有人提名溥伟—恭亲王奕䜣之孙,但慈禧闷声不语。待再有人提溥伟时,慈禧脸色不悦,连连摇头。于是溥伟第二次与皇帝宝座擦肩而过。

溥伟第一次与皇帝宝座擦肩而过是在回銮期间,銮驾至开封,慈禧亲下懿旨将大阿哥罢黜,并有将光绪一同罢黜的念头。有人揣摩慈禧的心思,说溥伟才干出众,是“溥”字辈中的佼佼者。慈禧听罢付之一笑,未置可否。有人将这信息透露给溥伟,溥伟认定慈禧的“笑”是对他即将接续大统的默认。

诸军机大臣一进宫,溥伟立即喜上眉梢,身着亲王朝服等待宣召。可惜,一直等到傍晚,仍不见太监临门,他再也坐不住了,干脆直奔皇宫而去。待溥伟赶至宫门时,正逢溥仪坐在轿子里奉召进宫。溥伟紧随小轿正欲进宫,太监伸手拦住了他。正在兴头上的溥伟大喝一声:“好你个奴才,如此大胆,看我往后怎么收拾你!”小轿一进宫,宫门便关了。这一关,溥伟意识到刚才唐突了。

转年,三岁的溥仪登基,28岁的溥伟前往跪拜朝贺。摄政王载沣接见时寒暄勉励,溥伟垂臂恭听,之后道出“名分已定,无须多言,奴子一定尽力报效朝廷”的决心。“决心”道罢,立获嘉奖,载沣称他“识大体,有先祖遗风”“办事干练为朝廷栋梁”,随后经常宣他进宫商议国事,俨然成了没有军机大臣名分的军机大臣。

有一回,载沣、溥伟叔侄议事,溥伟大发宏论,说袁世凯就是曹操转世,想当初汉献帝未灭曹操,最终断送江山。如今“曹操”再现,可千万别走汉献帝的老路。溥伟还献计,可效当年康熙除鳌拜之法,在龙案前摆一缺腿椅子,然后上谕“赐坐”,待袁世凯一坐,势必失礼,接下来就办他君前失礼之罪。

载沣摇头连称不妥,所谓的“君前失礼”也不为大过,无非罚几个月的俸禄而已。接下来溥伟又献一策,说他手中有咸丰御赐的金桃皮鞘白虹刀,待袁世凯上朝之际,他挥刀斩之,为朝廷除害。载沣听后连夸“此计甚妙”。

然而,待载沣就此征询军机大臣张之洞的意见时,张之洞惊出一身冷汗,说:“我也痛恨袁贼,无时无刻不想替先帝报仇。但朝廷36镇军丁,袁世凯手握6镇,而这6镇均为北洋雄兵,驻防直隶,拱守京畿。倘若诛杀了袁世凯,六镇雄兵造反,朝廷何以应对?”载沣无言以对,诛袁计谋只好作罢。

但溥伟不以为然,朝里朝外大骂袁世凯为“曹操”,且四处张扬“曹操”不除,江山不稳。经他这一鼓动,皇亲贵戚纷纷上折,奏请诛杀袁世凯。一时间朝堂之上,赞不赞同诛杀袁世凯成了忠不忠于大清的分水岭。老谋深算的袁世凯审时度势之后,以退为进,回归故里钓鱼去了。

突然间,武昌城头打响了推翻帝制的枪声,江南骤变。少了袁世凯的朝廷不知所措,原本就胸无机谋的载沣彻夜难眠。北洋诸镇和朝廷中的袁氏故旧提出了请袁世凯回京主持大局的主张。载沣明知请神容易送神难,可形势逼人,只能孤注一掷。

于是,圣谕出京,召袁世凯勤王。回到北京的袁世凯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迅速调兵遣将,却又缓进慢行,一边把朝廷玩弄于股掌之上,一边则让革命军成了他的提线木偶,用北洋诸镇要挟武昌,又用武昌逼迫朝廷,他则从朝廷获利,从武昌获名。

在此期间,不甘寂寞的溥伟也没闲着,他挑头组织了宗社党——大清宗亲组成的党,纲领就是反对袁世凯、反对议和。其实与其名曰宗社党,不如直称神侃党,因为每每聚会,无非这位献计,那位献谋,用意当然为大清,但所献之计、所献之谋不是出自《三国演义》,便是源于酒肆中的传说。还有几位老夫子,一张口便子曰诗云,听上去头头是道,细一品什么用都没有。但溥伟觉得挺好,找到了“领袖”的感觉。

隆裕太后和载沣召军机大臣、宗室贵戚进宫开御前会议,专题商讨退不退位的问题。庆亲王奕劻赞成退位:“大清气数已尽,退位可使全国臣民免于战火浩劫……”话语未尽,溥伟便挺身而出,坚决不同意,献上“拖字计”。袁世凯岂会被这小儿科的计谋所骗?

于是,御前会议再次召开。奕劻告了病假,前来参加的大多低头不语,连溥伟也没再献策,只在散会之前慷慨了一句:“有我溥伟在,大清不会亡!”

回到恭王府后,溥伟依然面含愠色,道出感慨:“朝廷懦弱,不足与谋。”第二天,他便离开北京,赶奔青岛,他要跟德国共谋了。可德国人根本不搭理他,于是他转到青岛,想借日本之势力挽救大清。怎料遇上日本间谍,只是想利用他进而达到占领东三省的目的。为此,日本间谍向日本内阁建议,扶植溥伟在沈阳登基,国号为“明光帝国”。

溥伟对此非常感激,欣喜异常,曾身着亲王朝服在日本警察、宪兵的保卫下拜谒沈阳的皇陵,祭奠列祖列宗。此举引出不少议论,有人判断拜谒祖陵是登基称帝的前奏,过不了多久溥伟便是圣上了。可也有人说宣统皇帝尚在,溥伟登基就是谋权篡位。

其实,是溥伟登基称帝建“明光帝国”,还是溥仪复位建“满洲国”,他们自己做不了主,因为决定权在日本人手中。最终,溥仪被弄出天津,现身长春,成了“满洲国”皇帝。溥伟再一次与帝位擦肩而过,但是他那股复辟大清的狂热劲儿并没有就此打住,反倒越来越邪性了。

不知是怕溥伟影响溥仪,还是怕哥儿俩见面争吵,反正一个被圈在大连,一个被圈在长春,日本人就是不让他们见面。唯一的一次见面,是在溥仪登基大典之后,溥伟再三要求前往朝贺,在日本人的“保护”下,溥伟由大连到达长春。这是兄弟俩最后的一次见面,而且见面的时间极短。

溥伟行过大礼之后,只对皇帝说了两句话:头一句是“名分已定,无须多言,奴才一定报效朝廷”;再一句是“有我溥伟在,大清不会亡”。这两句话对溥仪来说并不陌生,都是溥伟曾经的表态和决心。

溥仪既没挽留,也没委任这位以复辟大清为天下第一要务的恭亲王以实差。是溥仪容不下他呢,还是日本人定下的方略?无案可查,无从考证。次日清晨,吵着要来朝贺的溥伟执意即刻回转大连,好像再多待一天就将大祸临头似的。

此后,但凡有人以帮助复辟大清为名伸手要钱,溥伟立赏不待。就这样,时日一久,溥伟囊中羞涩了。银行的欠款要还,复辟大清的光辉伟业更不能半途而废。所以,溥伟一跺脚,把恭王府卖了。他的理由是:“我殚精竭虑散尽家财全是为复辟大清啊!”

抱着委屈的溥伟于1936年离开人世,想必他死的时候还抱着更大的委屈:“想当年,若立我为帝,何至于社稷被毁!”不知在溥伟垂危之际,是否后悔,是否觉悟,是否认识到他这一生干尽荒唐事?但他这一辈子确实犹如华丽的竹篮反反复复地打水,打来打去财尽人亡,梦却未醒。

来源:百家讲坛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習近平與達賴喇嘛可望和解,奧巴馬擔當調停人?

    11月底至12月初,沉寂一年的美國卸任總統奧巴馬,似乎重返國際舞臺,他先後出訪了中國、印度和法國。其中,尤其以中國和印度之行最引人矚目。 11月29日,奧巴馬在北京會見了...

    2017-12-11 09:12
  • 真相!

    国内A股近期跌了不少,有些朋友认为3200点/3000点已是底部,但老墨却不以为然。我们一直强调今年实际上是熊市的结构性板块反弹(机构防御性抱团白马股取暖)行情(C2结构中),根本...

    2017-12-11 08:42
  • 这么多两院院士 竟然来自同一个家族!

    前不久,新增两院院士名单相继出炉。院士,象征着我国最高学术荣誉。当选是无上的荣耀。可是你知道吗?有一个家族,出了多位两院院士:钱钟韩,中国科学院院士,工程热物理和自动化专家(钱钟书...

    2017-12-11 07:48
  • 四句话决定“武统”不会发生,然后呢…

    一年前,川普接蔡英文电话,声称重新评估“一中政策”,中国上下,武统之声,甚嚣尘上。人大教授李X、退役副司令王XX,声嘶力竭,非说解放军72小时可拿下台湾。你倒是拿呀?大家都盼着“祖...

    2017-12-11 07:41
  • 林毅夫:很多国家改革失败是因放弃政府干预

    在第二届#国家发展论坛#上,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说,和中国改革开放同期的社会主义国家和非社会主义国家大多改革失败,原因在于它们为了建立完善的市场制度,放弃了所有政府补贴和干预,...

    2017-12-11 07:20